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清明上河图》的流传

原标题:《清明上河图》的流传

张择端,字正道,南北宋之交的画家,东武(今山东诸城)人。《清明上河图》是张择端在宋徽宗朝任翰林画院画史时所作。图系绢本,淡着色,画幅纵24.8厘米,横528.7厘米。它是一幅用高度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长卷风俗画,通过对市俗生活的细致描写,生动地再现了北宋汴京升平时期的繁荣景象。

张择端完成这幅歌颂太平盛世的历史长卷后,首先将它呈献给了宋徽宗。酷爱书画、擅长丹青的宋徽宗阅图后喜爱之情油然而生,他用瘦金体亲笔在图上题写了“清明上河图”五个字,并钤上双龙小印。

公元1126年汴京陷落后,宋室皇宫内的金银珠宝、名贵文物被金兵席卷一空,《清明上河图》也沦落到金兵手中,但并没有引起上层统治者的注意,只被以普通字画的身份在民间辗转变卖。

元朝建立以后,《清明上河图》被收入皇宫。

偷梁换柱

元朝统治者的祖辈本是远在漠北高原的游牧民族,政权建立还不足百年,内府的收藏鉴别能力远逊于南宋。《清明上河图》入元宫后,长期与其他画作一起被冷落到秘书监内。到元朝后期至正年间(1335~1368年),元宫内一裱匠用临本换真本,将《清明上河图》真迹从宫中盗出来,并随即卖给了朝内一酷爱书画的显官。显官得画不久却被派往真定(今河北正定县)驻守。显官府内负责保管此画的人,又趁机将画盗出,卖给了杭州人陈某。陈某存数年后,听说显官将从真定归京,情急之下便打算卖掉《清明上河图》,以免惹祸。这时客居北京的江西人杨准,听到这一消息,急忙登门买画。杨准,字公寿,号玉华居士。他儒雅风流,博古通今,住在北京期间,十分留意搜访古物。杨准倾囊以授,购回《清明上河图》,便借故回乡。第二年,杨准将得图经过录在图后裱纸上。翌年,杨准家忽然来了一位贵客,杨准一见喜出望外。来客是江西新喻(今新余县)人刘汉龙。刘汉龙在书画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鉴赏行家,与杨准相交甚厚。杨准忙将《清明上河图》拿出来与好友共赏。刘汉龙见图后震惊无比,在杨准跋后再题一跋,称图是“稀世珍玩”,要杨准的后代世世珍藏。

但是,世事往往不能遂人心愿,在以后的200多年中,此图多次易主,并于嘉靖年间转至长洲人陆完手中。陆完,官至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名气及权力都很大。陆完死后,其儿子急于用钱,便将《清明上河图》卖至昆山顾鼎臣家,后被明代大奸臣严嵩父子强行索去。隆庆时,严嵩父子被弹劾,终于官场失势,严府被抄,《清明上河图》再度收入皇宫。

太监偷盗

明朝中叶以后,《清明上河图》被一个叫冯保的人从宫中盗出。冯保深州(今河北深县)人,号双林,嘉靖时为秉笔太监。冯保又将《清明上河图》变卖,在民间流传起来。

最后归宿

《清明上河图》到清朝后先由陆费墀(安徽相乡人)收藏,后被毕沅购得。毕沅(1730~1797),乾隆二十五年进士。毕沅死后,清廷认为毕沅任湖广总督期间.“教匪初起失察贻误军机”,不但将毕家世职革去且将其全家百口全部杀掉,其家产也全部被抄没入宫。

清廷将《清明上河图》收入宫以后,便将其收在紫禁城的迎春阁内。此后,《清明上河图》一直在清宫珍藏。1911年以后,《清明上河图》连同其他珍贵书画一起被清末代皇帝溥仪以赏溥杰为名盗出宫外,存在天津租界内的张园内。1932年,溥仪在日本人扶植下,建立了伪满洲国,于是这幅名画又被带到长春,存在伪皇宫东院图书楼中。

194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长春。解放军干部张克威,通过当地干部收集到伪满皇宫流散出去的珍贵字画10余卷,其中就有《清明上河图》,将它收入东北博物馆,后来又调到北京故宫博物院珍存。

“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大干将之一李作鹏,曾利用权势将《清明上河图》强行从故宫博物院“借”出,据为己有。他还伙同邱会作、吴法宪等人一起,霸占了其他一大批珍贵文物。林彪倒台后《清明上河图》才又重见天日,如今依然珍藏在故宫博物院中。

图的内容

《清明上河图》自问世以来,历代都有临摹本,且大小繁简不同。据统计,目前国内外公私所藏的《清明上河图》摹本有30幅。

据齐藤谦所撰《拙堂文话·卷八》统计,《清明上河图》上共有各色人物1643人,动物208头(只),比古典小说《三国演义》(1191人)、《红楼梦》(975人)、《水浒传》(787人)中任何一部描绘的人物都要多。

《清明上河图》全图可分为三个段落,展开图,首先看到的是汴京郊外的景物。中段主要描绘的是上土桥及大汴河两岸的繁忙景象。后段则描绘了汴京市区的街景。人物大不足3厘米,小者如豆粒,仔细品察,个个形神毕备,毫纤俱现,极富情趣。

《清明上河图》大至原野、浩河、商廊,小至舟车人物、摊铺、摆设、市招文字皆统组一起,真实自然,令人有如临其境之感。整部作品长而不冗,繁而不乱,严密紧凑,有如一气呵成,充分表现了画家张择端的过人笔力,不愧为中华艺术宝库中的稀世珍宝。

据图后明人李东阳的题跋考据,《清明上河图》前面应还有一段绘远郊山水,并有宋徽宗瘦金体字签题和他收藏用的双龙小印印记,现在这些画上都已不见。原因有两种,一种可能是因为此图流传年代太久,经无数人之手把玩欣赏,开头部分便坏掉了,于是后人装裱时便将其裁掉;一种可能是因宋徽宗题记及双龙小印值钱,后人将其故意裁去,作另一幅画卖掉了。

如需参与古籍相关交流,请回复【善本古籍】公众号消息:群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