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江还是武汉的江,码头不再是老船长的码头

原标题:江还是武汉的江,码头不再是老船长的码头

武汉的码头几乎和城市的历史一样长,它们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桑海桑田。

有水的地方几乎必然就有码头,武汉也不例外。历史上的武汉,依水而兴、因水而发。从东汉时期起,至20世纪中,武汉的码头一直兴盛不衰。

明清之际,硚口到集家嘴,水陆交通便捷,又紧挨着“天下第一汉正街”,异常繁华。

竹枝词里唱:“廿里长街八码头,陆多车轿水多舟。俗话说,“货到汉口活”。

据统计,直到解放前夕,武汉仍保有陆码头220个,小码头243个,码头工人多达5万人随着城市的发展,这些码头正在渐渐消失。

今天我们的故事的主角,沉默而又安静的待在鲜为人知的徐家棚火车轮渡码头。这艘名为“武汉号”的火车轮渡和它的两任船长,已经坚守在这儿多年。

随着武九铁路北环线启动搬迁工作, 码头和船或许都会消失。

再不去徐家棚拍照,就真没了

▲秋天是徐家棚铁路最美的季节(实拍)

徐家棚沟边街卖了20多年春卷皮的方师傅最近已经接待了大批拿着相机拍照游客,已经不再会惊讶。因为他的露天厨房正在徐家棚武昌北站通往火车轮渡码头的路口上。

最近有不少20多年前在附近秦园路读书的男男女女回来拍照,因为武九铁路北环线及战备码头搬迁的消息终于确定了,2019年底前全面完成。

这些在铁路附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都有过在铁路上玩得一身的灰回家的记忆。

▲徐家棚火车轮渡码头的火车道

周围的居民告诉我,以前徐家棚天桥下这一条街,“那是武昌这一代最繁华的,一直到徐家棚徐家棚那条街上一溜。”有关铁路和码头要搬迁的信息已经传了很久,“这次应该是要真搬了”。

鲜为人知的粤汉火车轮渡码头,是历史上粤汉码头最繁华的地段之一。

“以前桥都还没修,长江大桥都还没修。要想过江,就得从武昌火车站坐车发到这里来过江,就坐船。轮渡就是那种大型轮渡样的。”

这种大型轮渡样的船,仅剩一艘,依旧停泊在徐家棚江边,船长已经先后退休了两任,船还在。

坚守码头的两任船长,和他们的船

▲船长梁宝林

退休不久的梁宝林是粤汉火车轮渡码头上停泊的“武汉号”第二任船长。第一任船长李长和是他的师傅,两个人一起见证了这个码头60多年的历史。

上世纪30年代,京汉铁路与粤汉铁路相继建成通车,但被长江天堑阻隔,火车只能依靠轮渡过江。

1937年,江岸火车站和徐家棚火车站分别修建了两座铁路轮渡码头,承担火车过江业务。那时的旅客只需凭火车票,便可免费乘过江渡轮。

此时,距离武汉长江大桥通车,还有整整二十年。

1953年进入徐家棚火车轮渡码头当水手的李长和老人,亲历过火车轮渡码头的鼎盛时期。“我们当时4条船,24小时不停作业,每天可以最多摆渡运输2000节车厢。”

1969年,李长和到上海为铁路局轮渡段接收一条新的火车轮渡船,“同时被任命为该船船长”。

相对“年轻”的梁保林1977年才被招到“武汉号”上当水手,直到退休,没有再下过船。

武汉历史过江一大怪:火车坐轮渡

李长和介绍,那时火车轮渡过江,是个系统过程,前后需两小时。李长和举例,如果是一辆从北京南下汉口的客车,乘客需要先到汉口大智路火车站下客,从汉口粤汉码头搭乘专线轮渡过江到站,再重新等待上车。

火车则开到江岸车站进行解体,火车头留下不过江,车厢经过编组,由专用火车头推到铁路码头,乘坐渡船逆水向徐家棚码头航行。

到达徐家棚火车轮渡码头后,专用火车头开来将船上的车厢拉走,在徐家棚编组后配上新火车头后,驶向车站,接走早已抵达多时的旅客。每逢恶劣天气,轮渡只能停航,旅客很不方便。

长江大桥通车后,天堑变通途,武汉告别火车轮渡时代,“火车需要轮渡载”的景观也就此消失。

47岁的“武汉号”扛着备战任务

第二任船长梁保林回忆,1966年战备码头成立时,徐家棚铁路码头还有“浦口号”等火车轮渡船。听说“浦口号”早已被私人老板买去,被拆解成废铁了

47岁的“武汉号”应该是国内现在所有轮渡船中年龄最大的“老格子”了。“一般火车渡船使用寿命为30年,‘武汉号’确实太老了。”李长和曾向徒弟梁保林感叹。

“武汉号”长108米,宽10.08米,马力1300匹,拥有3台柴油发动机,铺有两条铁轨,可以一次性装载13节车厢。在上世纪60年代,通过柴油发电传动的轮船还很少见。

如今的“武汉号”,显然已到风烛残年,船上的3台柴油机只有1台能动,螺旋桨也动弹不得,但是其为武汉长江大桥的备战任务却一直延续到今。

船长梁保林回忆,“武汉号”的最后一次火车摆渡演练,还是在1996年。当时部队和铁道部众多领导到场,整个码头都有士兵站岗。

梁保林说,就算在和平年代,“武汉号”仍和当年一样,船上18名工作人员分三班,实行全年365天的24小时值班制。

武汉的铁路底蕴深厚,但铁路线正在逐渐消失。

大智路京汉火车站孤零而立,粤汉铁路徐家棚火车轮渡码头即将不复存在,武九铁路已明确外迁。

一般人不会知道,徐家棚这里曾是百年前建设的粤汉铁路的终点,是构筑武汉铁路枢纽的中心一环,是张之洞、詹天佑等仁人志士倾心所系的铁路救国之地。

当武广高铁呼啸而过的时候,曾经繁荣的粤汉铁路段正在孤独地老去,它老去的速度正是这座城市发展的速度。

我是互动小栏目

大江大河的大武汉

承载着江城独特的城市风貌

熙熙攘攘的码头文化

南来北往的人群……

武汉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

后台回复“火车轮渡

查看相关信息

- 以后请多多指教 -

会酱(wx:xinghui_2016)

作为新城控股旗下主要内容产品之一,宣传有温度的情怀,纵容体会日常中的小情趣,致力于打造地产行内口碑最佳的生活态度研究院

我们要做一份武汉的生活指南

一份致力于让大家去放下手机

去真实体验指南中的态度生活

因为幸会幸汇,遇见新城

找到就差的这点乐趣

注: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幸会幸汇

微信ID:whxinghui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