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毛主席都没有保下来的将军:死亡真相震惊国人

原标题:毛主席都没有保下来的将军:死亡真相震惊国人

1934年,毛泽东在于都病危,是我军唯一救死扶伤的开国将军傅连璋,精心治疗才挽救了毛泽东的生命,从此,直至毛泽东逝世,他依然是毛泽东的保健医生,然而,文革中傅连璋惨遭迫害给他去信寻求救命,毛泽东批示“应予以保护”,为何没有救得他一命的原由却鲜为人知。

傅连璋

傅连璋,(1894—1968),原名傅日新。福建省长汀县人,医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奠基人、创始人之一。

他是新中国成立之初唯一医疗将军,从没统兵打过仗的开国将军之一。1916年毕业于福建汀州亚盛医专。1925年任汀州福音医院院长。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央红色医院院长兼红色医务学校校长,中华苏维埃国家医院院长,陕北中央苏维埃医院院长。

傅连暲(右)和苏联外科医生阿洛夫在延安合影

抗日战争时期,任延安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兼中央医院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卫生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第一副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曾任中华医学会会长。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候补代表,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要知原由,还得从毛泽东派林彪带领志愿军入朝说起。1950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入侵朝鲜,把战火烧到我国东北,毛泽东决定出兵抗美援朝。自然谁去朝鲜成了毛泽东的重大决策。让林彪去,这是毛泽东考虑的第二人选。林彪也是一位军事家,很能带兵打仗,况且,林彪对东北比较熟悉,部队也较熟悉,让林彪担此重任也是合适的。毛泽东及几位常委们都这样考虑过。

毛主席与林彪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林彪却反对出兵朝鲜。他认为,我们国内战争刚刚结束,各方面都未就绪,而美国是最大的工业强国,军队装备高度现代化,1个军就有各种火炮1500门,而我们1个军只有36门;美军有强大的空军和海军舰艇,而我们海、空军才刚刚开始组建;我军入朝作战既无空军掩护,又无海军支援。

为此,他认为在敌我装备极为悬殊的情况下,如若贸然出兵,必然是“引火烧身”,其严重后果不堪设想。基于让林彪去的考虑,毛泽东专门找林彪谈过话,恰在此时,林彪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什么病呀?答曰:怕光、怕风、怕水、怕声音、怕……竟到了“见风感冒,见水拉稀”的地步。

林彪

就为这,他在北戴河的别墅选了好几处,非要找一个看不到海水、听不到浪声,但又有着海边新鲜空气的地方不可。他的住室窗户,要用三层厚窗帘严严实实地遮住光、挡住风,空气要进行过滤。外人进去,必须经过紫外线消毒间方可入内。他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总是一副疲倦、瘦弱的病人样子。他的“病”引起毛泽东的关注:治病要紧嘛。并一再指示负责中央首长保健工作的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傅连璋将军组织专家对林彪身体做一次全面、细致的检查。

林彪一见到傅连璋便呻吟道:“傅部长呀,我活不了啦,你要救我呀!”鉴于林彪健康状况日益“恶化”,傅连璋组织了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各科专家,给林彪会诊。萧华还代表党中央参加了会诊小组。会诊前,林彪特意让叶群出面找傅连璋,暗示他最好先给林彪开一个疾病证明。作为从长征时就担任中央领导人的保健医生的傅连璋,当然不能苟同。

傅连璋与妻子

经过专家们对林彪身体各系统的全面检查,没有发现主要器官的严重病变,只是许多症状与精神因素有关,也与他吸毒成癖有关。会诊后,傅连璋将林彪健康情况向叶群做了交代,要她注意让林彪多晒晒太阳,多散散步,多呼吸呼吸室外的新鲜空气,并要多吃些蔬菜和水果,多喝些茶水。

傅连璋还亲自劝告林彪:若要长寿,请戒吗啡啊!事后,傅连璋把会诊结果如实地向中央做了汇报,并婉转地告诉毛泽东:林彪钻进“白粉”里怕是不能自拔了。其实,毛泽东早就知道林彪有吸毒的恶习。借此机会,毛泽东特地抄录了一首曹操的诗《龟虽寿》赠送林彪,要他自重,引以为戒。

林彪装病的真相在一定程度上败露了。为这,他对傅连璋恨之入骨,他要找机会陷害傅连璋。后来,机会终于找到了“文革”中,林彪死党邱会作给年逾古稀的傅连璋将军戴上了“三反分子”、“修正主义分子”帽子,说“傅连璋反对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林彪副统帅患病时,不给药吃,还威胁、陷害林副统帅,手段何其毒也!”紧接着傅连璋的家被抄,人被斗,作为一个凭人道和医术终生行医的傅连璋,却始终弄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报告自己的境况。信中写到:“我跟随你几十年,你是最了解我的。几十年来我有什么错误,从来没有人跟我谈过,现在突如其来地说我是三反分子,反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在弄不明白。就算我样样事都做错了,那么1934年你在于都病危时,我挽救了你生命,总是对的吧?希望你现在也能救我一命。”多么催人泪下的信,多么微薄的希望,多么可怜的请求!

