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战争史话③▏▏小人寒浞,一度“灭夏”

原标题:战争史话③▏▏小人寒浞,一度“灭夏”

后羿驱逐太康掌握实权后,将仲康推上王位作为傀儡。企图夺回实权的仲康征伐羲氏和和氏,强化武力,最后仍被后羿攻入国都斟鄩。胜利之后的后羿重用奸佞小人,为小人寒浞(zhuó)所害,继任夏王的相和父亲仲康一样努力通过各种方式想恢复夏朝王权,但经过激烈战斗之后仍然不敌,致使夏朝一度中断。

1 仲康:想有所作为,却事与愿违

太康失国后,后羿夺取了最高权力,但当时夏启的余威还在,天下的人也难以短时间内承认后羿的地位和权力。无奈之下,后羿将太康的弟弟——比较温顺的仲康推上王位作为傀儡。

后羿看错了人!仲康表面看起来很温顺,但内心自有一番抱负,尤其是受了后羿的窝囊气后,更怀着重振夏朝的雄心壮志,开始积极准备。

他一方面强化武力,另一方面以德行树立威信,但此时养尊处优、沉湎酒色的风气盛行。仲康决定杀鸡给猴看,惩治了比较典型的羲氏和和氏。

据《史记》载:“帝中康(即仲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恰在此时,发生了一次日食,负责天象历法职责的羲氏和和氏耽于酒色,未能及时预报到这一天象,老百姓惊慌不已,仲康随即命令手下亲信胤侯征伐羲氏和和氏。后来,颛顼(zhuān xū)之后己樊所在的昆吾氏部落军事力量较为强大,仲康便封己樊为诸侯以为同盟。

经过几年发展,仲康认为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便不再向后羿进贡。被激怒的后羿再次攻入斟鄩,仲康失败,逃出国都,以帝丘(今河南省濮阳市)为新都,最后郁郁而终。

2 相:奋力抗争,换来更残酷的结局

后羿击败仲康后,心满意足,追求享乐。根据《左传》记载,“代夏政”的后羿不致力于治理百姓而沉溺于打猎,抛弃了武罗、伯因、熊髡(kūn)、尨圉(páng yǔ )等贤臣而任用小人寒浞。

《左传》对寒浞的种种丑恶行径进行了罗列:“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tè)以取其国家……”

通过各种手段,寒浞不断培植亲信,扩大自己的势力,一天趁着后羿游猎之后酒醉,寒浞设计杀死了后羿,取代后羿掌握了大权。

夏王这边,仲康之子相成为夏王,但面对强大的寒浞,年轻的夏王相和他父亲一样也是有名无实,父子有着相同的想法:重振夏朝。

相在斟鄩氏和斟灌氏部落的帮助下,积极扩张势力,征伐周边的部落,渐成气候,这一切让寒浞感到芒刺在背,于是,他果断出兵征伐,相虽然和斟鄩氏和斟灌氏努力抗争,怎奈寒浞将其各个击破,夏王相被杀,夏朝中断,寒浞终于消除了异己,在斟鄩确立了自己的统治。

仲康和相,是一对命运坎坷的悲情父子。

3 寒浞:夺了大权的奸佞小人

后羿和寒浞同属东夷族,但两人的品行作为,确实区别不小。不客气地讲,寒浞是一肚子坏水。

洛阳市城隍文化研究会会长、《洛阳战争史话》主编张宪通介绍,相传,寒浞从小便是部落中的不良少年,因四处生事,最后被所在的部落驱逐。在当时的条件下,一个少年独自外出,不是饿死就是被野兽吃掉。部落首领用此极端方式进行处理,足见寒浞之恶。

但寒浞有幸遇到了后羿,在后羿身边做事,逐渐得到后羿的信任和器重。寒浞设计杀掉后羿后,他接收了后羿的一切,包括后羿的妻子。残忍的是,他还命人将后羿煮了让后羿的儿子吃,后羿的儿子不忍心吃,结果被寒浞处死。

寒浞与后羿的妻子生下了浇和豷(yì)两个儿子,据史籍记载,寒浞的这两个儿子,后来成为寒浞消灭夏王相的得力助手。

寒浞的儿子寒浇,力气可不小,在消灭夏王相的战斗中,寒浞派他带领的军队率先打败斟灌氏,后来又派他出兵攻打斟鄩氏,都获得胜利。夏王相依靠的两大部落被击败后,所在的帝丘已成为孤岛,相亲自率领军队拼死抵抗寒浇的军队,最终不敌,死于帝丘。

多行不义必自毙。心怀诡诈的寒浞没有想到的是,相死去时,他的妃子已经怀孕,后生下少康,最终消灭了寒浞。

4 《史记》:司马迁并不“疏略”

研究夏朝历史不能不看《史记·夏本纪》,其中涉及相之死的记载仅有一句话“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根本看不到寒浞对夏朝传承产生的近乎毁灭性的影响,包括后羿和寒浞作为夏朝执政者的痕迹,都需要借助唐司马贞《史记索隐》、张守节《史记正义》等方能把握基本经过。司马贞、张守节均称这是司马迁的疏略,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有人猜测,司马迁不知道相关经过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史记·吴太伯世家》原文中,伍子胥明确提到:“昔有过氏杀斟灌以伐斟寻(即斟鄩),灭夏后帝相……”有过氏,即是寒浞之子寒浇。所谓的“疏略”,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呢?

学者们认为,不能排除司马迁是无心之失和后世史学家的删改等原因,但也有可能是司马迁“有意为之”。

考虑到时代背景和《史记》中本纪写作的一般惯例,如果《夏本纪》中录入寒浞,相当于变相承认了他夺夏王之政的事实,难以被当时乃至后世的统治者接受。而且当时的夏王仲康、相虽然失去对国家的实际控制权,而相的儿子少康后来又得以复国,夏王传嗣未断,寒浞也非必须写入。

众所周知,《史记》的一个写作特点是旁见侧出法运用较多,一篇之中着重表现主要历史脉络或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而对其他不便于说出的故事则放在别人的传记中进行展示。如刘邦的许多缺点诸如猜忌功臣、自私(逃跑时为保自己性命将亲生儿女推下车)等缺点,在《高祖本纪》中难觅踪影,而是散见于《萧相国世家》《留侯列传》《樊郦滕灌列传》中。司马迁在考虑如何记载相被杀经过时,很可能鉴于上述原因,采用旁见侧出法将经过放在其他篇目中予以展现。

版权声明:除法律许可之外,未经本公众号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使用本公众号享有版权的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