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遇难失联44人之后,才意识到“特大严重洪灾”?

原标题:遇难失联44人之后,才意识到“特大严重洪灾”?

文丨麦徒

连日来,湖南多地变“泽国”的受灾景象让人揪心,而宁乡又是湖南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因灾死亡、意外落水、失联人员共44人”“受灾人口81.5万人,占全县人口56%”……7月7日,宁乡2017年防汛抢险救灾情况通报会上披露的情况,让人见识到了这场特大严重洪涝灾害的破坏力。

就目前看,当地受灾程度显然超出预期。全县“44人遇难失联”,跟网上传出的当地某领导讲话提及的“我们所庆幸的是,城区遭受前所未有百年难遇的洪灾,没有死伤人员,这是我们最大的胜利”对照,跟7月4日10时湖南省方面统计的“强降雨造成全省14个市州118个县市区1621个乡镇受灾,因洪涝灾害直接导致死亡27人、失踪8人”比照,虽然统计范围有别,但依旧颇具冲击力。

都说“天灾无情”、“灾祸无常”,这些说来平常,却在灾难来时尤为蚀骨。那些在这场“当地有水文、气象记录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中遇难的不幸者,应该被我们在内心立碑铭刻。

怕就怕,天灾还连着人祸。财新网昨日就报道说,宁乡沙河市场、工贸街不少商户受灾严重,他们反映,自己的损失主要是宁乡黄材水库泄洪通知不及时所致。按照当地媒体《三湘都市报》7月1日的报道,黄材水库接到的调度命令是从7月1日7时起开始泄洪,并在泄洪前向下游乡镇发布泄洪预警通知。但多位商户称,他们在当天下午16时至17时左右,才接到泄洪和撤离通知,多数物资已来不及转移。

关于抢险救灾的部署中常会提到,要“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减少灾害损失”。而减少灾害损失的题中之义,就是尽量避免不可抗力之外的因素带来的损失。如果那些商户的惨重损失都是无法避免且减少的,那或许只能怨天。可就目前看,他们蒙受巨大损失有个难以忽略不计的因素,那就是泄洪预警的迟滞。

7时就接到泄洪命令,商户们17时左右才收到撤离通知,这中间隔了约10个钟头。这令人惊愕:抗灾之际,救灾得跟时间赛跑,灾时时间不能以“小时”计,得以“分秒”计。可就是这么紧急的时刻,一个泄洪的信息层级化传递,竟然出现10个小时都未抵达末端的情况,这匪夷所思——现在都移动互联网和即时通讯时代了,撤离通知还这样龟速?

就在6月22日,国家防总、水利部就通报,今年入汛以来,我国多座水库出现不同程度险情,暴露出水库安全管理、日常巡坝查险、应急抢险处置和信息报送等方面还存在问题和薄弱环节,给水库安全度汛工作敲响了警钟。为此还要求切实落实各项行政首长防汛责任制,要求水库管理部门在执行调度命令开闸泄洪时,必须提前通知下游地区,确保不因开闸泄洪造成人员伤亡。

可如今,当地泄洪在“提前通知”环节却存在明显问题,“山雨欲来风满楼”,泄洪欲来风声却迟迟不来。到头来,有的商户开了十年的店,两个小时就全没了。虽说水库人员否认泄洪是洪灾主因,称黄材泄洪后的最大流量是400立方米/秒,但宁乡县最高峰流量达到5800立方米/秒,饶是如此,泄洪预警来迟也会扩大民众财产损失。

国家防总6月26日还表示,对因防汛责任不落实、工作不到位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责问责。据报道,对于下游灾民收到通知为何这么晚,水库人员表示也不知情。鉴于此,有必要对泄洪预警迟钝的问题进行查究,溯责到人。

去年邢台洪祸中,洪水决口后预警来迟,就导致造成20多条生命被遽然劫夺,事后当地也启动了问责程序。这次宁乡泄洪预警迟滞,造成物力损失,该法纪问责的,就该被依法依纪问责。

泄洪通知不及时,或许并非全部问题。此次洪灾,微博上不断有大V和网民追问当地遇难人数,这或许也表明,当地实时灾情信息发布跟公众期待之间有不小差距。而特殊时段的舆情应对乏力,也会催生舆情次生灾害。这点也不可不反思。

宁乡县遭灾后,有网友援引约翰·肖尔斯的诗句写道:“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祈愿当地尽早结束洪灾围困,但治愈伤痛,从来都要以反思为基础,若反思不到位,则伤痛会失去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