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纽博格林为什么不叫“纽博格林”?

原标题:纽博格林为什么不叫“纽博格林”?

对于车迷来说,没有人不知道传奇的纽博格林赛道。它是赛车圣地,又是绿色地狱。

这里发生过太多太多的故事,有惊险,有欢乐,有功成名就,也有万劫不复。既然我们又要来炒“纽博格林”这盘大菜,那就先唠叨唠叨那些七荤八素的“陈年往事”吧。

我很喜欢电影《Rush》(极速风流)的开场,导演用尼基·劳达的口述,说出了那个年代赛车运动的危性险和英雄主义色彩,又带出了影片要讲述的“劳达vs亨特”这一段F1最荡气回肠的车手竞争故事,而片头的时间地点设定正好是1976年8月1日的纽博格林——这条以危险著称的赛道将给劳达带来一次生死考验。

纽博格林的“Nürburg”

现在我们提到Nürburgring,一般都会直接用这个词的音译“纽博格林”来称呼这条赛道。如果用意译,那应该称为“纽堡环路”才对,再进一步追溯词源的话,或许叫“黑堡环路”才是最准确的。翻着翻着怎么就“黑”了?好吧,这都要从赛道旁边那个山头上的城堡说起。

其大名Nürburg中的Nür,来自拉丁词niger,为黑色之意,burg则是城堡的意思,因为其建筑材料为玄武岩,天然呈现黑色,因此得名。这座城堡的诞生至今仍然是个迷,只知道它最初建于中世纪中期,有传说是罗马帝国皇帝尼罗下令建造,亦或是当地法兰克人部落首领所建,但因为没有早期的文字记载,也没有发现直接、确凿的证据,历史学家还不能确定它的初始建造者究竟是谁。

在数个世纪里,Nürburg被地区掌权者和各路来此征战的军队所利用,作过监狱,几经洗劫,摧残,弃置,建筑破败,石料被挪作他用等等,直到1846~1871年间才接受修缮重建,并得以留存。总之,在时钟走到1920年代之前,历史遗迹Nürburg的名字不曾与赛车发生什么交集。

Ring的诞生

1920年代对于德国来说,是一个失落和动荡的年代。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败,那个由“铁血宰相”俾斯麦一手培育起来的强大帝国已不复存在。新成立的魏玛共和国面对着割让部分领土和全部殖民地,支付巨额战争赔款的窘境,重振德国变得举步维艰。但此时距离1930年代灾难性的全球经济危机到来,还有差不多十年,德国的经济依然在复苏,民众也谈不上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大家还有闲钱玩玩赛车。

这里要额外提一个相当牛气的组织——ADAC,德国汽车俱乐部。它建立于1903年,前身是德国摩托车协会。今天ADAC是欧洲最大的汽车俱乐部(会员超过1800万人),也是世界最大的摩托车俱乐部(会员150+),在德国拥有庞大的道路救援力量(包括紧急维修车队和直升机救护网络),还主导新车撞击测试等等,并且ADAC也是国际汽联FIA的老资格会员,从建立起至今一直是多项汽车赛事的主办者。

1920年代早期ADAC Eifelrennen赛事以Nürburg所在的Eifel埃菲尔山区展开,由于开放的公路比赛环境导致高事故率,修建封闭环境的赛车场就提上了议事日程。虽然当时已经有意大利蒙扎和德国柏林的AVUS赛道作为先例,但这座处于山区的新赛车场却追求不同的个性。它承袭了原有山路赛车的调调,路线风格类似于著名的Targa Florio大赛。最初的赛道设计由来自拉芬斯堡的建筑师古斯塔夫·艾希勒的事务所负责,工程于1925年9月开始,1927年春完工,ADAC Eifelrennen赛事从此有了新的举办场地。

1927年6月18日,纽博格林迎来了第一场比赛,这是一场摩托车及挎斗摩托比赛。6月19日第一场汽车赛事举行。从赛道一开始使用,管理者就订立了一个优良传统:面向公众开放。在周末,纽博格林就成为一条单向收费公路,谁都可以来这里跑一跑。当时的赛道长度,北环Nordschleife是22.810公里拥有160个弯,南环Südschleife是7.747公里拥有27个弯,南北串联的全路线赛道Gesamtstrecke是28.265公里拥有187个弯。

