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世传慈禧御笔绘画、书法之作皆为“捉刀”伪作

原标题:世传慈禧御笔绘画、书法之作皆为“捉刀”伪作

文/王开玺 运营/祥哥

目前,世间流传钤有“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的各种画作究竟有多少,并无准确的统计数字。据笔者所见,应在百件以上,可能更多。比较有名的有《寿桃图》《葡萄图》《牡丹图》《梅花图》《清供图》《富贵长春图》《平安富贵图》《功名富贵图》《佑福祥晖图》《自然富贵出天姿图》《千红万紫占春多图》等绘画作品,皆为用笔用色俱佳的工笔画,达到相当之高的水平。2012年7月,笔者在西安“碑林”所见慈禧御笔《平安富贵图》 的原碑拓片,亦为上佳的工笔之作。

如若上述绘画与书法,果为慈禧的御笔所作,那么,慈禧的确可谓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宜的多才多艺者。笔者未见可以确信无疑确为慈禧的真迹绘画,故无法评价其人的绘画才能与水平。但是,笔者坚持认为,世间流传的所谓慈禧绘画真迹,至多为钤有 “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系由他人代笔 “捉刀” 的伪作,有些画作,甚至有可能是这些“捉刀”伪作的仿制赝品。

理由有五。

第一,从书法与绘画的技能技巧方面分析。

一般来说,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都有书画同源之说。这主要是因为在中国古代,人们写字与绘画所用的笔墨纸砚等 “文房四宝” 是完全一样的,且技法上都是以线条为主。

另外,中国最早的象形文字,就是用线条画成的一幅小画,后来演变为现在使用的汉字。人们作画时会不自觉地带入书写的习惯与技法,而在书写时,又自然会受到绘画的习惯与技法的影响。缘此,在中国大凡绘画很好的人,其书法也一定属于上乘之作,大凡书法精妙者,其绘画也一定会不错的。既然慈禧的文字书法未达精谙之妙,其绘画也不会有精湛的造诣。

第二,从慈禧书法与绘画的数量方面分析。

徐珂在 《清稗类钞》 中记载称,慈禧 “喜作大字,用丈余库腊笺,书龙虎松鹤等字,岁多至数百幅”。我们可以试想,一年365天,如若慈禧每年所书写的大字“多至数百幅”的话,那么她于处理朝政之余,仅书写大字一项(读书赋诗、书写小字或绘画等尚不计算) ,平均每天即在一幅以上,这对书法或绘画专家而言,亦可谓高产矣。这样大数量的书法作品,如果没有他人代为“捉刀”,已届老年,身体并不强健的慈禧是难以独自胜任完成的。

另外需知,慈禧仅是以书法作为政务之余的一种兴趣或消闲,并无其他任何外在因素的强迫,更没有必要给自己增加如此之大的额外负担。

第三,从慈禧本人的身高体形,以及当时书法与绘画所需付出的体力体能方面分析。

美国画家卡尔如同亲见般地记载说,1903年她奉命进宫后,亲 “见太后方持其如椽之笔,濒濡其毫端于一大砚台中。既见墨色已浓淡得中,遂振笔疾书,一挥而就。全字长可四英尺,作福寿等字样,笔力绝劲,不作一毫巾帼气。当挥毫时,其腕力之强,用笔之速,令人嗟叹勿及。”

清末太监信修明在 《老太监的回忆》 中也说: “太后喜写龙、虎、福、寿大字”,其字之大,甚至达 “六尺、八尺,极有气魄。”

我们无法确认这位老太监所说的 “尺” 究竟是哪种长度单位。在上古的商代,一尺大约合今 16. 95 厘米; 秦、汉之时,一尺大约在 21. 35- 23. 75 厘米之间。明清两朝时,木工一尺相当于现今的 31. 1 厘米。

我们若按秦、汉古尺计算,慈禧太后的八尺大字,可达 1. 7 - 1. 9 米见方。若按清代的木尺计算,慈禧太后的八尺大字,可达 2. 488 米见方。从清宫保留下来的部分老照片来看,慈禧太后的身高并不算高,大概在 1. 60 米左右,甚至更矮,至多也不可能超过 1. 65 米。

据清末太监信修明记载,慈禧太后身高 “四尺有余”,即使按身高五尺,一尺31. 1 厘米计算,其身高也不过 1. 555 厘米。

另外,1903 年时的慈禧太后已是 68 岁的老人,距其离开人世仅有五年。至此,人 们 不 禁 会 问,一 位 形 体 上 身 高“四尺有余”,年已 68 岁老人的体力体能,怎能支持其挥 动 如 椽大 笔,振笔 疾 书 横宽 “四 英尺”,甚至是 “六尺、八尺”见方的大字呢?

