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汽车:坍缩的帝国与孤注一掷的希望

原标题:乐视汽车:坍缩的帝国与孤注一掷的希望

在北欧沿海居民中,流传着这样的段子:当严冬食物匮乏时,章鱼或选择啮噬自己的腕足,以牺牲局部来保全自我。

虽然煞风景的动物学家指出,自体吞噬(Autophagy)更有可能是对感染疾病的腕足“截肢”,但是毫无疑问,人们更喜欢通过寓言式的讲述,将其他物种的行为关联到的所谓哲理,映射到更为宏观的人类社会。

诚然,企业巨头也会在艰难时节选择收缩战线,甚至只留一路进军。一如眼下处于风暴中心的贾跃亭。

从“罪魁”到“ALL IN”

7月6日晚,乐视网和乐视超级汽车官方分别发出关于贾跃亭的一则公告,相距仅数分钟,却是其一卸任、另一上任,呈现出异样的强烈反差。

前者是贾跃亭将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所有乐视网相关职务,后者则是“贾跃亭先生将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汽车融资、全球化管理团队搭建、公司治理、产品研发测试及生产保障等方面工作,率领乐视汽车生态继续按照既定战略,实现变革百年汽车产业的梦想。”

自融创150亿元入主乐视以来,孙宏斌这位“山西老表”的布局,让贾跃亭渐渐远离了乐视盈利业务的权力中心,留给后者的只剩下不断烧钱的“造车梦”。离开乐视网,孤注一掷乐视超级汽车,也就意味着如今贾跃亭如今真的别无选择,只有“ALL IN”。自此,汽车板块将成为贾跃亭仅有的铠甲,却也是唯一的软肋。

在风头最盛时期,乐视帝国的生态横跨七大行业(手机、电视、汽车、影视制作等),关联上百家公司。贾跃亭提出“生态化反”的概念,希望各个子生态在碰撞协作中,产生协同壮大的效应。但正由于环环相扣、都需要猛烈烧钱,手机、汽车的资金问题开始波及其它的生态圈,由此让乐视陷入如今的困境。

汽车,是导致坍缩的关键一环。

众所周知,“造车”极其“烧钱”。相比影视、体育、手机等业务,乐视汽车宛如黑洞,对资金“极度渴求”。在6月28日举行的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贾跃亭坦言“汽车因素是资金问题的首要因素”,“去年的流动性危机的因素排名第一的,确实是汽车”,“汽车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资金的压力和资源的压力”。

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来自于贾跃亭所谋划的汽车帝国太过庞大。原本贾老板的汽车业务也像其生“生态化反”一样,盘根错节,包括乐视超级汽车(LeSee)、投资的美国初创电动车公司Farady Future(法拉第未来),从北汽手里买下25%股权的Lucid Motors,与阿斯顿•马丁的合作,以及与广汽集团合资成立的大圣科技等。

在量产之前,每一项业务都需要钱。贾跃亭曾表示,乐视汽车业务板块里,个人已投入了100多亿元,但造车至少需要400到500亿元的投资,之间的缺口还很大。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并尽最快速度量产。

曾有人将贾跃亭对比“红顶商人”胡雪岩。虽然在细节、公众评价、雄起时间上有着诸多的不同,但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敢于冒着极大的风险、有勇于下注的赌徒精神,都起于时势也都困于时势,都最后被“挤提”击溃。胡雪岩的事业败在钱庄惨遭挤提,而各家银行先后向乐视追债,也的确唱响了贾跃亭的四面楚歌。

汽车,几乎可以视为乐视坠落的罪魁之一(你非要说是贾跃亭的赌徒精神或空头支票我也不反对),而此刻贾跃亭选择ALL-IN,又是一个何其强烈的反差?!

