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谷雨|电子秤称重,木杆秤称心

原标题:谷雨|电子秤称重,木杆秤称心

匚 杆秤的记忆

小时候坐在外婆家的门槛上,就能看到巷子里来来往往的小商贩,挑着担、拖着车吆喝买卖,一杆木秤吊起货品:“你看,秤高高的,放心吧,不会少你斤两的。” 买家看着那高高翘起的秤杆满心欢喜的付钱。

这些残存的片段,已经成为一个城市里长大的九零后对于杆秤的全部记忆。作为中国独立发明的传统衡器,它在中国应用了数千年。

杆秤携带方便,小生意人带上一杆杆秤,或别在腰间或放于笼篓之间、货物之上,待买卖来时随手一握秤杆,挂好秤砣,栓好秤盘,架势搭上之后生意也就做成了。现在在一些小镇、村落里还是不难看到它的身影。

匚 斤斤计较的快活人

随着时代发展,电子秤的普及,杆秤迅速没落,杆秤匠们的处境可想而知。可是这次采访的对象——永利杆秤第五代传承人蔡雪贞,从电话联系开始就能感觉到蔡师傅是个特别开朗爱笑的女匠人。

“秤要准,心要平。”这是蔡雪贞的父亲在教授她做秤的时候常常念叨的话。“做一个秤才几块钱,一般人都不会做的,我只要有吃、有穿那就好了,我不要求别的那么高,所以我们心是很平的。”整个采访的过程中时常能听到蔡师傅爽朗的笑声。

在20岁出头的时候,父亲摒弃了中国传承传男不传女的规矩,把手艺传给了她。起初,她并不是很愿意学,只是父亲千百般劝说“不能丢掉祖传技艺”,这才开始做这行,一做就是四十多年。

一杆秤内有乾坤,最磨得了制秤人的时间,也磨去了老街上流淌的时光。而无论是往日的繁华,还是今日的落寞,女匠人依旧不改开心爽朗的本色。

匚 做的是手艺,称的是良心

蔡师傅提的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回忆起父亲起初教她做秤的情形她的眼眶一度湿润:“我爸爸是个读书人,他有文化,我没读过几年书,后来爸爸教我写字、打算盘,都是爸爸教我重新学习的。”

做秤是一门精细的手艺,容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秤就会有偏差。而制秤人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秤缺斤少两,做秤就是做良心 :“以前老说做手工的人很粗糙的,我家里虽然是做手工,但是讲话,教育都是有文化的。秤是准的,只有人的心是不准的。” 父亲在教授技术的同时,也在教授着蔡雪贞受用一生的做人道理。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