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办的凯撒医疗模式,华润凤凰能办成吗?行政总裁详解商业模式

原标题:人人都想办的凯撒医疗模式,华润凤凰能办成吗?行政总裁详解商业模式

编者按

华润凤凰医疗将围绕医院集团+”构建一系列新的商业模式其中包括产业内熟知的凯撒医疗HMO模式以及最近火热的便捷诊所。在人人都想做HMO的年代华润凤凰能不能办得成呢

全文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如果本文对您有任何启发,欢迎点击文末评论

2016年对华润和凤凰来说都是不寻常的一年。

在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的亲自部署下,华润经过多次磋商筹划交易方案,最终确定以资产换股权方式实现了与凤凰医疗的合并。交易完成后,华润医疗成为凤凰医疗的单一最大股东,也实现了华润医疗主要资产的上市,按运营床位数量计算,华润凤凰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医院集团之一。

巨无霸起航,其航行方向在哪儿?

6月28日,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健康保险业创新国际峰会上,华润凤凰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吴珀涛详细剖析了华润凤凰未来的商业模式。他同时直言,中国的医疗集团与健康险存在非常大的战略协同空间,华润凤凰愿意与健康险公司展开多维度的合作。

◆ ◆

过去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医疗集团 现在只是雏形

此前,中国虽然有政府财政拨款举办的公立医院号称是“医疗集团”,但在吴珀涛看来,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疗集团。

吴珀涛所指的医疗集团是“能够实施集团化、市场化、产业化的统一运营管理”,他认为这是构成一家医疗集团的最重要和根本的要素。所以,按照这个要素衡量,中国之前没有真正意义的医疗集团。直到2009年新医改之后,随着中央政府出台一系列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中国才开始有了自己的医疗集团。

显然,目前的“四大”医疗集团无疑是吴珀涛语境概念中“真正的医疗集团”。

所谓“四大”,是对华润医疗集团、中信医疗健康产业集团(以下称“中信医疗”)、北大医疗产业集团(以下称“北大医疗”)以及上海复星医药集团(以下称“复星医药”)的统称。根据已经披露的数据,华润医疗、北大医疗、复星医药在过去两年内都曾有过表示,在未来短时间内要实现一万张床位规模的目标。

除上述四大医疗集团外,首都医疗集团、新里程医院集团、中航医疗等“新派势力”,则可视为医疗集团的“第二梯队”。

身在其位,必谋其职。吴珀涛把医疗集团在健康服务业的核心和枢纽作用抬得很高。他认为医疗集团拥有巨大的产业价值,具备一般的专科连锁医院所不具备的消费人群覆盖和庞大的业务规模。拥有或者控制医疗集团,就能更好地和医药、养老、保险互联网医疗等相关行业形成产业协同。

不过在吴珀涛看来,一家真正意义上医疗集团应该包括综合医院、一定数量的专科医院、若干诊所、医生公司、独立的影像和检验中心甚至医疗教育机构等。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的医疗集团无疑只能算刚刚起步。

“中国的几大医疗集团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医疗集团相比有很大的差距。国内这些医疗集团的床位数大都也就在五六千张,拥有的二级以上医疗机构约五、六家,不要说与美国的HCA和凯撒医疗相比,即使与新加坡的百汇、台湾的长庚都没法比。目前,中国的医疗集团只能算刚有雏形。” 他说。

吴珀涛此言虽然略有谦虚,但如果对比HCA的话,华润凤凰的确尚是“小船”。

2016财年,HCA的营业收入是415亿美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82亿美元,经营管理着170家各类医疗机构,其中既有普通医院,也有精神专科医院和康复医院,此外还有118个独立手术中心(“ASCs”),总床位数达到44000张,如此规模令人震惊。

▵图片来源:HCA2016财年年报

而反观中国,去年十月华润和凤凰完成重组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医疗集团后,旗下投资、管理及签约的不过7家三级医院,14家二级医院,27家一级医院和55家社区机构,床位达到11,772张。而作为全国唯一的“万床户”,华润凤凰全年的营业收入尚不到60亿人民币。

◆ ◆

吴珀涛详解华润凤凰商业模式:做医院集团+

从去年华润医疗与凤凰医疗重组后,这家公司一直没有重磅业务消息。

今年五月,华润凤凰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中信医疗的入股事宜,业界期待中的“中华凤凰”未能起飞后,华润凤凰的商业路径扩展和意图更是让人难辨究竟。不过,此次吴珀涛罕见地披露了所谓华润凤凰的商业模式。

吴珀涛直言,“一般的医疗集团依靠医疗服务实现收入和利润。华润凤凰与一般的医疗集团有很大的区别。”

华润凤凰投资、管理及签约的医疗机构分布表,来源:华润凤凰2016财年年报

吴珀涛解释,华润凤凰的商业模式分为两大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医疗集团运营。旗下103家医疗机构,通过提供医疗服务实现收入和利润。与国内一些连锁医疗机构定位中高端医疗服务不同,华润凤凰提供的是基本医疗服务,因此有非常大的业务规模和消费人群。根据华润凤凰的年报,2016年,其投资管理的医疗机构合计实现营业额人民币59.26亿元,内涵增长率7.4%。诊疗总人次为777.4万。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华润凤凰的医疗服务业务在北京的权重非常高,这点也能从其年报中窥出一二。其京内运营的医疗机构合计实现营业额人民币33.39亿元,总就诊人次516万,这两个数据都占到整个集团的一半以上。

在中国,定位于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社会资本医院,财务状况并不好。正因为此,作为上市公司的华润凤凰在医疗服务外进行了拓展。华润凤凰希望通过“医院集团+集团采购组织(GPO)”、“医院集团+医生集团”、“医院集团+互联网医疗”、“医院集团+健康险”、“医院集团+养老”、“医院集团+快捷诊疗诊所(UCC)”等诸多衍生业务创造新的衍生价值,实现综合医院集团商业模式的价值最大化。

