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二)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二)

16日黎明,英缅司令官亚历山大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的部队已落入日军的包围之中,大为惊慌的他甚至认为日本人使用了空降战术。第一军司令官斯利姆一面紧急命令仁安羌守军炸毁油田,一面匆匆组织突围。城内100万加仑的原油被点燃,腾起的火苗高达150米,油田上空浓烟滚滚遮天蔽日,爆炸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无数高耸的井架和钻机在火光和浓烟中坍塌,变成一堆堆焦黑的废铁。当日本人冲进仁安羌时,英国工兵炸毁了发电站。

按道理作间支队只有3000多人,但面对兵力不到自己一半的敌人,毫无战意的英军一触即溃,瞬间陷入惊恐万状的状态。至17日傍晚,英军的突围行动除了在日军阵地前丢下上千具尸体外,始终没能向前挪动一步。

入夜,善长夜战的日军派出小股队伍进行偷袭,仁安羌到处都是射击声和喊杀声。英缅士兵在黑暗中自相残杀,乱作一团。第一师师长斯科特少将在与斯利姆的通话中绝望地喊道:“我们快完蛋了,将军。没有人能够挽救我们,除非上帝能够显示奇迹。”

斯利姆立即赶往离仁安羌最近的远征军新三十八师第一一三团驻地,亲自签下手令,要求该团团长刘放吾上校立即驰援英军。刘放吾告诉斯利姆,没有师长孙立人将军的命令,他什么都不能做。斯利姆威胁说,自己是孙立人的上级,他的命令就是孙立人的命令。刘放吾固执地反驳道:“在得到孙将军的命令之前,我无法行动。”无奈之下,斯利姆只好紧急致电远征军司令部求援。

虽然西路的仁安羌并不属于远征军的作战区域,但史迪威和罗卓英从盟军联合作战的角度考虑,还是命令驻守曼德勒的新三十八师速往增援,以解仁安羌之围。

在国军序列中,新三十八师绝对是别具一格,——这是唯一一支招收新兵不要文盲的队伍。新三十八师前身为财政部长宋子文一手创建的税务警察总团。由于是财政部直接拨款,其装备之精良甚至超过了中央军的精锐部队。与国军高级将领大多出身黄埔不同,该师中高级军官大部分有着留洋经历。此前在参加军政部校阅时,其综合战斗力名列第一。虽然名声没有第二○○师那么响,但同样属于国军中的精锐之师。

新三十八师师长也同样卓尔不群。孙立人,字抚民,1900年出生于安徽舒城一个官宦之家,自幼接受良好教育。1919年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后公费赴美留学,就读于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转入弗吉尼亚军事学院。1927年毕业后应邀考察英、法、德、日诸国军事,1928年回国,为当时国军中少见的海归派军人。抗战爆发之后,孙立人率部参加淞沪会战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全身中弹片多达十三处之多。伤愈归队后又参加了武汉会战。因屡立战功,1941年12月被任命为新三十八师少将师长。

接令之后,孙立人立即派副师长齐学启——此人毕业于美国诺维奇军事学校——率第一一三团火速驰援。在得知中国人只派出一个团来救援之后,亚历山大大为不满,认为如此兵力在强大的日军面前无疑于杯水车薪,强烈要求史迪威增派援军。再次接到电令的孙立人派第一一二团前往增援。

救兵如救火。4月17日黄昏时分,第一一三、一一二团先后到达预定攻击位置,激烈的战斗随即打响。孙立人也于当晚从曼德勒赶往前线亲自坐镇指挥。由于日军习惯以机枪枪声密集度来判断国军兵力规模,刘放吾便将轻重机枪全部部署在第一梯队。几十挺机枪同时打响,使得日军认为对面兵力至少在一个师以上,首先在气势上落了下风。按照日军作战经验,没有数倍于己的兵力,中国军队是绝不敢贸然发起进攻的。加上国军的猛冲猛打,日军阵势逐渐散乱。到18日正午时分,宾河北岸的日军已被全部肃清。

斯利姆催促中国军队立即渡河攻击,解救被围英军于水火之中。在详细勘察了周围地形之后孙立人认为,我方兵力太少且南岸地形暴露,敌军居高临下,我军处于仰攻的不利地位。如果攻击稍一受挫,很可能被日军窥破实力,如此不但不能完成解救英军的任务,连第一一三团也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危险境地。

孙立人断然下令暂停攻击,第一一三团在黄昏之前详细侦查当前敌情与附近地形,利用夜间做好攻击准备,在第二天拂晓发起攻击。

虽然内心认可孙立人的救援方案,但在被围英军的一再催促斯利姆早已心急如焚。之前由于日军牢牢控制了仁安羌的唯一水源,包围圈中的斯科特少将报告说,被围官兵已断水断粮达两天之久,随时面临全线崩溃的危险。在斯利姆眼里被围的那些人才是手心,身边的这些中国人连手背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随时可弃的手套。他要求孙立人无论如何立即渡河援救,不能再等到第二天黎明。孙立人并未被斯科特的告急电报打乱方寸,在陈述利害关系的同时,他请斯利姆致电英缅第一师务须再坚持最后一晚。

恰在此时,斯科特再次打来了告急电话,说被围部队已到了最后关头,一时一刻也无法坚持。斯利姆闻言脸色大变,孙立人冷静地请他转告斯科特:“贵师既已忍耐了两天,无论如何要坚持最后一晚。中国军队一定在第二天下午18时之前将贵军完全解救出围。”

面对电话中焦急而质疑的“有无把握”的询问,孙立人截钉截铁地告诉斯利姆:“中国军队,包括我本人在内纵使战至最后一人,也一定要将贵军解救脱险!”这句话使斯利姆大为感动,他郑重地握住了孙立人的双手,以此确认了双方的“君子协定”。

撒切尔夫人看望刘放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