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鸿儒有道】白鹭高贵藏于心,渗于骨-汽车研究院

原标题:【鸿儒有道】白鹭高贵藏于心,渗于骨-汽车研究院

文|颜光明

它是孤独的,虽有傲慢的不屑,却有眼神的哀乞,为何?

偶尔看见一只白鹭在沉思,心里一惊。传说中这是天性自由,又是多情之种,不知愁的鸟,怎么楞在水中低头不语?我的好奇并在不与它的沉静,而是那姿态的怜爱,一身羽毛的洁白,如一尘不染之物的高冷。但它是孤独的,虽有傲慢的不屑,却有眼神的哀乞,为何?

我驻足,有了恻隐之心。梅雨之下,无动于衷,全神凝望湖面。为什么?哦,原来有它的影子。是孤芳自赏,还是形影相吊?显然前者不可能,原因是它不是林黛玉,后者也不像祥林嫂,难道是孟姜女?这也不可能。因为,对于它来说,出身不俗,又有门第,雍容华贵。杜甫早就羡慕过,有诗句为证,“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描述的是一路富贵,平步青云。何为忧愁,莫不丧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只鸟的凄美。

对于白鹭,我是在一次坐厦航时才知竟被冠名为一座城市,叫鹭岛。厦门很美,建在半岛上,一边是海,一边是花园,还有鼓浪屿,又叫琴岛。隔海相望,有不尽的诗意和浪漫涌来,就像白鹭的眷顾,洒下了甜蜜和爱意,正如我喜欢厦航的迎宾曲,如海风,又像白鹭在眼前飞舞……

这是我对白鹭最初的印象。后来在桂林观看山水实景“刘三姐”时,留意了鹭鸶(鸬鹚,驯化后的鱼鹰)在渔翁肩上自在的剪影。后在漓江上看到真实的场景,发现入画的不仅是喀斯特地貌带来的奇幻,而是一叶扁舟上的鹭鸶惊醒山水的刹那。同样是戏水,白鹭和鹭鸶隶属同族,生性却截然不同,反差很大。前者优雅温顺,后者生猛如鹰。

我的联想被眼前的白鹭引颈环伺所打断。迈步优美,体态华贵,一扫刚才的阴霾,露出天性,不再矫情,遥望远方。难怪白居易要嫉妒白露,“河谷水边双白鹭,无愁头上亦垂丝?”可谓胸有诗书气自华。自我疗伤,不见泪痕。原来,高贵藏于心,渗于骨……

2017.6.21

汽车研究院执行院长

颜光明

资深媒体人、著名汽车记者。从1985年开始就与汽车行业接触并从事新闻写作,曾先后对汽车业界重大事件做过深度报道,发表观点性文章至今,勤于思考,笔耕不辍。长期关注汽车行业的发展变化,并参与了一些软课题的研究。著有《轮上风流》、《大国汽车》等书。

编辑推荐:

全新 劲客|观念 合资|本周 新车

半个世纪|福特耐力赛|SUV之争

人工智能|宝马6系|重回SUV宝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