>科技>>正文

关于怀孕的那些事,你知道多少?

原标题:关于怀孕的那些事,你知道多少?

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欢迎分享,转载须授权!

对于每个女性来说,怀孕都是人生的一道重要的选择题。拥有属于自己的宝宝是十分幸福的事情,但同时也需要时刻注意相关的健康问题,从而避免给母亲或胎儿的健康带来负面的影响。针对科学家们最近在这一领域中做出的研究成果,谷君进行简要的盘点,希望能改变大家的一些常规认识,同时也给准备怀孕或处于怀孕期间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参考。

1.对于乳腺癌女性患者来说,怀孕并不危险

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诊断患有乳腺癌的女性在怀孕之后并不会提高其癌症复发的风险。

这项研究囊括了1207名50岁以下的、被诊断患有乳腺癌但没有扩散的女性。其中大部分女性(57%)患的都是雌激素受体阳性的癌症类型,这种癌症的肿瘤组织内部浸润着大量的雌激素。

此前部分医生认为患有此类癌症的女性在怀孕之后其癌症复发的风险可能会升高,其中原因是在受孕之后体内激素水平的变化。

在这一研究中,333名女性经历了怀孕,平均时间为确诊以及治疗后的2.4年。经过为期10年的追踪调查,研究者们发现"怀孕与否对对女性癌症复发的风险并没有明显的影响",相关结果在美国临床癌症协会会议上进行了报告。此外,该研究还发现怀孕能够提高患乳腺癌女性的存活期:怀孕的女性患者相比没有怀孕的患者其死亡率要低42%。

"我们的发现证明了怀孕与乳腺癌的复发之间并没有相关性,即使对于ER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来说也是如此",该研究的首席作者,来自Brussels的医学癌症学家Matteo Lambertini说道。

此外,对于ER阴性的乳腺癌患者来说,怀孕还具有一定的保护作用,可能是通过免疫调节或激素调节,具体的机制还需要进一步的揭示。

目前乳腺癌是育龄女性最常见的癌症类型,而有一半的乳腺癌患者表示自己有生育孩子的愿望,但仅仅有10%最终实现生育。因此这一研究对于实现大多数乳腺癌患者的心愿提供了希望。

2. 男同胞请注意:最新研究表明健康饮食可提高强精子质量、提高配偶怀孕率哦!

不孕不育是全球公共健康问题,影响约15%的育龄夫妻,而来自男性的因素(包括精子质量降低)导致的不孕占其中的25%。来自依维吉利大学(URV)和Pere i Virgili健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已经进行了针对目前关于精子质量、男性受孕率和它们与饮食、食物及营养组成关系的所有研究的首个系统性总结。

现在,为了提高精子质量及受孕率,许多生育诊所只推荐简单地改变生活方式以缓解压力,如增加体育活动、认知行为治疗或者瑜伽,同时会建议减少酒精及咖啡因的摄入,并提供一份饮食清单。但是并没有科学证据表明饮食会影响精子的质量。

他们的总结分析表明低的精子质量指标与含有某些营养物质的健康饮食呈反相关的关系,如富含omega-3脂肪酸、某些抗氧化剂(维生素E、维生素C、beta-胡萝卜素、硒、锌、玉米黄质和番茄红素等)、其他维生素(维生素D、叶酸)及低饱和脂肪酸和反式脂肪酸的食物。鱼、贝类、海鲜、家禽、谷物、蔬菜、水果、低脂奶制品、脱脂牛奶与几种精子质量指标正相关,而富含加工肉类、豆制品、土豆、全脂乳制品和总乳制品、奶酪、咖啡、酒精、含糖饮料和糖果的饮食与一些研究中低精子质量指标相关。男性大量摄入酒精、咖啡因、红肉和加工肉会降低他们伴侣的受孕率。

据研究人员所说,他们的研究对目前研究饮食、不同食物及营养组成对受孕率及男性生育能力的高质量研究进行了综合分析。因此可在未来为男性推荐更安全有效的饮食推荐清单。

这项结果表明男性采用健康饮食(如地中海型饮食)可以显著提高他们精子质量及伴侣的受孕率。

3. 女性可以在孕期再次怀孕吗?

