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法>>正文

组织者设计“挂机挖莱特币”骗局诈骗数千人后消失

原标题:组织者设计“挂机挖莱特币”骗局诈骗数千人后消失

“我当时以为自己很聪明,为了早点升级账号,还把自己的小号和朋友拉了进来,现在看真是太蠢了。”近日,家住湖北省的陈丹(化名)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一个名为“LT网络家庭协调操作端”的兼职群,组织者称交1000元押金后,每天在电脑上挂机就可以领工资。

可到了6月末分红时,组织者却消失得无影无踪。陈丹称,像她这样的受害者可能超过2500人。

经人介绍 交钱加入兼职

陈丹说,她是今年6月下旬在朋友的介绍下知道了“LT网络家庭协调操作端”兼职工作。“只要挂机就能赚钱,我看到先前加入的人每天能领到25元到100元不等的工资,还说月底能分红,就动了心。”她说,“现在看来,都是通过微信中的熟人拉熟人进群,有点像传销的拉人头模式。”

在陈丹发来的这个兼职工作资料显示,兼职者的账号分为三个等级———单A级账号,日薪25元,月分红300元起;双A级账号,日薪50元,月分红1000元起;三A级账号,日薪100元,月分红3000元起。同时,单A级账号招聘5个单A级账号可升为双A级账号,双A级账号招聘5个单A级账号可升为三A级账号,工作满3个月后,返还1000元押金。

陈丹在6月24日交了1000元押金后进群,有人给他们发放了一款软件,上面除了有用户名密码外,还有推荐人和电话。“但电话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填,当时感觉挺不正规的。”她说,“当时说只要我们使用这款软件挂机到一定时间后,软件会生成一个结算码,将这个码发给组长,就可以领相应的工资了。”

陈丹为了尽快回本,自己又交了1000元押金建了一个小号,用大号作为推荐人,这样她大号的日薪就变成了30元,两个账号每天共收入55元。“比如说,我拉一个人进来,他们会给我和那个新人从押金中各返还100元,鼓励大家的积极性。”而像她这样拉自己凑数的兼职者不在少数。

组织者称挂机挖莱特币

每天,陈丹和其他群友们在电脑上挂机,她所在组的组长微信网名叫“乐乐”,他们的押金都是交给乐乐,每天也是乐乐在群里给大家发工资。“这个兼职群的负责人自称浩哥,还经常在YY(一款网络视频直播软件)给所有兼职者‘开会’,他说他们挂机的软件是用来挖‘莱特币’(一款网络虚拟货币)的,给他们发的工资是他们挖到的莱特币交易赚来的。”

包括陈丹在内的不少人也问过浩哥他们公司在哪里,浩哥说公司在上海。“但一直以种种理由推脱,不告诉我们公司具体名字,也没看过营业执照,有人坚持想看的,还被从群里踢掉了。”陈丹说,“有管理员和我说,等我升到双A或者三A之后,才能告诉我公司的具体信息。”

有一次浩哥组织大家开会,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到YY直播频道中,他还要点名。“当时我看整个频道有两千六七百人。”陈丹回忆说。

到月底组织者突然失联

6月30日,浩哥通知陈丹等兼职者,公司系统要进行维护,让大家暂时不要继续挂机,同时他们要开办另一个新的兼职项目。“他说这份新工作日薪50元,双A和三A级账号可以直接兼职,但单A级账号必须交500元押金才能兼职。”陈丹回忆说,“浩哥还特意说单A级账号只有400个名额,后来说给另一个兼职团队分走了100个名额,只剩300个,我感觉就是故意制造一种紧俏的气氛,让大家多交钱。”

但陈丹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危险,还是交了500元钱。“我想之前已经返还给我300多元工资,即便是假的,我也就是亏200块钱。”

7月1日白天,浩哥没有像往常那样上线,陈丹所在群里的兼职者有些慌了神。但当天晚上浩哥再次在YY频道里出现并安抚大家,并且踢出了几名提出质疑的兼职者。在陈丹看来,那是对其他兼职者的一种警告。

