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严良堃:中国合唱的踏歌前行者

原标题:严良堃:中国合唱的踏歌前行者

他15岁学习指挥,师从“人民音乐家”冼星海,

并见证了《黄河大合唱》最初的诞生;

他17岁登台,一生中指挥了上千场《黄河大合唱》,

被誉为最权威的演绎者;

他36岁指挥中央乐团演出了首个中文版本的贝九交响曲,

给了年轻的中国音乐家们最初的鼓舞和力量;

他91岁仍旧积极投身中国合唱事业的普及与推广,

为音乐爱好者们上了一堂生动的“音乐课”;

平日里,谦虚的他更愿意说自己是个“打拍子”的,

他就是中国合唱的奠基人——严良堃

本期音悦人生,带您走进这位中国合唱的踏歌前行者,

敬请收听

2017年6月18日,著名指挥家严良堃在京去世,享年94岁。一代指挥名家在父亲节这个特殊日子,与他的乐迷以及演绎了一辈子的《黄河大合唱》作别。

《黄河大合唱》指挥“专业户”

1923年,严良堃出生在湖北武昌的一个普通市民家庭。在那里他度过了平静而快乐的童年。然而这时的中国,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平静。那个年代,整个中国都在战争的泥潭中挣扎着。小时候的严良堃数学成绩突出,梦想当个工程师。抗战打响后,还是武汉一名中学生的严良堃加入了抗日宣传队,严老曾回忆说 “跳舞唱歌刷海报,凡是和抗日宣传有关的,什么都干。”直到有一天,一个高年级的同学发现了严良堃的音乐天赋,说:“严良堃,你去打拍子吧!”严老回忆说“那时的指挥就是帮助大家把歌儿唱齐整了。

“谁没有妻子儿女,谁能忍受敌人的欺凌,亲爱的同胞们,你听听,一个妇人悲惨的歌声。”2015年,在92岁高龄的指挥家严良堃的指挥下,88岁的声乐教授郭淑珍再次唱响了《黄河大合唱》中《黄河怨》这一乐章。严良堃和郭淑珍对《黄河大合唱》的合作演绎曾被音乐界誉为“无法超越的经典”。这一幕,距离严良堃第一次指挥《黄河大合唱》已过去75年,距离郭淑珍第一次登台演唱《黄河怨》也已经60年了。

1938年,在抗日救亡歌咏运动中,严良堃开始了指挥生涯,师从“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次年,冼星海作曲的《黄河大合唱》在延安首演,勾画出了中国人在战争里流离失所的苦痛生涯和抗击侵略的坚强意志。

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在宝塔山下的延河岸边,《黄河大合唱》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刻,登上了博大苍茫的高原舞台,迅速传遍全中国。1940年,进行抗日宣传活动的严良堃,组织孩子剧团在重庆首演《黄河大合唱》,那一年,他才17岁。这也是严良堃“黄河情结”的开始,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年仅17岁的孩子,在之后的70年间,演了不下1000场《黄河大合唱》,还主持了《黄河大合唱》总谱的编订工作,成为国内外公认的“黄河”艺术权威。

1954年,严良堃赴苏联深造,成为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指挥系研究生,主修交响乐及合唱指挥,师从阿诺索夫、索柯洛夫二位苏联音乐家。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厅于1957年演出俄文版《黄河大合唱》对严良堃来说意义是非凡的。“当时正逢苏中友好年活动,我、李德伦和郭淑珍都在莫斯科念书。那天,郭淑珍唱的是‘黄河怨’一段,李德伦担任指挥,我是艺术顾问。郭淑珍唱中文,苏联合唱团唱俄文。有意思的是,俄语演唱时将‘黄’字分成两个音节发出。那个时候,我们感觉很骄傲——过去是我们用中文唱外国歌曲,这次是他们用俄文唱中国歌曲。

作为冼星海的学生,谦虚的指挥大师却更愿意说自己只是个“打拍子的”,他始终记得老师对他的教诲:“上台不要卖弄,不要表现音乐之外的东西。”指挥家谭利华回忆说,同为指挥大师的李德伦曾告诉他,严良堃在留学苏联期间,学的是柴可夫斯基第四交响曲,“学得非常棒,本来也可以成为非常好的乐队指挥,但是他选择开拓中国的合唱事业,把当年中央乐团合唱团的水平提到了相当高的水平,非常令人尊敬。”

作为《黄河大合唱》的权威诠释者,严良堃对《黄河大合唱》有着精辟的诠释,从1940年指挥“孩子剧团”演出《黄河大合唱》到1975年中央乐团复排《黄河大合唱》,再到2015年参加中国交响乐团“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音乐会演出黄河大合唱》,严良堃都显现了他对《黄河大合唱》艺术上忠实原著的严谨态度,以及他对《黄河大合唱》的深刻理解。由于当年受创作条件所限,最初版本的《黄河大合唱》尚有不尽如人意之处,而1975年版本的确立,则为《黄河大合唱》走向更宽广的舞台奠定了基础。严老还多次指挥台湾、香港同胞甚至欧美合唱团演出,将这部弘扬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诗篇唱遍中国、推向世界。