最近一篇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问答专栏打破了长久一来人们的一项性观念,即女性在怀孕期间是有可能再次受孕的。

尽管听上去十分令人诧异,但确实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在有些特别的情况下,女性确实可以在已经怀孕的前提下继续怀孕,我们称之为"重孕"。

这意味着一名女性可以同时孕育两个胚胎。而且发育阶段并不相同。这也许是我们从来都不想知道的知识点。

不过在你悲伤之前,需要清楚地知道: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边人身上的几率十分微小。根据2008年发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杂志上的文章,有科学记录的仅有十次而已。

2009年,来自阿肯色的一对夫妇在两周半之前得知女方怀孕之后又再次受孕成功。两个宝宝均在12月2日以剖腹产的方式出生,其中那个受孕较晚的宝宝属于早产。

2015年,来自澳大利亚的一对夫妇也以这种方式获得了两名女儿,彼此的受孕时间仅隔10天。

那么这是如何发生的呢?"重孕"在除人类以外的哺乳动物中其实十分常见,包括啮齿类、兔子、马、羊、以及袋鼠等等。

有时候这些哺乳动物为了加速重孕的过程,进化出了两套子宫结构。有时候它们在怀孕期间仍然出现月经周期。

然而,对于人类来说,"重孕"却是十分罕见。这是由于女性在怀孕之后机体会主动地阻断第二次受孕的发生。

但对于"重孕"来说,怀孕的女性仍然能够排卵,而且男性的精子在给卵子受精之后能够以某种方式跃过封锁宫颈的粘膜栓塞,最终导致受精卵的顺利着床。

双胞胎是由一个受精卵分裂形成的两个胚胎,或者是两个卵子同时被受精形成的两个胚胎。而与之不同,重孕则是两个卵子先后经历受精并形成胚胎的过程。至今为止,重孕中的两个胚胎相隔时间始终没有超过几个星期。

尽管重孕现象十分罕见,而重孕产出的宝宝最终都能存活下来,但由于必须同时分娩,因此有可能其中一个胎儿要面临早产的风险。

4. Basic Clin Androl:一种男性注射避孕药能有效阻止怀孕

doi:10.1186/s12610-017-0048-9.

为了进行更好的生育控制和吸引美国硅谷数百万美元的投资,科学家一直在开发一种男性避孕药。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研究人员证实Vasalgel水凝胶能够注射到雄性恒河猴输精管中阻断精子,似乎会阻止雌性恒河猴怀孕,而且比输精管切除术具有更少的副作用。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2月7日发表在Basic and Clinical Androlog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The contraceptive efficacy of intravas injection of Vasalgel? for adult male rhesus monkeys"。

论文第一作者、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加州国家灵长类研究中心兽医Angela Colagross-Schouten在一项声明中说道,"输精管切除术是非人灵长类动物兽医采用的一种常规的手术,因此为了获得类似的或者甚至稍微更好的结果,尝试一种全新的方法是非常鼓舞人心的。有希望的是,注射Vasalgel能够是其他的圈养栖息地(包括动物园)的一种选择方法,这是因为人们想要控制动物的繁殖率,以便确保这些动物有容身之所。"

Vasalgel是一种聚合物,当注射到输精管中,能够形成一种海绵状的高分子量水凝胶。这种水凝胶允许重要的体液(包括精液)穿过,但不会允许精子穿过。在之前的一项涉及兔子的研究(Basic and Clinical Andrology, Published: 30 March 2016, doi:10.1186/s12610-016-0033-8)中,Colagross-Schouten说,她和她的同事们证实利用一种碳酸氢钠溶液将这种水凝胶从输精管冲刷出去能够逆转Vasalgel的效果。

在当前的这项新的研究中,为了测试Vasalgel在非人灵长类动物中的效果,这些研究人员将这种聚合物注射到16只雄性恒河猴的输精管中,随后让这些经过处理的动物返回到户外的群居场所,在那里,它们在整个繁殖季节与雌性恒河猴共同生活。尽管参与这项研究的这些雄性猴子和雌性猴子在过去成功地发生交配,但是在研究期间,没有一只雌性猴子怀孕。

在将Vasalgel用于人体中进行测试之前,这些研究人员必须确定在其他的哺乳动物体内,这种水凝胶的效果是否是可逆的。

5. JCEM:阿司匹林或能增加有流产史女性的成功怀孕几率

日前,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and Metabolism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每日低剂量的阿司匹林或能有效帮助曾经流产过的女性成功怀孕妊娠。这些因阿司匹林获益的女性机体中含有较高水平的C反应蛋白(CRP),这种蛋白是血液中能够指示机体整个系统炎症的特殊蛋白,而阿司匹林被认为能够有效中和这种炎症反应。