清末太监信修明在 《老太监的回忆》 中是这样解释的:“太后身高四尺有余,写八尺之字”自然是有困难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原来是每 逢 慈 禧写 大 字 时,需 有 一 位 “拉 纸者”,在旁根据书写的需要 “乘势一拉”,这样即可完成大字的书写了。

但他的这一记载和说法,不但不能证明慈禧太后擅长书写大字,反而成为有力的证伪资料。我们且不论在慈禧书写具有 “点”“横” “竖” “撇” “捺” “钩” “提”等多种手法,是否可以通过别人 “乘势一拉”“乘势一提” 就可以解决,即使是慈禧书写长“竖”时,可以通过别人 “乘势向上一拉”的方式解决,其字还有什么运笔的笔锋、力道可言,更何论其书写的水平造诣? 书法的精湛艺术?

第四,从慈禧绘画的形式或风格方面分析。

无论是徐珂,还是苏海若,皆记载慈禧并不擅长用笔端正,力求形似的工笔画,其绘画风格为写意,甚 至 是 大 写 意 的 形 式。如 徐 珂 所 编《清稗类钞·孝钦后画葡萄》记载说: “孝钦喜作画,而不能工。画兰竹廖廖数笔而已……其得意者,莫若葡萄。盖葡萄惟数大圈,随手可成……信笔所之,易于神似。”

苏海若也说,慈禧 “性喜作画,而苦不常工。画山水兰竹,不过了了数笔……其最擅长者为葡萄。盖葡萄不过大圈数个,随手可成……信笔所之,易于神似; 加以设色活泼,居然逼真矣。”

然而,目前我们在世面上看到钤有 “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 的各种画作,却是 “以线立形,以形达意”,用笔细腻逼真,毫厘毕见,线条流畅的工笔画,未见有纵笔挥洒,墨彩飞扬,“不求形似求神韵”的写意画,更未见有大写意风格的画作,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绘画风格差异。

第五,当时已有人指出慈禧的书法与绘画,皆有 “捉刀”代笔者。

徐珂在 《清稗类钞》 中指出,慈禧于 “万几之暇,辄画扇及立轴赐大臣。患不能给,乃觅代笔二人。一为归安姚彦侍方伯之嫂,一为云南缪中书嘉玉之妹 ( 即缪素筠) ”。

即使是极力称赞慈禧 “作画时用笔有力,干净利索,只有那些有天分的人经过专门的训练后才能做到这一点” 的缪素筠,也仅是说慈禧具有一定的绘画天赋,认为慈禧如能 “自由地发挥自己的绘画天分”, “专门学画画,或许能成为中国最了不起的一个画家”。

在缪氏看来,慈禧的绘画实际上 “只能算是个业余爱好者,不是专业画家的水平”。非但如此,缪素筠更曾多次明确指出,慈禧曾亲自从全国挑选出十八名最优秀的画家, “他们惟一的职责就是为慈禧作画。这些画师被分为三组,每组每月为她作画十天”。她说,自己每年 “至少要为太后画六十幅画”,慈禧 “才恩准我不必到宫里作画了”。

慈禧 “在这些画上盖上自己的名章,再请翰林院的翰林们附上几句相关的诗,每当宫里举行宴会时,她就把这些画赠送与人,好像这些画都是她自己画的”,力图以此表示恩宠,笼络群臣之心。

如果按十八名画师,每人每年为慈禧代作书画六十幅计算,那么,一年中慈禧的代作书画即多达千幅以上。为慈禧代笔最多,最为有名的画家是缪素筠。她既为慈禧代笔作画,也代为书写福、寿等大字。而世传慈禧所画松、鹤、灵芝等,则大多出自宫廷画师屈兆麟之手。

此外,浙江人王韶,号冬青,工于绘画,也曾为慈禧代笔作画,只是因其不善于清廷内部的阿谀奉承,虽然慈禧太后很欣赏她的绘画,“却对她疏远……入宫几年之后,怀着郁郁不乐的心情离开宫廷,回到浙江,不久服毒自杀。”

上述史料充分证明,现在世间流传着的,钤有 “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 印章的诸多绘画作品,以及 “福” “寿” “龙” “虎”等大字立轴或对联等,绝非慈禧的真迹,亦是他人代笔、代书的 “捉刀”伪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