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银行业的发展

原标题:香港银行业的发展

岁月如梭,香港回归祖国已经20周年了。其间,香港先后经历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科网股泡沫爆破、2003年非典疫症及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的冲击,导致经济金融大幅震荡,对银行业经营难免带来一些影响。所幸的是,2003年实施《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以及内地近十年持续开放资本市场,而且开放的渠道越来越多,开放程度也越来越大,部分开放渠道香港更是具有得天独厚的承接条件,其明显扩大了香港金融服务对内地经济腹地的辐射作用,从而成为香港经济金融发展最主要的推动力。

香港作为中国对外经济金融交往的主要桥梁之一,随着与内地贸易、投资和金融往来的日益增加,逐渐转型为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据香港金融发展局的报告,2014年,金融服务业对香港GDP直接贡献16%,其中银行业占比高达61%;保险业占18%;基金管理及投资顾问服务业占9%;证券业占7%。此外,金融业创造了10万个职位,也间接对香港GDP贡献6%,使香港成为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其中,银行业从业人员占42%,保险业占25%,证券业占10%,基金管理及投资顾问服务业则占7%。

来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的统计显示,尽管并购整合使香港银行业的所有认可机构(持牌银行、有限制牌照银行和接受存款公司)从1997年6月底的366家逐渐减少至2016年底的195家,但其中香港资本的认可机构只有9家,内地资本的认可机构26家,其余全为外资认可机构;在全球排名前100位和500位的银行中,有75家和163家在香港营业,充分显示了香港作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之一的吸引力,以及银行业汰弱留强的竞争态势。银行业作为香港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从香港和内地日益紧密的经济金融关系中获益良多。

银行资产规模先缩后扩

经济是金融的基础,经济发展决定金融需求的规模,影响银行业市场环境和业务空间。尽管在上述危机期间,香港经济出现过衰退,但整体来看,从1997年至2016年,香港按可比价计算的本地生产总值由1.37万亿港元增长至2.49万亿港元,年均实质复合增长率为3.2%,在成熟经济体中位居前列。

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统计,1997年底至2016年底,银行业总资产从8.4万亿港元增至20.65万亿港元,总贷款从4.12万亿港元增至8.02万亿港元;总存款从2.71万亿港元增至11.73万亿港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8%、3.6%和8%。在银行业总贷款中,对香港本地贷款(含贸易融资,下同)合计从2.23万亿港元增加至5.64万亿港元,对香港以外贷款从1.89万亿港元增加至2.38万亿港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和1.2%。

值得指出的是,由于1997~2003年的连串危机使香港出现经济衰退和严重通缩,加上日资银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因资本不足而大量收缩在香港的离岸贷款业务,导致香港银行业的总资产和总贷款大幅收缩至6.49万亿港元和2.04万亿港元,其中本地贷款和港外贷款收缩至1.81万亿港元和0.23万亿港元。若以2003年至2016年计算,银行业总资产、总贷款、本地贷款和港外贷款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9.3%、11.1%、9.1%和19.7%,显示CEPA为香港银行业带来较多的贷款业务机会。至2017年4月底,银行业总资产、总贷款和总存款分别进一步上升至21.17万亿、8.52万亿和12.2万亿港元。其中自2004年开始办理的人民币存款,由于人民币持续升值的预期由强转弱,从2014年底1万亿港元的高峰逐渐减少至2017年4月底的5289亿港元。

银行业务和产品日益多元化

香港银行业没有分业经营限制,银行可以从事多元化的零售银行业务、批发银行业务,以及证券经纪、基金/资产管理、保险、投资银行等业务。近20年来,随着内地企业大量来港上市,以及香港、内地和全球客户的投资理财需求日益增加,促使香港银行业的传统存贷款以外的各项业务和收入迅速增加。据香港证监会统计,1997年至2017年第一季度,香港主板市场的新上市公司合计为1326家,其中红筹股和H股分别为88家和209家,占新上市公司总数的22.4%,尚未包括在港注册的中资控股蓝筹公司;在2017年第一季度的日平均交易额中,红筹股和H股合计的交易额占35.1%,有助银行上市包销、财务顾问、证券经纪等业务和收入的增加。据香港保监会统计,1997年香港个人人寿及年金有效业务的保费收入总额为230.11亿港元,2016年上升至4032亿港元;同期新造保单保费收入总额从62.6亿港元上升至1865亿港元。据香港投资基金公会统计,1999年各类基金总销售额为68.44亿美元,2016年增至658.72亿美元。上述寿险和基金大部分是通过银行旗下的保险/基金公司及银行渠道销售的,有助银行的基金管理费、保费收入和销售佣金收入增加。此外,人民币国际化、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CIBM(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等的开通,也有助银行业推出新产品,扩大业务经营范围及带来新收入。

银行业的盈利能力较强

2016年,尽管零售银行的净息差仅为1.32%,但非利息收入占总经营收入的比重高达44.3%;以经营溢利和除税后溢利计算的资产回报率分别为1.1%和1.44%;所有银行的净息差、以经营溢利和除税后溢利计算的资产回报率则分别为1.04%、0.82%和1.01%。2016年,银行业的业务收益指数高达193.9(2008年为100),高于除银行外金融业为127.1的水平。不过,银行业的特色是其业务高度集中。例如,按业务收益及其他收入计算,前20间认可机构的业务收益及其他收入在2014年占整个行业总数的72%。

不断发展新科技产品

随着高科技产品的发展日新月异,市场对电子银行服务的需求日增。香港银行加大创新力度和科技资源的投入,积极发展电子渠道和流动银行,致力整合各服务平台,令手机银行、网上银行、流动应用程式、微信公众号、自助银行及分行等线上线下管道无缝衔接,在不同的金融场景广泛应用网络金融科技。此外,随着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生物认证等新技术的发展,香港银行与创新科研机构在技术、产品、渠道方面加强合作,积极研发能应用于银行业务的崭新金融科技,推动创新科技与传统业务的融合,以迎合客户现时的生活模式及需要,提升银行营运效率。

银行业经营较为稳健

随着金融海啸之后国际监管趋严,香港银行业对于风险管理也更为重视。2016年,香港零售银行总资本充足率高达19.2%,其中一级资本比率为16.4%;股本与资产比率为9.6%,远高于国际银行业分别为8%、4%和3%的相关监管规定。香港银行业的流动性也较强,2016年第四季度,第一类机构的平均流动性覆盖比率为156.3%,远高于70%的法定最低要求;第二类机构的平均流动性维持比率为51.0%,亦远高于25%的法定最低要求。银行业的资产素质也较佳,2016年,所有银行和零售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分别为0.85%和0.72%。

展望未来,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世界经济发展进入转型期,世界科技发展酝酿新突破的新形势下,尽管香港银行业面临诸多挑战,例如量化宽松造成全球流动性泛滥,导致一些资产尤其是房地产的价格过度膨胀,美国利率正常化则可能会影响全球资金流向,继而造成股市、债市、汇市和房地产市场的较大波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及地缘政治紧张等都可能对香港的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构成负面影响。但内地实施新一轮对外开放,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香港可以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辐射作用及资本市场业务优势,人民币业务和财富管理的优势,香港银行业面临的是新的重要机遇。

作者单位:中银香港

作者单位:中银香港

本文刊载于《金融博览》2017年第7期

投稿邮箱

jrbl2011@163.com

1136379273@qq.com

订阅方式:

1. 邮局订阅:邮发代号22-488

2. 电话订阅:010-6326 503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