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毒品能有多恐怖?让你的肉体活着腐烂只剩白骨

原标题:毒品能有多恐怖?让你的肉体活着腐烂只剩白骨

生于中国长于中国,几乎每一个拥有学生时代的孩子都接受了中国式的禁毒教育。

有的是在学校组织的强制性讲座上,有的是在外出军训的某一个课程上。

这些禁毒宣传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突出毒品给人身、家庭带来的危害。

想必不少人应该还记得那些瘾君子浑身溃烂的惊悚照片。

吸毒者吴桂林的最后19天

诚然,这种方式的禁毒宣传是最直接最有冲击力的,对于未经人事的学生而言也许也是最有效的。

但时代在变化,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些非常悲伤的事实。

随着新型合成毒品的出现,不仅仅让吸毒的成本极大地降低,且单纯对身体的危害也不如传统毒品来得那么猛烈。

冰毒是新型合成毒品最典型的代表

这些合成毒品更多的危害是体现在对心理以及社会的摧残。

然而,毒品经济的成熟也带来了新的问题。

大量的毒品商人越发猖狂地往毒品中参杂各式各样的物质。

在以前,这些杂质往往是一些廉价且无害的物质,例如淀粉、葡萄糖等。

但近几年,这些杂质鸟枪换炮,成为了十分重要的成分。

并且,它们对人体的损害不亚于毒品本身,甚至在某些案例中远超那些带来快感的成分。

因吸食勾兑杂质毒品造成的皮肤溃烂

在三大传统毒品(鸦片类、大麻类、可卡类)中,可卡因可能算是比较特殊的一类。

论高调程度,提及它的概率似乎远不及海洛因和大麻。

但可卡因的历史并不比上述二者来得短。

从16世纪南美土著咀嚼古柯叶,到后来添加到可乐当中作为提神成分。

可卡因一路走来,目前仍是欧洲仅次于大麻的第二大毒品。

在欧洲的某些热点城市,从下水道的污水当中都能检测出经尿液排除的可卡因。

据估计,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年均可卡因消耗量可以达到每千人550克,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在阿姆斯特丹街头,可卡因警告随处可见

巨大的消耗量足以形成成熟的毒品销售体系。

为了增加利润或者改良吸食效果,毒贩自然会在毒品中勾兑各种物质。

最常见的勾兑物糖类淀粉这些,从海洛因盛行的时代就一直存在。

近年来又兴起了一种新物质——左旋咪唑

左旋咪唑结构式

在欧洲和美国,有超过70%的可卡因参杂了左旋咪唑。

这种物质会直接导致吸食者的皮肤坏死、甚至腐烂!

左旋咪唑原本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广谱驱肠虫药,我国80年代以后的驱虫宝塔糖主要成分就是盐酸左旋咪唑。

宝塔糖,50年代至70年代的宝塔糖有效成分提取自天然植物蛔蒿,后因为一系列原因在80年代被淘汰,最初的宝塔糖永远消失了。之后诞生的宝塔糖成分已经替换为盐酸左旋咪唑。

作为一种人工合成的药品,左旋咪唑并不称得上美好。

其有相当多的不良反应,包括恶心、呕吐、头痛,皮疹、光敏性皮炎等。

由于左旋咪唑的不良反应众多,目前其主要的用途还是作为养殖业的廉价驱虫药。

2003年,加拿大就已经禁止在人体上使用左旋咪唑了。

左旋咪唑对钩虫和蛔虫的驱除效果不错

毒贩们青睐左旋咪唑并不是因为想给瘾君子驱驱肚子里的寄生虫。

他们认为左旋咪唑可以增加吸食后的兴奋度,并且它价格非常低廉。

作为可卡因的勾兑物,左旋咪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传十,十传百,目前左旋咪唑成为了最流行的可卡因伴侣。

可卡因成品

最终受害的当然是那些无知的瘾君子。

过量摄入左旋咪唑导致他们的皮肤出现溃烂,鼻子、耳朵、面部出现呈现出黑紫色。

同时还有更严重的副作用,他们的免疫力下降,白血球缺乏,随时会引发严重的感染。

像是感冒、肺炎这样的疾病甚至都能夺去他们的性命。

因吸食可卡因大量摄入左旋咪唑的瘾君子

但左旋咪唑的威力比起下面的这种毒品,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下面这种毒品因为吸食后恐怖的症状被人称为“鳄鱼”。

只要染上,身体组织会慢慢腐烂,轻者两三年内死亡,重者不出一年就毙命!

