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世上之事,唯怕“认真”二字

原标题:世上之事,唯怕“认真”二字

“认真”,几乎是认识金岚的人对她的一致评价。

她的认真,体现在31年如一的单休日里,体现在每一个手术细节的“斤斤计较”里,体现在每次查房前的“小抄”里,体现在参加学术会议必听完整场的小习惯里……

在这个“认真,你就输了”的时代中,金岚的“认真”显得尤为可贵。作为友谊医院普外分中心党支部书记、副主任,友谊医院腹腔镜胆囊、结直肠等手术得以正规开展,她功不可没。

日本腔镜结直肠手术著名专家奥田准二教授曾称她为“中国腔镜做得最好的女外科大夫”。同样的话,友谊医院副院长、普外分中心主任张忠涛也曾在公开场合说过。

而她自己却说:“哪儿有那么邪乎,我就是一个平凡的医务工作者,努力把平凡的工作做好。”

认真,渗透在每次的“斤斤计较”里

“10号1,体温37度4……白细胞高,血小板正常……”周六,空荡荡的医生办公室,金岚主任坐在电脑前,一边翻看诊疗记录,一边将病人基本情况整整齐齐地记录在一张纸上。不正常的指标,她会着重标记,以便查房时参考。

金岚主任笑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别回头查房时落下哪个病人,那就麻烦了!”

每个周末来医院查看病人,是金岚的工作日常,31年从未改变。别人将之当作特质,她自己则当作平常。“以前上班不都是单休吗?每周才7天,要有两天不看病人,我不放心。”

作为普外分中心三名女大夫之一,金岚主任兼具外科大夫的飒爽和女性的细致。

“没事儿吧老赵,有大便吧?”金岚敲敲病房卫生间的门,她要查的病人此时正在里面。

“有。”只听里面一个闷闷的男声回答。

“行嘞,别太使劲儿,之后用温水洗洗。没事儿练习练习提肛,一天练两三回,一回几十个,有助于恢复。”

类似的细致叮嘱,不止一次在金岚的查房中见到。她说:“临床大夫一定要临床,要关注病人,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到,并且跟病人嘱咐到位。”

金岚不仅自己到病人身边去,还常常如此叮嘱年轻大夫。“下午两三点,要是没手术,一定要到床边来,看看点滴到底输了多少了?需不需要调整?”

她解释:“我们的每一条医嘱,都要落实到病人身上,这才是医疗安全。落实不到位,会直接影响医疗效果。”

在同事们眼中,金岚主任对病人超极负责,同时对下级大夫要求严格。一位年轻大夫笑称,他们特害怕金主任查病历,因为她火眼金睛,哪怕一个细微错误都不会放过。

金岚的这种“认真”还体现在手术中,大概就是对出血的严苛控制。

笔者跟访期间,旁观了金岚主任的四台手术,发现了她无一不是游离后立即止血,手术结束前还会仔细确认一遍有没有出血点。

其中一台手术,金岚主任在最后检查时发现了一点新鲜血液,随即小声嘀咕:“哪儿啊,出血。”不一会儿,她在穿刺套管边发现了一个小出血点,随即电凝。“金指看不得出血。”相熟的医生说道。

而术后,金主任的一句话更是令旁人掉下巴:“这次的手术比较特殊,要是‘精品’胆囊,应该是二十分钟一滴血都不出。”

金岚说:“医生,干的是关乎人命的大事儿,必须认真!”

较劲儿,是开拓者的必经之路

外科腹腔镜技术以胆囊起家,而友谊医院正规开展腹腔镜胆囊手术,则是以金岚主任为开端。

1991年,中国第一例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在云南曲靖完成,开启了我国微创外科新时代。然而当时,腹腔镜作为一门新兴技术,鲜少有经验可循。在开腹手术依旧占据绝对主流的环境下,愿意开展腹腔镜的人,凤毛麟角。

彼时,金岚还只是友谊医院一名刚刚工作仅5年的年轻大夫。她与腹腔镜的缘分,始于为段云西大夫扶镜子。那时几乎是开腹手术做4台,腹腔镜手术才做1台的状况,手术量少,进展举步维艰。

变革出现在2000年初,当时腹腔镜手术大势渐显,与此同时,张忠涛教授归国后接任普外科主任,很有前瞻性地大力推动腹腔镜手术。金岚被派往外院系统地学习了4个月的腹腔镜。学成归来后,友谊医院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成规模地开展起来;2005年开始,腹腔镜结直肠手术也在金岚的努力下常规开展起来;随后,脾、胃等也陆续开展。

然而,那段时间,独挑大梁的金岚承受的压力却非常人能想象。

李建设主任回忆说:“所有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她都经历过。对于女同志来说,能承受这么大压力,确实不易。”当年更有大夫半开玩笑说:“您要能坚持半年,我就服您。”

“当时确实有很大压力,病人把生命交给我,如果出现问题会很内疚,觉得对不住人家。”金岚坦言,初始阶段并发症无法避免,只能术前术后围着病人转。

据普外分中心主治医师周晓娜回忆,在结直肠腹腔镜手术开展初期,她一直跟着金岚主任,有时甚至一个星期都不出外科楼一次。

或许是因为骨子里有种不服输的韧劲儿,金岚扛过来了。“总要有人去尝试,承受压力必然要大一些。只能是尽最大努力去做,才能不辜负别人对你的信任。”她说,当大夫都得有点较劲儿精神。