“万劫不复也要造汽车”

乐视如今的瘦身举措,不仅在其他版块,也涉及到汽车业务。

原先乐视的汽车战线也是极其庞大,横跨整车制造与售后、出行。如今乐视脱手了易到,卖掉了Lucid Motors里的股份,同阿斯顿•马丁分手,在大圣科技那边也被广汽“劝退”,几乎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到了法拉第未来身上。汽车作为“制造业中的明珠”,周期长,研发难度大,依靠变卖资产还来的钱能否“救命”还要看乐视汽车能否有这个“运气”。

那么,贾跃亭为什么这样选择?

我们都知道,创新类企业和带上IT标签的公司具有更好的成长性,胜在成长速度上的“快”;而制造类企业如车企,具备更好的稳定性与沉淀效应,胜在成长之后发展轨迹的“稳”。前一类,正如WhatsApp以极小规模的团队,却让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甚至超过PSA、马自达等车企市值。但是,更多的创新企业却倒在了创业的路上。

那么,创新类车企,则是“快”与“稳”的集合体。汽车又是制造类行业中最具有杠杆效应的板块,牵连到的上下游环节众多,对整个经济的调节堪比房地产,自然创新类车企在整体概念上具有良好的成长性,以及走上正轨之后的抗风险能力。正如成立仅14年、年销量仅7.6万辆的特斯拉汽车市值超过了百年老店福特汽车。

可以说,乐视以往的超级手机、超级电视、超级汽车、智能硬件、超级自行车可以看作是代表过去或者现在,而汽车业务(电动汽车)业务则代表未来。从这个意义上讲,贾跃亭看好汽车业务,的确在大方向上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就像史玉柱,在巨人集团因资金链断裂垮台后,东山再起凭借的其实也就是家喻户晓的“脑白金”一条战线,然后再铺开更广阔的疆场。贾跃亭将乐视收缩到汽车——特别是法拉第未来,何尝不是同史玉柱的做法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呢?

风险,仍然还是不言而喻的。不过,就像海澜集团的董事长周建平所言:“企业有两种风险,一种是生存带来的风险,一种是发展中的风险。我们愿意投资发展中风险的企业,我们认为乐视是发展中的风险。我们看乐视风险可控,前景光明,值得投资。”

后面,即使是再三收缩战线后的仅剩主力法拉第未来,也面临着诸多考验。该车企今年1月份携首款量产车FF91亮相了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随后历经工厂停工危机、财务危机、内华达州政府威胁取消补贴、供应商讨债、高管离职等风波。虽然6月25日在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中取得了11 分 25 秒 082、第40名的成绩,比2016年参赛的特斯拉Model S 90D快了23秒,但仍然需要融出10亿美元以支撑其2018年交付。

从资金、渠道、生产资质甚至到政治风险,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未来都还有多重门槛要跨越。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承认汽车是贾跃亭围绕乐视构建的生态系统中含金量最高的一环,也是他可能翻盘的最后机会。

谁更短视?资本、媒体还是贾跃亭

在乐视“事发”之后,媒体对和资本“成王败寇”的“墙倒众人推”式表现,不禁让人感叹,世间多为锦上添花,却少有雪中送炭。如果说资本还有几分明智和理性,那么媒体更多的是一拥而上和人云亦云。

举个例子,“不出车”成为许多媒体竞相批评乐视的最大由头。诚然,贾跃亭抛出了许多承诺未兑现,但是媒体可敢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一碗水端平?

《每日汽车》整理出了乐视汽车最完整的发展时间线(参看文末),从2014年12月至今不过两年半。那么,许多媒体口中追捧的特斯拉呢?2003年7月成立的它,创始人是Martin Eberhard和Marc Tarpenning,埃隆•马斯克只能算co-founder。第一款量产车Roadster投产是2008年。没人能打包票认定贾跃亭的汽车一定成功,但是如果舆论给他的时间仅为特斯拉的一半,却将后者奉为圭臬、将乐视看作骗子,这样的双重标准岂不是可笑?