2日白天,浩哥还是没有出现,引发了大家更大的恐慌。晚上,浩哥依旧没有出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他可能是跑路了。“YY里还有一个管理员上线,跟我们说报警也没有用,希望我们不要报警。”陈丹说,“他看我们坚持要报警,就开始用很难听的话骂我们,然后在各个微信群中开始踢人。”

陈丹他们发现情况不对,在对方踢人前,添加了一部分群友,保留了一部分截图证据以便将来维权,目前他们已经成立了多个维权群。

怀疑组织者在吉林省

在陈丹等人搜集的资料中,有一张他们通过支付宝转账给组长乐乐的截图。对话中,乐乐让受害人转账到一个支付宝账号上,该支付宝账号是一个手机号,拨打后显示归属地为四平市,用户名为李×楠,并且乐乐的微信资料的地区一栏填写的也是吉林四平。

据多名受害人介绍,在浩哥失联后,乐乐曾对他们说,自己也是受害人,并且说拨打了浩哥的电话,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并将这个号码发到了群里。新文化记者拨打后,仍是关机状态,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延边州。记者先后添加了浩哥和乐乐的微信,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复。

“虽然乐乐说自己也是被人蒙蔽,但我们仍然怀疑她也是参与者之一,浩哥肯定是这个团伙的头目。”陈丹分析说,“并且这两个号码归属地都是吉林省,我们怀疑他们就在吉林省。”

据受害者统计,之前他们一共有5个微信群,每个群都是500人,被骗人数可能超过2500人,总金额超过200万元。据了解,这些受害者来自全国各地,也包括吉林省的居民。

有几名受害者将自己被骗的经历发到了微博上,希望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并且提醒大家不要再上当受骗,也希望警方能早日抓获嫌疑人。

残疾人被骗后欲自杀

新文化记者注意到,在维权群中有一些标注为“爱心组”的人员,据介绍,这些人大都是身有残疾的人士。记者联系到了家住山东省滨州市的赵先生,他说他是一名脑瘫患者,经过康复训练,语言交流已经没有问题,近些年靠在淘宝开店为生。“我也是被别人拉进来的,开始浩哥不收残疾人的押金,但等人多了,他也开始收我们的押金了。”赵先生说,“我先交了2000块押金,后来浩哥说有新项目时我又交了500块钱,没想到交完钱他们就跑路了。”

赵先生说,他之前还介绍进来一名朋友,结果在浩哥失联后,为了弥补朋友的损失,他自己拿出780元补偿对方。

目前,赵先生已经被他们群的组长和浩哥拉黑。在他们“爱心组”中,有60多名残疾人,他希望有人能帮助他们进行维权。

网友张桐家住黑龙江,也是一名脑瘫患者,平时靠父母照顾。6月3日加入“爱心组”后,投入了1000元钱。在出事前,他自己已经赚回了本金。他虽然是单A级账号,但希望将自己的账号升级,加上他希望让身边的几个朋友也做这个,于是在6月29日通过网络借款平台借了2500元,给三个朋友交了押金。没想到过后没几天,浩哥他们就联系不上了。

“我当时特别绝望,就想离开这个世界,随便抓起一把药,也不知都是什么药,就吞了下去。”张桐说,“好在我父母及时发现,把我送到医院洗胃抢救,算是活了过来。”

警方建议选代表集中报案

随后,新文化记者联系到一名从事反电信诈骗工作多年的警官。他表示,浩哥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既有电信诈骗的特征,也有网络传销的特征。

该警官表示,虽然嫌疑人留下的资料或者电话是吉林省的,但并不代表他们一定是吉林省人。“受害人可以到属地公安机关报案,但如果受害人真的达到2500人以上,建议他们选出几名代表,在一地报案替受害人维权。”该警官说,“举个例子,如果在呼和浩特报案并且案件告破,这些受害人将相关证据和资料传给呼和浩特警方即可。”

对于此类犯罪手法,该警官提醒广大市民,不要被眼前小利所蒙蔽,遭受更大的损失。

小资料:什么是莱特币

公开资料显示,莱特币是仅次于比特币、全球流通市值第二的虚拟货币,圈内流行比特金、莱特银的说法。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hina(比特币中国)2014年正式上线莱特币交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