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回归二十年 香港的变与不变

原标题:回归二十年 香港的变与不变

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七一了。香港回归二十年,最近很多人在讨论两个词:「变」与「不变」。香港「五十年不变」,到底指的是什么?很多事情五年、十年,甚至五天、十天都可能发生变化,更何况半个世纪。

那么,回顾过去这二十年,香港到底变了什么?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又有什么是不变的呢?

1

一国两制

中央政府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决心不变。

「一国两制」是中国与英国政府解决香港问题的折衷方案,那是特殊历史时刻下的新生事物,在人类文明史上更是前所未有。香港回归前后,很多市民对「一国两制」感到忧心忡忡,对「一国两制」的含义也各有表述。

弹指之间,二十年过去。尽管近年因政改受阻、社会撕裂,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和新情况,社会对「一国两制」的成效如何说法不一,但庆幸的是,当年「一国两制」承诺香港可以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司法权等高度自治权,今天仍继续按照《基本法》实行。

一位外国朋友很好奇,问我为什么香港回归那么多年了,香港人回内地还要使用「回乡证」,内地人去香港还要特别办理「港澳通行证」?我说,答案很简单,因为「一国两制」。《基本法》赋予香港特区政府可以自行处理各种内部事务的权利,包括制定出入境、海关政策、公共财政政策社会治安以及引渡法规定。所以「回乡证」及「港澳通行证」恰恰是「一国两制」下的产物。

近年中央政府多次强调:「中央对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同时必须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提出「一国两制」的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当年在谈及香港回归问题时就说过,香港回归后能否继续保持繁荣,根本上就是取决于能否在香港实行适合于香港的政策。所谓的「政策」,就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不在香港实行内地的社会主义。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这仍然是战略,更是国策。二十年过去,没有改变。

2

生活方式

香港人的生活变了。

走在大街上,老铺小店消失了,地价租金不断飙升,取而代之的是大型连锁店。

很多行业式微了,有些传统手艺新一代不愿意去继承了。

科技发达,生活便利了,可人与人的距离更远了。

维多利亚港口狭窄了,但填海土地基建房屋多了。

跨境学童、跨境工作、跨境婚姻增加了,港漂和北漂也更多了。

这些年,香港的民生、经济、社会各层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如果这些算是变的部分,那相对不变的,还有生活方式的大方向。

香港公众假期中仍有圣诞节、复活节、佛诞日等假期;赛马日的跑马地和沙田马场仍然熙攘热闹;假日的茶楼依旧人声鼎沸。在《基本法》保障下,香港人的权利和自由受到保障,享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自由,还有信仰自由、选择职业自由、婚姻自由等等。

「马可以照跑、舞可以照跳」这一点没有变。

3

核心价值

香港人常挂在口边的「核心价值」,到底指的是什么?

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在2014年的一份民调结果显示,在十一项核心价值中(包括法治、公正廉洁、追求社会稳定、自由、和平仁爱、保障私人财产、重视家庭责任、民主、多元包容、市场经济),被受访市民选为最重要核心价值的头三位,依次为:法治(22.9%)、自由(20.8%)、公正廉洁(15.3%)。

香港拥有健全的法治制度,任何人如果尝试干预司法独立,都要受到刑事制裁,属于干预司法公正和藐视法庭。美国传统基金会发布的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显示,香港自1995年起连续二十三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其中优质的司法制度、廉洁的社会风气、高效的监管制度及市场开放等都获得好评。世界银行数据也显示,香港在政治稳定、政府效能、规管质量、社会法治、贪腐控制等的指标,都高于回归之前。其中香港的法治水平在全球排名从1996年的六十多位跃升至2015年的第十一位,引人瞩目。

这些年香港的政制发展也循序渐进向前发展。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选举为例,负责选出行政长官的选举委员会,从回归最初的四百人增加到现在的一千二百人;香港立法会的直选议席,从最初的三分之一增加到一半;区议会也取消了委任制。

4

国际地位

1995年,美国《财富》杂志的封面曾以《香港之死》为题,预言香港回归后将不再繁荣。二十年过去,当年所谓的预言落空,香港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

这些年,香港特区政府一直积极推动香港作为亚洲国际都会的城市品牌,并建立了例如代表香港的「飞龙」标志品牌。

2005年,世贸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在香港举行。2006年,香港前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在中央政府推荐下当选世卫组织总干事,打破香港人担任国际组织重要领导的先例。2008年北京奥运,香港协办奥运马术项目。2009年香港更进一步主办东亚运动会。

香港作为亚洲国际枢纽地位作用保持不变,而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与内地的经贸往来更日趋密切。2003年SARS肆虐,香港经济受到很大冲击,在CEPA框架下,中央推出一系列惠港措施,包括开放内地居民赴港澳自由行计划。2010年底开展广深港高铁,今年又公布落马洲港深创科园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等,为香港带来不少商机。

这一届香港特区政府讲的最多一个词,就是「超级联系人」。内地凭借香港「走出去」通向国际舞台,世界借助香港进入内地。香港在国际舞台上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经济、金融、政治、文化、旅游、体育等,都创下了一个个零的突破。

尽管有人认为,内地经济快速发展令香港的相对优势减少。例如当年香港GDP占了全国四分之一,但现在只有约百分之三。不过这种差距缩窄,主要原因是内地经济总量变大,不等于香港在内地发展的地位有所下降。

国家「十二五」规划首次将涉及港澳内容单独成章,「十三五」规划更明确强调支持香港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三个中心地位,强化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和国际资产管理中心的功能,并支持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而继「沪港通」「深港通」开通后,「债券通」日前也获批通过,进一步增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世界瞬息万变,变与不变,或许都是相对的概念。

香港回归二十年,经历了风风雨雨。有人问我,如果回归后的香港是一个初生婴儿,我会怎么形容现在的她?我想,二十年过去,这个宝宝已经成长。或许她曾经历了「被呵护期」、「自我探索期」、「自我怀疑期」、「发育期」和「反叛期」,而今天的她,正处在一个「自我认识期」。

踏进第二个二十年,香港将如何重新认识自己,在国家发展及国际上找到新的定位,继续把握好「一国两制」下独特的优势,将是未来最大的考验!

(本文图片来自互联网)

作者:凤凰卫视高级记者 黄芷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