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虚拟偶像风潮:下一个洛天依和中国版的lovelive在哪里?

原标题:虚拟偶像风潮:下一个洛天依和中国版的lovelive在哪里?

不久前,中国第一位虚拟歌姬洛天依在上海举办了2012年“出道”以来的第一场线下演唱会,一同演出的除了同属于Vsinger旗下的其他五名虚拟歌手,还有著名歌手许嵩和日本声优歌手内田彩。

从来自日本的初音未来,到同样建立在日本雅马哈的vocaloid声库软件上的洛天依,虚拟歌手在中国逐渐从线上走到线下,结合全息影像等技术开办演唱会。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今年年底到明年,陆续还将有更多虚拟偶像为粉丝呈现线下表演。

其实在去年起,虚拟偶像就已经逐渐成为国内二次元产业一项新热点。除了沿袭洛天依模式,利用vocaloid技术打造新的虚拟歌手,不少公司也开始借鉴日本lovelive和偶像大师的成功,策划起覆盖音乐、漫画、游戏等多领域的虚拟偶像企划。

而在打造原创虚拟偶像IP之外,更多行业公司则希望将虚拟偶像作为粉丝经济和角色经济的外延,将这一概念与公司现有业务相结合。就在今年4月,玄机科技将《秦时明月》的女主角高月以虚拟偶像的形式在线下展会上推出,让高月以全息影像的方式现场表演,并与粉丝互动,这也是国内第一个将动画角色“虚拟偶像化”的作品。

数娱梦工厂了解到,除了《秦时明月》,若森数字也正计划要将《画江湖之不良人》的人气角色姬如雪和陆林轩打造成虚拟偶像。此外,出品《少年锦衣卫》的柏言映画及其他多家动画与漫画公司也有此意向。

而近两年如雨后春笋涌现的真人偶像女团、男团也开始借力虚拟偶像,在真人团体中添加虚拟偶像成员。除了希望通过虚拟偶像吸引国内庞大的泛二次元人群等因素,国内一家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的偶像团体运营人士更向数娱梦工厂坦言:“现在虚拟偶像概念好,比单纯做真人团更容易融资。虚拟偶像的门槛在于审美、故事、质量把控等综合能力,但比真人好管理,真人管理要面临被挖墙脚、黑历史被揪出来之类的风险,但虚拟偶像人设不会崩。”

资本从去年开始已经对虚拟偶像这个细分领域产生兴趣。除了2016年获得启明创投数千万B轮融资的禾念,与洛天依关系复杂的上海望乘在2016年6月获得宋城演艺集团千万级战略投资,着力打造心华、楚楚等虚拟偶像。动画公司七灵石也在2017年初获得晨曜资本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推出了原创虚拟偶像企划《Project 聆》,Gowild智能科技也于去年6月完成A轮融资用以打造二次元虚拟偶像琥珀。

难以复制的洛天依

为虚拟偶像举办一场线下活动,技术并不是最大的问题。昂贵如投入千万元,直接照搬初音未来在日本的全套设备、模型精度、实时动捕等技术呈现一场完整的演唱会,而降低标准,并且更多使用事先录制的视频,则成本可以降至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

演唱会只是运营虚拟偶像工作中的一环,按照国内的市场情况,甚至还不是变现环节。以这次洛天依演唱会为例,仅靠票务无法收回成本。但通过这种线下演出来提升IP影响力,打破次元壁,可以提升品牌商业授权的价值。事实上,在洛天依演唱会现场,就植入了三只松鼠和光明植物饮料的广告,不少广告界人士也收到了演唱会邀请。

而虚拟偶像的诞生与培育更离不开内容的支撑和综合性的后续运营,尽管国内在过去已经涌现出紫嫣、东方栀子等二十多个“虚拟偶像”,真正拥有扎实人气的却寥寥无几。

“去年很多公司都在打造虚拟偶像,但是都没做好,因为这是一件非常考验综合能力的事情。有的公司可能有唱见优势,有的有艺人经纪优势,有的擅长游戏,但光从一个点出发是不够的。”七灵石CEO叶伟表示。

