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艺海勤砺苦求至臻——观雷佳博士毕业音乐会

原标题:艺海勤砺苦求至臻——观雷佳博士毕业音乐会

中央军委政治部歌舞团青年女高音歌唱家雷佳,近日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博士毕业之综合歌曲专场音乐会(前两场为传统民族歌剧《白毛女》,以及新创作歌剧《木兰诗篇》)。值得关注的是雷佳在演出中全程以不用扩音设备状态演唱。音乐会跨越古今、海纳中西,用心的曲目设计则彰显了雷佳与她的导师彭丽媛教授广阔的专业视野与高规格的艺术品位。而著名指挥家李心草率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倾力加盟,以及中国音乐学院龚荆忆老师和中央军委政治部歌舞团制作团队的鼎力助阵,亦给音乐会增添了专业实力。台下几代歌唱家及专家学者的莅临,更是让这场毕业音乐会成了一次名副其实的高级别业务汇报。

从事音乐表演的人都了解,古典作品与艺术歌曲(小品)是演唱(奏)专业的难点。音乐会的上半场,雷佳演唱的四首中国艺术歌曲,气质雍容泰然如颜体书法,唱腔细腻精致若重彩工笔。其中《玫瑰三愿》缠绵平抑的旋律线条对歌唱者的控制技巧要求颇高。雷佳不仅气息均匀恰到好处地唱出了它的忧郁哀怨,更以柔润的音色令作品不至于暮沉无华。《阳关三叠》采用的长线条乐句处理和戏剧式对比,使空寂凄凉的呈示部与激扬浓烈的发展部形成强烈的反差,赋予了传统古曲以鲜活的生命力。

之后的西洋艺术歌曲与歌剧片段环节,雷佳自如地用美声唱法完成了莫扎特《哈利路亚》《您可知道什么是爱情》、普契尼《为艺术为爱情》三首歌曲。她干净甜美的音色和对欧洲作品风格的准确把握,令许多观众惊叹原来她也很适合演唱考验歌唱家各方修养与基本功的西洋艺术歌曲。她唱的凯鲁比诺咏叹调将一个少年的天真单纯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在托斯卡咏叹调中扎实饱满的发声,也打消了人们担忧她受娇小身材的局限,能否胜任这首适合大号女高音作品的顾虑。

雷佳于上半场的演唱含蓄内敛,保持了严谨的学术风格。而拥有上百场歌剧演出的历练,使下半场民族歌剧片段部分成了她进一步全面绽放光彩的时刻。本桥段第一首歌曲《白日飞升》选自2001年由雷佳首演的第一部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这是剧中人林徽因惊悉徐志摩罹难后的唱段,其曲调风格简练写意,却是极不容易唱好的现代曲式加散板。雷佳以到位的气息运用、良好的音程概念将这首有室内乐风格的作品完整地呈现给观众。此环节更为打动人心的当属《恨似高山,仇似海》。歌剧《白毛女》中的多个唱段均可谓是歌唱者的试金石,这段《恨似高山,仇似海》情绪激烈,结构复杂,既包含了中国戏曲的道白和紧打慢唱,又近似于西洋歌剧的宣叙调。其用气、吐字、节奏控制直至与乐队的紧密配合等都考验着演唱者的功力。雷佳不仅声情并茂地展现了喜儿的苦难与仇恨,还刻意收敛了只适合歌剧舞台的夸张表演,让整体演唱具品位而不失张力地游刃于“唱”的范围内,更适合音乐厅舞台。

音乐会的最后部分是当代创作歌曲。雷佳用带有曲艺风格的接地气式演唱,把《金银藤蔓蔓长》中普通百姓的生活表现得幽默俏皮,活灵活现,为她的表演注入了一抹清新的色彩。当乐队奏响《在希望的田野上》时,场内许多观众开始热烈鼓掌。这首彭教授当年的成名作于今天由她的爱徒唱来更具别样意义。这是两代歌唱家的薪火传承,也是一个勤奋学生向恩师的由衷致敬。

笔者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几次遇到当时已颇有名气的彭教授到中央乐团听意大利专家课。可见那时还是民族声乐学生的她就已经有了融贯中西艺术的胸怀与眼光,所以也不难理解她对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视。多年后笔者又亲历已经成为名家的彭教授对连续演出无数场的歌剧毫不懈怠,利用演出前的就餐休息时间独自在舞台上一板一眼地练身段、走位置。如今已为博士生导师的彭教授在导师寄语中写道:“艺术比拼到最后,即是做人。”而她也始终如是地以身垂范。她对学生的严格要求中亦满含慈母般的细致入微。本场音乐会前的几次排演,她都亲临现场,就学生的演唱做分析指点,精确指出配合动作的角度、幅度以及谢幕的次序,认真与乐队指挥、演出制作人协调音效均衡等细节,更以专业视角提议交响乐团独立演奏两首乐曲以展现风姿。得师如此,实乃学生之大幸也。

作为一个多次跟随雷佳演出的乐手,笔者也亲眼见到雷佳始终秉承着老师的踏实敬业与刻苦钻研。多年来,无论是遇到幼子嗷嗷待哺还是父亲突然离世,抑或是连续担纲主演多场歌剧无B角能轮换,她都会排除万难地坚守一个演员的职业品德,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场走台演出、每一次排练、甚至每一首歌、每一句旋律。而这每一次的精益求精、吃苦耐劳都是她今天傲人成绩的积累,也得益于她对导师从艺术到做人的学习与效仿。

雷佳是位好学生。她以一套跨度广、难度高的音乐会向观众展示了“博”的含义,也用几近完美的表现印证了彭教授及其他教授们精于专业、注重人品教学宗旨的成功。雷佳曾表示:“我将保持终生学习的态度,像导师始终倡导的那样……以人民为中心,以官兵为根本,以服务为天职,努力做一名优秀的中国声乐艺术的传播者、实践者、推广者。”

是的,艺海无边,我们每一个跋涉在艺术道路上的人始终都要是一个勤砺耐苦地追寻艺术真谛的学子,都应怀揣对艺术事业的敬重与执念。而我们也终将会是美好艺术的传授人。到那时我们也需时刻提醒自己:为师者不仅要谆谆以授业,还须持德以育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