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更好的清华等你来 | “非典型”的清华缘,既相爱又相长

原标题:更好的清华等你来 | “非典型”的清华缘,既相爱又相长

  “以前他眼中那些忙碌和焦虑的人,背后都是一个年轻人的远大理想在支持,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道路。”

  “从两个人的晨跑,到四百人的晨跑队伍,从两个人的读书会,到几千人的关注量,原本是两个人的爱情小故事,竟成就了一群人自我完善、自我改变的新世界。”

  “我觉得清华学生非常有韧劲和不服输的精神,对,就是校训自强不息。”

  今天,我们特别分享几位普通同学在清华的故事,看看他们和这座美丽的园子,结下了怎样的缘分。

  清华无限大,给你无限可能。更好的清华,期待更好的你。

  黄钦:罗德学者的“非典型”道路

  黄钦,2016年度罗德奖学金(The Rhodes Scholarship)获得者,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2011级本科生,目前在牛津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罗德奖学金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国际奖学金项目,素有“全球本科生诺贝尔奖”之称,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奖学金之一。

2011年夏天,黄钦从贵州的一个小镇考来了清华。大学的第一堂外教课,他一句话都没听懂。课后,他像高中时一样,开始背单词、练听力。

刚来清华的第一学期,黄钦直言“挺不喜欢清华的”,因为“清华的每个人都太忙了,有时候很焦虑。”他够努力,但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为了梦想,你能有多拼?”遭遇挫折时,黄钦问自己。

(图片由黄钦提供)

这种“不对”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事情慢慢出现转机。黄钦发现,以前他眼中那些忙碌和焦虑的人,背后都是一个年轻人的远大理想在支持,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道路。换了一个角度看身边的人,黄钦发现,自己也需要去寻找自己的路。

经管的课程设置中有大量的通识课程。中西方文明、中文沟通和写作、心理学概论、社会学概论等课程,开始引导黄钦去思考一些人类社会本源性的问题。批判性思维和道德推理课程把黄钦真正带入了系统性学习政治哲学、整体性思考社会问题的道路上。

人、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个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怎样的?黄钦并不急于找到确切的答案,在慢慢思考过程中,他发掘了自己对政治哲学的兴趣点,那种努力的感觉“对了”,心中突然亮堂。

黄钦的选择是“非典型”的。不去投行、不去搞金融,做学术也远离了经济与金融。“我是个怪人吗?”黄钦问自己。在中国的文化环境中,做不一样的选择,从来都是需要勇气的。幸运的是,清华还有很多做出“非典型”决定的人,这让黄钦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转型读政治哲学。

找到了路,接下来就是该怎么走的问题了。“我是半路出家,我的资本是什么?是坚定和全力以赴。”

从大二下学期开始,黄钦开始选修哲学系的专业课,找哲学系教授聊天,解答自己的困惑;在英国交换期间,他五门课中有两门是哲学课;大三结束的暑假,他申请到了牛津大学的海外研修,这期间他对研究方向、具体课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路还没开始走,打击就来了。尽管他已经在专业学习、学术研究和推荐信等多个方面做了最充分的准备,但面对政治哲学项目极低的录取率,黄钦心中还是没底。果然,剑桥大学和香港大学的拒信在申请发出后的一周内躺在了黄钦的邮箱中。

幸运女神还是眷顾足够努力的人。2015年的春天,黄钦收到了牛津大学的“条件接收”,条件是雅思成绩必须在入学前达到四个7分。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学生来说,口语和写作很难达到7分。

“为了梦想,你能有多拼?”黄钦问自己。2015年暑假,他专门跑到牛津去备考,每周考一次,连续考了八次,最后成绩达到了远超要求的8.5分。

2015年秋天,黄钦顺利入学牛津攻读硕士学位,但这只是他理想的起点。“有的人活在当下,就活在当下,但我把愿景看得很重要,我不甘于现状,我要思考什么样会更好,怎么把更好的实现出来。”他希望弥补传统政治哲学讨论中缺失的“如何实现”这一块,“从讨论价值可欲求的原因出发,然后提出什么样的政治机制、公共政策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它。”