1929年全长赛道最后一次被用于主要赛事,来自摩纳哥的Louis Chiron驾驶布加迪Type 35C在当年的德国大奖赛跑出了15061的圈速,成为全长赛道的纪录保持者(这位前辈后来在55岁高龄时参加了1955年摩纳哥大奖赛并拿下第6名,以F1最年长参赛者而载入史册)。1929年之后的大奖赛仅使用北环赛道,而摩托车和一些小型赛事则使用南环赛道。

“绿色地狱”

空前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让一切与军事无关的活动停摆。战后,欧洲满目疮痍,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愈,欧洲的汽车赛事从1947年开始逐渐恢复。纽博格林北环赛道再度成为德国大奖赛的举办地,加入到1950年开始的一级方程式世界冠军系列赛之中。众多赛车名将在这里统治了比赛,他们当中一些人更把纽博格林视作最爱,比如胡安·曼努艾尔·方吉奥。这位来自阿根廷的五届F1世界冠军正是凭借1957年德国大奖赛的胜利赢下了自己的最后一个世冠头衔。

这一战堪称可载入史册的经典之战,驾驶玛莎拉蒂250F赛车的方吉奥以软胎、半箱油、一次停站的策略应对法拉利车手的重载油、硬胎、不停站策略。更快的过弯速度让他获得先机,在总共22圈的比赛中方吉奥于第13圈从领先位置进站,但机械师的失误让他损失了半分钟,出站后掉落到第3,距离排第2的法拉利车手柯林斯48秒。孤注一掷的方吉奥在剩下的比赛中接连9次刷新赛道圈速纪录,并在进入第21圈后超越柯林斯,随即又在这一圈的后段,强势超越另一位法拉利车手霍索恩,重返第一。虽然对方即刻反击,两车在多个弯角几乎并驾齐驱,但最终方吉奥守住了胜利。

赛后这位赛车界泰斗动情地表示他从未在纽博格林开得这么快,此后可能也不会再跑出这样的速度了,经历这一战,他才算是彻底征服了这条赛道,那些以前没有勇气去尝试的走线,都已经拼了出来。从方吉奥的话中可以感受到他对这条赛道的热爱与敬畏。在那个年代,赛车无疑充满了危险,而纽博格林给车手带来了更严峻的挑战。

从这条赛道建成起,车手殒命于此的事故就不断发生,甚至一位经历了战场九死一生的人也没能逃过纽博格林的“陷阱”——西奥多·怀森博格上校,二战德国空军排名第十的空战王牌,他在375次作战行动中取得了208个击落战果。战后他转行做了赛车手,在1950年6月11日Eifelrennen的二级方程式比赛中,他驾驶的宝马赛车在第一圈就发生了致命事故。

随着赛车速度越来越快,纽博格林变得越来越危险。赛道偏窄缺少缓冲区,一些陡坡会令车辆跳离路面,个别路段的颠簸会造成抓地力损失(为改善安全性,1967年在终点大直道前增加了减速S弯,降低了入直道的速度,让赛道长度增加了25米)。除此以外,天气因素也时常成为致命威胁。1968F1德国大奖赛就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周末举行。在雨水、大雾的阻挠下,未来的三届世界冠军杰基·斯图尔特驾驶马特拉赛车,凭借邓禄普雨胎的抓地优势、精湛的技巧和过人勇气,在跟随前车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情况下,一圈内就从发车时的第6超到了第1,并最终以4分钟的领先时间夺冠。他形容这场比赛自己拿出了咬紧牙关的拼命模式,第一圈超车时的状况简直就是“直直冲进了水花墙,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车在哪”。赛后斯图尔特给纽博格林起了个昵称“The Green Hell”,“绿色地狱”之名从此流传世界。

你与键盘车神之间

只隔着一个群的距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