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发言

原标题: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发言

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在第三届(2015)世界新兴产业大会专项国际合作圆桌会议发言

2015.4.22

世界新兴产业大会,由亚太总裁协会(APCEO)发起并作为国际主办方,首届大会中国主办方为中国吉林人民政府,第二届大会中国主办方为中国武汉市人民政府,第三届大会中国主办方为中国河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首届大会就已经受到了包括中国中央政府在内的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

2015年4月22日,世界新兴产业领域最高规格的权威会议——“第三届(2015)世界新兴产业大会”在中国郑州国际会展中心轩辕堂隆重举行。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新兴产业——世界经济增长新动力(310328,基金吧)”,大会设置两个专项国际合作论坛:世界互联网&现代物流合作论坛和全球高端装备制造业合作论坛。

河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谢伏瞻,省政协主席叶冬松,中国贸促会会长姜增伟,中国人民对外友协副会长冯佐库,亚太总裁协会全球执行主席郑雄伟,亚太总裁协会全球副主席吴异军,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史和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贾帕尔•阿比布拉,北京市副市长戴均良,湖北省政协副主席肖旭明,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张津梁,青海省政协副主席纪仁凤,中国铝业(601600,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罗建川,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党委常委,中国电建(601669,股吧)股份董事、总经理、党委常委孙洪水,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等出席开幕式。来自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500强企业、福布斯2000强企业、新兴产业领军企业、国际著名专家学者等约2000人出席大会。

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克主持会议。

河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谢伏瞻,中国贸促会会长姜增伟,亚太总裁协会全球副主席吴异军致开幕词。

著名国际经济学家、亚太总裁协会全球执行主席郑雄伟宣读大会宣言。

河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谢伏瞻作主旨演讲。

亚太总裁协会全球执行主席郑雄伟主持专项国际合作圆桌会议。

河南省副省长赵建才、张维宁出席圆桌会议并发言。

陆红军:

尊敬的郑雄伟主席,尊敬的赵建才副省长,尊敬的张维宁副省长,尊敬的各国朋友,各位专家,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很荣幸在这儿和各位交流怎么来看待中原地区的崛起和发展。我今天在这儿也很有感触,在11年以前,当时的郑州市的市长,邀请我来郑州做了关于中部崛起的金融中心建设。当时我和世界银行的戴行长,专门在这儿做了关于建立中原地区金融中心的构想,11年过去了今年在这儿看到我们中原地区,不仅是崛起了,而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在建设物流中心发展方面,在商贸国际化的方面,已经走出了一条非常好的路子。今天我的讲演分两个部分。首先我想简单的介绍一下,现在全球的金融体系和基础设施方面的一些大的变化。第二我也想对中原地区的下一步的发展,提一些个人的建议。在2007年到2008年我提出了一个见解,认为我们现在的时代有五大特点,第一,多极经济。原来是单极经济,是以美元为主导,资本的流向是由北向南,北方代表了先进科技工业,南方代表了落后农业,我们今天听到的南南合作就是新的力量崛起。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看到单极经济今天已经成为一个多极经济。

第二个特点,就是多重危机,有金融、能源、货币和粮食各种危机。第三个特点是制约多,发达国家也好,发展中国家的也好都碰到很多制约因素。第四个特点就是失衡与再平衡之间不断发生。第五就是常态非常态,布雷顿森林体系大家都比较熟悉,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会上产生了三大组织,货币基金组织它是贷款人,然后WTO,就是国际贸易组织,但是从去年开始,金融体系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就是现在看到的亚洲基础设施银行。在去年的WTO会议和北京APEC会议上,世界银行成立了新的基金和全球基础设施中心,设在澳大利亚悉尼,我把这个现象称为双机构,双基金现现象。现在有更多的金砖银行,债权都会出现,这个现象引起了很多方面的关注,所以中国的股市也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在这个现象的背后,实际上国际金融体系逐步走向完善,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已经有40多个国家,参与到AIIB的体系中来,而且将来会更多。

这个表对双机构,双基金做了一个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机构是中国发起的,所以在这个时代下可能会引起一些新的思考。我记得在北京会议和WTO会议结束以后,澳大利亚上海总理事专门来找我,他们提了一个问题,说从你们研究的角度来看,我们澳大利亚是不是要参与到亚太行中来?30年前我曾经主办国际会议,评价中心研讨会,这个会议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我们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以及上海几个单位合办的。这个会议上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专家,对中国的人力资源开发提出了很多建议。30年过去了,今天的会议也有来自国际组织朋友,他们的讲演非常好。从80年代开始,30年过去了,前面的十年主要是有UNDP这样的组织参与,到了第二个十年,就是世界银行参与的更多,他们可能从基础设施,其他各方面参与,再到了最后的30年,上海比较多的是跟OECD合作。当然我举这个例子不是走极端。可能今后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以后,随着经济的质量不断提升,合作的对象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当时我跟澳大利亚专家说,我说你们要知道从8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融入亚洲融入中国,对澳大利亚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你们大量的矿产资源进入中国,所以我个人认为你们加入到亚太行是越快越好人们在看是否会引起金融系统之间的博弈竞争,甚至也有人提出更大的货币战争在后面。我个人不完全赞同,我认为这个世界是从战略的博弈到战略的融合,最后美国和世界银行都表示了要跟亚开行合作,我认为以后会有合作。所以作为中原地区来说,“一带一路”能提升河南省核心竞争,赵省长也提出了河南省是在“一带一路”中最早起起步的一个城市。我在2008年写了一本书,有一个概念叫主动金融概念,中国在全球金融体系当中,以是一种完全被动位置,所以当时提了一个战略主动金融,在四个方面提升主动金融:一个是参与制定规则,第二参与制定市场,第三个最核心要参与制定定价,第四个要能够制定人才。

