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中国人所说的"天"与西方人的理解有什么不同?

原标题:中国人所说的"天"与西方人的理解有什么不同?

假设与求证:“天”与中国人的祖先崇拜

主讲人:侯且岸教授

今天我们和大家来探讨一个关于思想训练方面的问题,就是“假设与求证”。

我们曾经提出过在思想训练的过程中,我们要培养大家一个“有规律的思想方式”,我们上次也提到,“有规律的思想方式”其实有包含诸多内涵的,其实也包含有诸多方法的,今天我们涉及到的“假设与求证”,就是涉及到我们在思维训练中遇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在认识一个问题的时候,一般很容易满足一些既定的结论,很相信一些现有的一般的结论,没有一种开放的多元化的思维去想一想这个结论的整个推理过程,它是不是在一种假设和严密的推理论证基础上得出的结论,我们很少去怀疑这个问题,所以今天我们就涉及到对这个问题我们其实要做一个很严肃的或者叫很严谨的论证。

假设与求证的问题最初也是提倡思想训练的胡适先生提出来的,他最早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时期,当时在1919年的时候,他最早提出这个假设与求证这样一个关系的时候是说,我们大家在认识一个问题的时候,要注重假设,也要注重证实。他提出这个观点以后,其实也是有很多争论的,究竟这样一个假设是怎样建立的?是否需要对问题有一个深入的研究,并且对问题有一个很全面的把握之后我们再做出一些假设,如果没有这些而抽象地来谈论“大胆的假设”,恐怕也是有问题的。所以到了1952年的时候,当时胡适先生在台湾有一个讲演,涉及到研究治学方法的问题他就特别强调,他说其实我当年强调的这个问题,想让大家明白,“假设”在一个思维发展的过程当中它是很重要的,这个“假设”是一个过程,在假设之后我们要不断地证伪来解决我们对一个问题的认识,在这个意义上,我可以告诉大家,有的时候这种严密的求证可能比大胆的假设还重要。

其实在我看来,这种假设在一定意义上是一种更深入的思考,也可以说是一种反思,不断把我们的认识引向深入,而不是说我们简单的去相信某一个现成的结论。

其实胡适先生在讲假设与论证的关系的时候,在1919年的时候,他也同时伴随着一场争论来谈这个问题,这就是关于“问题与主义”的论战。尽管今天我们不这样看,不认为这是一场论战,而是一场讨论,就是胡适和李大钊先生两个人对问题和主义的一个争论。在这场讨论当中,胡适其实也是继续谈到了假设的问题,他说凡是有一种有价值的思想,我们都是先经过发现问题,先假设这些问题的存在,然后沿着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分析去选定或者叫假定若干的解决方法,那么在若干的解决方法的过程当中,我们要最后选择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法,其实这实际上也是在讨论假设与求证的这样一个关系。

今天我们为了进一步来理解这样一个思想训练的话题,我们还是提出一位我们反复提到的美国的中国学家史华慈先生,我们要提出的也同时还有史华慈先生的这样一本重要的著作就是《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其实史华慈先生他在研究中国古代思想世界的时候也是延续了这种从假设到求证的过程。他首先的一个假设或者叫做一个怀疑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在中国文化当中的概念,这个概念就是叫做“天”。史华慈先生对中国古代思想世界的研究是从疑“天”开始的,也是围绕着“天”这个概念做了若干的假设和推理之后,再进一步去探究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史华慈先生首先怀疑的是什么呢?或者首先假定的是什么呢?他研究的一个起点就是中国人的“天”和西方人讲的这个“天”的概念是一致的。但是他在进入到中国古代思想世界以后,他发现中国人的“天”和西方人讲的“天”不一样,内涵不同,首先提出的疑问就是:中国人的“天”我们西洋人是否可以理解为Nature,Nature就是我们讲的整个的自然界,这个天是否就是我们西洋人讲的God,是否就是我们西洋人理解的Heaven天国。他说在整个的推论过程当中,这几个假设都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在中国人的思想世界里面,他的“天”是富有道德的含义的,他的“天”包含有人格神的概念,这种人格神的概念和西方“上帝”的概念、“神”的概念以及天国的概念、自然的概念都不一样,这个人格神的概念更具体的来说就是包含一种祖先的崇拜,就是在中国人的思想世界,他的崇拜对象当中包含人格神的存在,也就是它是一种道德的化身,而且这个“天”本身它可以在左右和控制整个社会。