吸食者大多拥有鳄鱼一般的皮肤

不过说起来“鳄鱼”的成分二氢脱氧吗啡并不是什么剧毒之物,目前仍是一种强效的镇痛药。

它的分子结构虽然比起吗啡而言变化不大,但却拥有吗啡8-10倍的活性。

注射后的效果类似海洛因,但其成本却远远低于海洛因。

一般来说注射一阵海洛因大概需要150美元,鳄鱼却只需要6-8美元,“性价比”高得离谱。

鳄鱼的有效成分与吗啡、海洛因拥有相似的结构

但鳄鱼毒品风靡的原因还远不止这些,最关键的还是它极为简单的生产工艺,和四处可得的原料。

几年前的俄罗斯,可待因还没有被列入处方药,很多瘾君子可以随便在药店买到这种制备鳄鱼的原料。

仅仅需要三步简单的化学反应,这些镇痛药就可以变为他们梦寐以求的毒品。

为了避免被指责教人制毒,生产流程只模糊示意

正因为制取工艺简单,瘾君子们根本不需要从毒贩手里购买,他们自己在厨房里就可以生产。

这也是鳄鱼毒品成本低廉的主要原因。

不过,化学反应虽简单,可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生产出足够纯净的成品。

由于缺少化工原料,他们经常以汽油作为溶剂,用红磷、碘酒、盐酸和可待因合成二氢脱氧吗啡。

熬制好的鳄鱼毒品

最终的成品通常是不纯净的橘黄色,里面含有的杂质对人体危害极大。

但是毒瘾上来了谁还顾得上纯净不纯净,抓起注射器就呼呼地往身体里打。

一开始,只是引起了一些皮肤的坏死,看起来就像是鳞片一样,这也是鳄鱼得名的原因之一。

但它的危害才刚刚开始显现。

虽说鳄鱼能带来类似海洛因的极度快感,但在持久性上远不及海洛因。

海洛因注射一次能维持最长8个小时的快感,但鳄鱼只有仅仅一个半小时。

而在厨房里用简易原料熬制一份鳄鱼需要30分钟到一个小时左右。

因此大多数注射鳄鱼的瘾君子很快就会陷入一种死循环,不是在吸毒就是在制毒。

逐渐加大的注射量让这些瘾君子的身体发生了恐怖的变化。

鳄鱼中掺杂的那些物质开始逐渐腐蚀他们的身体,由内而外地渐渐腐烂。

先是皮肤坏死,然后是肌肉,直到露出铮铮白骨,最后连骨头也会断掉。

这些瘾君子们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肉体腐烂,仿佛看着一具死尸。

可一旦停下来,他们就要面对最痛苦的戒断反应,只能不断吸食麻痹自己。

不出几个月,吸食鳄鱼就会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手臂小腿的肉烂了一圈,挂着早就坏死的手掌脚掌。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它断掉,活像被鳄鱼咬掉的样子。

在俄罗斯,很多吸食鳄鱼的瘾君子都生活在一些苏联时代的工业城市。

苏联神话破灭后,这些城市逐渐没落,他们的生活没有了希望,城市也饱受毒品的侵害。

俄罗斯东部的重工业城市新库兹涅茨克

据估计,某些城市约有20%的人吸食过海洛因。

而这些鳄鱼的吸食者大多也都是从吸食海洛因转来的。

令人可悲的是,其中有许多都曾经戒掉了海洛因,可当鳄鱼横空出世,他们还是没能经得住诱惑。

也许之前的戒毒只不过是因为经济压力所困,鳄鱼正好清除了他们吸毒的最大障碍。

他们不是不知道吸食鳄鱼的最终下场,甚至都准备好了棺材。

只是不吸毒又能怎样?这个城市还是一片死寂,人人都以毒品为乐,看不到希望。

这些毒品中的杂质正如人内心的杂念一样,侵害着他们的生活。

直到2012年,俄罗斯才正式将可待因列入处方药的名单。

而还有相当多的国家未曾作出反应,可待因依旧“无害”地摆在药店的货柜上,等着进化成凶猛的巨兽。

吸毒,不过是完成了一次转变,让他们的肉体变得与思想一样腐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