文章中,研究人员对来自"阿司匹林对怀孕和生育影响试验"( EAGeR)计划中的原始数据进行分析,这项计划的研究目的在于确定是否每日低剂量的阿司匹林能够有效抑制有一次或两次流产史的女性发生流产。

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所研究的女性分为三类,低CRP组(每升血液中CRP低于0.70mg)、中等CRP组(每升血液中CRP水平在0.70-1.95mg之间)以及高水平CRP组(每升血液中CRP水平在1.95mg以上),每组对象每日都摄入低剂量的阿司匹林或安慰剂;通过分析,研究者发现,在低水平CRP组和中等水平CRP组的女性个体中,摄入阿司匹林和安慰剂后个体怀孕后婴儿的出生率之间并无明显差异,但对于高水平CRP组个体而言,摄入安慰剂的女性怀孕后婴儿的出生率较低,仅为44%,而每日摄入低水平阿司匹林的女性怀孕后婴儿的出生率则为59%。

研究者表示,当分别在怀孕第8周、第20周以及第36周对女性机体CRP水平进行测定时,阿司匹林似乎能够有效降低高水平CRP组个体机体中CRP的水平;当然后期研究中研究人员还需要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来证实当前的研究发现,同时研究者也希望能够检测炎性对于即将要怀孕以及怀孕中女性个体的潜在影响。

6. Cell Rep:怀孕期间母亲不良饮食或会对后代健康产生长久影响

doi:10.1016/j.celrep.2017.01.010

近日,来自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女性孕期不良饮食或会诱发机体一生的生理学变化并且对后代产生长期的影响;研究者表示,当怀孕小鼠摄入缺乏蛋白质的饮食时就会干扰胚胎机体中对健康发育重要的基因的表达;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Cell Reports上。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非常感兴趣研究机体遭遇逆境时的影响,比如早期生活中饮食不良,同时研究者还希望通过研究发现不良饮食是否会对机体和后代的健康产生长期的影响;有研究就认为,在饥荒期间孕妇所生的儿童机体会遭受严重的有害影响,当然本文研究或许还为研究者提供了新思路来帮助开发抵御女性孕期不良饮食的策略。

文章中,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新型成像技术,其能够帮助研究者清晰观察到小鼠胚胎生长过程中基因的开启/关闭情况,这样研究者就可以非常直观地发现母源性饮食对胚胎的影响,尤其是在怀孕期间;理解基因表达或关闭的机制是表观遗传学的研究领域,当然本文中研究者也是首次在机体发育过程中观察到这种特殊的表观遗传学效应。

研究人员将来自萤火虫或细菌的酶类吸附到待研究的基因上,随后在小鼠机体中观察基因开启后所产生的光亮;随后研究者发现了一类印记基因("imprinted" genes),其中值得注意的就是Cdkn1c基因,印记基因所具有的特性就在于尽管基因的拷贝是通过亲本遗传下来的,但仅会表达一个拷贝,另外一个拷贝处于沉默状态,以Cdkn1c基因为例,仅来自母亲遗传的基因拷贝才具有活性。

利用新型的成像技术,研究人员就发现,如果小鼠携带了来自父亲的基因拷贝的话,他们就无法观察到基因的表达情况,如果利用药物或者饮食来重新激活该基因的表达,就能够观察到该基因表达产生的发光现象;研究者希望这种观察印记基因激活或沉默的方法未来能够帮助更多科学家进行机体表观遗传学领域的相关研究。

研究者Mathew Van de Pette博士表示,人类基因组中大约有100个印记基因(0.4%),在个体怀孕期间很多印记基因都会产生较大影响,早期生命中印记基因被设定的特殊模式在后代健康成长过程中扮演着重要作用,如果一个基因出现错误设定的话,就会引发一系列问题发生。研究者指出,喂食缺乏蛋白质饮食的怀孕小鼠所生的后代小鼠机体中携带的父本基因拷贝或许会激活而且一直维持活性状态,这同时也阐明了个体在生命早期的不良经历与后期健康状况之间的关系。

最后研究者Fisher教授说道,我们一直非常好奇饮食的改变会永久性地影响机体印记基因的表达,本文研究表明,孕期饮食的确会对机体健康产生一定的影响,尤其表现为后代,而且一旦印记基因的模式被设定就会在个体整个生命周期中呈现出来,研究者补充道,但好消息是我们可以通过正常的饮食来改变这种状况的出现。