承接了《秦时明月》和《画江湖之不良人》虚拟偶像的技术和经纪运营的聚粉文化CEO孙华宁告诉数娱梦工厂:“初音和洛天依火了,很多人就觉得虚拟偶像必须要有声库,但这并不准确。初音未来有声库,是因为她的诞生就是为了推广雅马哈的声库软件,lovelive背靠声优,一样也能把虚拟偶像做出来。”

当外界观察洛天依在中国的运作时会发现,她的成功其实很难被复制。以洛天依为代表的vocaloid china企划(品牌名后改为Vsinger),首先借助了初音未来的人气基础,并填补了中文vocaloid声库的空白,迅速吸引了国内producer。

随后依靠UGC力量成功带动人气,直到两年前禾念才加大了PGC投入,确定新的发展路径和盈利模式。(关于洛天依的发展历史和模式详见)

UGC模式奠定了洛天依成功的基础,通过粉丝参与创作,补足了角色的性格等人设,比如洛天依的吃货属性,并为运营官方明确了市场方向。但问题在于,能进行词曲创作,并通过vocaloid软件制作成一首歌,配上图片或是动画的粉丝在国内非常稀缺。

七灵石CEO叶伟告诉数娱梦工厂:“我们在做前期调研时就统计过,国内玩vocaloid软件,参与同人创作的人不超过3000人,能持续创作优质内容的更是凤毛麟角。并且只依靠UGC模式发展,时间也太慢了,洛天依也用了四、五年积累,创业公司的新项目很难等这么久。”

虚拟偶像打造之路:UGC还是PGC?

目前类似日本V家同人圈发展模式,主要依靠自下而上的力量打造虚拟偶像,并进行一些商业化活动的就是 “星尘“了,而星尘能坚持这一模式也有特殊原因。

主导“星尘”这一虚拟歌姬诞生的李迪克(Ddickky)本身是P主(V家音乐制作人),同时也是虚拟偶像爱好者。星尘于2016年2月正式发片“出道”,既有个人兴趣因素,更因为李迪克同时还是中文V家圈最大音乐社团“平行四界”的负责人——这一社团的专辑产量占到整个圈子的90%,基本签下了圈内大多数高质量的音乐创作人和画师。

在星尘出道前,平行四界已经成立了三年,发行了9张V家同人专辑,积累了一定的高质量粉丝。据统计,购买过平行四界专辑两张以上的核心用户超过了5万人。在这个基础上,创作星尘也是顺势而为。在通过禾念获得雅马哈授权,解决声库问题后,圈内画师创作星尘的形象,量身定做歌曲,最终在去年2月发布了第一张专辑《星愿StarWish》。

李迪克也表示:“现在基本上UGC已经不再存在了。从一两年前开始,作者就越来越稀缺,画师都被平台签约了,而音乐这方面,国内的音乐人才本来就比较紧缺,圈内写歌质量达标的也就几十个人。以前我们通常是买歌,现在都开始进行深度合作了,签约或是聘请全职的作者,这也是给作者们一个保障,否则很多人会因为生计问题逐渐放弃创作。”

为了培育“星尘”,李迪克已经投入了两千多万元,除了星尘前期的声库和角色设定,主要用在了购买作品签约作者上。今年年底,李迪克还将为星尘举办一场全息演唱会,也要投入近千万元。

星尘所属的公司北京福托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至今没有进行融资,主要依靠CEO李迪克的自有资金投入。他也坦言:“公司现在还不急着融资,星尘第一张专辑不到一个月预定量就破万,靠音乐和插画变现可以实现部分营收。但现在靠二次元音乐变现非常困难,我们也就是勉强做到收支平衡。对我来说,我们单纯是爱好者,就是喜欢做专辑,粉丝如果喜欢就来支持。“

