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国乒与股民适当性:是谁在傲慢?

原标题:国乒与股民适当性:是谁在傲慢?

周末有两大事件引发了围观和热炒,首当其冲的是国乒队员宣布退赛以支持其前领导;紧跟其后的是证监会制定《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将从下周开始生效引发吐槽。两件事情,一个缘由,都涉及到对权力傲慢的指责。

先说乒乓球。

两个月前,就是4月下旬的时候(消息传出是4月27日),体育总局宣布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下课,羽毛球队从此没有了总教练,也没有什么男队和女队主教练,而是设立单打和双打的主教练——然后呢,就没有然后,羽毛球队就这么平稳度过了。

但是,在此之前,就是4月6日的时候,乒乓球队竞聘刚结束,那时候还是刘国梁做总教练,旗下各设立男队主教练和女队主教练。然后,在男女队主教练旗下再有若干人做教练。乒乓球竞聘的时候,还没有羽毛球队改革的消息透露,显示整体改革本来就是一步一步在进行的。

6月份,先是女队主教练孔令辉传出涉赌的消息。没几天,整个的乒乓球体系改革消息出炉,也与羽毛球队一样,取消了总教练的设置——刘国梁就此下课。同时,乒乓球队的改革或许还要彻底一些:以后不设男女队主教练,而是设立男女队教练组,实施扁平化管理。

问题是,这一下子似乎捅了马蜂窝,乒乓球队的国手不干了,集体怀念刘国梁时代,有的队员还退赛抗议了。

更严重的是,网上的网民舆论一边倒地支持乒乓球的国手,指责体育总局官员滥用权力,更严重的指责是说里面涉及到了管理者的权力斗争,牺牲的是乒乓球教练和队员的利益,云云。

非常奇怪,羽毛球队改革,怎么就那么平静?李永波那么厉害的人物,就这么悄悄退居二线也没有人抗议一下?怎么乒乓球队就这么有血性呢?还有那么多人支持?

做企业管理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最有效的管理莫过于扁平化。层级越多,信息传递的效率越低。一个总经理,如果下设一个总经理办公室,由办公室主任与各部门的总监联系,结果怎么样呢?容易信息传导走样啊,远不如总经理直接联系各部门总监更有效。

乒乓球和羽毛球的改革,本质上是行政体系管理降低层级的一种表现。以前,是总教练管理男女队主教练,男女队主教练再管理下属的教练,教练直接管理队员。现在呢?取消了总教练,也取消了男女队主教练,类似于各个教练(每个教练管几个队员)组成一个教练组。在这个教练组,大家各负其责,最多有个人统筹一下。这种管理模式很好啊,有什么问题吗?

简单点说吧。如果有国家队选手ABCD四个人,每人一个教练,合计四个教练员。以前,这四个教练员对主教练负责,主教练再对总教练负责,总教练么,对球类中心,球类中心再对体育总局。现在,等于把主教练和总教练两个级别删除了,教练员可以直接对中心了。这样做,不正是“精兵简政”吗?

而且,这样的大方向,不是正好适合体育项目逐渐退出“举国体制”的模式,降低国家投入,逐渐实施市场化么?这不是很多人翘首以待的改革吗?未来的羽毛球队也好,乒乓球队也罢,国家层级逐渐放弃统管,实施备战集中制度,降低投入,提高效率,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但是,因为涉及到刘国梁,似乎一下子就变了。甚至于,在国手们没有退赛和支持刘国梁之前,媒体也好,体育粉丝也罢,几乎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正式的消息发布于6月20日,网络发酵于6月23日。

现在的疑问是:类似于乒乓球这种全民喜欢的体育项目,中国又人才济济,长年累月居于世界最前列,有必要还实施举国战略,让老百姓的纳税钱来养活吗?各个地区和国家层级早已开始实施俱乐部制度,联赛制度,市场化运行逐渐成熟,为什么不能由体育总局直接取消这个项目的国家队日常集训而直接实施临时备战模式呢?

如果不是刘国梁,也不是国手闹事情,而是公开透明征求全国体育迷的意见,或者征求全国百姓的意见:国家把羽毛球队的管理降低层级,取消常规集训而是直接实施临时备战机制,大家可愿意?其中,刘国梁不是做官,而是去某个俱乐部当老总,负责某一个俱乐部的男子羽毛球的总训练,大家可愿意?

