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六)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六)

第六十六军下属新二十八师本就是一支临时改编的部队,其接受的训练与野战军的要求相距甚远,战斗力自然无从谈起。除了在腊戍的第八十二团之外,该师其余两个团都被调去参加曼德勒会战,对于腊戍来说已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第六十六军中,最能打的新三十八师被调到西线干一些掩护英军撤退的无聊事儿。奉命增援腊戍的新二十九师也是刚刚组建,目前还远在云南的大理等待补充兵员物资,更加指望不上。可以说,第六十六军军长张珍现在基本是光杆司令一个。

鉴于新二十八师独力难支,25日,远征军司令部紧急电令尚在云南大理的新二十九师,务必于28日之前到达腊戍。这是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两地之间相距千余公里,但事关重大,师长马维骥明知不可为也不得不为之,仓促之间制订了入缅计划。

马维骥认为,哪怕只有一个连能够在28日到达腊戍也算完成了任务,至于能不能守住那里只能听天由命了。通过与地方部门交涉,马维骥得到了70辆卡车。26日在大理西城门外,70多辆汽车排成一队,新二十九师直属部队以及第八十六团的两个营紧急上车驰援腊戌。其余部队就站在路边就地拦车,拦住一辆就走一车人,——当时要是和现在这样随时可见堵一长溜车就好了。当前锋部队越过边境时,后卫部队还没拦到车。谁也不知道这支部队什么时间才能全部到达战场。

后院大火冲天,前方却依旧浑然不觉。4月27日,远征军司令部按计划下达了曼德勒会战命令。此时缅甸的总体战局是:西线英军正在快速溃退,新三十八师在大度地执行着掩护任务,第九十六师在曼德勒阻击日军,第二○○师从东枝出发北上追击日军。第六军已被基本打散,其新二十八师、新二十九师在腊戍和滇缅公路一线布防,不知道司令部赖以会战的兵力到底在哪里。

4月28日,新二十九师终于有一营人马到了腊戍。炮兵营长赵振全在巡视途中钻进林中出恭,突然听到远处有车辆行进的声音,伴以钢铁履带沉重的碾压声。大吃一惊的赵营长急忙探出头来张望,只见公路上尘土飞扬,一队坦克摆出战斗队形正急速向腊戍驶来。赵营长感觉不大对劲,这里是中方防区,如果盟军车队通过没有理由不通知友军。他拿出望远镜远远眺望,发现远方车辆上飘扬着日军的太阳旗。老赵惊叫一声,提起裤子顺着山沟小路逃走了。

这天是周日,腊戍守军的命运可比赵营长悲惨多了。刚刚抵达的新二十九师先头部队尚未来得及展开部署,日军的快速部队已经发起了进攻。猛烈的炮火将不知所措的中国官兵纷纷抛进血泊中。更多的人听见枪响,不是拿起武器战斗而是争相钻出营房阵地,逃入山谷丛林向中国境内溃逃。

29日,新二十九师后续两个团陆续赶到,紧急沿腊戍河构筑临时防御工事。但他们的机枪和迫击炮根本无法抵抗日军飞机、坦克的立体打击。第六十六军军长张珍将五门战防炮全给了马维骥,同时令新二十八师师长刘伯龙率残部构筑第二条防线。这些并未受过多少训练的新兵在日军潮水般的攻击下一触即溃,伤亡惨重。添油一般的后续部队来一车被消灭一车。到上午10时,日军已全面突破第一条防线,随后以坦克快速突击扩大突破口。下午17时30分,日军坦克冲进了第六军和新二十八师司令部。腊戍失守!

当天,第六军军长甘丽初逃至畹町,同第六十六军军长张轸一起钻进装甲车一口气撤退到三百公里之外的保山。

此情此景让老酒蓦然想起了马谡和街亭!很显然,远征军并非诸葛孔明,日军也绝不是司马仲达!

4月29日当晚,日第五十六师团师团长渡边正夫中将向第十五军司令部发去了穿插成功,一举攻陷腊戍的捷报。饭田军司令官一直揪着的心方才落地。

鉴于前方三路攻击进展神速,4月30日,南方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转来了大本营陆军部发来的急电:“第十五军果敢作战值得共庆。希不失时机进一步扩大战果,确立积极向重庆进攻之态势。为更有利于以后的措施,力争在缅甸境内歼灭敌军,同时以有力兵团越过国境,向龙陵、腾冲及怒江一线追击扫荡。”

大本营之所以放弃追歼英军和进攻印度的企图,将主要精力转向中国军队,主要受杜立特空袭东京的影响。由于轰炸东京的非航母舰载机而是陆军轰炸机,日军一时尚未查清这些飞机到底来自何处。有人猜测,这些来袭者很可能是以中国内地的机场为基地,担心美国人继续利用那些基地再次袭击日本本土,因此决心不惜代价打击重庆政府,迫使蒋介石进行和谈。大本营强令第十五军全力以赴击败中国军队,沿滇缅公路攻入云南,从侧后包抄重庆。

命令迅速下达至第五十六师团司令部。渡边正夫师团长认为:沿滇缅公路一线中国军队早已溃不成军,无法组织起有效抵抗,根本不需师团主力前往追击,仅以第一四八联队和坦克第十四联队配合向怒江一线突击就足以制胜。最肥的肉自然在中路,渡边决定师团主力沿腊戍至八莫的道路向密支那方向快速突进,堵住中路远征军主力退往国内的所有通道,将之一举围歼在缅北地区。

对渡边的决心,饭田军司令官极为赞赏,并迅速回电:“对自曼德勒方面向北退却之敌,军司令部决定以第五十五师团、第三十三师团向密支那和塔曼提(位于密支那西方约240公里的钦敦江畔)一线追击,以期与贵师团之切断退路相配合,捕歼敌人。”

腊戍失守,全局震动。直到此时,史迪威和罗卓英终于醒过神来了,立即发出了放弃曼德勒会战、全军迅速撤退的命令。至此,史迪威抵缅之后极力倡导的同古、彬文那、曼德勒三大会战全部化为泡影。撤退计划为中路军由密支那撤往国内,第六军向东越过边境向滇南撤退。第六十六军新二十八师、新二十九师继续沿滇缅公路布防迟滞敌军进攻,为撤退争取宝贵的时间。

由于远征军主动后撤,5月1日18时20分,日第十八师团先头部队攻占缅北重镇曼德勒。

(图片:远征军炮兵)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