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马伟杭副主任:医疗人才短缺所以医生、护士觉得累

原标题:马伟杭副主任:医疗人才短缺所以医生、护士觉得累

作者 | 吴施楠

来源 | 搜狐健康

在中国医改风起云涌的今天,我们深刻的认识到医疗人才对于一个医疗机构和服务平台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医疗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好的人才显得尤其宝贵。在外部环境发生巨大变化的阶段,我国的医疗卫生人才仍然呈现缺乏的态势,而且愈演愈烈。在7月15日举行的2017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浙江省卫计委副主任马伟杭提出了他的观点并给未来医院的发展谋划了若干方向。

【浙江:奏响医改“三部曲”和“协奏曲”】

记者曾跟随国家卫计委前往杭州对当地的医改情况进行调研。可以说,浙江的医改与全国的步调一致,进入了攻坚阶段。但在马伟杭看来,浙江在一致的基础上还先行了一步,既奏响了“三部曲”,也奏响了“协奏曲”。

2014年4月1日,浙江省所有的公立医院就开始实行了药品零差率的试点。

在此基础上,为了促进医疗资源平衡,推出了“双下沉,两提升”工作。马伟杭告诉记者,浙江省在改革中非常注重整体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水平的提高,特别是县级医院整体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浙江省省委省政府在县级改革开始的时候就提出要把城市的优质医疗资源,包括人才资源、三甲医院资源下沉到县市区,要跟县级医院建立紧密合作的办医关系,形成医联体,县级医院也把资源下沉到乡镇医院,达到逐级下沉的目的。

此外,由于打通了城市医院和县级医院的通道,同时推行了县乡村一体化的改革,医疗服务链变得通畅。2014年浙江省推行分级诊疗制度,2016在全省全面推开。

同时,浙江还大力鼓励社会资本投入到医疗中来,推进社会办医,推动健康服务业发展;进一步强化阶层,推进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推进县乡村一体化改革,夯实诊疗的基础。

在杭州,记者见识了市民卡的强大,看到了智慧医疗带给杭州老百姓的便捷。在信息化助力医改这个方向上,杭州的改革经验的确是值得学习的。

【人才短缺,医生、护士觉得累】

虽然浙江的经济水平相对发达,医疗资源较为充足,信息化程度也名列前茅,但仍然逃不开医疗人才缺乏的事实。

“我觉得最关键的一条是如何激发人的活力,改革如果不激发广大医务人员的活力,这个改革会非常艰难,也很难走下去。”马伟杭谈到,现在到了解放医者的时候,需要进一步为医务人员创造更多的条件,激发更多医务人员参加改革的活力。

从当前来看,中国的医务人员是十分短缺的。据介绍,浙江医院的人员和床位比是1.5到1.8左右,基本没有超过两个人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大概有4000张床位,但是医务人员只有5000多人。

而在国外很多医院,尤其是很有名望的医院,它的床位数和人员数的比一般是1:4-1:6,更高端的医院能达到1:8的比例。

从浙江的情况来看,浙江经济发展已经到了一脚迈进发达地区的水平,在这样的情况下,现有的医生和护士完全不能满足现在医疗服务的需求。

马伟杭说:“医护人员的数量和现在医学技术的发展,和老百姓对医学技术服务的要求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这种差距使我们的人才既处在绝对的短缺,也处在结构性短缺的状态。我们知道大家非常累,干了很多活,那么这个‘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人才短缺。”

很多院长对于这个问题也深有体会,纷纷表示现在对医院发展制约最大的瓶颈就是缺人。大医院缺领军人才,基层缺实用人才,民营医院缺骨干人才,健康产业部门缺经营管理运营人才。“未来对所有的医院来说,抓住人才是发展未来健康服务业或医疗卫生服务业的根本,也是未来改革是否能取得真正成功的关键所在。”马伟杭总结道。

【未来中国医院发展的大趋势】

早在2008年,马伟杭就做了一张PPT,谈到包括单体医院转向系统医院发展在内的未来中国医院发展六个趋势。最近,马伟杭将这些观点重新梳理,提出了今后四个值得研究的方面。

第一,做好协同医疗,重构医疗服务体系。过去的医院是完全分裂式竞争的关系,总是想着把其他医院搞垮。所以医院就有了马太效应,大的医院越来越大,基层则很薄弱。这样的医疗服务体系不能满足、不是一个国际化发展方向,因此在协同医疗重建医疗保健体系上要下大功夫。

第二,学习管理型的医疗。过去的医院因为看病而存在,其实美国的凯撒模式非常值得学习。把医保、医院、医生利益捆绑在一起,共同的目标是以病人为中心,通过这样的紧密合作,通过共同价值观体现,使我们在医疗服务中,更加注重对健康的维护,而不是把更多的资源用在最终的ICU上面。

第三,智慧医疗或大数据医疗。在马伟杭看来,现代科技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颠覆”医疗提供模式,可以改变服务的内容。就像智慧诊断越来越多,一部分影像医生可能会失业。“信息技术会带来很多的变革,我们绝不能等闲其事,不能认为这个跟我们没有关系,智慧医疗使线上线下任更加融合。”

不过马伟杭也指出,医疗的本质是人文。医生和病人之间有人文关怀,冷冰冰的机器技术再好,也不可能达到完全信任。人是需要人文关爱的,这很重要。

第四,多元医疗时代。社会可以提供的是一些个体的需要,还是共同的需要?对政府来说,提供的是基本医疗服务,对社会资本投入来说,可以提供特需医疗服务。这并不矛盾,相反这样能在多元化的医疗上相互促进,相互发展。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