7. Nat Neurosci:怀孕可以改变女性的大脑?

doi:10.1038/nn.4458

最近一项研究发现:怀孕能够对母亲的大脑造成永久性的影响。MRI扫描结果显示,怀孕后女性大脑中的灰质成分体积将会减少,而这一变化将会帮助其更好地照看子女。同时,研究者们指出,这一变化将会维持长达两年的时间。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们对25名首次怀孕的女性进行了孕前与孕后的大脑扫描,同时对她们中的19名男性伴侣也进行了扫描检测。

作为对照,科学家们同时扫描了20名从不曾怀孕的女性的大脑,以及她们中17位的男性伴侣的大脑。

结果显示,首次怀孕的女性与其它群体的脑部成分存在明显的差异:怀孕后女性脑部的灰质成分体积发生了明显的下降。研究者们称,这些区域主要负责社交活动,包括同理心与理解能力。

虽然这一区域体积的减少可能听上去对健康不利,但研究者们认为这一下降现象是大脑进行精确地自身调控的结果。此外,在该研究中怀孕后的女性并没有产生任何记忆力或认知功能的缺陷。

对于初次怀孕的女性来说,这一变化可能属于进化上的某种机制,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新生的子女。

当然,父亲们也需要尽快地适应抚养子女的氛围。但由于MRI扫描结果并没有显示父亲的灰质区域有任何明显的变化,研究者们认为这一现象应该是由于怀孕期间激素的分泌发生变化而导致的。

不管怎么说,MRI扫描的结果同时也能作为鉴别女性是否最近有过生产的一个指标。

虽然研究者们仍不完全理解灰质成分减少的机制,但其很可能与大脑的理解能力有关。另外,灰质成分减少的水平也反应了女性在生育后对其子女爱护程度,灰质区域减少的越多的女性对其子女就越爱护。

虽然该研究的样本数量较小,但其还是提供了女性生育前后其大脑神经传递变化的最直观的证据。

相关结果发表在《Nature Neuroscience》杂志上。

8. 怀孕期间是否能够使用含维生素A的化妆品?

化妆品往往会给我们承诺很多东西,但含有维生素A的特殊类型护肤品是否对未出生而儿童有害呢?维生素A是我们熟知的一种维生素,其对于机体组织发育以及视力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中,儿童期的视力问题往往是由于缺乏维生素A而引起的。

然而研究者对南极游客进行研究发现,过多的维生素A或许也是有害的,当这些游客处于饥饿状态时,其就会吃掉他们的狗,当然包括富含维生素A的狗的肝脏,然而这些人会患病以至于最终死亡。维生素A对于皮肤的完整性和功能发挥至关重要,其同时也是一类不饱和脂肪族化合物,其中就包括视黄醇、视黄醛和类维生素A;维生素A和合成的维生素A类似物能够被用来治疗一系列皮肤问题以及某些特定类型的癌症。

由于维生素A在皮肤病学中的应用,我们或许还能够在一些抗衰老的化妆品以及防晒霜中找到维生素A的踪迹。然而由于维生素A在胎儿发育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在女性怀孕期间利用医药水平的维生素A或许就会干扰到胎儿的发育,从而导致胎儿畸形发生,尤其是对于胎儿的面部以及上颚,那么是否含有维生素A的化妆品会对孕妇以及未出生的宝宝有健康风险呢?

维生素A能够被用来干什么?

粉刺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长期皮肤炎性疾病,该疾病往往集中于毛囊上,也就是毛囊的小囊中会出现过度的分泌表现,从而制造出过多的蛋白质导致细菌对粉刺位点进行感染,粉刺的发病会从轻度、中度直至重度,而且其还会携带潜在的毁容产生疤痕的风险。当前治疗炎性疾病的很多疗法都不能有效治疗粉刺,而治疗粉刺的疗法非常复杂,但以维A酸或异维A酸为主要形式的维生素A却在治疗粉刺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研究者就用到了合成性的维生素A。

当很多产品涂抹在皮肤上时,口服异维A酸或许就是治疗成人严重粉刺的疗法选择,维甲酸油的经典浓度为0.01%至0.1%。维甲酸和视黄醇都能被掺入到多种化妆品和防晒霜中,维甲酸能够刺激皮肤中的支持细胞来制造更多皮肤支持性组织,从而降低皮肤皱纹以及日光对皮肤的损伤效应。维甲酸同时还能够使因老化和日光暴露引发的皮肤色素改变回归正常,研究者进行的一项最初研究结果显示,维甲酸和视黄醇能够有效应用于化妆品中,如今澳大利亚人们日常所用的化妆品中也含有视黄醇,而不是其它形式的维生素A。

