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五)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五)

恰在此时英军的假情报到了:4月20日在皎勃东一带发现日军主力部队3000人。史迪威和罗卓英立即下令第二○○师和新二十二师紧急开赴皎勃东。对此大为不满的杜聿明提出,新三十八师刚刚取得仁安羌大捷,皎勃东方向不可能出现日军的大队人马,此前的侦查报告并未发现皎勃东一带有重大敌情,英军的情报很可能不实。况且即使那里出现新情况,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尚在仁安羌地区,足以掩护英军安全撤退。杜聿明强调,绝不能顾头不顾腚置东路险情于不顾酿成更大事端,极力坚持集中兵力保卫东枝。

双方再次发生争吵。杜聿明威胁罗卓英:“如果出此决策的话,我不能负责。”对此史迪威反唇相讥:“难道中国军队只吃饭,不打仗吗?”杜聿明立即回敬说:“我吃的是中国饭,不是英国饭。”大闹一场之后,杜聿明边接受命令边暗中吩咐戴安澜:“除先开过去一个团外,其余等我从眉谬回来之后再做决定。”

接到命令的戴安澜立即率部前往增援。但先锋第五九九团到达皎勃东之后,发现那里除了孙立人新三十八师在掩护英军潮水般地撤退之外,并未发现所谓的日军大队人马。远征军司令部这才发现上了英军的当。史、罗只好下令新二十二师暂时按兵不动,第二○○师继续滞留皎勃东一带搜索敌情,协助新三十八师掩护英军撤退。自己屁股还捂不住呢,仅仅为了掩护英军撤退就派出自己最能打的两个主力师,史、罗把国际主义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此时东线垒固失守的噩耗传来。罗卓英无奈调整部署,命令廖耀湘新二十二师火速东调增援第六军,但又缺乏快速机动所需要的汽车,只好令第二○○师再次东返,用戴安澜的汽车来运送新二十二师。各路兵马东奔西顾疲于奔命,还没打仗就已经累得半死。

杜聿明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他直接赶到远征军司令部找到了罗卓英,提出以第二○○师和新二十二师全力保卫东枝。因东枝一旦失守则腊戍危机,远征军的退路将被切断。但罗卓英还在坚持所谓的曼德勒会战,拒绝将大队人马东调。最后勉强同意将第二○○师运往东枝,其余部队继续专注于曼德勒会战。

4月21日,日第五十六师团兵分三路,一路沿公路北上,一路向东直逼雷列姆,最后一路直奔东枝。此时第六军已成一盘散沙,连军长甘丽初身边也只剩下600人。甘丽初将这些人交给参谋长林森木去阻击敌人,自己则到后方收容遍地的溃兵。林森木还算不辱使命,带领这些残兵将日军的攻击迟滞了二十四小时,随后率残部潜入丛林。该部在日军背后东躲西藏向北寻找回国的道路,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才潜回云南。

4月23日,日军逼近腊戍的最后门户东枝。此时甘丽初身边只剩下百余人了,根本无力阻止日军北进。无奈之下他只好下令炸毁东枝的物资后撤退。日军在缅甸独立义勇军的配合下轻松而下东枝。之后留下少许部队把守,大队人马继续快速北上直取腊戍。

东线战局急转直下。23日晚,重庆电令入缅参谋团转告远征军司令部,尽快破坏从雷纳姆至腊戍的公路,迟滞日军的进军速度。林蔚立即命令驻腊戍新二十八师第八十二团抽调第一、第三营前往执行破路任务,同时通知驻腊戍各机关立即撤往国内。作为滇缅公路的起点,腊戍各种物资堆积如山,破坏物资的命令同时下达。日军尚未到来,腊戍已是浓烟滚滚,一片狼藉。

此时被英军假情报误导辗转奔波了500公里的第二○○师终于赶到了东枝,来回折腾浪费了宝贵的三天时间,这在战机稍纵即逝的战场无疑是致命的。形势严峻使得所有大人物包括史迪威、罗卓英、杜聿明都赶到了第一线。

到达东枝的戴安澜随即部署攻城。尽管已经疲惫不堪,但第二○○师依然不辱使命。戴安澜亲临一线指挥战斗,身边副官孔德宏负伤、卫兵樊国祥阵亡,可见其指挥位置之靠前。由于日军大部队北上腊戍而去,驻守东枝的只是小股部队,25日傍晚18时,第二○○师克复东枝。

第二○○师攻占东枝竟未抓到一名俘虏,当地人都以沉默来对待中国人,拒绝向戴安澜提供任何消息。此时杜聿明接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命令。入缅参谋团的林蔚要求杜聿明立即向北追击直取腊戍的日军,确保腊戍。而远征军司令官罗卓英则命令杜聿明立即西返,参加策划已久的曼德勒会战,两个方向可谓驴头不对马嘴。就在杜聿明彷徨踌躇之际,林蔚的命令又到了:“应遵照远征军司令官命令行动。”于是杜聿明只好命令新二十二师、第九十六师以及军直属部队一起返回曼德勒参加会战。

尽管东枝得而复失,日第五十六师团完全没了后路,但渡边正夫始终牢记,自己的终极目标就是腊戍。完全置后方而不顾的渡边集中全部汽车,径直以每天110公里的急行军直扑腊戍,前锋第一四八联队距腊戍已不到200公里。4月29日是日本的“天长节”,是天皇裕仁的41岁生日,渡边拟以攻克腊戍作为孝敬天皇的生日大礼。此时速度胜过一切,渡边甚至下令停止运输补给,将车辆全部用来运输兵员,所有补给必须从远征军那里夺取。

渡边这阴毒之招真正找到了远征军的死穴。在他们对面,第六军已溃不成军,第五军主力几乎全被调去参加根本无法实施的曼德勒会战,前方腊戍竟只有新二十八师第八十二团防守,还有两个营被派出去破坏公路。城内只有剩下第二营及第六十六军直属特务营、搜索营等,实际上与空城无异。

要说蒋委员长还的确有战略眼光。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但4月25日在得知日第五十六师团北上去向不明的消息后,蒋介石立即意识到了潜在的风险。4月28日,他紧急致电林蔚:必要时可以放弃曼德勒作战,集中新二十八师全力防卫腊戍,确保远征军后方安全。但由于腊戍危机,入缅参谋团已开始撤离,这些军政大员以每天200公里的速度连续不断地跑了五天,一直到千里之外的保山才停下脚步,奔逃之中根本没有接发任何信息。蒋介石这一至关重要的电文也就失去了作用。

(图片:远征军司令官罗卓英)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