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对于《红楼梦》而言,薛宝琴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

原标题:对于《红楼梦》而言,薛宝琴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

薛宝琴究竟有着怎样的美丽?为什么说87版薛宝琴是最大的败笔?

薛宝琴

薛宝琴,《红楼梦》中皇商之女,薛姨妈侄女,薛宝钗的堂妹,薛蝌胞妹。她是一个在《红楼梦》中几近完美的人设,一出场就几乎获得了贾府所有人的喜爱。对于她的美的描写,《红楼梦》可谓一反常态,不仅于正面处不吝笔墨,侧面亦毫不避嫌地浓墨重彩,曹公对于一个非“十二钗”女子的关注,已然超出“十二钗”之秦可卿妙玉迎春等人,深为红楼读者所惊诧。

借他人之言,言宝琴之美:

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向袭人、麝月、晴雯等笑道:“你们还不快看人去!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他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除了这几个,难道还有几个不成?”一面说,一面自笑自叹。

晴雯等早去瞧了一遍回来,嘻嘻笑向袭人道:“你快瞧瞧去!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

袭人笑道:“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三姑娘看着怎么样?”探春道:“果然的话。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袭人听了,又是诧异,又笑道:“这也奇了,还从那里再好的去呢?我倒要瞧瞧去。”探春道:“老太太一见了,喜欢的无可不可,已经逼着太太认了干女儿了。老太太要养活,才刚已经定了。”宝玉喜的忙问:“这果然的?”探春道:“我几时说过谎!”又笑道:“有了这个好孙女儿,就忘了这孙子了。”宝玉笑道:“这倒不妨,原该多疼女儿些才是正理。明儿十六,咱们可该起社了。”

果然王夫人已认了宝琴作干女儿,贾母欢喜非常,连园中也不命住,晚上跟着贾母一处安寝。

正说着,只见宝琴来了,披着一领斗篷,金翠辉煌,不知何物。宝钗忙问:“这是那里的?”宝琴笑道:“因下雪珠儿,老太太找了这一件给我的。”香菱上来瞧道:“怪道这么好看,原来是孔雀毛织的。”湘云道:“那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

湘云又瞅了宝琴半日,笑道:“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正说着,只见琥珀走来笑道:“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宝钗忙起身答应了,又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一时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那宝琴年轻心热,且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今在贾府住了两日,大概人物已知。又见诸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且又和姐姐皆和契,故也不肯怠慢,其中又见林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宝玉看着只是暗暗的纳罕。

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众人都笑道:“少了两个人,他却在这里等着,也弄梅花去了。”贾母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一语未了,只见宝琴背后转出一个披大红猩毡的人来。贾母道:“那又是那个女孩儿?”众人笑道:“我们都在这里,那是宝玉。”贾母笑道:“我的眼越发花了。”说话之间,来至跟前,可不是宝玉和宝琴。

白雪红梅

《红楼梦》借贾母、宝玉、黛玉、晴雯、宝钗、湘云、探春、王夫人等人之口眼,不同角度不同方式描绘了宝琴之美。生人见生人,除是十分美貌,不然断不至一见面即交口称赞。而称赞宝琴之人,皆是平日里眼高于顶之人,宝玉甚至形容不出宝琴美貌,可见其美乃大美,大美无须言表而言不能不表。

若只是皮囊之美倒也罢了。虽然这皮囊就已惊艳无比。然大自然钟灵毓秀,宝琴不仅貌美,更兼才美、性美,使人完全无排斥之理由。无论是讨厌性格如黛玉之天真刻薄者,抑或是讨厌性格如宝钗沉稳世故者,对于宝琴的态度却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无论宝琴怎么做,都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用薛宝钗的话说,薛宝琴的性格应该有点像史湘云,年轻心热,天真烂漫而又直爽聪慧,或许大家正因为知道她性格真诚而又兼年小,与己无碍,故而更觉可爱。

薛宝琴

宝琴之诗才,与其美貌相比,略逊于钗黛湘三者,从“芦雪庵争联即景诗”以及几次诗社比试可知,然其年幼于钗黛等人,能有如此水平,亦是才华横溢。不过,书中借薛姨妈的话介绍她说:“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的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所以她的见多识广,其实远在贾宝玉和“金陵十二钗正册”中任何一钗之上!她八岁时跟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还接触过真真国的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的洋女子,甚至还藏得有那女子的墨宝,书中并写到她向宝玉及黛、钗、湘等凭记忆念出了一首那真真国美人所写的五律诗。她的十首怀古诗,不落窠套,见解独特,已然超出大观园中女子之调而能卓然自立。

宝琴

说到她的存在,从《红楼梦》中第四十九回出场到八十回结束,薛宝琴的下落并没有明确得到交代。尽管她最初是为了追梅翰林之子而来,但却在大观园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薛宝琴是《红楼梦》里一位特殊的“局外人”,bug一样的存在。很多时候,她明明在场,却又仿佛不在场。而有些不应该在场的地方,却偏偏又在场。

比如,她一进入贾府,就明显对黛玉造成了威胁,贾母和凤姐都想给宝玉求配宝琴,可黛玉对此却无动于衷。即使说黛玉知道宝琴已许配给了梅翰林之子,没必要吃她的醋,可对于贾母和凤姐起的这种念头,以黛玉的个性,她决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然而,书中对此却只字未提,似乎黛玉并没有当她在场一样。但奇怪的是,被称为温柔沉稳的宝钗却反倒吃起了她的醋:“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黛钗

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此类大事,却是从宝琴的眼中写来,想她不过是以一个亲戚的身份,却能够进入到贾府的宗祠,参观贾府的除夕祭祀。这明明不该她在场的地方,她却偏偏又在场。

第63回,宝玉过生日,晚上开夜宴,书上明明写道:探春命翠墨同了小燕再三的请了李纨和宝琴二人,会齐,先后都到了怡红院中。此时,她明明在场,可大家一起占花名儿的时候,连麝月都占了,却独独没有她。

群芳夜宴

她是生日也很特殊,偏偏是和宝玉同一天生日。黛玉与宝玉同心如此,作者也没有安排他们一天生日。即使与宝钗有着“金玉良缘”,作者也没有安排他们同一天生日。偏偏是一个远方亲戚,与宝玉没有太多交集的人,能够如此深得曹公之心,可见,曹公应该是把宝琴当作一个完美的梦中情人来描写的,得不到的,永远才是最好(宝琴一开始就已经许配了梅翰林)。“木石前盟”“金玉良缘”最终尚且是镜花水月,而“白雪红梅”或许更是曹公留给自己的最后一点念想吧(薛者,雪也;梅者,梅也。《红楼梦》最后的结局是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梅花瑞雪固乃绝配)!真可谓: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红楼梦

他并不希望所有女子都如“金陵十二钗”一般薄命,而是希望能有一个完美的女性寄存他心中的美好。美存于世,希望才不会灭。

若此,87版的薛宝琴当得起乎?

薛宝琴

其实,不但87版的薛宝琴当不起,任何真实存在的美人几乎都当不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