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迅雷换帅:邹胜龙退休,理想没有谢幕

原标题:迅雷换帅:邹胜龙退休,理想没有谢幕

摘要:生命科学和人工智能,能否拯救迅雷?

媒体训练营7月4日报道 文|冯霄霞

邹胜龙,已低调多年,最近一次让公众熟知的是其卸任迅雷CEO的消息。

接下来,迅雷公司联席CEO陈磊将接替邹胜龙专任集团CEO,或是身体原因,或是官方说的那样,邹胜龙将主要关注公司战略布局,包括AI在内的云计算产品和技术创新以及战略投资。但作为创始人的邹胜龙仍然是迅雷最大单一股东。

有媒体透露,自从上市到现在,邹胜龙手上持有的迅雷股票一股未卖,没有人比他更相信迅雷。多年来,他还拿着和总监差不多的薪水,经常加班开会,有人形容他是充满创业激情的理想主义者。也有人觉得他低调,崇尚技术,不愿抛头露面的个性使得迅雷一直不温不火。

提起迅雷,大部分人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下载工具上,在信息时代,资本也好,大众也罢,都需要及时更新的信息和故事。人们太需要一个关于未来的故事,但邹胜龙和迅雷的过去依然闪现光芒。

超前和眼光

目前,迅雷众筹模式的云计算业务,增幅强劲,尤其是星域CDN在行业里获得了高度的口碑,它仿佛激活了整个迅雷多年的整体力量。但是,当初迅雷起步时的商业模式,P2SP与它隐含的商业服务,本质上就是连接与共享经济模式。你能从创立之初“中国最大的数字内容发行渠道(发布与行销)”目标上,体会到邹胜龙的超前。陈磊的加入,也看到了邹胜龙的眼光。

2014年11月,前腾讯云总经理陈磊加盟迅雷出任CTO,同时兼任迅雷子公司——网心科技CEO,从读名校再到供职微软、Google,陈磊带领迅雷一路在云计算业务上发展。凭借此前在P2P技术上的积累,迅雷选择进入分布式网络分发(CDN)领域,致力于提供更快、更稳定的内容传输网络技术。

迅雷公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由网心科技独立承担的云计算业务增速依然最快,同比上涨86.5%,环比上涨36.3%。云计算业务的高速上涨,得益于星域CDN的业务规模不断扩大,陈磊和他的团队打造的星域CDN,成了市面罕见的问世以来一直保持七个季度高增长的产品。

从首款赚钱类智能硬件赚钱宝,到重新定义CDN行业的星域CDN,再到挑战极限的星域CDN直播产品,每一款产品都足以颠覆一个行业,网心科技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展现出了惊人的创新能力。陈磊说,“网心科技不甘于做一个因循守旧的企业,我们始终在探索创新的技术,推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

就在上个月,星域CDN将创新步伐进一步延至视频点播领域,在共享经济云计算技术基础上再度创新出极速高清点播技术。以原有四大独创CDN技术为原点,针对高清视频再度优化性能的星域CDN极速高清技术,融合智能组网、并行传输、极速传输和冗余编码等新技术,突破以往在线高清视频数据传输结构和编码方式,实现了24兆及更高码率视频的极致流畅播放。目前,这项新技术已率先被小米和爱奇艺使用,帮助小米电视、小米盒子实现超高清内容极速播放。

邹胜龙对自己和迅雷的未来有了最合适的交代。

科技改变世界,人人生而平等

邹胜龙始终相信,科技可以改变世界,人人生而平等。

从这两句话里去了解邹胜龙多年来的创业经历以及和外界的交流上,似乎变得容易了一些。

业内有人说,邹胜龙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人,个性比较骠悍。这样的说法,跟其成长和背景显得大相径庭。邹胜龙出生在安徽淮南,那是一个在典故中“淮南生橘,淮北生枳”的美丽之地。他的发明家父亲和蔼而不善言辞,在他眼中近乎“天才”,拿过很多国际大奖,从一名普通工人进入中科大做空间站方面的研究,父亲的专研精神和执着意志给了他很大的影响,所以从骨子里,邹胜龙流淌着务实的技术工作者的基因,多年以来,这种情结始终挥之不去。

18岁的邹胜龙前往美国威斯康星州立大学麦迪逊分校读本科,最开始念的是经济,后来转向了计算机。认为只有技术才能改变世界的邹胜龙,当时最欣赏的两家公司是微软和苹果。1997年年底,他在美国杜克大学拿到了计算机科学硕士的学位,也就是在那里,他认识了技术天才程浩,日后他和邹胜龙成为迅雷最早的创始人之一。

陈磊的加入,或许还有一个隐含的原因,那就是两人相似的背景和价值观。或许是18岁就去美国读书的原因,或者因为科学家家庭本身的开明民主,再加上在硅谷工作过5年,邹胜龙本人行事作风既西方化又充满硅谷味道,比如他认为公司员工都应该是自驱动自管理的;无论是公司高管还是普通员工,都应该是自由而平等的;迅雷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里率先实现全员持股的公司。在邹胜龙看来,人人生而平等这种美国价值观深入骨髓。