由于化妆品中被广泛接受的维甲酸和视黄醇同药理学活性产品中的非常类似,因此这项信息或许很难被发现,同时人们也很难发现哪种抗衰老的产品中实际上含有维甲酸和视黄醇两种有益成分。一些网购网站往往会显著标注清楚其所售卖的化妆品中视黄醇的成分,而且日前有人声称他们的化妆品中视黄醇的成分竟然高达1%,而另外一组抗衰老产品中竟然在非活性成分中列出了视黄醇,但并未给出视黄醇的实际浓度。

在化妆品中寻找健康警告往往是可变的,除了会引发婴儿出生缺陷外,维甲酸和视黄醇还和一些机体副作用直接相关,包括出疹、皮肤干燥以及刺激等。某些化妆品外包装会写出这些警示语,但有些压根不会。

维生素A混合物以及婴儿出生缺陷

此前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口服异维甲酸能够导致婴儿出生缺陷,然而应用于皮肤中的维甲酸和视黄醇往往很少能够与婴儿出生缺陷拉上关系,维甲酸并不能够被皮肤有效吸收,其会快速分解,在动物研究中,研究者在动物机体的皮肤中使用比人类使用剂量浓度还要高的维甲酸,结果表明这并不会引发动物出生缺陷,比如在大鼠机体中,每天0.5毫克/每公斤浓度的维甲酸应用于皮肤时并不会产生任何效应。

但目前很少有有研究者对视黄醇进行研究,视黄醇也很难被皮肤所吸收。总的来讲,吸收较差以及视黄醇应用表面积较小就表明,视黄醇进入到机体血液中的水平非常低,可能并不会对发育中的婴儿产生任何不利的影响。当研究者对人类皮肤使用视黄醇进行追踪后发现了早期报道的一些婴儿出生缺陷的案例,从那时开始,研究者就进行了四项规模相对较大的研究,即将孕妇暴露或不暴露于视黄醇中,随后追踪孕妇所生婴儿是否会出现缺陷,研究结果表明,两组所研究的孕妇所生婴儿的出生缺陷并无明显差异。

2012年研究者进行了一项大型研究,文章中研究者让235名孕妇从研究开始就暴露于多种类型的视黄醇中,对照组为444名孕妇,最终研究结果表明,两组研究对象在自发流产率、较小的出生缺陷率以及严重出生缺陷率上并无明显差异,而且也并无新生儿表现出类维生素A的胚胎病(由维生素A引发的出生缺陷)。

本质内容

尽管上述研究阐明了含有维生素A的化妆品引发新生儿出生缺陷风险较低,但有专家依然表示,孕妇在怀孕期间应当避免使用含有维生素A的化妆品。从另一方面来讲,如果孕妇在怀孕期间使用了含有视黄醇的化妆品或类似维生素A样的产品,那么不必惊慌,意识到以后停止使用相应的产品,并且及时咨询医生。

如果你计划怀孕,那么就要及时去检查任何抗衰老的化妆品或防晒霜来确定哪一种产品中含有视黄醇或其它维生素A的成分,因为这些成分或许会给健康以及后期怀孕带来一定的健康风险。

9. Environ Res:环境污染物PCBs或破坏女性怀孕

doi:10.1016/j.envres.2016.08.007

多氯联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 PCBs)是德国H.施米特和G.舒尔茨于1881年首先合成的。美国于1929年最先开始生产,60年代中期,全世界多氯联苯的产量达到高峰,年产约为10万吨。据估计,全世界已生产的和应用中的PCBs远超过100万吨,其中已有1/4至1/3进入人类环境,造成危害。

多氯联苯极难溶于水而易溶于脂肪和有机溶剂,并且极难分解,因而能够在生物体脂肪中大量富集。

PCBs的基本结构为: 联苯苯环上有10个氢原子,按氢原子被氯原子取代的数目不同,形成一氯化物、二氯化物……十氯化物,它们各有若干个异构体。理论上一氯化物有3个异构物,二氯化物有12个,三氯化物有21个。PCBs的全部异构物总共有210种,已确定结构的有102种。

如今,根据由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长期研究, PCBs和其他的环境毒物能够破坏女性的生殖周期。

研究人员研究了从2009年到2013年阿克维萨尼女性体内的月经周期、怀孕和生殖终点之间的关系。他们发现PCBs等某些环境毒物可能负面地影响月经周期,因而能够损害生殖功能,包括怀孕的可能性。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6年11月那期Environmental Research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s and ovulation: Is there a relationship?"。