相比洛天依逐渐将重心更多转到to B市场,做更多商业授权,“星尘”的重心依然主要在to C的市场。但很少有创业者能像李迪克这样“有钱,任性”。在七灵石CEO叶伟看来,不会只做UGC模式也是因为,从盈利角度来说,这种模式有局限性。

“无论是核心用户群还是一般的粉丝,国内V家圈的人数和能力都与日本差太远了,不足以支撑我们做一个更大泛娱乐的东西。初音在中国的盈利水平也就在百万级别,而像love live在日本超过十亿的规模,在国内从盈利角度来说也有更广阔的空间。”叶伟表示。

但要完全以PGC模式打造一个全新的虚拟偶像IP也是一件投入大,风险高的事。“纯PGC投入太大,按照日本偶像大师和lovelive的做法,一年投两千万,投五到六年市场才有反应,在中国至少也要投两三年。” 叶伟表示。

以禾念为例,从两年前加大了PGC的投入后,上海禾念总经理曹璞去年接受数娱梦工厂采访时就表示:“为了打造虚拟歌手,禾念近两年投入了数千万,希望最终打造一个围绕多位虚拟歌手,聚合音乐、动画等产业资源和粉丝参与的泛娱乐生态圈。”

因而在打造《Project 聆》企划时,七灵石决定采用UPGC(UGC+PGC)的综合模式,既开放创作,公司也需同时投入。而初期成本主要在于角色设定和音乐作品,目前项目进展到了设定了三名角色,海选出了声优,很快将制作出12~16首包括古风、流行等风格的音乐。

“我们一年投入小几百万,未来也会进行游戏、线下演唱会、广告营销、数字音乐专辑等多渠道的开发和变现。而且打造虚拟歌姬企划,更重要的是因为,七灵石未来的业务方向是开发头部IP,歌姬则可以植入到我们未来每个项目中去,比如演唱动画歌曲,扮演剧中角色等。第一次露出就会在我们即将推出的OVA里。”叶伟表示。

动漫IP寻求虚拟偶像的角色价值

在曾负责洛天依等Vsinger人物设定,如今《Project 聆》的制作人王杲看来,虚拟偶像的本质是角色经济,而角色经济的产业链在动漫二次元行业中覆盖非常广泛。这个产业在日本和全世界已经被证明是一个长尾并且广阔的市场,角色授权和周边产品不仅能覆盖动漫产业领域中的几乎所有方面,角色自身对于用户的影响力也是长久的,甚至是有家族传递性的。

而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认可,事实上,正有越来越多的动画和漫画公司正在试图开发虚拟偶像以释放发角色经济价值。但是,对于那些已有作品的公司来说,原创IP风险高,更倾向于把作品中的人气角色“虚拟偶像化”。

“动漫IP直接变成虚拟偶像,一大捷径是不需要再去讲述他是什么人物,也有粉丝基础。而且投入也不算高,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把最早一场线下演出三百万的成本压缩到三万以内。”聚粉文化CEO孙华宁表示。

玄机科技媒介总监茅中元认为:“虚拟偶像市场很大,但目前的市场火候还需要培养。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明星打造路径是相似的,就像头部大剧才能培养当红明星,一线虚拟偶像也需要头部资源支撑。真正能通过商业代言、演出等方式盈利的虚拟偶像,往往也集中在头部的几个。明星的打造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很强的曝光渠道和话题,目前能推广虚拟偶像的渠道有限,线下成本很高,除非做出‘奇观式’效果吸引眼球,否则很难单靠几个展会和演出就推广成一个明星。主要还是依靠线上,但大平台通常也只认头部IP,这样又是二八法则。”

而玄机科技开发高月的的虚拟偶像,除了考虑拉近角色和粉丝的距离,让人气角色和粉丝互动,并让粉丝体验到公司技术,更主要的是想把虚拟偶像按明星经纪开发模式走出第一步——在高月第一次以全息影像亮相时,直接穿上秦时明月主题的lo装,从而为服装“代言”。未来或将在《秦时明月》的舞台剧中亮相,并与时尚界、直播平台等合作,实现全方位的开发。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DT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