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共享单车现在谈清场还为时尚早

原标题:共享单车现在谈清场还为时尚早

  文/王新喜

  在共享单车行业,也许人们更多关注的是摩拜与ofo而忽略了其他玩家。直到共享单车迎来了首家倒下的共享单车企业悟空单车,共享单车第二、第三梯队的玩家开始被更多人关注。而当前,共享单车的洗牌论、清场论更是甚嚣尘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抛出的观点是,ofo摩拜下步先清场,目前没考虑合并,关键看资本忍受力。

  事实上,除了ofo和摩拜,这个市场还有很多第二三梯队的玩家,包括绿色的优拜、蓝色的主打超低单价的小鸣、以及最先接入芝麻信用的黄紫相间的永安行、骑呗单车、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甚至小米旗下的小白单车等多达十余家企业,同样不乏资本青睐。

  摩拜ofo当前的资本与市场关注度最高,品牌影响力最高,市场两强要清场,剩下的第二、三梯队就真的没活路了吗?我看未必。

  共享单车不会出现苹果,二三四线城市是下个战场

  早前,汉理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钱学锋的观点是,ofo摩拜都还处于初级阶段,ofo更像是诺基亚、摩拜则是安卓机,市场还需要“苹果”。

  其实,共享单车没有也不会出现苹果,因为共享单车这种依靠低成本铺量依靠持续投放来扩大市场的竞争玩法,本质是依赖资本烧钱驱动。对于单车行业,走高端路线的单车是玩不过暴兵流的企业。用户最核心的刚需是,在自身需要用车的时候,是否可以随时随地找到车用,而不是说在高峰出行打不到车的时候,一定还要选择用谁家的高端自行车,如果真要以智能手机行业去类比的话,共享单车倒是有可能会出现OPPO与vivo。怎么说呢?就是可能会出现一些共享单车会从二、三四五线城市突围包围一线城市,逐步低调做大。

  在当前,一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基本被摩拜ofo占据。而一线城市的投放量当前来看,容量已经在走向饱和状态。但对于二三线城市来说,属于摩拜与ofo尚没有拿下的蓝海市场,依然有巨大的空间。可以预见的是,在一、二线城市的单车市场角逐完毕后,三四线城市毫无疑问将成为下个战场。这也是第二、三梯队可以发展的市场。

  共享单车第二、三梯队在数量与势头上亦不遑多让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这个赛道迅速变得拥挤,在资本的推动下,各家企业急速扩张,当然也包括第二三梯队。据数据显示,摩拜和ofo两家领头羊2017年预计投放的单车数量都超过了1000万,而自称市场份额排名第三的小蓝单车(而数据打架的情况也有,优拜单车也自称行业排名第三)预计投放600万至800万辆单车,从第三与第四相争的情况来看,优拜单车与小蓝单车加起来应该也超过1200万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加起来应该接近3500万辆。

  所以,从数量来看,其实第二、第三梯队的来势汹汹,在数量上与势头上亦不遑多让。

  根据此前南方媒体的报道,广州目前共有4家共享单车企业入局,”摩拜接近12万辆,小鸣单车、ofo、小蓝单车都在6万辆左右,比例刚好是2:1:1:1,四家企业在广州的单车总投放量已接近30万辆。”在2比1甚至1比1的情况下,现在谈清场明显是烧钱烧的有点过于焦虑了。

  而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有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退出而已,以此预估清场大势为时尚早。

  第二三梯队共享单车在二三四线城市迅速攻城拔寨

  前面提到,三四线城市将成为下个战场。当前的迹象显示,许多第二梯队共享单车已经开始深耕二三线城市,因为,当前共享单车热更多还只是集中于一线城市,在一些偏中小型城市的市场往往还是蓝海市场,因为毕竟共享单车仍然是属于没有门槛,需要大量投放的重模式。让摩拜ofo更为焦虑了。

  比如Hellobike自去年11月正式上线以来,仅在杭州一地便投放了6万辆共享单车,迅速在整个杭州市场铺开。目前,Hellobike已完成了15个城市的布局。另外,就在摩拜ofo在一线打的火热的时候,第二梯队的优拜单车也在1个月内连开15城。除此之外,第二梯队的小鸣单车在一线广州以及南方二线城市的发展势头也处于增长之中。

  当前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共享单车冲击了传统的自行车行业和自行车维修行业。而对于传统的自行车厂来说,它们很可能沦为共享单车品牌的代工厂。

  二三梯队或通过联合、合并以及与自行车生产品牌厂商合作制衡头部

  当前自行车行业被共享单车整的也不景气,根据美骑2016年消费者问卷调查的数据,在6千多份问卷中,有67.6%的人不打算在一年内购买自行车产品,消费者短期的购买欲不强。所以,本质上自行车企业也不愿意看到共享单车市场一家独大,因为共享单车行业如果只剩下头部做大,这意味着自行车企业的话语权与议价能力会下降,而多方制衡的模式,才更有利于自行车生产企业以更高的价格拿下更多的订单,并在供应链端掌控更多的话语权。所以,它们也自然愿意去扶持第二、第三梯队的共享单车。