硅谷启航,风光无限

人人都说,硅谷是创业天堂,那里走出了许多世界级的公司和大佬。那也是邹胜龙梦开始的地方。

大学毕业后的那年秋天,一个安徽老乡给他发了封Email“到美国6年了都没来过硅谷,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学计算机的?”结果一到加州,就被清凉的海风,和煦的阳光一下子迷住了。老乡把他领到雅虎大厦前面照相“在这上班的人都不能小觑,他们也许就是下个盖茨。”

他服务的第一家公司的隔壁,他们在二楼放置巨大的投影仪,把最近主推的关键词投放到路面上,而这往往引得路人不断驻足。这家很有创意的公司而后就是大名鼎鼎的Google。

邹胜龙一度认为安心做个优秀的工程师便是人生的全部,但那些在硅谷认识的朋友陆续回国,他们在国内的巨大成功对当时胸无大志的他无疑是一种猛烈的刺激。

在硅谷工作期间,邹胜龙每个月一定会参加两个协会,会上他结识了一大堆中国留学生,包括李彦宏、徐勇、杨宁、陈宏、冯波等人。

1999年春节过后,邹胜龙接到了李彦宏的电话“我即将回国发展,但还缺一个技术牛人。”邹胜龙推荐小师弟程浩。结果,回国不到一年的李彦宏就把百度做成了国内搜索第一,邹胜龙觉得他再也不想在美国呆不下去了。

2002年底,邹胜龙回到了深圳,拉着从百度辞职的程浩一起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取名深圳市三代开发有限公司。为什么叫三代呢?邹胜龙说:“海归创业者,张朝阳第一代,李彦宏是第二代,到我这就是第三代。”

经过筛选,两人把业务主攻方向确定在下载领域,这个领域除了有个网际快车,其他都在发展初期。两人花了3个月时间,终于搞出了第一款下载软件。第一次“冒烟”测试,却发现运行慢得跟蜗牛似的,下载一张图片需要一分多钟,邹胜龙很恼火,声称必须5-10秒以内搞定,他决定将三代科技改名为迅雷,“要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雷就必须做到一个字:快”。

2004年冬天,邹胜龙吃住都在公司,迅雷平均25天改进一个版本,到了2005年春天已经从2.0升级到迅雷5.0。整个2005年迅雷进行了15次版本修正,每修正一次,后台注册用户就翻倍增加,而网际快车却不知什么原因迟迟没有更新。一年过后,迅雷成功抢占了40%的市场份额。

一时间,分庭腾讯,比肩百度,让迅雷在上一个十年成为当时不折不扣的超级新贵,迅雷董事会也一时成为那个时代资本宠儿,IDG和Google等机构先后入局,在当时,迅雷董事会豪华程度数一数二。

心头之痛理想依旧

和另一个“老兵”智联招聘断臂上市的故事类似,迅雷的上市路充满波折。

有人说,迅雷如果A股上市,故事会比暴风精彩很多,可惜了,这成了邹胜龙心头永远的痛。2011年,迅雷曾逆市冲击IPO 未果,直到2014年,迅雷才卷土重来,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2010年,迅雷的付费会员已经达到400万,净利润达5900万。当时的邹胜龙信心大增,他带着公司一干精英去美国东部、西部做路演,并获得了资本市场15亿-20亿美元的估值。在历经波折成为国内PC客户端下载市场老大后,2011年迅雷迎来第一次赴美上市。然而,中国概念股寒冬忽然到来。一方面东南融通爆发财务丑闻、支付宝VIE事件引发诚信危机、年度最大IPO大幅缩水60%等一系列资本市场负面事件让迅雷面临估值腰斩;另一方面,视频业务的版权纷争,也直接导致了迅雷“价值被严重低估”,迅雷放弃上市。

这大概成了迅雷和邹胜龙过往的心头之痛。

有人回忆2014年迅雷在第二次上市的情形,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在面对媒体“两次赴美上市有何心理感受”的提问时,顾左右而言他。

和其他带领团队成功赴美上市的创业者不同,邹胜龙当天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喜悦。媒体电话连线的地点设在了其公关公司内的一个小办公室,里面挤满了各路记者。身边来往的迅雷员工的身上,也没有出现上市带来的兴奋情绪。

记者们不停地追问邹胜龙,迅雷未来的发展空间在哪里?如何保持业绩增长?邹胜龙对这些问题仅以“移动互联网是方向”带过。

第一次上市未果后,邹胜龙曾强调:“如果我们以7亿美元估值上市绝对可行。”

时隔三年,在优越的大环境下,迅雷二度闯关IPO,却没有赢回体面的估值,仍被质疑“流血上市”。

在二次上市前,迅雷完成5轮融资,其融资总金额超5亿美元。上市后,迅雷市值才10亿美元左右。

站在资本运作的角度,迅雷上市并不是一次“成功”的上市。而邹胜龙选择了妥协,他知道,一旦再错过这次窗口期,很难说迅雷还有没有IPO的机会。

历史不能推翻再来,邹胜龙曾说过:“我们未能成为一家巨头,但我们也从来不是一家小公司”。

邹胜龙曾透露迅雷在AI领域的布局:“AI今天还处在技术创新与突破的阶段。从经营企业角度,目前AI可以分为两个阵营——做平台搭建的企业和能够用好AI的企业,对于迅雷来说,要站在第二阵营里,成为第一批能够用好AI的企业。”

邹胜龙换帅,他的理想和精神还在继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