在中国的文字当中,能够看到的这种祖先崇拜现象让史华慈感到震惊,他说在这里我看到的不仅是一个祖先崇拜的问题,而看到的是整个中国的社会,看到的这种人格神与整个中国社会的秩序的关系。在给大家做了这些分析以后,他说我们今天西方人在对中国进行研究的时候,我们要讨论的就是这种自然与神和人之间的关系,更具体地说,也就是要讨论这种特殊的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关系,因为这种“天”它包含有道德的因素在里面,包含有伦理的因素在里面,而且这个祖先的崇拜,这种“天”也不光是帝王,中国民间的崇拜也包括了这种祖先崇拜,这是从上到下的,普通的百姓他们也都崇拜,他们崇拜的是自己的祖先,包括先贤、先圣、先哲,等等。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史华慈感到这样一个文化现象在西方文化当中是不存在的。

史华慈用这样一种推理和论证来研究中国古代的思想世界,其实是和他对中国古代思想的研究方法有直接关系的。史华慈研究中国思想史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研究中国思想史要研究思想家,要研究思潮,要研究思想和社会的关系,但史华慈不同,史华慈讲,我的研究或者说我的主要的研究方法是文化人类学与思想史的结合。所以他是把中国人的思想和意识放到了整个中国文化背景当中去看的,所以他做的假设和推理都是纯思辨的,这就是我们像在前面讲到的“柏拉图思辨”,这种思辨完全是超越人类的一般经验的,是一种超越,所以做的是一种纯理性、纯思辨的过程。

那么在史华慈看来,这样一种祖先崇拜对中国人的影响应该说是深远的,甚至于在他们看来,当然除了史华慈以外包括很多西方的学者,他们都认为儒家的思想其实包含有一定的宗教的因素。其实今天我们看起来的话,我们也不排除这样一种认识,如果我们是在祖先崇拜或者叫祖先人格神崇拜的这样一个意义来看中国人的信仰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而且这样一个祖先神的崇拜,其实对我们今天的现实社会其实都是有重要影响的。

通过史华慈的研究分析,我们会提出来一个问题,就是祖先崇拜在中国人的思想意识当中,究竟它有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其实今天我们可以说祖先的崇拜在中国人的意识和信仰当中是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的,他们在信仰当中,他们在崇拜当中,甚至他们祈求某些福祉的时候,他们祈求的对象,或他们崇拜的对象,其实不完全是神,而包括带有人格神性质的这些先王和先哲、先贤,所以中国的这样一个信仰应该说是多元的。

由于这样一种祖先的崇拜和信仰,我们还会出现民间的各种不同的信仰,甚至还包括我们各种不同的行业都有自己的崇拜,崇拜在中国人思想世界当中和精神世界当中是占统治地位的,也正是这样一个崇拜构成了中国人伦理道德的思想基础。我们的伦理道德所强调的这些儒家思想的主要概念,包括我们讲的仁,包括我们讲的礼,包括我们讲的孝,根源都在这种祖先崇拜上,它已经成为我们信仰的主要的部分。

其实在我们今天看来,对这个问题我们要做一个很全面的,或者很客观的评价,它既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了精神上的凝聚的力量,同时我们也需要做很深刻的反思,看到和检查一下它究竟给我们的思想造成了哪些负面的影响,而清理这些负面的影响,确实又是一个漫长的思想过程。其实我们今天把这种崇拜和信仰放到整个中国近代思想变化过程当中,我们看到,对这种传统的信仰和崇拜,其实我们曾经有过各种不同的这种反传统的做法,其实反传统是反对和这种思想传统相联系的那么具有专制的、宗法的这样一些思想特征,但是虽然我们经历了这样一个反对的过程,可是我们要告诉大家的是:其实我们今天讲的这样一个祖先崇拜和以他导致的信仰,其实在我们的头脑中,其实还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作用的。

通识讲读社往期回顾

史华慈看中国系列(过渡到思想训练系列课程)

    费正清看中国系列:

      严复看中国系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