“贝九”的中国首演

严良堃的指挥生涯从15岁开始,至今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排演和指挥了多少合唱作品。从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些记载中可以看到:1959年他成功地指挥并演出了贝多芬《第九交响合唱曲》;1964年在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担任千人大合唱总指挥;1981年他指挥中央乐团合唱队首演莫扎特的《安魂曲》,之后又担任大型歌舞《中国革命之歌》的总指挥之一。凡是欣赏过严良堃指挥的人,无不为他那随着双手而宣泄出来的音乐魅力和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所震撼、所折服。人们很难想象得出,他那瘦削而矮小的身躯,竟蕴含着如此巨大的威力,一根短短的指挥棒在他手里是那样挥洒自如,气度不凡,不仅令观众难忘,就连合唱队员也能从中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

最令严良堃激动的演出和音乐作品,除了《黄河大合唱》,还有被称为世界交响乐、合唱艺术高峰的贝多芬的《第九合唱交响曲》。

新中国首次演出“贝九”,就是由严良堃指挥中央乐团演出的。那是在1959年,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演出是中央乐团准备的国庆三大献礼演出之一,另两大献礼是李德伦指挥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一交响曲》和罗忠镕创作的《第一交响曲》。严良堃回忆说,“当时,乐队成员的个人技术水平还很有限,又刚刚下乡劳动锻炼回来,很多地方一开始演奏起来十分吃力,合唱部分唱得也不到位。但是,那时人们的热情和干劲非常高,大家集体攻关,互相帮助,一起分析技术问题,不光分声部练,还跨声部组成弦乐四重奏、管乐五重奏来练习,结果演出时大家唱得漂亮极了。

中央乐团成功演出了“贝九”,大家就像过节一样。这件事情仿佛宣告了一个时代的到来。之后,全国各地许多乐团都开始演“贝九”,中央乐团的合唱团不时地被“借”给这些乐团演出。后来,就连外国指挥也被吸引来指挥“贝九”。

1959年,德累斯顿爱乐乐团作为德国首支访问新中国的乐团来华巡演。在东德老牌指挥海因茨·波嘉兹执棒下,与当时刚成立三年的中央交响乐团进行联合演出,330人庞大规模的联合乐队的规模演绎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海因茨·波嘉兹指挥前3个乐章,然后将指挥棒郑重地交给了严良堃,由他来指挥最后的合唱乐章。

中国合唱的踏歌前行者

严良堃还是我国合唱作品的主要推手,他指挥的合唱作品《牧歌》、《长恨歌》、《海韵》、《娄山关》等都成为中国合唱作品的经典。他为中国合唱艺术事业的发展及合唱队伍所作的贡献将被永远铭记。2014年,已经91岁的严老莅临北京国家大剧院登台教学并执棒,为“合唱大师班”活动带来了一堂精彩纷呈的讲座。

晚年的严良堃因年龄原因虽已不能频繁出现在指挥一线,但还是会经常的辅导合唱团的排练,同时坚持在舞台上指挥演出。2015年,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他以92岁的高龄参与指挥《黄河大合唱》的演出,赢得观众的尊敬。

在严老撰写的《我与黄河大合唱》一文的第一段中这样写道:“我指挥《黄河大合唱》已经五十多年了,为他付出了不少汗水,但也是《黄河》培养了我。我今年70多岁了,按孔夫子的说法,“从心所欲,不逾矩”,但我感觉到我的艺术修养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这篇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写:“1995年,我们还在国内其他城市演出了《黄河大合唱》,粗略地统计了一下,共有36场,是我有生以来指挥《黄河大合唱》最多的一年。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成就,而是《黄河大合唱》所蕴含的民族爱国精神和音乐强烈的感染力为人民所感动”。

作为老一辈指挥家,严良堃对艺术严肃而认真的态度也是有口皆碑的。他常说,只有平时练好基本功, 在舞台上才能做到游刃有余。生活中,严老不是一个没有乐趣或不通情理的人,工作之余他也常谈笑风生,尽管很多人习惯地称他为“倔老头”,然而在这个看来褒贬参半的戏称背后,更多包含的是对这位老人的敬佩和爱戴。

收听方式:荔枝FM、苹果podcast搜索“音悦人生”

点击以下标题,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以上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微信编辑 :侯英珊

节目编辑 & 制作:侯英珊

节目播讲:周微、石宁海、任昱

………………………………………………………………………

南海之声

人文·行走·纪录

官网:http://vscs.cri.cn

中国首个服务于南海及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多语种广播

全力打造国际化、人文特色的南海区域传媒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