长年累月的手术,金岚患上腹腔镜外科医生的通病 —— 腱鞘炎,往往需要服用止痛药才能上手术。但,她从来不拿这些说事儿。

现在,友谊医院一台常规的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只需要20分钟,而且多数都在门诊日间病房完成。常规的腹腔镜结直肠手术也只需一个多小时。李建设主任说:“因为当初她都扛过来了,所以才有友谊医院现在的成绩。”

“金手指”与“金指导”

“金指”是金岚主任的官称,缘于当年国安主教练金志扬,最开始是同事开玩笑这么叫她,后被广为流传,并衍生出“金手指”与“金指导”之意。

对于这种的赞誉,金岚摆摆手笑言:“都是演变来的,哪儿有那么邪乎啊。”

而在同事们眼中,“金手指”绝非浪得虚名。普外分中心主任医师孟化称:“金主任手术精益求精,手技几乎完美。”

他回忆此前刚刚与金岚主任合作过一台手术,患者体重260多斤,胆囊结石,合并肥胖症。为了不再增加患者负担,金岚在减重手术打孔的基础上,做了胆囊切除。“这两个手术不在同一个区域,对于金主任来说,难度肯定增加了,但她依旧完成得非常完美,出血少,层次非常好。”据悉,目前该病人已经痊愈出院。

不止一位医生向笔者透露,和金岚主任合作手术的过程非常自在。在友谊医院,一提到胆囊胆道手术专家,大家第一个想起的必然是金主任。

现如今,金岚是普外分中心公认的老大姐、指导老师。科里年轻大夫几乎全是她学生,中青年骨干或多或少都接受过她的指导和关照。王今、刘军、郭伟、杨盈赤、周晓娜、吴国聪等更是金岚手把手教出来的。

“什么叫手把手?”杨盈赤医生说,“就是细致到每一个技术细节,比如血管的处理、淋巴结的清扫、间隙的分离、甚至是戳卡进入的位置,她无所不教,毫无保留。”

每一个人,金岚基本都会先带在身边两年,先让他们看手术怎么做,再让他们亲自操刀,但一定是“放手不放眼”,既保证年轻大夫能亲自操作,又保障医疗安全。

目前,王今、刘军已经是主任医师、副教授,各自领域的知名专家;郭伟已是副主任医师、肝胆外科专业组的副主任;杨盈赤也已是副主任医师、副教授;周晓娜、吴国聪均成长为能够独挡一面的病房组长。而遇到疑难问题时,金岚主任依旧是他们坚实的后盾。

“为什么这么带他们,这是一种团队协作精神的传承。”采访过程中,金岚主任在讲述当初开展腹腔镜手术的经历时,其实很少说自己做了什么,反而数次向笔者强调了团队协作精神的重要性。

所谓独木不成林,她说:“如果当初没有涛院的支持,如果没有康主任、李(建设)主任做坚强的后盾,腹腔镜手术根本无法开展起来。”这种不计回报的鼎力相助,是金岚当初坚持下来的重要力量,而她希望能将这种力量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风风火火的老大姐

“金指”有着外科大夫惯有的风风火火的性子。别人跟她说什么事儿,她通常第一时间就会回复;门诊打印药单,墨盒还在吭哧喷墨,她的手已经悬在打印机上面,等待盖印章。

但这副性子从不妨碍她拥有一份细致入微的体贴。遇到有困难的病人,在人家开口前,她已经付诸行动,帮忙解决;为患者触诊后,她不忘提醒一句,“起来小心别磕脑袋,床离墙太近了”。

除了繁复的临床工作,金岚还承担着一份艰巨的行政任务 —— 给全科100多号人进行大排班。100多号人涉及的人员结构复杂,有住院医师、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本院的、外院的,再加上结婚的、生孩子的医生,听着都令人头痛。而这个活,金岚每个月都要重复一次。

排班需要提前一个礼拜做出草表,在科里张贴,谁有难处可以在这一周内的任何时间提出调换请求。第二版、第三版,因为一次排班要经过数次修改,才能尽量兼顾所有人的需求。而这种修改有时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活儿看起来谁都能干,但实际落实到每个细节上,真不是谁都能干到她这样的。这么多人,她都能平衡好,都能照顾到。”杨盈赤感叹。

翻看金岚主任的的简历,其实没有那种宣诸与纸上的大段成就。李建设说:“她是个特别低调的人,不爱宣传自己。”她的付出似乎都融入到了科室的诸多成就中。

自从金岚当上党支部书记,普外分中心连年被评选为先进党支部。

金岚主任有个特别可爱的口头禅:“你说可怎么办呐!”比如:这病人血象怎么这么高,你说可怎么办呐!还有好多活儿没干完呢,你说可怎么办呐!带着正宗京腔韵味儿,流露出一点随性。而随性的背后,依旧是那份从骨子里长出来的认真。因为,通常她在嘀咕完之后,都会干净利落地解决掉问题,只给别人留下一个飒爽背影。

人说,认真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植根于她的骨髓,默默生长,最终开出了花儿来。

金岚医生出诊时间:

周三下午(知名专家门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