华润凤凰将这几块业务统称为“医院集团衍生收益”,这些业务与“基于医疗服务和运营的收益业务”一起构成了“医院集团+”的商业模式。

吴珀涛没有在演讲中详细说明“衍生收益”各个业务分支的比例。不过,我们还是能在其年报中找到一些答案。事实上,当下看,吴珀涛描述的衍生收益内容主要集中在GPO业务上。

这背后的逻辑是,华润凤凰整合了旗下所有医院及诊所网络的采购功能,在集团层面可以协调和管理医疗机构的“药品、医疗器械、医用耗材及医疗设备”采购与物流。根据IOT协定条款,其有权管理相关医院。

因此,它能够控制、整合及管理医院和诊所的相关采购,包括促使医院和诊所向自己的供应链业务采购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还包括安排网络内的医疗机构直接向华润凤凰的供应商购买产品。

2016年,华润凤凰GPO业务分支的收入为人民币10.11亿元,毛利率为21.7%。而其他医院衍生服务的收入,如医生集团管理咨询服务、互联网医疗服务和健康管理服务,对华润风华的利润贡献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统计上看总共不过人民币504万元,只占集团2016年财年总收益的0.3%。

按照华润凤凰规划,连锁医院集团将成为其在中国医疗健康领域“独特且明确的产业定位”。

在此基础上,集团将向产业上下游延伸,进一步实现“医院集团+”的商业模式。而2017年,关于医院集团的延伸业务,将会在GPO业务的基础上重点发展医生集团。

吴珀涛对此非常自信,他说,“从体制机制方面说,在中国,纯粹的国有企业干不好事儿。纯粹的民营企业,在计划经济比较浓重的行业比如医疗,也干不成事儿。华润凤凰既有央企背景,又有独立上市公司的市场化地位,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 ◆

伸向保险公司的三根橄榄枝

吴珀涛特别提到了华润凤凰可以和保险行业合作的三个领域。作为一场以保险业为听众的演讲,这部分显然是特别准备的。

首先即是,在某一区域建立“医疗+保险”的合作,打造中国的HMO模式。吴珀涛花了不少功夫详述这个问题,华润凤凰将依托区域内投资和管理的三级、二级、一级和社区医疗机构,形成区域协作医疗体系RIDS (Regional Integrated Delivery System)网络。为便于理解,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华润凤凰企业架构下的分级诊疗体系。

吴珀涛特别提到,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包括“社区诊所、三级医院、二级医院等政府举办的医疗机构都在我们的管理和控制之下,完全可以作为中国的HMO试点。”

他还说,“作为中国新兴医疗集团代表,在中国实践中国的凯撒模式,从一个小区域开始。这个尝试是非常有意义的。”

其次是和保险公司共同打造新型健康险产品。“我们现在购买的健康险,得到的基本上是理赔服务,医疗方面的增值服务很少。”吴珀涛表示,华润凤凰有7000万人客户资源,其中有1000万是华润凤凰直接覆盖的诊疗对象,6000万是其背后的超级央企华润集团在其他业态所积累的客户资源,如地产、大消费板块等。

因此,他希望能“依托7000万客户资源,依托医院集团服务能力和控费能力,与保险公司合作开发创新型产品,将保险产品和医疗服务两者衔接起来。”

最后则是希望和险企联合投资医疗行业。吴珀涛认为,虽然现在很多保险公司也涉足医疗行业投资,但是医疗行业投资有一个关键问题要解决,就是投后管理和运营能力。一些金融机构投资医疗行业后遇到很多障碍和困难,最大的就是投后问题没有办法解决,而医疗机构的投后管理无疑是华润凤凰的特长。

吴珀涛在此特意多谈了一句,向险企发出热情邀约的是华润凤凰的UCC业务。

所谓UCC是指快捷医疗诊所(Urgent Care Clinic)。与健康点此前报道过的以商保和自费支付为主的美国式的便捷诊所不同,华润凤凰的UCC看上去“地气儿”更浓。其依托的是对现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再改造。

他说,“UCC以公立社区医疗机构服务价格为指导,以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为主要支付方式,以增加患者在RIDS体系覆盖区域就医的可及性与可支付性。”

吴珀涛表示,UCC是华润凤凰正在重点打造和在国内重点区域实施的投资。

目前,华润凤凰已有70家社区UCC,计划在五年内初步形成300家连锁规模。健康点查阅后发现,2016年6月,华润凤凰成立了北京凤凰快捷全科诊所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这家公司称,以成为全国最大的诊所连锁管理集团作为发展目标,致力于打造满足基层社区患者需求的新型卫生服务机构,这应该就是华润凤凰旗下专门负责UCC业务的子公司。

吴珀涛认为,UCC是保险与华润凤凰RIDS分级诊疗体系的接口,不过如果华润凤凰将其定位为以社保为主要支付方式,商业保险公司在其中的定位作用似乎也并不明确。

当天论坛上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是,在吴珀涛演讲结束后,曾询问台下的嘉宾是否有问题。作为一个以健康险从业者为主的行业论坛,气氛却突然安静了,并无一人举手。或许,这从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医疗行业与健康险行业结合,依然存在着不小的鸿沟和壁垒。所以未来,吴珀涛伸向保险公司的这三根橄榄枝,不知是否真的会有人欣然接过?

本文首发于财新健康点 caixin-life

联系作者微信:tangchenbull

投稿方式:healthpoint@caixin.com

汤晨|责编

热门阅读: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健康点管理员Jack

工作微信号: Jackzhao360

商务合作:

北京 Fiona 18612891987

上海 Leslee 1360124059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