如果没有昨天以来的事情,相信大多数人是会同意的。现在,经过昨天的闹腾,很多人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反对,甚至于为反对而反对。

那你说,这是权力的傲慢,还是权利的傲慢?

很多公知,包括这次所谓力挺刘国梁及国手派的一些所谓大V,其实早就在呼吁让体育比赛回归娱乐,不要再用举国体制培养运动员。李娜能赢得世界冠军,更是被他们一致认为应该走市场化的路子。而今天,体育总局计划逐步走向市场化了,大家竟然一致调转枪口反对市场化了,反过来说是体育局的官员傲慢、权力斗争云云。

拜托!如果所有项目都市场化去了,都像李娜姚明那样走出去了,体育总局这个官员的位置是不是不那么重要了?国家花钱是不是可以少一点了?体育总局这个改革措施,难道不是在革自己的命吗?这样的举措,何以要招来一致的反对?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乒乓球国手,哪一个有资格出来说自己没有花过国家的钱?哪一个拿的世界冠军不是无数人集体努力的结果而是他个人完全的成就?他们哪一个敢跟李娜去比?就凭他们花人民的血汗钱这一点,他们哪一个人有资格站出来说退赛以支持刘国梁?

如果这个调整是不利于刘国梁的,难道不是刘国梁应该自己站出来力争的么?如果这个调整是不利于运动员的,难道运动员不应该自己向上级反映么?怎么可以自做主张退赛呢?这是置那些花钱买票的球迷于何地?这还有一丁点合理的体育精神吗?如果因为上级处理方式不当就可以退赛,那如果奖金分配不公,是不是也可以退赛?因为赛制安排不合理,是不是也可以退赛?因为伙食不好,因为睡眠不好,因为心情不好,是不是都可以退赛?拜托,你的吃喝拉撒睡,都是纳税人的钱好不好,你有什么资格退赛!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举国体制尚未取消的情况下,你花着纳税人的钱,吃好的住好的喝好的,参加比赛还有国家花钱给你请的教练,拿了冠军你还有奖金,代言还有广告费收入,然后你心情不爽,就可以退赛了?如果是军人,临上战场听说自己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被处罚了,自己不爽,就可以当逃兵了?岂不荒谬!

但是,对国人来说,当某一个事件爆发的时候,很多人是不动脑子的,凭一腔热血就直接选边站队。国球啊国球啊,现在的国球跟你什么关系!中国早已走过了《摔跤吧爸爸》里面描述的靠一枚奖牌为国争光的时代,体育运动正在娱乐化,也正在职业化,市场化,运动员充其量是满足大众娱乐眼球的明星。此时,让体育项目早日走出行政管理体系,难道不是大势所趋吗?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为权力唱赞歌——让刘国梁继续呆在一个所谓的总教练位置上,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很多人一边反权力,一边却不由自主为权力唱赞歌,是不是很矛盾?其实也不矛盾,符合他的心意的,他就愿意唱赞歌。不符合他的心意的,他就反权力,如此而已。

然后,我们就回到了股市。

包括韩志国等大腕在内的所有热心中国股市的人,都希望股市好起来、涨起来,这一点儿也没错。他们众口一词的说法是,由于监管不当,造成股市漏洞频仍、违规众多、股市无法健康成长——那么,如果满足他们的要求,直接取消证监会,是不是更好呢?

他们内心里也许是会点赞的。但是很奇怪,他们提出的政策主张却是:要求证监会停止发新股——如果不能停发,那你最起码把发行的数量减下来先,然后再去进行制度改革。

看出他们的矛盾了吗?如果他们真是要为苍生谋福利,就不要为权力唱赞歌啊,应该直接上书更高层要求取消证监会,让市场自行决定新股发行速度和发行标准,岂不是更好?如果是为市场着想,按照他们的推理,应该完全停止新股发行进行制度改革啊,绝对不应该说什么降低发行数量啊——如果你要追求真理,请求你,直接奔着真理而去,好吗?

