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腾讯AI加速器 | 助理来也的小目标:1亿人拥有AI秘书

原标题:腾讯AI加速器 | 助理来也的小目标:1亿人拥有AI秘书

腾讯AI加速器汇聚顶尖技术、专业人才和行业资源,依托腾讯AI Lab、腾讯云、优图实验室及合作伙伴强大的AI技术能力,升级锻造创业项目。

6月19日,腾讯AI加速器在北京举办2017项目甄选复试,国内领先的全品类私人助理服务平台“助理来也”入选,CEO汪冠春、CTO胡一川并肩接受《创始人》专访,谈回国创业经历的人工智能领域巨大机遇和挑战。

当汪冠春和胡一川并肩走进腾讯AI加速器项目的选拔现场时,作为助理来也的联合创始人,两人似乎在身体力行其公司文化的基因:有爱和卓越。

对于一家技术型创业公司,尤其还奋进在AI语义分析的风口浪尖上,这样的设定和强调有些让人意外——现在几乎没有人在谈自己公司的文化,技术的领先、市场的独占、狼性的进取似乎是唯一可谈而值得谈的事情。

而这两位年轻的创始人甚至还将其细节地提炼到同理心和利人悦己,以及不断被他们提及的“阿甘精神”,这其中透露出的乐观和从容,让人很难想象,他们曾经历过创业的九死一生,并成为阿里巴巴、百度、腾讯都追捧的“阿甘”。

回国创业的好哥们

在来也,汪冠春是CEO,胡一川是CTO,两人秤不离砣、跎不离秤的好哥们友谊发端于10年前美国名校就读之时。彼时,汪冠春是普林斯顿大学机器学习专业的博士,而胡一川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机器学习的博士,由于胡一川现在的太太、当时的女友是汪冠春的同学,两处学校也不算太远,胡一川就三天两头地往普林斯顿跑,一来二去就和汪冠春成了好友。

汪冠春博士毕业以后,做出了回国创业的决定,作为多年好友,胡一川欣然答 允。

这基于他们的一个判断:美国的AI创业虽然在底层技术上领先全球,比如底层的AI芯片、软件架构,以及通用的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算法,但中国在面向消费者的AI驱动产品领域,却有着更大的机会。

“在美国,AI商业生态更成熟,但在中国却有更海量的企业客户和更海量的用户基数,虽然短期不一定能够获得很多收入,但在现在比较开放的政策下,肯定会很快找到愿意跟你合作的企业,愿意使用产品的用户。”在谈到中国AI市场的应用问题,汪冠春对此并不担心。在他看来,中国的AI创业者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更容易获取数据,也能更快地更迭产品。

在决定第一次创业前,两位电影爱好者在美国深受欢迎的Netflix上看到了商机,Netflix是一家流媒体视频服务公司,能够根据用户的喜好,为其快速提供电影和电视内容——于是他们回国创办了一家公司,叫“今晚看啥”,是个性化的影视推荐平台。那时是2011年,他们抓住了智能手机刚刚涌现的时机,抢在了个性化推荐的潮头。

要“钱”景还是前景

“今晚看啥”做了两年。在一年半的时候,虽然公司已经拿到了天使轮融资,但仍然压力巨大,如果在接下来的半年拿不到更多外部融资,或者不能实现自我造血,公司分分钟都有倒闭的可能。

当时问题的症结在于,“今晚看啥”虽然产品叫好,帮助用户发现自己喜欢的电影和视频的概念吸引了用户数的增长,但在商业开发上仍然非常原始,也就是几乎没有商业变现的途径,这对于找到战略投资方是一大障碍。

压力面前,两位年轻创始人始终用最喜欢的一部电影《阿甘正传》来互相鼓励,“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永远不知道你下一个拿到的是什么。”

事情随后发生了转机,阿里巴巴、百度、360先后发来了收购邀约,两人一下子如释重负,摆着面前的难题反而变成:到底要怎么做决定?

当时他们的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更倾向于阿里巴巴,因为可以获得更好的财务回报,两人经过一番讨论,却最终选择了百度,因为“我们的个性化推荐技术,和百度的视频业务结合在一起,能够服务更多的人,如果错过一些经济的回报,没问题,我们还有机会再做一家公司。”两人身上的阿甘精神再次起作用,最终,徐小平也被两人说服。

抱着这样的决断,二人给自己的第一次创业画上一个句号,加入到了百度的平台上,在三年间,汪冠春和胡一川帮助公司的视频业务做到一亿用户,其个性化推荐系统也从百万级用户规模提升到日活上千万的量级,“我们一下子多了几十倍的用户规模去延续我们创业时想做的事情,这个也是隐形的回报”,胡一川说。

