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1962年中印战争中, 中国军队如何选定主突方向的?

原标题:1962年中印战争中, 中国军队如何选定主突方向的?

如果对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进行仔细研究,我们就会发现,中国军队当年在反击侵占中国领土的印军时,可以自由地选择攻击地点。但最后,中国军队将反击印度军队的主要方向,定在中印边界线东段。这绝不是偶然的,它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共领导人权衡利弊后,作出的最佳决策。

作者:楚人陈奇雄

众所周知,中印边界全长约1710公里,习惯上分为东、中、西三段:东段长约650公里,从中国、印度、缅甸三国交界处至中国、印度、不丹三国交界之处的底宛格里;中段,长约400公里,从中国西藏普兰县的中国、印度、尼泊尔三国交界处至中国西藏札达县的6795高地;西段长约650公里,从札达县的6795高地至中国新疆的喀喇昆仑山口。整个中印边界线从来没有正式划定过,但根据双方历史行政管辖所及,形成了一条传统习惯边界线,东段是沿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中段是沿喜马拉雅山脉,西段是沿喀喇昆仑山脉。

根据《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一书的说法,中印两个大国于1962年爆发边境战争,绝不是偶然事件,它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和复杂的背景。

(下为印度山地师士兵在接受训练)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如果对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进行细细研究,我们就会发现,中国军队将反击印度军队的主要方向定在中印边界线东段,也绝不是偶然的,它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共领导人深思熟虑的产物。

在战争中,将哪里作为己方军队的主要突击方向,是一个关系到交战各方谁赢谁输的重大问题。

大家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军队因采用了该国名将曼施坦因拟定的作战方案,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击败了法国。曼施坦因计划,与纳粹德国军队之前拟定的西线作战计划,最重大的区别就是主攻方向不同。而使用的军队,还是之前方案中所用的军队,只不过将军队的配置作了改变而已。

纳粹德国军队之前制订的攻打法国计划,没有什么特别的新意。该计划规定由位于北面的B集团军群担任主攻,从比利时中部突破后自北面包围盟军主力。而位于南面的伦斯德指挥的A集团军群,则将穿过阿登山脉的山林地带担任助攻。当时,无论是德军最高统帅部还是盟军最高统帅部,似乎都认为德军进攻法国的方案,就只能是这个方案。因为对法军来说,阿登山区易守难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步兵都难以通过阿登山区,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军的机械化部队就更不可能该山区对法军发起进攻了。

曼施坦因却提出与众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上述方案只不过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军进攻法军方案——施里芬计划的翻版,毫无新意。他坚信,要赢得战争,必须出奇制胜,必须攻敌无备。如果你的作战计划已经被敌人猜中,那么你的主攻方向必然是敌军的重点设防区域,迎接你的,就将是一场攻守双方硬碰硬的顶牛战争,胜负难以预料,战局也会转为持久的消耗战。

曼施坦因提出,德军的机械化部队,肯定有办法通过阿登山区。可将德军主攻方向转到阿登山脉,即让A集团军群担任主攻,而让B集团军群负责助攻。其基本设想是:利用A集团军群内强大的坦克部队经过比利时南部和卢森堡的阿登山区,直抵法国色当,绕过法国构筑的马其诺防线,直插大西洋海岸而将法国一分为二。

最后,因各种机缘凑巧,曼施坦因方案被采纳。曼施坦因方案付诸实施的结果,就是英法比三国的几十万部队,被德军赶到敦刻尔克那个弹丸之地,差点全军覆没,而法国本身,也被纳粹德国的闪电战击败。

(下为印度购买的俄制T-90MS坦克)

在1962的中印战争中,因中国军队在主攻方向、开战时机、兵力部署等方面,均作出了正确选择,所以中国军队才在世界最高高原上,打了一场小刀切黄油式的胜仗。

以下内容,摘自《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一书:

