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八)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二十八)

委员长亲自打来电话,看来局势已万分危急。放下电话的宋希濂不敢怠慢,连夜赶到滇缅公路运输总局征集所有可用的车辆。总局答应,在5日到7日间提供550辆卡车给第十一集团军。宋希濂估算了一下,这些车辆可以在三天内运去两个师的兵力,于是连夜给驻扎祥云的李志鹏师长打电话,命令第三十六师立即整装待运,且严令李本人立即出发去追赶已出发的第一○六团。很快委员长的电话又来了,命令宋希濂立即将昆明防务交给第九集团军第五十四军军长黄维负责,第十一集团军集体快速开赴怒江前线。宋希濂在下达命令的同时立即动身前往保山。

5月2日,远征军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少将从畹町撤往昆明途经惠通桥,给这里留下了一队宪兵和工兵。马少将授权独立工兵第二十四营营长张祖武中校接管大桥,一旦情况紧急立即炸桥。

5月4日形势更趋紧张,怒江西岸的盘山公路上,等待过桥的车辆和人流一望无际。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日军已占领芒市,距离惠通桥已不到100公里,一切表明日本人的身影很快就会出现。张祖武命令工兵提前在桥上装好炸药,并派宪兵把守桥头,严防日军便衣混过桥来。

中午时分,日军轰炸保山的消息传来,众皆哗然。下午14时,一架日机反复从惠通桥上掠过,既未投弹亦未扫射。16时又有三架敌机从空中掠过,急于过桥的人群更加拥挤,吊桥被压得剧烈摇晃,竟然有数人因此落入江中。

戏剧性的一幕就此出现。傍晚18时,一辆破卡车从保山开到桥头,欲逆行过桥被宪兵阻止。车主龙陵商人何树鹏自恃与“息烽旅”关系密切,出言不逊,被宪兵当众重赏两记嘴巴。此人无奈只好掉头,却因操作过猛与另一车迎头相撞,致使大桥交通堵塞。

见此情景张祖武大怒,命令宪兵将卡车推下江去。何树鹏呼天抢地以身护车。气急败坏的宪兵欲以“妨碍执行军务罪”将何拖到江边枪毙,骤起的枪声在暮色苍茫的峡谷中引起巨大回响。

受惊的人群涌来涌去,粗大的钢索吊桥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为平息骚动,宪兵再次对空鸣枪示警。此时,数百扮作难民的日军距离桥头已不足200米。骤然响起的枪声不仅震惊了西岸难民,也惊动了不断逼近桥头的日先头部队。他们误以为行踪已被发现,一窝蜂似地向桥头发起殊死冲锋。

张祖武被突如其来的密集枪声惊呆了。瞬间他反应过来是对面来了日军,于是立即下令炸桥。随着一声巨响,那座日本人之前无数次欲炸毁却未果的大桥,连同桥上的难民、车辆、已冲上桥面的日军一起随断桥坠入怒江的滚滚湍流之中。此情此景老酒已无话可言,只想起一词叫“天佑中华”!

桥梁既断,日军装甲部队完全被阻隔在怒江西岸。急于抢功的板口少将简直急疯了,命令所有坦克立即以最快速度向桥头进发,将一切拦路车辆碾碎或推开,为搭载步兵的汽车开辟道路。随行的日军重炮部队立即在怒江西岸架跑轰击,停滞在江东开阔地带的上百辆卡车瞬间被炸成一片火海。

已完全失去理智的板口随即派出一个大队的800名步兵,乘坐橡皮艇实施强渡或直接泅渡。尽管不少人被江水吞没,但仍有500多人爬上了东岸,与参谋团之前收容的溃兵展开激战。守桥部队渐渐不支,日军迅速向东岸的黑崖山高地冲去。

万分危急之时,第三十六师第一○六团的两个连拍马杀到,他们几乎与日军同时到达东岸。师长李志鹏和团长熊正诗各率一个连居高临下狙击日军。傍晚时分,第一○六团主力赶到,随即加入战斗,牢牢控制了怒江东岸的制高点。5月6日,第一○七团和第一○八团赶到惠通桥。经过8小时激战,过江日军大部被歼,但残余日军依旧死守不退。

得知日军欲强渡怒江的消息后,陈纳德的飞虎队紧急出动4架新型P-49战斗机,各携带炸弹300公斤,另加装有六挺机枪的4架旧式战斗机飞抵战场。战机在狭窄的怒江峡谷中来回穿梭轰炸、扫射,摧毁了日军大部分坦克、汽车以及准备架设浮桥的设备,大量步兵也被杀伤。日军重炮阵地也被炸得一片狼藉,大队长田村中佐被炸得支离破碎。连板口少将也被击伤。等他醒来的时候,已在在被送往仰光医院的路上了。

日军攻入滇西,举国震动。在满目疮痍的山城重庆,由蒋介石亲自主持的军事会议已经持续了二十多个小时。由于前线战况不明,甚至有人提出了迁都兰州的建议。

日军的迅猛攻势同样引起了在华美国人的恐慌。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团长约翰•马格鲁德准将紧急同高斯大使商议,一旦形势持续恶化,是否有可能把美国使团撤离到苏联境内?他同时也意识到,“无论如何,决不能做出丝毫让中国人疑心,察觉到美国人和其他外交界人士对中国已经丧失信心的举动”。

高斯说,他甘愿冒被日本人俘虏的危险,也不会让中国人觉得美国即将从重庆撤离。他建议马格鲁德可以减少使馆的人数,将他们分批向印度转移。高斯同时电告华盛顿,向赫尔国务卿汇报了马格鲁德的担忧。还是大官儿觉悟高,赫尔当即向马歇尔做出指示,让他严禁马格鲁德继续散步美国使团可能撤出中国的言论,因为这一行动必将“极大地伤害中国的利益和作用,以及我们希望这个远东国家将来在联合国里发挥的作用”。

逃回云南的林蔚竟然在慌乱中丢失了密码本,无法向重庆及时告知前线的情况。幸好随行参谋沈定邦还带着与重庆军训部联系的专用密电本。林蔚于是拟电发往军训部,再由军训部发电给蒋介石。收到滇西发来怒江防线已经稳住的消息后,蒋介石长长出了一口大气,迅疾回复林蔚:“微戍电刻始接悉,无任欣慰之至。”

(图片:惠通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