而汪冠春则在一年后转到了自然语言处理部门,负责智能交互应用团队,围绕语义对话推荐技术做了一系列产品化尝试。

但大公司的平台有时会成为一把双刃剑。一般公司难以企及的用户数量,给了汪冠春和胡一川难得的练兵机会,也成为了中国第一批有机会能够应用机器深度学习的研发人员和产品人员。但有一些新兴技术方向在大平台上却会动力不足或者磨合困难。

而此时,远在美国的Magic公司(智能助理服务的鼻祖)在亮相之后近半年的时间里,其将服务和对话模式结合的“私人助理”的模式在中美两地创业圈中掀起了一股 “蝴蝶效应”,这其中就包括汪冠春和胡一川。两人几乎是在相同时间给对方发出了这样的消息:“这有可能继搜索引擎、聊天工具后,成为一种革命性的新型的用户入口”。

在胡一川看来,目前的助手类产品,像苹果的Siri,体验都不算特别好,用户的活跃度和留存率也不是特别高,这正是他们的机会——做一个真正用户体验好的助理产品,而这意味着,服务需要一个更好的切入点。

作为百度语音助手的研发人员,汪冠春在一线的实践中已经看到了其中的挑战,他坚定的认为,在大而全的平台上,产品的体验是很难做到超乎用户预期的。他们决定从小做起,便一拍即合的离开了百度,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继搜索、聊天后的新入口?

从百度出来后,二人没有立即开始二次创业,而是回到美国西部做了一次旅行,参加了硅谷孵化器YC(Y Combinator)的训练营,并且和决定投资Magic的几个YC合伙人进行了交流,近距离体验考察了Magic的运作,“算是一次心灵的洗涤之旅吧”,两人开着玩笑。

“我当时用Magic买了一张球票,它的反应感觉有点儿慢”,汪冠春说,“这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如果人工服务没有AI辅助的话,它的效率可能不会太高,服务要和技术结合,还需要自己构建一个商业生态,才能真的把体验做到超出用户预期。”

至此,经历了第一次创业的从“0到1”,以及大公司平台的全面磨练和提升,二人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助理来也。

相较于Magic主要基于短信服务,在中国,微信已经全面取代了短信服务,而且更能提供一个丰富、直接的沟通渠道,而用户也已经习惯了通过微信去获得各种服务的方式,其实对用户的教育成本更低。

而为了良好的用户体验,二人致力于做到产品在机器和人工服务的无缝对接。胡一川说今天助理来也在产品定义的服务范围内,大概90%的用户需求,机器已经能够处理,做到全自动,而剩下的10%,大约一半是机器辅助完成。其应用里已经产生了数百万交易订单和上千万的需求,而围绕这些需求和订单,助手来也又积累了很多优质的标注过的数据语料。

而在技术服务之外,第三方落地服务的提供商也是助理来也的服务供应链上的重要一环,“我们会精选最靠谱的服务商跟我们合作,也会基于自己的试用以及用户的反馈不断筛选,帮助用户精选出最优质的服务商和服务个体”,汪冠春说,“而这其中被反映的问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改进产品,以及更加注意服务场景的定位和边界,哪些是适合来也做的,哪些不适合”。

而在这次二次创业中,汪冠春和胡一川也汲取早期创业忽视商业变现的教训,更早地引进了完整的商务、运营、市场团队。他们给自己定了今年实现两个1000万的目标:1000万的用户和1000万元的收入。

曾经只知道一门心思专研技术的两位博士如今可以无比清晰的提出:AI的商业化是最好印证产品价值的方式。

现在助理来也累计的用户数已经达到了250万,汪冠春和胡一川打算再用1~3年的时间,扩大用户规模,通过提供技术或者工具的方式,把更多垂直行业的服务者或专业人士吸引到来也的平台上,进而再全面实现平台化。相对于王健林先赚1个亿的小目标,二人半玩笑半认真的说,“先让1亿人能够过上有助理的生活吧”。

在一部电影《Her 》里,男主角带了一个智能耳机与机器人助理交流,“可能未来有一天,我们的助理小来就会集成到各种智能硬件当中,随时随地提供服务”。谁知道这不会发生呢?就像他们第一次创业时,没有想到会被百度收购,到了百度以后,也没有想到会离开再做一个全新的事业,但是最后它发生了。尽管,私人助理模式在人工智能领域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阿甘正传》的故事告诉我们,无论是对创业还是人生,都要永远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

腾讯AI加速器汇聚顶尖技术,专业人才和行业资源,依托腾讯AI Lab、腾讯云、优图实验室及合作伙伴强大的AI技术能力,升级锻造创业项目。

通过腾讯品牌、创投和流量广告等资源,为AI技术及产品找到更多的应用场景,实现产品从打造到引爆的全过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