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产品报价600万,客户还觉得很便宜,这家刚成立2年的公司,拥有BAT都不具备的能力

原标题:产品报价600万,客户还觉得很便宜,这家刚成立2年的公司,拥有BAT都不具备的能力

由于对商业航天是否烧钱的模式不明朗,杨峰的天使轮投资人曾多次要他省着花钱,但杨峰从未为此苦恼,对于商业航天如何赚钱,他有着成熟的考虑。

/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贝蕾编辑|萧三匝

摄影|史小兵

第四颗卫星分离出去的时候,杨峰正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控制室里,陷入一阵惴惴不安的紧张。“前四颗卫星都释放成功了,如果我们这颗失败,我也就不用去做航天了。”他说。

第五颗,也是这艘火箭搭载的最后一颗卫星——“潇湘一号”是杨峰团队研发的。在他的团队中,只有他自己有资格进入卫星发射中心的控制室。压力可想而知。

潇湘一号与第四颗卫星的分离间隔只有19秒,这19秒里,其他人在为此前的发射鼓掌欢呼,杨峰却在焦急等待。“那19秒钟简直太漫长了。”杨峰说。

19秒后,潇湘一号的指示灯显示为绿色,杨峰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杨峰走出控制室,手机已经被打爆。

天仪研究院是中国首家成功研制和发射卫星的民营企业,杨峰是这家公司的CEO。因为发射卫星这件事,他还上了央视《新闻联播》。

帮助科学家

2006年,杨峰进入化工行业,在一家待遇相当不错的央企工作。只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杨峰就从央企辞职,重回航天领域。

彼时,杨峰在中科院下属的一家企业供职,为航天做各种配套服务。但他渐渐看到了商业航天的机会。

20年前,美国放开航天管制,商业航天站上了风口。

2015年,中国航天领域终于开放,杨峰带领团队迅速入局。当年5月,他注册了天仪研究院。

次年6月,天仪研究院就获得了北极光创投和国科嘉和等机构共同投资的数千万元,天使轮完成后的第五个月,潇湘一号发射成功了。

天仪研究院动作够快,同一年里完成了正式运营、融资、研制和发射等一系列大事,原因是他们的团队拥有近20年的航天系统研发和管理经验。团队中,最让杨峰引以为傲的CTO任维佳于2002年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加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从神舟三号到神舟八号,从天宫一号到天宫二号,再到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在中科院十多年来,任维佳参与了六艘飞船、两个空间实验室以及空间站研制任务。

用杨峰的话说,他们这批人有足够强的技术储备和经验,对这个行业十分熟悉,因此他们可以快速地审批发射程序。

这帮人有激情。潇湘一号发射前夕,为了尽快研制出卫星,赶上预定的火箭任务,杨峰团队吃住都在长沙的实验室。一层是实验室,二层是办公室,五层是宿舍,大家工作太累了,就在楼下的行军床上睡觉,或是简单打个地铺,第二天接着搞。

继2016年11月成功发射商业科学实验微小卫星后,2017年2月,天仪研究院再次成功发射了一颗中以合作的微重力化工科学实验卫星“陈家镛一号”。

之所以瞄准“上天验证”和“科学实验”的航天服务,是由于杨峰知道空间科学的需求得不到满足,这一直是国内科学家、企业、科研院所的痛点。由于商业机构不足,即便像潘建伟院士这样的资深科学家,发射一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仍需要等待10年时间。2015年年底发射悟空探测仪的科学家,更是等了30年才等到了自己的实验卫星上天。而这些已经是国内运气最好的科学家。更多的科学家,未来10年连发射卫星的排队资格都没有,终其一生也不能眼见到自己的科学实验成功。

杨峰希望能帮助科学家、科研院所和大学解决部分需求。依靠天仪研究院“量身定制”的微小卫星,本来2025年才有机会做太空实验的天体物理教授,2017年就能发射自己的卫星。