但是,他们没有奔着真理去,他们退而求其次,再退而求其三,其小三愿望,就是减少发行数量。

如果要减少发行数量呢,需要证监会的权力来做决定。这不就是他们的本来意思吗?让权力发挥作用,减少新股发行数量。如果证监会真的减少了发行数量,他们会不会唱赞歌呢?当然会的,韩志国去证监会吃了一次饭,你看他回头得意的,还说什么共识已经达成,改革正在路上。结果呢?又不如意了,就又开始骂娘。

这就是韩志国和一众大腕的思路:如果权力所为符合自己的想法、适合自己的利益,就为权力唱赞歌。但是,现在权力所为不符合自己的想法,不符合自己的利益,那么就要跟权力对着干。

普罗大众的意思呢?当下中国基本上一个大趋势,谁说自己反权力,谁就会获得很多人的支持。至于这个人是怎么个反法,大家是不关心的。谁要是顺合一下权力的意思,谁就是走狗王八蛋不如。

所以,当天相的林义相发出如下评论时,再次赢得无数喝彩:

《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并不适当:用来注解弄权者任性最适当,没事找事最适当,把整个市场弄得鸡飞狗跳最适当,造成全市场人财物时巨大浪费和长期的流程繁复最适当,拒大量投资者于市场之外最适当,歧视普通投资者最适当,监管者自我免责和懒政最适当,毁坏证券市场基本生态最最最适当!!!

看到这个观点竟然赢得那么多赞赏,只能让人感叹大众的无知和狂热。勒庞一百多年前的观点一点儿错也没有,群体智能低下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作为一个从事证券市场20多年的老投资者,但凡有一点公正之心,都会赞成证监会在股市和期货市场设立门槛,设立适当性制度,恰恰是保护无数中小股民的最有力的方式之一。

如果没有经历过也就罢了,我来告诉你中国一些小散户愚昧到什么地步吧:

有的人不知道当天买的股票当天不能卖;有的人不知道分红股价会自然下降‘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是送股转股;有的人不知道什么T类股;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是退市;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是配股;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是权证;有的人以为炒股就是要凭消息;有的人以为靠技术分析是唯一的赚钱渠道;有的人以为跟庄是唯一的盈利模式;有的人以为所有的股票都有一个庄家;有的人以为炒股亏了会有政府来赔钱;90%以上的人永远不出席股东大会;有的人只有10万元投入股市,但是却敢辞去一切工作专职炒股;有的人只有5万元炒股,却要给咨询机构付款2万元做咨询费;有的人拿1万元炒股,却拿1000元入什么股票群听消息……

你让这样一些人进来,然后让他们亏得找不到北,让他们到证监会门口去闹事,然后自己冠冕堂皇地出来指责东南西北彰显自己的公正无私;你让他们亏损得倾家荡产家庭不和睦然后你却收取高额的咨询费或者基金管理费然后彰显自己的专业性——然后,你却说证监会设立投资者适当性制度不合适。那么请问,你有更好的办法?如果你不是为了赚钱,且说说看你的更好的方法!

很多人都会为一个故事感动。说一个小男孩在沙滩上,看到很多鱼儿搁浅了,他就不辞辛苦一条一条捡起来扔回海里。有人说,你不可能救起所有的鱼啊,你这么做,谁在乎呢?小男孩说,我救起的那条鱼,他会在乎的。这条鱼,那条鱼,还有这一条,每一条鱼都会在乎的。

那么,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在期货市场和股市里,阻止了多少人进入?阻止一个人,就可能救了一家人,谁在乎呢?为了救一个人或者一家人,你行业从业人员辛苦一点,公司少赚点钱,难道不应该吗?

赚钱的时候,你们光想着自己的口袋,什么时候管过小散户的死活?如今,证监会说有的人不适合炒股票,要拒之门外,你们站出来秀肌肉展示自己的公正无私,除了为了赢得一点名声喝彩还有什么?

到底是权力在傲慢,还是你们在傲慢呢?

没有任何改革可以在不损及任何人利益的情况下惠及其他所有人。所有的改革,都势必牵涉到一些人的利益。有人受损,有人受益,请不要用冠冕堂皇的情怀来做注解。你就告诉我,在这个改革中,你是受益者还是受损者?然后,你再来表达你的观点,好不好?

目前我们能确知的是:取消总教练,损害了刘国梁的利益,因为他是唯一的总教练。

我们也能确知的是,实行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损害了券商和期货商的利益,因为他们的工作量要扩大了甚至要拒绝一些客户的资金了。

所以,谁的发言,代表谁的立场,最起码这个问题要搞搞清楚吧?

至于一众吃瓜群众,你爱怎么骂人都行,骂人的,本来就是群虻之徒,是乌合之众。建议你好好读读书,勒庞的《乌合之众》、霍弗的《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麦基的《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读完书,再琢磨自己的屁股该坐在哪里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