在1962年的中印边境斗争和自卫反击作战中,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从中印斗争全局出发,审时度势,运筹帷幄,制定了一系列的方针、政策,指导中国边防部队取得了重大胜利,体现了高超的政治、外交和军事斗争艺术。中国西藏、新疆边防部队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方针、政策和指示,紧紧依靠边疆各族人民群众,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在世界屋脊的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上,艰苦奋斗,英勇作战,打败了印度侵略军,保卫了祖国西部边疆的安全,在新中国军事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1962年,在印军大肆蚕食中国领土,设立侵略据点,并多次开枪寻衅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仍决定采取力争避免流血和准备长期武装共处的方针。对此,有的外国报刊评论说:“中国方面迄今对印度方面是太宽容了。”反对印度军队蚕食、入侵的斗争,可以采取军事斗争形式,也可以采取政治、外交斗争形式。由于坚持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是中国的国策,所以斗争形式就要服从服务于这一国策。克制忍让就是当时中印边境政治外交斗争的一种形式和手段。中国边防部队保持极大的克制忍让,就使国际社会看到两种主张与政策:中国诚心坚持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立场,印度却要趁机利用边界问题蚕食、入侵中国领土;中国要安定一方缓和边境局势,印度却剑拔弩张,咄咄逼人;中国要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印度却要干涉中国内政,支持达赖集团;面对印度军队的挑衅,中国始终保持极大的克制,而印度却视此为软弱可欺,得寸进尺,肆无忌惮。这在客观上既扩大了中国的政治影响,争取了国际社会舆论的同情,又暴露了印度扩张主义的野心,剥夺了它欺骗国际社会和国内人民的政治资本。

(下与印俄共同研制的“布拉莫斯”导弹)

尼赫鲁政府在蚕食行动受阻后,在美国等西方反动势力的支持下,命令印军悍然对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入侵。中国边防部队实施自卫反击,就处于完全有理的地位,而印度则陷于非常孤立的境地。连资产阶级的报纸也不得不承认:“冲突是印度发动的,尼赫鲁用军事进攻回答了中国的谈判要求。”因此,中国边防部队是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作战的。此战,中央军委确定的作战方针是:不打则已,打则打狠、打痛。即采取军事行动惩罚、教训侵略者,让尼赫鲁政府头脑清醒,让印度侵略军收敛些。一句话:以打促谈。只有大量歼灭印军有生力量,才利于缓和中印边境局势,为和平解决边界问题创造条件。

为了打好这场政治军事仗,指挥权高度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党中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从全局出发,选择反击方向,把握反击时机,作出反击的决策,将中印边境东段作为主要作战方向,以打狠打痛入侵印军,在印军的蚕食入侵活动被制止后,印军在东段和西段共投入兵力约2.8万余人,其中在西段,第一一四旅以6个营分散配置在边境全线,其余兵力2.2万均集结在东段,显然把东段作为入侵的重点。

因此,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从中印边境斗争的实际出发,选定对印军威胁最大,有利于边防部队歼敌的主要反击方向,即中印边境东段,并以西线部队配合东线部队行动。选择东段作为主要作战方向,是英明的决策。东段地域较辽阔,便于边防部队投入更多的兵力;印军在这里侵占中国的地盘大,集结着主要兵力,是印军的主要进攻方向,边防部队可集中优势兵力进行一场较大规模的自卫反击作战;更重要的是,东段是印军已经占领、力求巩固确保的地方,并以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作为侵略扩张的口实和资本。

(下为印度自研的“光辉”战机)

