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这样的跨界,才是你未必会玩的freestyle

原标题:这样的跨界,才是你未必会玩的freestyle

(文/卢世伟)讲一件有意思的小事情先(我总是喜欢在文章里先扯一些自己身上的有的没有的事情)。前不久有一个不错的歌手发了新作,邀请我撰文点评一下。我又是在文章之前先讲了一些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当中提到我非常爱用的一个音乐APP,在使用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经历跟邀请我点评的这个歌手的经历颇有些类似。点评的文章当然是歌手及其公司都相当认可,只是在发表时,歌手公司给我提出一个“不情之请”,原来,歌手公司的背后也有一个还不错的音乐APP,所以在宣传自家歌手的文章里,他们不希望出现竞争对手家的名字,问我能不能把这个APP的名字隐掉?

我当然倒无所谓啦。但回头想想,这种事情其实在这个行业真的还不是什么个例,甚至可以说是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行规——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起,同行,尤其是有可能竞争关系的同行,成了这个行业一道必须耸立在相互之间的凛冽的屏障,成了一条水火不容永远跨越不过的边界。

但这个行业这些年就开始特别热衷于跨界。越来越多的人逐步开窍:若想在这个行业里突出重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敢于突破自身当下所局囿的界限。很多人也因此闯出了一片天,或一亮相就赢得满堂彩,或凤凰涅磐开出二度梅,或柳暗花明终见艳阳天。与本文相关的这位主人公大鹏,便是其中一个鲜明的例子。

大鹏在演艺圈这条路,几乎就是一路跨界跨出来的,而且每一步的跨越基本都是绝对的free style,让很多人想都想不出来。

大鹏本名董成鹏,毕业于吉林建筑大学管理学院工程管理专业,但他基本上是一毕业就跨界了,从建筑业跨到娱乐业——我认识大鹏的时候,他已经在搜狐担任娱乐访谈节目《明星在线》的主持人了,2007的时候我还应邀上过大鹏的访谈节目,那时的大鹏,也算是门户网站推出的首批娱乐节目主持人之一,尽管当时的他们还有点在电视娱乐大军的夹缝中生存的艰难情势。

但也就是那一年,大鹏又开始跨界,这次是从主持访谈直播间跨进了小剧场,成了李伯男导演的小剧场话剧《我要成名》剧中的男一号。随后,大鹏的界就越跨越多,越跨越大,2008年,首次跨进了电影界,自此一发不可收拾;2010年,又正式拜师小品王赵本山,成为了赵本山门下第53个弟子。2012年,在跨过了主持、演唱、话剧、电影、曲艺这些行业界线之后,大鹏再次将腿伸进了导演和编剧界,首次担任了系列迷你喜剧《屌丝男士》的导演和编剧,随后还又分别跨入了写作界和时尚界。

当然,真正让大鹏一举成名并且声名大振的,是2015年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煎饼侠》,正是这部电影,一下子就让大鹏进入了十亿票房导演的行列,还为他赢得了一座 “第11届中美电影节”中美人才交流杰出中国青年导演奖的奖杯。

从此,大鹏就成了内地电影圈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一个拥有巨大票房号召力的巨星。今年,大鹏大概也是感悟于自己这些年的跨界经历,或者是想起了自己跨界入行的最初梦想——音乐,再一次出马担任导演编剧和主演,一手炮制全新电影《缝纫机乐队》。

《缝纫机乐队》,顾名思义,讲的是一个名叫“缝纫机”的乐队的故事,这好像是句废话,但这部电影,实际上讲的就是一群人微言轻,通常说什么都会被别人当成是废话的小镇小角色,为了捍卫自己的摇滚梦想,捍卫小镇上的摇滚公园而大胆跨界,自己组成乐队,用音乐与强权对抗的故事。

大鹏自己就曾经电影里所讲的这个叫“集安”的小镇上的小青年,也曾经就是这样燃烧着音乐梦想走进娱乐圈的。高中时期的大鹏,就曾经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大学虽然是听从父母的意见去学了工程管理,仍不改音乐初衷,又先后组建了两支地下乐队。热爱音乐的人,大部分都未必干得了音乐这行,但却大多都有些“死心不息”的执拗,还记得前年首届“蒙面歌王”上 的那个直到突围赛上才揭面的“漂亮男孩不说谎”么,那个正是大鹏,入行13年来,大鹏也一直没有间断过在音乐上的各种小小尝试,而在带有自己品牌意义的第二部电影作品中,大鹏干脆就让这音乐梦想来了一次集中的爆发与阐述,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但如果说大鹏的用心也就仅限于讲一个自身的故事,那这立意其实也就乏善可陈了。《缝纫机乐队》是一部电影,电影中的这个杜撰的“缝纫机乐队”,这一次却又跨越了杜撰的界线,从虚拟走进了现实,变成了一支真正存活在音乐圈并且开始真实发声的乐队。之所以说是真实发声,是因为,这支乐队并不是只为了这部电影才存在,只为这部电影的而唱几首附属功能歌曲,而是因为,这支乐队已经接下了为即将于7月13日上映的另一部与自己完全无关的电影《悟空传》演唱同名曲的活儿。

