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超级汽车,贾跃亭东山再起的最后筹码

原标题:乐视超级汽车,贾跃亭东山再起的最后筹码

原标题:涅槃OR沉沦?乐视超级汽车,贾跃亭东山再起的最后筹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曾一直说自己“蒙眼狂奔”、要“All in”的贾跃亭,如今真的面临着人生创业途中的第三次危机,这一次危机与前两次相比似乎有点相似,却又显得略有不同。

7月6日,乐视网(300104.SZ)的一纸公告,宣告了贾跃亭从“乐视系”上市公司体系中的彻底退出。他在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个半月后,又再度宣布辞去董事长一职,并同时辞去了所有与乐视网有关的职务,仅保留控股股东的地位。

自这一日起,迎接贾跃亭的,将是“乐视系”未来将着重发展的另一领域——乐视汽车体系,他将带领这个他一直以来满腔热血同时最为看重,也似乎是引发他第二次、第三次危机的源头的最后一个筹码,走向目前仍难看到一丝光明的未来。

而在当天上午对外发布的那封公开信中,贾跃亭对外表态,“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同时也呼吁“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但,面对已经远离乐视控股上市公司体系的贾跃亭,能够带领乐视汽车最终完成涅槃吗?或者说,贾跃亭是否还能够以来乐视汽车,完成最后的“自我拯救”?

贾跃亭的三次危机

在2016年11月以前,贾跃亭之于乐视控股,也许占据着绝对核心的位置,但自创立乐视控股始,其面临的局面便并非总是一帆风顺,而在此之前,他遇到的第一次危机,便是2014年下半年长达数月的滞留海外。

根据目前已有的信息,自2014年6月始,贾跃亭便未曾在国内有过公开露面,所有的亮相,也仅通过微博、电子邮件和电话出现。期间,尽管乐视控股多次对外披露贾跃亭将在“几个星期内回国”,但最终时间跨度长达数月。

而在彼时,乐视控股对外给出的解释,是贾跃亭在海外开拓市场——辗转多个国家和地区,洽谈涉及智能电视、影视、电动汽车等多项内容。

这第一次危机最终以贾跃亭的平安归国告终,乐视控股也由此安然度过当时最为艰难的一段岁月。而在贾跃亭归国后,作为乐视控股上市平台的乐视网,更随着那波牛市走上了一条大涨之路,一时风光无二。

然而,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依,当时钟流转至2016年11月时,贾跃亭与乐视控股却遇到了第二次危机。

去年11月初,贾跃亭发布了一封长达5000余字的公开信,用“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标题,进行自我“反思”,也首度公开承认了乐视控股正遇见的严重资金问题。

在这封公开信中,贾跃亭表示:"我们的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一方面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我个人对LeEco的资金支持不足"。

此外,乐视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资金需求。贾跃亭说,乐视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

在这封公开信随后召开的媒体交流会上,贾跃亭不仅坦承自己是全世界最穷的CEO,也再度表示出了“可能死在成功的路上,不因走太快而懊恼”的心绪。

这次危机最终因“老乡”孙宏斌的驰援,而告一段落。今年1月,在市场预期之下,孙宏斌携其融创中国(1918.HK)一道,以150亿元的价格入股乐视控股三大子公司: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与融创中国一道驰援的,还包括其它多方共计18亿元的资金支持。

尽管是一次“雪中送炭”的驰援,但乐视控股与贾跃亭仍为此付出了不小代价。除去出让的三家子公司股权外,“融创系”向各自入股企业派驻董事、财务经理的行为,也多少说明了制约的意味。

当外界以为孙宏斌的驰援将解决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所有的问题时,后者第三次危机的出现,不仅使其认识到存在的问题远比想象要复杂、艰难,也为最终自己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自今年4月,易到创始人周航以公开发声的形式指责乐视控股,到5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之职,改由梁军出任,并变更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再到6月底乐视网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贾跃亭对外承认问题远比想象的复杂;最终落到近日的资产冻结、彻底退出上市公司体系,贾跃亭的第三次危机彻底来临。

截至目前,正身处第三次危机的贾跃亭,仍难以看到任何获得拯救的机会,而在远离上市公司体系后,留给他的时间、机遇,也许比以往更加渺茫了。

涅槃还是沉沦?