全球的金融体系,主要是以欧美体系为主,但今后中国的发展会逐步提升,特别是今年在IBM中国货币体系一旦被通过,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和各国经济建设参与会更高。关于中国的金融和基础设施发展我提了五个策略,要构建一个中心,人民币结算和投融资功能,我觉得这一点来说,郑州和中原地区将来有更多的机会。现在竞争在变化,以前讲的核心竞争力已经被边缘经济取代,刚才刘总提到了IT行业也被垂直改变和颠覆。我们现在看到,像马云原来是做IT五业,现在变成中国金融体系风云人物,但在3年前马云来找我,问进入到银行业金融业有没有办法渠道,但是3年时间,他完全从边缘化进入到核心。郑州中原地区在历史上是一个金融核心,现在被边缘化,我们现在坐在这儿讨论的就是怎么使中原地区再一次进入到核心地方。英国人写了一本书1924再一次发现中国,发现很多航海图并不是欧洲人写的,最后他在博物馆找到在明朝是郑和下西洋创造了这样一个历史,最后发现郑和下西洋比发现美洲新大陆,提早了75年。后来为什么又落后了呢?中国曾经是世界航运中心,但是后来第七次郑和的团队回国了以后,错失了全球金融中心,被地中海国家取代。中国内陆地区也要开放,这个是我找到和海上丝绸之路变化的情况。

第二个问题,我们看整个中原地区的定位,我提三条,第一条我觉得整个河南应该成为一区四中心,郑州应该成为一区三中心,最后我提了关于城市建设基金的方案。这是今年我们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我应电视台的要求,专门为总理的记者招待会做了一个点播,当时提了在新常态下,做到三项双平衡,比如说中高速,和中高端,就是我们产业取得平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公共富裕公规产品取得平衡。这个是关于“一带一路”的国际架构,最近总书记到巴基斯坦去,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在2015第一个新的突破项目。我个人感觉到这个突破项目核心是什么呢?就是产生了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叫1+4,1是什么呢?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中心,4就是能源加基础设施,加产业合作。我们国家发改委有一个公开的一带一路的行动纲领,我看了一下,“带”和“路”的战略,我们中原一地区可能跟“带”比较相关,“带”比较成熟的,“路”也许是下一步,海上丝绸之路更为重要,“带”的核心我觉得是两海一沿,加上一桥多平台,“路”是一道两廊多当,无论是波罗的海,地中海还是我们从南海出发,跟印度洋,太平洋(601099,股吧)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特别是印度洋的发展。所以今天我们看到,中巴经济合作,包括刚才印度朋友的发言,很有启发。发改委对各个层次做了定位,郑州和西安已经明确定位为航空港,国际陆港和加强口岸和电子商务合作,我的朋友是欧洲空客的总裁,昨天给他们打电话,他们有30个空客做培训,可能在座郑州的领导都知道,空客跟郑州合作建立一个物流,什么原因呢?就是日元贬值以后,大量的国人到日本去订购,因此对于跨国的物流需求非常大,在日本本来一个快递2个星期,现在3天能到。因此我把河南定位欧亚大陆的示范区,第二个是亚洲大宗商品商贸物流中心,另外一个是跨文化交流中心,还有一个能源储运交易中心,中原欧亚金融中心,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郑洛开中原经济走廊,这个走廊跟“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园区港口来互联互通。我感觉到郑州还要建立一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中国未来资本市场潜力巨大,现在我们有五版市场。第四版和第五版就是区域的版权股权市场,以及电商市场都发展起来了。最后一个是郑州的定位,我们考虑了郑州作为一区三中心,郑州就是中国一带一路示范区,可以以中国经济走廊作为基础,建立一批项目和示范工程。这两天我看到郑州有很多的项目,需要各国的专家来共同合作建设中原中心,内陆性的金融中心。因为11年以前,焦点就是能不能实现中原地区的金融崛起,我们做了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郑州空间很大,还有文章可以做。

成为金融中心以后,向西部推进建成欧亚的金融服务中心、欧亚的航运中心。我想这一点国家已经批准了。最后我提了一个建议,设立中原新型的城市建设基金。这个基金初步定100个亿,中原企业,大型的金融机构以省政府出面,作为一个中间的投资,吸纳大量的社会资本参与,这个结构可以就由我们中央企业30%,省政府20%,20%有社会资金参与。我们也知道PPP模式正在大量运营当中。现在地方政府正在通过PPP模式和新的发展基金,实行民股投资的模式,这种模式正在运营和推进,这个模式的量到底多大,跟以前能不能比,现在还不能做一个判断,但是我觉得肯定是一个大方向,因此,房地产下滑,居民的资产正在出土,政府的信用在收缩的背景下,使得银行的资产重新配置,大量的银行开始投入到我们PPP模式或者基金模式中去。同时也为一些PPP模式提供了一些新的信用资产,包括政府方面,第三个我们央行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方式,把存量债权债务,增量通过货币宽松方式发展。因此郑州和中原地区充满了希望,我们愿意通过各种方式来为中原崛起做贡献。谢谢!

(责任编辑:HN007)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