贾跃亭夫妇和乐视系12.37亿元的资产因银行贷款逾期未还,遭上海市高级法院冻结,其在乐视网的股权也被层层冻结,7月6日晚的两则声明更坐实了其与乐视网的关系几乎彻底撇清。有媒体以此作为乐视的大厦将倾的标志,撰文称“千金散尽,贾府将倾,飞鸟各投林”或“贾跃亭或将出局”,还有媒体竞相报道“与乐视的关联企业开始盘查与乐视相关业务的风险”或“乐视瑜伽馆,正在营业(供应商进入乐视大厦讨债)”。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与做法,拿到融创的100多亿后,包括其个人抵押的贷款,“已经偿还了150亿,绝大部分都是金融机构的还款。”如果按照“贷款——还款——保持良好信誉——金融机构再次贷款”的循环,乐视本不会出现这样的资金危机,但大家在互相观望的过程中形成了无形的挤兑。

贾跃亭随后反省道:“当时应该采取的措施是积极和金融机构沟通,应该把非常宝贵的90多亿用到业务当中来,快速让业务恢复正常,甚至有更好的发展,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机构风险的办法。”

抛开乐视政治立场不谈,单单就民营企业的经济发展规律和乐视如今的运营来看,乐视的确面临着深重的危机,即使被贾跃亭押宝的汽车行业,投资周期长,很难回本,就凭贾跃亭对汽车生产的执着,乐视远未到山穷水尽之处。

同为国内互联网造车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想昨日(7月5日)晚间也发表对乐视的评论称,自己对乐视最风光时期的作秀并不看好,但坦然承认“我们内部讨论这几年最好的产品理念,FF91几乎都是排在大家意见里第一位的,虽然产品存在严重的过度设计,但确实是少有的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在乐视最糟糕的时候,真心希望乐视可以挺过来,尤其是是乐视汽车。”

如果说李想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发出了这样的慨叹,易凯资本的CEO王冉在7月6日下午也在微博上表示对贾跃亭的赞成。他说:“为他们鼓掌,我要为今天五环上无人驾驶的Robin鼓掌,我同样要为曾经在BAT丛林中蒙眼狂奔的贾跃亭鼓掌。这个世界,以成败论英雄太容易,但推动它走向明天的恰恰是那些看似不经、成败都有一大堆马后炮逻辑的勇敢探索。这些探索之所以值得尊重,因为它们不仅要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也要面对不确定的现在;不仅要面对技术的挑战,还要面对成王败寇的媒体、滞后的监管和只会按一个逻辑运转的银行。”

就在当天上午10点多,贾跃亭通过其微博和微信账号称自己“会尽责到底”。并表示,“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这一切口水与争执,身处风暴眼中的贾跃亭,最后都落在乐视汽车上,而它“没有个三两年还落不下来”,现在下结论,岂不是过早了?

乐视汽车时间轴:

2014年12月贾跃亭宣布乐视“SEE计划”,将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

2015年1月,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吕征宇正式加盟乐视汽车,担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副总裁。

2015年3月,乐视控股与北汽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把北京汽车在汽车研发制造方面的经验和能力,与乐视在互联网技术与理念、软硬件一体化的能力、用户运营与价值挖掘能力相结合,共同打造全新一代互联网智能汽车及汽车生态系统。11月,乐视车联与北汽联合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首款搭载了乐视车联网产品EcoLink的电动汽车EU260乐享版。

2015年4月,上海车展期间,阿斯顿•马丁首席执行官安迪•帕尔默博士(Dr. Andy Palmer)与乐视控股副董事长刘弘在上海车展期间宣布共同启动研发项目,联手推进下一代互联网汽车技术 。

2015年9月,乐视宣布战略投资北京电庄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开展充电桩业务的拓展,并联合启动第二轮融资 。

2015年9月,丁磊作为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携投资、团队和项目加盟乐视,出任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 。

2015年10月,乐视汽车已经与易到用车签署股权投资协议,获得后者70%的股权,成为易到用车的控股股东。

2015年12月,乐视与阿斯顿•马丁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宣布将携手打造互联网电动汽车,在智能互联汽车技术及新型电动汽车制造咨询方面开展一系列合作与项目。