此时正忙于发动“文革”的毛泽东在傅连璋的信上批示:“此人非当权派,又无大罪,似应予以保护。”可是,整天手摇语录本的林彪、邱会作对毛泽东的批示根本置之不理,傅连璋也根本得不到毛泽东想保他的消息。

在所谓的“群众义愤”下,傅连璋将军肋骨被打断,头被打破,于1968年3月29日凌晨,“熟睡”在监狱中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再也没有睁开眼睛。(本文源自《毛泽东与共和国重大决策纪实》)

傅连璋原名傅日新,化名郑爱群。福建省长汀县河田伯公岭人。1894年9月14日农历中秋节生于福建省汀州(今长汀县)南门街一个贫苦的码头搬运工家庭。父亲是个基督徒,他自幼受洗礼成为基督徒。少年时代先后免费就读于基督教会兴办的崇正小学、中西中学。1911年托当地英国教会之福进了英国人在福建汀州办的亚盛顿医馆,半工半读学习西医,191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受聘于福音医院当巡回医生,出诊于汀州所属八县。

1918年被推举为汀州红十字会主任医师,翌年受聘为教会医院医生、亚盛顿医馆教员、英国人所办福音医院的主任医师,兼任省立七中及汀州女子师范学校校医。傅连璋有个侄女叫傅维玉,在一所中学里任英语教师,她常常将一些诸如《新青年》、《共产主义人生观》、《赤都心史》一类的杂志和书籍带回家中,除自己阅读外,还让傅连璋阅读。

1925年,“五卅”反帝运动爆发,福建的英国人全被吓跑,福音医院的院长赖查理,惊恐万状,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悄悄出逃,离开汀州,避往厦门。傅连璋被推举为福音医院院长,从此名望大增,并以纯粹人道主义的精神同当地国民党首领郭凤鸣和共产党的干部邓子恢等要人均有住来。

在此前后,他开始接触进步思想,从同情革命转为要求直接参加革命。1927年9月,南昌起义部队与国民党军在瑞金、会昌等地激战,傅连璋在汀州救治了300多名起义军伤员,奇迹般地保存了陈赓将军的伤腿,治好了徐特立的伤,成为最早为红军服务的“红色医生”。

1929年3月,朱德、毛泽东率领红4军占领汀州后,他在领导医院全力救治红军官兵伤病的同时,还为红军部队培训了一批医护人才。尔后,又利用福音医院院长的合法身份为红军提供许多情报和药品、医疗器械,并在经常为红军领导人毛泽东、朱德等诊治疾病过程中与之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1931年福音医院成为中央苏区的红军医院。1932年1月,他创办“中国工农红军中央看护学校”培训60多名红军医务人员。同年毛泽东曾在福音医院养病。1933年,他放弃每月400大洋的优厚待遇,连同自己的整个福音医院和他多年的积蓄搬往红色之都瑞金,全部捐献给党,并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

在叶坪洋岗下村创立了苏区最大的医院中央红色医院,并创办了红军卫校。对此,1933年4月26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机关报《红华中华》发表专题文章“红匾送给捐助巨产的傅院长”,称赞他是“苏区第一个模范”。

1938年9月7日,他被批准加入共产党,完成了一个基督徒到共产主义者的转变。毛主席和当时的中央组织部长陈云做了傅连璋的入党历史证明人,由陈云和中组部干部科科长王鹤寿做傅的入党介绍人。傅连璋参加红军后,他的妻子刘锡福受牵连,被国民党杀害,几个孩子下落不明。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央苏区中央红色医院院长兼红色医务学校校长,他一到瑞金就赶上中共的“肃反”。社会部的特工人员“AB团”结果他两个十分宠爱的学生被枪毙,他本人也只是在被押往刑场之前几分钟被张闻天的一个电话救下来。

紧接着,一位红军赤卫队长负重伤,他的女儿傅维莲和女婿陈炳辉奉命治疗,但因伤势过重,没有救活这位队长:社会部立即把傅陈当作反革命抓起来,就地枪毙。他悲愤之馀,更加积极表现对党的忠心,尽心竭力为红军服务,他治好了重病的毛泽东,成为毛泽东多年牢记的救命恩人。

在闽西,他帮助红军战胜了最大的威胁――天花。1934年4月,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医院院长,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场救护的组织领导工作。同年10月,随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并在途中负责红军首长的医疗和伤病员的救护工作。

1935年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随左路军行动,负责红军总司令部领导人的医疗保健工作。长征途中,傅连璋不知道外置了多少伤病情况,一路上他负责朱德的保健,使周恩来从疾病中恢复了健康,为邵式平、王树声治好了伤寒,为贺子珍接生……在爬雪山,过草地最艰难的时候,他发明了用辣椒驱寒的方法,又挽救了许多战士的生命。在红军时期,他从生死线上拉回许多着名的将领。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毛泽东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