申请罗德奖学金,黄钦的初心是“为了找到一样的人,这样生活就没有那么struggle (挣扎)了。”他创办了政治哲学微信公众号“城与邦”,致力于集结全球学习和研究政治哲学的学生和青年学者,一起思考,创作更多有意义的政治哲学作品。“不过这比奖学金非常实际的意义是,能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追求学术,完成博士学业。”

从伦敦回到北京,再从北京回到贵州,回到县城,回到小镇的家里,黄钦说,每回家一次,一路上都会纵向地看到这个世界的多元。“用学术的方式改变世界,我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小部分。”

  尹西明,朱心雨:既相爱又相长

  尹西明和朱心雨,两人同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2011级本科生,现在分别为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生和心理系硕士生。两人是清华大学典型的“校园情侣”,因为相同的志趣爱好走到一起,又一同成长并带动周围的人。2016年,俩人被评为清华大学学生年度人物。

早上6点,天刚微亮,紫荆操场的东南角,一群人围成一个圆圈做跑步前的准备活动。有人一声令下,“咱们出发!”于是,清华最大的“传销”组织——晨跑小分队的新一天从迎接朝阳开始了。尹西明是这个晨跑小分队的创始人。

一段志趣相投的校园爱情,带动更多人完善自我、改变自我。图中领跑的红衣男女生分别为尹西明和朱心雨。

(图片由尹西明提供)

“在路上,不忘读与思”“在路上,岁月如歌,爱或不爱,你我都将成为公交车上被小朋友让座的‘爷爷’或‘奶奶’”。这是“爷爷奶奶读书会”名字的意义。朱心雨是读书会的创始人。

朱心雨和尹西明的恋爱,开始于2013年的那场年夜饭。朱心雨因为要做一场临终关怀的公益活动没有回家,而尹西明则因为要参加挑战杯的比赛而留校准备,于是他们都参加了清华组织的年夜饭。

因为同是经管学院的学生,俩人开始聊天。聊着聊着,他们发现有太多相似点:曾上过同一门西方古典音乐课;刚刚分别从法国和新加坡交换回国;都曾支教且都热衷公益。气氛由沉闷到融洽再到开怀,不觉就聊到了深夜3点。

“我以为,真正好的爱情是两个人目标方向一致,然后一起忘情奋斗。”尹西明说。俩人的爱情就是这样一个模板,相爱相长。

2015年一月份的某一天,为改变晚睡晚起的习惯,尹西明约上当时还是女友的朱心雨,以及两人各自非常好的朋友,在冬天里七点起床,开始晨跑。

他们坚持在朋友圈里打卡,最开始仅仅是朋友点赞,后来慢慢有人留言加入。晨跑队伍从最开始的四个人慢慢扩大,到现在已经接近四百人了。他们中有生命科学院受施一公老师跑步影响的博士生;有在微软、国务院工作的校友;还有在学校财务处、国际处工作的老师。在天气好、没有雾霾的时候,会有20多人一起跑步,每天也会陆续有新人加入。

夏天5点半,冬天6点,晨跑小分队保持着追随太阳升起的节奏,他们总能见到凌晨五六点钟的清华园,那些别人很少见到的风景。他们也见证爱情,晨跑小分队至今成了20多对情侣,5对已经领证结婚。

在晨跑小分队成立的第100天,尹西明和朱心雨领取了结婚证。

朱心雨和尹西明都喜欢运动,一起晨跑、游泳、骑行、铁人三项。俩人一起跑了2016年北京鸟巢半程马拉松,2015年郑开马拉松,2015年参加国家体育总局举办的八达岭登高,分别获得男女子组冠军……

俩人都喜欢读书,朱心雨说“读书是我由来已久的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尹西明说“唯读书与跑步不可辜负”。

从进入清华开始,朱心雨便放任自己对书的喜爱,摸清了校内的各大图书馆、学校周边书店。恰好尹西明也喜欢读书,两人一商量,为什么不开一个公众号分享日常读书感悟呢?

