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图文:18年风雨兼程 18年感谢有你

原标题:图文:18年风雨兼程 18年感谢有你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春燕

又是一年及第时。楚天都市报与团省委、省扶贫办、省青基会联合举办的“资助贫困大学生”大型公益活动,迎来第18个年头。

18年很短,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从点滴捐赠,到如潮爱心。我们共同坚守着一个执念:汇聚八方力量,让更多贫困孩子沐浴爱的阳光,昂首走进校园。

18年很长,当初的受助少年,不少已为人夫、为人父,成长为单位的中坚力量。他们擎起爱心的大旗,紧握助学的接力棒,不忘初心,义无反顾,奔走在薪火相传的路上。

18年,助学,筑梦,铸人。“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走过青涩,迈入成熟,此刻正青春。

1.85亿元助学善款,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精准送达5万余名寒门学子手中——回望过去17年,传递、传播、传承,感动、感佩、感恩。无数流淌在心中的声音,凝固成诗,幻化成歌,壮阔成洋。

爱心无价聚沙成塔

2016年7月15日,“十七助”迎来第一笔定向捐款——武汉市十一初新生、12岁女孩冉申君,向贫寒双胞胎姐妹沈芬、沈芳捐助2000元。“那天爸爸把两位姐姐的报道拿给我看,我当时就哭了。”小申君动情地说,她特别佩服两位姐姐在逆境中自强自立的精神,打心眼里想帮帮她们。这双晶莹剔透的眸子,点亮了夜空中的星。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太多太多的感人瞬间,仿若盏盏心灯,照亮来时路。

2000年9月2日,楚天都市报编辑部,首届“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认捐现场。“看了报道,我们趁着午休就从单位赶来了。”在武汉检察系统工作的严峻,与在长江证券公司工作的妻子谷松一起,选择刚刚考取清华大学的李江海作为长期资助对象。

这对夫妇身上没带多少现金,严峻又专门打的士回家取钱,他们留下3000元,没有多余的话,微笑离去。

2006年7月8日,汉口万松园路一套4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72岁的曹保山老人抚摸着老伴袁银枝的遗像,对记者说:“她临走前嘱咐我,一定要把这1万元捐给贫困的孩子。”两位老人都是国企退休职工,每月退休金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我不富裕,但总比那些孩子强。”月收入2000多元的乡村女教师,定向资助女大学生的心情坚定而迫切。“我可以不吃零食、不买玩具,但是哥哥姐姐们不能不上大学。”6岁男孩潘珂怀抱零钱罐走进编辑部。

还有病榻上瞒着家人写信表达捐款意愿的九旬老人乐长春;颤颤巍巍送来一大半退休金的老人樊保松;暴雨天走进编辑部,留下2万元匆匆离去的匿名男士;助学金发放仪式上,低调缺席的匿名女士……

爱心是火,溶解冰霜;善良是花,芬芳满径。

大义企业 坚守助学

2016年夏,洪灾肆虐荆楚大地。“十七助”启动当天,全国道德模范、信义兄弟农民工帮扶基金会董事长孙东林在抗洪抢险一线致电楚天都市报,决定拿出10万元助学。这是该基金会连续六年加入“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

大灾之年有大爱,平常之年不平常。17年助学路上,爱心企业的慷慨资助,企业家们的真诚发声,总给人以坚实的力量。

2000年8月16日,“一助”正式启动,四川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秀平,给楚天都市报编辑部打来电话,捐资30万元。

2014年,“十五助”特别爱心活动现场,清华大学学子邓杰文从北京赶回,向资助他的爱心人士——新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湖北“慈善之星”喻友旺当面致谢。截至目前,喻友旺的个人公益捐款额累计超过5000万元。其中,从“二助”开始,他年年参与“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累计资助金额达1000多万。出身贫苦的他,认真践行着一位责任企业家的承诺。

2015年8月19日,武汉洪山宾馆,新七建设集团慈善捐资午宴。董事长余宝琳30万元,党委书记刘炳元30万元,副总经理、慈善大使李立秋20万元……短短半个小时,募集善款789.7777万元,其中部分注入“十六助”活动。“贫穷不可怕,苦难是人生的巨大财富,希望你们都能鼓足勇气,做人生的强者。”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与应邀赴港的贫困大学生代表这样倾心交谈。“希望更多爱心企业和人士加入捐资助学行列,用爱心点亮孩子纯真的希望。”武汉佛商慈善关爱基金秘书长韩雪,心系寒门学子,怀揣满满激情。

助学路上,爱心企业队伍日渐壮大:国酒茅台,新世纪教育基金,中建三局,凯迪新能源,卓尔控股,省福彩中心,加多宝集团,华中电网,湖北移动,广发银行,湖北银行……

风雨兼程,他们不忘初心;不离不弃,他们砥砺前行。

自强学子 薪火相传“我打算大二申请做志愿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回报社会。”去年,考取北京大学数学科学专业的仙桃贫寒少年胡攻镇,此时已回家,趁暑期打工贴补家用。

电话里他告诉记者,在“十七助”中领取5000元助学金后,自己又相继在校领取了几种助学金,学费、生活费都不用发愁。“从小到大,每次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总能得到社会的关爱,等我将来学有所成,感恩就是我终身的事业。”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感恩”、“传承”的种子,在寒门学子心中早已生根、发芽、开花。

曾在“一助”中受助的鄂州学子罗招灰,2000年考取中国地质大学,家人好不容易凑齐学费,入校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当年的1000元助学金,对我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2008年,罗招灰已参加工作并还清债务,决定每年从工资里挤出2000元,加入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去年,又悄然增至3000元。

来自武汉黄陂的肖前志是孤儿,2005年考上华中科技大学,并获得“六助”的资助。进校后,他申请勤工俭学,10个月攒下300元,于2006年7月全部捐给了“七助”活动,“钱不多,请务必收下!”

2002年,被武汉理工大学录取的贫困女生王乐,经“三助”活动组牵线搭桥,洪山区烟草专卖局一位刘姓副局长,连续4年每月为她提供200元生活费。2011年夏天,工作两年的王乐,从“十二助”报名者中,挑选了一位孤儿女大学生,每学期资助1000元—2000元生活费。

爱是接受,爱是付出,爱是传递。助学路上,有了这股感恩的力量,必将生生不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