在贾跃亭彻底退出乐视控股上市公司体系后,迎接他的将是乐视汽车这一生态体系。在爆出资金链问题后,贾跃亭与乐视控股已经逐渐将过往提倡的七大生态体系,逐渐缩小至两个——上市公司体系和乐视汽车体系。

7月6日,乐视汽车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汽车融资、全球化管理团队搭建、公司治理、产品研发测试及生产保障等方面工作,率领乐视汽车生态继续按照既定战略,实现变革百年汽车产业的梦想。

实际上,在当天早间的公开信中,贾跃亭已经提及一次“辞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FF即“法拉第未来”)最快量产上市”。

然而,当我们再去追溯贾跃亭的“造车梦”始于何时时,或许已经难以知晓最终答案,但从其正式对外披露将进军汽车行业,却有迹可循。

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首次在微博宣布正式进军电动汽车界。彼时他宣布,未来要复制乐视生态垂直整合模式,通过完全自主研发重新定义汽车,最终打造出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也就是在此时,贾跃亭表达出了“万劫不复也要造车”的想法。

次日,乐视控股召开媒体沟通会,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他们首次邀请了汽车媒体,并对外就乐视汽车的“SEE计划”进行了解答。

2015年1月,乐视控股在北京举行发布会,正式公布乐视超级汽车计划,并发布针对乐视汽车的LeUI Auto版系统。

此后,乐视汽车又接连与北汽、阿斯顿马丁以及FF签署战略协议,就新能源汽车领域展开合作。

2016年8月,总投资200亿元的乐视超级汽车工厂项目落户浙江德清。此前,乐视控股与浙江方面签订战略合作、产业基金合作、项目投资合作、超级汽车乐视生态园区项目等一揽子协议,决定在德清建设超级汽车工厂项目。

同年12月,有媒体称,乐视汽车在浙江德清耗资2.79亿元,拿下1350.5亩工业用地,用于乐视超级汽车项目的建设。今年4月,再爆出乐视汽车拿下周边6块共约679亩工业用地,耗资1.4亿元。

在经过逾两年的投资与布局后,乐视控股仅在汽车这一领域,就已耗资超过百亿元,但收到的成效却还未显现出立竿见影的效果。

截至目前,除FF在美国召开发布会,发布了FF91这一款成品车,但是否量产仍无法知悉。此外,乐视汽车还在2016年4月和10月推出LeSEE和LeSEE Pro两款概念车,但均没有成为量产。

效果的不明显,也意味着乐视汽车在耗资百亿元后,后续投资仍将持续。但伴随着乐视控股整体陷入资金链问题,未来能否成功仍有很大疑问。

若以乐视网为例,Wind资讯数据显示,在其IPO、两次定增、发行债券、发行信托以及贾跃亭及其关联人多次减持后,累计的融资额度已经高达300亿元。若在加上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以及乐视汽车体系的融资,总融资额高达600亿元以上(包括融创中国的150亿驰援)。

而单以乐视汽车融资来看,目前虽未有确定的消息,但市场普遍认为此前已获得近百亿元的融资,并被用于这一项目。另外根据贾跃亭近日的表态,乐视汽车A轮融资,或许即将在不久后宣告完成。

同时,根据媒体的消息,近日浙江德清县有关负责人介绍,乐视汽车在该地的项目土地款均已缴清,目前这一项目处于基建阶段,一期厂房已开建,正有序进行。

时至如今,外界仍无法判断贾跃亭的“造车梦”能否最终实现,或许其自己也难以断定最终结论,但无论最终成败与否,作为外界而言,都不应以嘲笑的姿态来面对愿意去实现梦想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