  过去半年内,台湾巨大集团、上海凤凰、中路股份、天津飞鸽、永久、富士达等各大自行车企业已经陆续宣布与共享单车合作,供应自行车。比如优拜单车与老牌自行车品牌永久携手,小鸣单车去年10月获得拥有20多年生产经验的自行车和运动装备的法国品牌凯路仕烈风1亿元A轮融资。

  如前所述,许多大牌自行车企业与第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都属于失意的一方。比如老牌自行车品牌捷安特近期更是传出被ofo收购,不过目前已经被捷安特强力否决。所以当前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意向将是寻求同盟,与自行车生产厂商或者品牌厂商两方联合起来,整合供应链资源在二三线城市突围。

  第二、三梯队未来因为资本投入与提升竞争力等因素,可能会各自之间或者与摩拜ofo其中一方甚至与自行车企业发生合并,这导致竞争关系又会发生变化。所以未来的趋势是,第二三梯队在中小城市快速推进、或者合并可能会是一大趋势,另一方面,自行车品牌或者生产厂商也会深入寻求与各大共享单车合作与携手,这导致的结果是,共享单车想要短时间内结束战斗变得更难。

  二三梯队在创新上更为积极 投资人也不想错过

  我们知道,第二三梯队共享单车压力更大,对于这些共享单车来说,要有相关的产业链资源以及一定要自身的特色,特色的玩法更容易引发资本的青睐。因此创新的需求更为迫切,在打法上寻求特色经营与差异化模式,比如通过提供技术跟方案跟当地企业合作或者通过产品的创新来提升用户的黏性。

  比如酷骑最近推出可支持无线充电的单车,小蓝单车则计划要发布一款带平板电脑屏幕的单车。也有一些共享单车目前也在谋划提升产品技术与差异化深耕垂直市场的服务或者出海来延长生命周期。

  而投资人现在有钱但没有好项目,根据某投资人的说法是:很多机构不想错过这个出行的大市场,那投不进去第一,可能就去投第二。现在市场上钱很多,可能是一些大的PE或者战略投资方。

  清场论是投资人对于无门槛的粗放式竞争烧钱看不到尽头的一种焦虑

  其实,所谓的收官与清场论背后,更多是投资人的一种焦虑,去年9月,ofo刚完成滴滴的数千万美元融资,滴滴的加入,让朱啸虎非常乐观也胜券在握,朱啸虎曾经表示:“成本低是王道,90天共享单车的战争就会结束。”

  然而,如今9个月过去了,共享单车厮杀依旧。他们焦虑的是烧钱暂时是看不到尽头,而所谓的共享单车又是缺乏门槛的低成本投放车辆的竞争模式,这种模式本身与滴滴依赖平台聚合模式吸纳用户与司机两端形成网络效应是有本质区别,因此即便共享单车两强在市场份额占优势的情况下,但我们看到它们依然是没有形成强势的护城河,如果说成本低是王道,它们没有办法阻挡第二第三梯队持续投放低成本车辆吸引用户。

  尽管ofo接入了支付宝,摩拜接入了微信,对于摩拜ofo而言,背后资本方争夺的是用户的交通出行大数据、线下支付场景以及物联网生活方式的入口。但那只是巨头的战略,与用户需求无太多关系。对于用户来说,只要有车骑即可,而不同颜色的单车与单车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差别,因此,某家单车租赁公司很难在无核心壁垒与网络效应的情况下仅仅依靠铺量就能将其他颜色全部清场显然并不容易。

  所以尽管投资者焦虑的喊着清场,但在各大一、二线城市,橙、黄、蓝等其他颜色与品牌的单车,还是被一批批地运送过来。

  在共享单车创投领域,随着所投项目的用户与营收以及市场规模的增长,每一轮新的融资,前一期投资人都希望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下家,以更高的增值倍数退出,收获更高的收益。而如果一旦二三梯队企业能够持续撑下来,生命周期不断延长,头部的估值就很难持续上涨,以及背后的资本要找后面的接盘侠退出就越难,所以投资人就越来越焦虑。

  另一方面,监管这个靴子还没落地,市场格局还存在不确定性。总的来说,当前共享单车的投放量在接近饱和,当前在许多城市各种共享单、废弃单车堆积如山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而这些废弃单车占用的也是公共用地,对资源与环境都在造成极大浪费于破坏,已经在损害城市发展的整体面貌与规划。

  另外,共享单车这种低端产能的过量供给,本质上压制了自行车企业向高端化、多元化迈进的步伐,因此监管政策必然会从严控投放规模入手来限制共享单车的无限制扩张。而在二三线城市,第二三梯队共享单车迅速铺开之后,后入者要要依赖烧钱投放铺量在各个城市赢得清场战也会受到政策的钳制。说到底,共享单车是一场暂时看不到停火迹象的持久战,现在谈清场还为时尚早。

  作者:王新喜 TMT资深评论人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我的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