这个界跨的就有点大了,而且大的有些匪夷所思。《悟空传》由郭子健编剧导演,彭于晏主演,与大鹏担任编剧导演并主演的《缝纫机乐队》从主创、主演到幕后团队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并且,《悟空传》即将于7月13号正式公映,《缝纫机乐队》则将于9月30号公映,如果《悟空传》的票房持续火爆,届时与《缝纫机乐队》正面交锋都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电影行业的竞争之激烈,即便不在行业内的人也会有所耳闻,竞争对手之间,甚至仅仅是同行之间相互的对抗、狙击,明争暗斗,也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讲句难听却未必过分的话:我不去给你挖坑已经是我高风亮节了,还要我去给(找)你搭台,哼哼,那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但这样闻所未闻的事情,就是让大鹏的这支缝纫机乐队做到了,这个同行之间的壁垒,这道界线,就是让他们率先打破了。据说促成这个创举的,是一家名叫“奔跑怪物”的新公司,这家公司由一帮前媒体人创立,主打国内影视音乐创意制作和影视音乐制作营销整合业务,凭着一股“玩儿转”的主导精神,也就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就先后与包括张艺谋、冯小刚、乌尔善、张艾嘉等在内的24位著名导演,包括黄渤、王力宏、薛之谦、谭维维、李宇春、华晨宇、好妹妹乐队等在内的50组艺人有过良好合作,先后推出了包括《五环之歌》、《来日方长》、《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等等在内的47首脍炙人口的影视爆款歌曲,迅速在业内创下良好口碑。许是正因为这种良好的业界口碑,让《缝纫机乐队》和《悟空传》这两部年度新片在选择音乐服务时,都想到了奔跑怪物。

怪物之所以怪,就是敢于不走寻常路,难得的是,两家分明就是竞争关系的电影制作方,竟然也能接受了奔跑怪物提出的这么怪的思路:让《缝纫机乐队》中成立起来的这支缝纫机乐队为《悟空传》这部电影制作并演唱主题歌,如是一来,两部看起来是敌对的或者至少是不相干的电影,就因为这样的一个合作团结在了一起,不仅是在行业内落下一个敢于打破壁垒敢于跨界的良好创意口碑,更重要的,还是这样的跨界合作对两部电影带来的实际好处:一方面来讲,对于营销而言,好的创意本身就是最大的市场竞争力,就是赢得聚焦和关注的核心手段,这样前所未有的大胆跨界合作方式,势必引发行业的高度关注与热议,而这种对新鲜未知事物的关注和议论往往都是自然发生的,它比那种通过资本运作所产生的营销效果往往更加真实且深刻;另一方面,从执行上来看,对于《缝纫机乐队》来讲,它的营销宣传期提前了,而对于《悟空传》来讲,它的营销宣传就加磅了,两家原本可能互相抵制甚至互相消解的团队,都会因为这样的合作互相为对方倾注心血和力量,互相支持互相帮衬,原来的单一宣传通道就变成了复合通道,能打开的面向和辐射的人群,自然倍增,而且双方都在宣传期,积极性与合作条件也更容易把握,这,已经不单只是创举了,不能不说更是一件事半功倍的壮举。

行业里如今很受推崇的有一种精神叫“匠人精神”。匠人精神当然首先指的是从业者对所从事的工作一丝不苟的专注与投入,但匠人精神其实并不只包括这些,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来各种工匠行业的发展,大家几乎都是以团结协作的方式最终赢得的共同发展,举一个最常见例子,为什么一个城市里最受欢迎生意最好做的地方往往都是那些食街或者夜市?就是同一个行业的人大家都扎堆在一起,一是带动一个整体的氛围,同时也给了消费者更多更方便的自由选择,更重要的是,能刺激组合消费,本来只想吃碗豆腐脑的,咦,旁边这家炸油条也不错,正好搭配着吃,两家都带火了,多好!

这几年,我自己也主动或被动地介入到了一些宣传推广营销的工作,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这个工作要想做活,一个很有效的方式就是,“借力打力”,做别人想不到的事情 ,或者敢想而不敢做的事情。奔跑怪物这次让《缝纫机乐队》与《悟空传》两部电影互相借力打力,去做一些别家公司不敢做或者不屑做的事情,一下子又给自己趟出一条意想不到的新出路来,像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free style,其实这个行业,还完全可以有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