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七)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七)

以第一四八联队为基干的坂口支队沿滇缅公路向云南快速攻击前进。尽管部队只有3000余人,但面对缺乏有效组织且军心涣散的各路溃军,日军的如潮攻势依然锐不可挡。之前由于重庆严格的新闻审查,对前线的危机国内民众并不知晓。后方报纸连篇累牍报导的都是胜利的消息。如3月29日《中央日报》宣称,“同古大战战果辉煌,歼敌一个师团”。4月各报又争相刊登“仁安羌歼敌5000人”的捷报。“彬文那重创日寇一个师团”的热劲儿还未过去,舆论又开始展望“曼德勒会战胜利在望”等等。仅就舆论宣传看来,前方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只有5月初在《云南日报》一个极不显眼的位置上,刊登了一则发自畹町的寥寥数语的豆腐块:“我军与敌在腊戍激战。”

对国内多数既无军事常识又无地理知识的人来说,这则快讯很容易被忽略。只有少数头脑冷静之士才会蓦然觉察形势不妙:既然前线连连告捷,为什么敌人会突然出现在距离国门不远处的腊戍了呢?

腊戍失守导致远征军上下一片恐慌,滇缅公路沿线陷入空前混乱之中。成营成团的败兵从前线溃退下来,他们和紧急疏散的政府机关人员,扶老携幼的华侨、难民组成了一支规模空前的逃难大军。无数汽车、牛车、马车和手推车充塞道路,人流与车流混杂,一齐浩浩荡荡向云南转移。新命令很快就到了,要求销毁公路沿线来不及运走的物资。一时间道路沿线四处火光冲天,此起彼伏的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5月2日,坂口支队先头部队以十辆坦克开路越过边境,当日攻陷畹町。三小时之前,由林蔚率领的入缅参谋团刚刚经这里逃回国内,一众大腕差点成为日军的俘虏。之前军委会后勤部长俞飞鹏亲赴畹町,下令将囤积于此的大量物资抢运保山。但时间紧迫,逃命还来不及呢,谁还有心思去抢运物资?在只能抢运贵重物品的前提下,准备出口换取武器的八万桶桐油只好就地销毁。还要高价雇人用斧头把油桶劈开,让桐油自行流光。剩余的大批棉花、面纱、轮胎和兵工器材就地销毁。尽管如此,仍有大量来不及销毁的物资成为日军的战利品。日军在畹町缴获的物资有汽油1570桶、机油1000桶、大米500袋、食盐896公斤,这对于根本没带补给的日军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礼物”。

日军马不停蹄向中国腹地突进。张皇失措的第六军军长甘丽初眼看敌军将至,下令炸毁五辆坦克堵塞公路以迟滞敌军行动,结果日军只花了两个小时就清除路障继续快速挺进。

新二十八师师长刘伯龙奉命率一部前往守卫芒市,但日军已抢先在5月4日占领此地,并于当晚攻占龙陵。当日军装甲车开进芒市时,站在街心的交通警察还在起劲地打着手势。后发现势头不对,瞬间撒丫子逃得无影无踪。在这两地,日军又缴获汽油550桶、柴油1000桶、轮胎900条、大米700袋、榴弹炮弹900箱、速射炮弹600箱以及大量其它军用物资。

5月4日上午10时,省立保山中学与县立师范学校师生千余人在保山公园举行大型集会,隆重庆祝“五四运动”23周年。集会吸引了大量群众围观。同日保山逢集,四乡民众云集县城。11时,国军一处防空监视哨发现西南天际出现了大批飞机,于是急忙向县政府汇报。但电话铃响了许久却无人理睬,唯一一个防空警报员早下班赶集去了。

11时15分,日军27架轰炸机排着整齐的三角队形飞临保山上空,隆隆轰鸣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由于事先无人报警,加上最近一直传闻有美国飞机将进驻保山机场,民众都以为这是美机光临,不少人向空中欢呼雀跃。日机在保山上空盘旋一周,开始不慌不忙地低飞投弹。第一批炸弹准确落在中心大街,炸坍了百货商号和南洋大旅社。由于街上汇聚了大量车辆行人,炸弹几乎无一例外地在人群里爆炸。第二批炸弹炸塌民房无数,黑烟冲天的保山城一片狼藉,民众死伤逾万。之后由于大量尸体腐烂无人掩埋,天气炎热诱发瘟疫,导致死者更众。

保山遭遇空袭当晚,之前驻扎在城外的滇军第六旅——“息烽旅”趁乱开入城中。他们并非来救民于水火,却趁着月黑风高兵荒马乱之际,将全城二十余家商号、钱庄洗劫一空,“首先是银行,其它商号和富户无一幸免,连小户人家也不放过”。乱兵还扮作蒙面盗匪杀人纵火,奸淫妇女,再经浩劫的保山彻底沦为一座死城。公然纵兵洗劫的罪魁祸首是“息烽旅”旅长、龙云的外甥龙奎垣,人称“小龙云”。后来保山官员和乡绅联名将龙公子告到重庆,为平息民愤,龙云才不得不将恶棍外甥撤职了事。

5月4日下午,蒋介石接到了“飞虎队”队长陈纳德上校的紧急报告:前方飞行员侦查发现,滇缅公路沿线国军溃不成军,日军进攻完全未遇抵抗。按目前的推进速度,十天之后日军就将兵临昆明城下。蒋介石立即致电此前已退到保山的林蔚:新维至畹町之间应一面破路、一面装埋地雷,如无地雷则埋手榴弹于路中,亦可阻止敌战车前进。所有桥梁应尽量破坏,马崇六处长现在何处?应令其全力破路与构筑工事为要。——堂堂蒋委员长竟亲自指挥前线官兵埋地雷或手榴弹,基本变成县大队、区小队长了。

战局急剧恶化,此时能够阻挡日军前进的,也只有怒江之上的那座天险惠通桥了。

5月4日深夜,位于昆明的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官兼昆明警备司令宋希濂接到了蒋委员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腊戍、畹町失守,日军正沿滇缅公路东进,林蔚参谋团已一天多没有消息。”蒋介石要求宋希濂尽快设法与林蔚取得联系,同时迅速征集车辆,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速度将距离怒江最近的第三十六师抢运至惠通桥,拼死阻止日军渡江。

(图片:快速挺近的日装甲部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