不需要烧钱

由于对商业航天是否烧钱的模式不明朗,杨峰的天使轮投资人曾多次给杨峰打电话,要他省着花钱,但杨峰从未为此苦恼,对于商业航天如何赚钱,他有着成熟的考虑。

降低成本是第一要务,而国内很少有人意识到“便宜”对于商业航天变革的重要意义。而在国际上,领先的商业航天公司在做相同的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通过回收火箭,不断降低成本扩大用户,维珍银河公司(Virgin Galactic)正在努力为普通人提供太空旅游服务,蓝源公司(Blue Origin)正在研发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和低轨道飞船。

降低成本为什么最重要?因为“这个行业的价格降得足够便宜时,才会有足够多的客户量,市场全部进来后,无论做什么都能挣钱”。

杨峰说,天仪研究院能将包括卫星研制、发射和后期运维在内的成本降低好几个数量级。

天仪研究院拥有不错的现金流。在赛富领投、经纬中国、名川资本跟投的近亿元A轮资本进入时,杨峰团队的天使投资还基本没动。杨峰解释:“商业航天是不需要烧钱的。”

杨峰的客户多是需要发射微小卫星的科研院所、大学、科学家和企业,相比科学家们花费数年时间申请航天实验需要的上亿经费,天仪研究院对外报价的600万元显然便宜了许多。而这600万元中,包括了卫星研制、发射和运维等一系列微小卫星服务费用。

能够把卫星成本做到这么低,背后有其商业原因。

国家研发一颗卫星,需要确保万无一失,而万无一失背后,则需要大量的验证和消耗,成本自然就高。但商业航天不需要万无一失,这次失败了下次由天仪研究院免费再发射,只要每次动作够快,成本够低,就总会有人找来。

而杨峰团队之所以去做微小卫星,是因为微小卫星可以更快更便宜,符合杨峰设定的商业逻辑。而且,微小卫星足够承载小型科学实验,为科学实验及早试错和验证。

起初,杨峰判断“上天验证”和“科学实验”有市场,但没想到需求这么大。在他刚刚启动研发卫星之前,就已经有需求方找到他,并付了定金。

杨峰说起今年3月与UCloud的合作时,显得有些兴奋。

两家共同研制的国内首颗分时租赁天文卫星“UCloud云汉号”承载着众多天文爱好者的梦。2018年发射完成后,全世界任何一个人“只要买了这段时间的卫星使用权,你就可以利用这颗卫星拍照,拍摄任何你喜欢的宇宙景象”。

然而,如此好的市场和概念,BAT等大公司却很难直接切入。航天领域对技术要求很高,BAT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但BAT也不肯轻易放过这块大蛋糕,于是间接布局商业航天,各在国外投了一家卫星公司。杨峰认为,国内卫星市场BAT也不会放过,他们是要等到国内商业航天市场形成一定规模后,再争抢头羊。

对于潜在竞争者的入局,杨峰一向表示欢迎,他认为一个行业只有几个企业会太冷门,入局的企业多了,资本才会追着领先的几家投。

杨峰对商业航天的未来非常乐观:“未来两到三年,商业航天会从现在的小风口变为大风口,形成狂热的商业浪潮。”而这一判断,比他此前的预估提前了两三年。

采访结束时,杨峰说:“今年我们还要发射4颗卫星,你们到长沙参观时,我可以把4颗卫星一起摆在桌子上。”

陈贝蕾 chenbeilei@iceo.com.cn

6月23~24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浙江大学联合主办的2017(第十七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将在浙江杭州举行。分众传媒董事长兼CEO江南春、均瑶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王均豪、新希望集团副董事长王航、北新建材董事长王兵、京东物流集团CEO王振辉、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汪潮涌、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宏、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等数十位大咖将在未来之星年会上分享。

《中国企业家》每年发现21家可能成为未来领袖的“未来之星”企业。历经16年,336家上榜企业,其领导人不乏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刘强东等如今赫赫有名的大佬,他们是推动变革的创新者,是不同时期的引领者,也是“熔时代”的商业缝合者。2017年的21家“未来之星”企业也将亮相年会,带来创新者的最新实践。想了解行业最前沿的创新思想?就等你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