“他技术创新研究、管理学研究的热情同样像一只无形的手推着我往前走。我们彼此学习、互相竞争、常常因为一些观点唾沫星子四溅。”朱心雨说。

“原以为在如此碎片化阅读的时代,少有认真读书的人,可是没想到渐渐地我们的朋友也在读书会开辟了专栏,分享读书心得和感悟,看着自己的朋友圈变成了读书圈,心里总有那么一点小骄傲。”朱心雨在获得杨绛先生创立的“好读书”奖学金的分享会上说。

“爷爷奶奶读书会”从两个人的读书会,发展到三千多人,不时举办线下读书分享。来自人民日报的编辑、高中教师、企业总经理、华中师范大学、中国石油大学、以及清华北大的在校生和校友等读书会的读者最终都一一变成了读书会的分享人。

从两个人的晨跑,到四百人的晨跑队伍,从两个人的读书会,到几千人的关注量,原本是两个人的爱情小故事,竟成就了一群人自我完善、自我改变的新世界。

  奚粼轩:瑞士女孩的清华缘

  奚粼轩(Jasmin·Stadler),来自瑞士,清华大学首批苏世民学者,喜爱中国文化。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秉承“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原则,是清华大学专门为未来世界的领导者持续提升全球领导力而精心设计的硕士项目,是清华大学在国际化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其实我只是在想,我这样的一个瑞士土包子究竟怎么置身于如此隆重的场面了呢?!”奚粼轩在朋友圈用中文发了这样一段话“自嘲”的话。

奚粼轩经常把在清华苏世民学院的学习生活发在朋友圈,

“清华给了我非常好的回忆。”

(图片由奚粼轩提供)

2016年9月10日,是清华大学首批苏世民学者的开学典礼,在典礼的合影中,奚粼轩坐在副总理刘延东的左边,前澳大利亚首相陆克文(Kevin Rudd)的右边。她在朋友圈中兴奋地发了九张图并配如上一段话,“感到非常荣幸。”

去年奚粼轩从全球一万多份申请中脱颖而出,成为首批110位苏世民学者之一,继续她与中国、与清华的缘分。

她与中国的缘分始于2008年,那时候还在读高中的她申请了一个中国游学项目,寄宿在江苏常州的一个中国家庭。“我想找一个和瑞典完全不一样的地方,看着长长的一串名单,那就China吧!”奚粼轩的这个决定开启了她和中国绵长的缘分,她和常州的寄宿家庭结成了深厚的友谊,把那里当成了“在中国的家”。

“一旦你和某个地方有了一点联系,你就想去了解更多,想要更多的联系。” 5个月不长的学习时间在她和中国之间埋下了一条线。

高中毕业后,奚粼轩决定“间隔”一年,到中国学习中文。在清华学习中文期间,她加入了清华的许多社团,比如马拉松协会、美术社,还对中国武术产生了兴趣。受清华体育运动氛围的影响,她在伦敦读本科的时候还参加了马拉松比赛。

当听说了苏世民项目后,奚粼轩马上着手申请,“我有家庭、有朋友在中国,我和中国有太多联系了,我想更深入了解中国,而且项目又是在清华大学,清华有我很美好的回忆。”在层层压力面试后,奚粼轩凭借出色的领导力入选苏世民项目。

开学报到的第二天,奚粼轩就加入了清华的晨跑队,找到了四年前马拉松协会的好朋友;她还参加清华大学一二·九歌咏比赛,和小伙伴们一起唱《朋友》;在“清华国际范”的晚会上,她的宣传词是“看现实版的赫敏·格兰杰秀少林功夫”……

“我觉得清华学生非常有韧劲和不服输的精神,对,就是校训自强不息。”奚粼轩想了很多词汇来描述她对清华学生的印象,最后还是觉得校训最恰当。她觉得,受清华的整体影响,连苏世民的学业安排也非常的紧张,“一点都不水,非常具有挑战性”。

苏世民学者一年的项目时间就快结束了,回顾这一年,奚粼轩觉得“信息量很大”。“最大的收获有两点,第一是认识了很多世界最优秀的一批人,他们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经历,很值得我学习;第二对中国的认知从一种感觉深化到了细节,更具象化了。”

前两天,奚粼轩顺利通过了硕士论文的答辩。她选择的题目是“地方试点在中国改革过程中的作用”,研究了90年代至今,上海在国企改革中试点的作用。苏世民项目结束后她将前往牛津大学攻读比较政治学的硕士。“我想继续深入我的研究,对中国的制度有更好地理解。”

文图 |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公众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