再者,对于环境污染物每增加一个单位而言,相对于没有可检测到的污染物水平的女性而言,具有可检测到的污染物水平的女性有高出3倍的可能性不会排卵。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发现应当适用于美国所有接触过PCBs的女性。此外,肥胖也会产生影响,体重过重的胖女人有更小的排卵几率。

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少数民族健康差异消除中心主任Lawrence Schell说,"尽管之前已一些存在针对环境污染物对月经周期长度的影响的研究,但是就我们所知,在现有文献中,不存在探究PCBs和人卵巢状态之间关系的其他研究。"

10. Genome Med:怀孕期间母亲高脂肪饮食或可影响婴儿肠道的微生物组

doi:10.1186/s13073-016-0330-z

母亲在怀孕期间的饮食会影响"寄居"在婴儿肠道中的微生物群落-微生物组;近日来自贝勒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怀孕期间进行高脂肪饮食的孕妇所生的孩子机体中肠道微生物组和非高脂肪饮食孕妇所生孩子机体肠道的微生物组有着明显的不同,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Genome Medicine上,这项研究非常重要,因为肠道微生物组能够影响婴儿免疫系统的发育以及其从食物中获取能量的能力。

研究者Kjersti Aagaard教授说道,此前研究中我们发现,怀孕期间进行高脂肪饮食的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分泌的乳汁会影响后代肠道微生物组长达一年时间,而我们想通过对人类进行研究来找到答案;随后研究者对来自美国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孕妇群体进行研究,他们让157位母亲回答了调查问卷中的一系列问题,此前研究者证实,快速的饮食调查问卷可以帮助有效鉴别女性在怀孕期间所摄入的饮食类型。

研究者利用来自饮食调查问卷中获取的信息来评估孕妇在妊娠后期所摄入的糖类、脂肪及纤维的水平,研究结果表明,孕妇的饮食中平均包含有33%的脂肪(范围为:14%-55%),医学研究院推荐每日应当摄入20%至35%的脂肪;随后研究者将脂肪摄入明显不同于平均水平的孕妇分为两组,即对照组和高脂肪组;研究者Aagaard说道,我们对婴儿第一份粪便标本(胎粪)进行检测来确定婴儿在出生时其肠道中所包含的细菌类型,随后利用16S rRNA测序技术确定了粪便中的细菌类型,当婴儿长到4-6周时再次对其粪便进行分析。

研究者发现,在晚期妊娠期间摄入高脂肪饮食的母亲所生婴儿机体肠道的微生物组同对照组孕妇所生婴儿肠道中的微生物明显不同;需要注意的是,高脂肪饮食母亲所生婴儿的肠道微生物组中含有较少的拟杆菌属细菌,而且这种现象在婴儿刚出生和出生数周后是一样的;研究者指出,肠道中较低水平的拟杆菌属细菌往往会影响婴儿从食物中获取能量的能力以及其机体免疫系统的发育。

研究者Aagaard表示,我们非常惊讶地发现母亲怀孕期间母源性的高脂肪饮食和婴儿肠道中较低水平的拟杆菌属存在一定关联,该研究或可帮助开启新的研究方向,同时研究者也强调了在研究微生物组的早期改变时进行母源性饮食调查问卷的重要性。然而研究者认为他们后期还需要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来确定孕妇饮食的改变是否会对婴儿产生短暂或长期的影响。饮食非常容易改变,而且女性在怀孕期间往往应该主动地趋向于往健康方向的改变;传统意义上来讲,怀孕期间饮食的干预更加注重于微量元素的补充,比如铁和叶酸等,研究者认为,怀孕期间对孕妇脂肪摄入的讨论和分析研究或许也非常重要。

本文研究表明,母亲的饮食或许和婴儿肠道的微生物组存在一定关联,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并不能排除其它因素,而且也并不能确定引发的原因和产生的效应,所以这类前瞻性的队列研究或许会因利用已经报道的数据而存在一定的局限性。研究者指出,尽管本文中所利用的调查问卷存在某些局限性,但其能够完全确定,晚期妊娠阶段母源性的饮食能够反映后代肠道中的微生物组及其机体健康状况。

相关会议推荐

参会和媒体合作:

贺晓龙

E-mail: xiaolong.he@bioon.com

M t :18516130984

赞助和大会咨询:

庞晖

E-mail: hui.pang@bioon.com

M t :18918221886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基因 微生物 大脑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