选择东段作为主要作战方向,向“麦克马洪线”以南反击,不仅可以大量歼灭印军有生力量,而且可以在事实上否定“麦克马洪线”,这就击中了印度政府的要害,使中国在政治、外交上完全处于有理、有利的地位。实践证明,选择东段作为主要作战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边防部队不仅歼灭了印军大量有生力量,打狠打痛了印军,而且为政治、外交斗争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形势错综复杂多变的情况下,仍从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愿望出发,敏锐地抓住时机,将军事、政治、外交斗争有机地结合并灵活运用,既坚持保卫祖国、反对侵略的严正立场,又运用灵活的斗争策略,为政治、外交斗争创造有利条件。因此,在实施自卫反击并迅速取得初战胜利后,中央军委命令东线部队越过非法麦克马洪线向达旺追击,既打击了印军嚣张气焰,又在事实上否认了“麦克马洪线”,为尔后进行外交斗争、重开和平谈判创造了更加有利的条件。这种军事行动包含着极大的政治内容。当边防部队初战告捷后,中国政府立即发表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三项建议的声明,使国际社会更加看清了中国政府的诚意。中央军委命令边防部队停止反击,既配合了中国政府的外交斗争,又休整了部队,为下一步的军事行动争取了时间,有利于再次实施反击。这种有节制的行动,使中国处于更加有理、有利的地位。当印度政府拒绝中国三项建议,再次向中国发动进攻的时候,中央军委抓住战机,命令边防部队再次实施反击,歼灭了印军的大量有生力量,打狠打痛了印军。军事上的有利行动,又为进一步开展政治、外交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争取了更大的主动。

(下为中国军队远程火箭炮开火场面)

政治、外交和军事斗争紧密结合,不仅要有理、有利,还要有节。打狠打痛不是无休止地打下去,而是要适可而止。中国被迫进行自卫反击,并不想通过武力改变中印边界现状,更不想侵占印度的一寸领土。中国被迫还击的目的只有一条,就是向印方表明,两国边界的争议只能通过和平协商求得公平合理的解决。在入侵印军遭到歼灭性打击而全线溃退,国际社会舆论普遍认为中国边防部队必将乘胜追击扩大战果时,中国政府从中印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和根本利益出发,从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一贯立场出发,立即宣布主动停火、主动后撤,从而做到了有节。这种行动是前无古人的。中国边防部队停火后撤,不仅撤到实际控制线以北,而且撤到实际控制线本侧20公里以内的地区。这种有节制、适可而止的重大措施,震动了全世界。国际社会舆论对此赞不绝口,认为:“这是英明的、正确的、具有远见的伟大行动”,“表现了和平解决中印边界争端的最大诚意”,“这一招使得漂亮之极,潇洒之极。”总之,中国完全掌握了中印边境斗争的主动权。

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从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愿望出发,将军事和政治、外交斗争紧密结合,先政治,后军事,先礼而后兵,根据政治、外交斗争的需要,决定军事上的打、停、进、撤,政治、外交斗争又配合军事斗争:军事上的胜利为政治、外交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军事斗争搞得越好,政治、外交斗争就越出色越活跃。因此,才演出了这场政治军事仗中的有打始有停,有进始有撤,有战缴而有交还,有俘虏而有释放的中外战争史上纵横捭阖、有声有色的活剧。中国边防部队打、停、进、撤环环紧扣,极为灵活自如,完全打乱了印军的部署,迫使印度政府虽不愿停火,又不好反对停火;虽不愿和谈,又不好再打;既不能讲胜利,又不敢言失败;既挨了打,又输了理,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有些外国朋友评论说:“中国在这一斗争中,完美地使用了各种斗争方式,包括军事的、政治的和外交的,其相互配合之密切,斗争策略之灵活,达到了最高水平。”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作者“楚人陈奇雄”先生,是武汉某报资深记者、军事版编辑、科技史爱好者。)

特别声明与鸣谢:本文所有配图,都来自网络,特在此向这些图片的提供商与拍摄者,表示最真诚的感谢;本文所有数据,均来自中国知网、《兵器知识》、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龙源期刊网等地方,特向这些数据提供者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下为印度自制的牵引式加榴炮)

0

举报

阅读 0 关注作者及标签查看更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