2015年12月,法拉第未来宣布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建厂。

2016年1月,乐视与源自硅谷的智能互联网电动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汽车、技术、互联网和云、娱乐内容等方面开展深度共享与合作,共同打造下一代互联智能交通工具与出行方式。

2016年1月,FF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电子消费展发布了首款概念车FFZERO1,并且对外宣布了两家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2016年1月,阿斯顿•马丁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共同揭幕了双方合作的首轮成果——一台搭载了乐视最新车联网系统的Rapide S。

2016年2月,乐视超级汽车在电通创意园举行了搬迁仪式,庆祝乐视超级汽车中国研发中心、试验室及试制车间正式入驻电通创意园,占地面积约2万平米。

2016年2月,乐视与阿斯顿•马丁在德国法兰克福就成立电动汽车合作合资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宣布双方合作研发并生产一系列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

2016年3月,乐视车联举办战略发布会。发布会上,乐视车联与北汽、比亚迪和东风正式签署了ecolink合作协议;深圳航盛电子;惠州华阳通用和惠州德赛西威三家国内主流车机厂商也加入了乐视生态的合作阵营,携手打造新一代智能互联的车内生态。当天,乐视车联还正式发布了两款“汽车可穿戴设备”——乐视行车记录仪和乐视轻车机套装。同时,乐视还在发布会上宣布,“国内无人驾驶第一人”倪凯博士正式加盟,出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智能驾驶副总裁,将主要负责乐视在智能驾驶和无人驾驶领域的研发工作。

2016年3月,乐视超级汽车宣布面向全球征集中英文品牌名称。4月13日,乐视在国家网球中心举办了“2016乐视生态共享之夜”,活动上,乐视宣布超级汽车的品牌名称正式定名为“LeSEE”。

2016年4月20日,定位D级互联网无人电动汽车的乐视超级汽车LeSEE首款概念车在北京车展亮相。

2016年4月24日,乐视超级汽车正式宣布原上汽集团副总裁张海亮先生加盟,将担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总裁兼COO。

2016年6月8日,广汽集团、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众诚保险宣布投资成立大圣科技。

2016年8月10日,乐视宣布LeSEE超级汽车工厂正式落户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该工厂一期项目投资60亿元,年产能为20万辆整车;二期计划于一期投产后两年内开工建设,扩产产能20万辆整车,项目投资60亿元。。

2016年8月17日,新华联集团出资5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乐视汽车。

2016年9月19日晚,贾跃亭宣布,乐视超级汽车10.8亿美元首轮融资已完成,投资方包括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机构。

2010年10月,乐视超级汽车首款概念车升级版LeSEE Pro亮相。

2016年11月,法拉第未来在美国内华达州的工厂被曝出因拖欠供应商AECOM的资金,而造成停工。三个月期间有6名高管离开。

2016年12月9日,德清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成交了一宗土地,出让面积90.04万平方米,用途为工业,成交价格2.79亿元,成交人为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

2016年12月28日,乐视莫干山超级汽车项目动工,该产业园面积约4300亩(包含汽车智能生产区、产业配套园区、体验园区等),一期项目规划投资约110亿元,面积将超过2000亩;一期二期项目都建成后将有望实现40万辆的总产能。未来LeSEEPro将在这里实现量产。

2017年3月20日下午,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丁磊表示出于个人身体健康原因辞任。当天晚间,乐视超级汽车公布高层人事调整:从即日起,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总裁兼COO张海亮出任乐视超级汽车(LeSEE)全球CEO;同时,牛胜福正式加盟,担任乐视超级汽车(LeSEE)中国首席技术官。

2017年6月,外媒称乐视已经卖掉Lucid Motors的全部股份。

2017年6月25日,法拉第未来在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中取得了11 分 25 秒 082、第40名的成绩,比2016年参赛的特斯拉Model S 90D快了23秒。

2017年6月28日,乐视将易到转手。

2017年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文/张玉硕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