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透视2016银行理财市场:规模29万亿,委外业务进入停摆观望期

原标题:透视2016银行理财市场:规模29万亿,委外业务进入停摆观望期

  银行理财仍然是大资管行业的主导力量。

  近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2016年中国银行业理财业务发展报告》(下称《报告》),对2016年中国银行业的理财业务进行全面剖析。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报告》梳理部分主要内容,以飨读者。

  银行理财占大资管业比重达25%

  《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末,大资管行业规模已达116.18万亿,其中银行理财规模29.05万亿元,占比为25.00%,在各类机构中占比最高;信托规模20.22万亿元,占比为17.40%;保险公司资产规模15.12万亿,占比为13.01%;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51.79万亿元,占比为44.58%。

  2016年银行理财规模同比增长23.63%,较2015年末56.15%增速明显放缓。募集规模增速从2014年的接近160%降至2016年的不到10%,已从高速发展期,逐步进入低速增长的“新常态”,产品期限结构更趋合理。

  在投资方向上,债券、存款及货币市场工具投资仍为理财资金配置中最重要的方向,余额占比达73.52%,其中债券资产配置比例为43.76%,并以中高评级信用债为主。是顺应监管要求,有效把控风险,适合理财产品风险偏好的重要选择。

  在商业银行响应监管要求,加强非标资产的管理背景下,2016年末银行理财非标资产投资占比为17.49%,非标资产占比呈持续下降态势。

  在客户来源上,个人投资者仍是银行理财产品最主要的投资主体,机构客户理财业务发展较快,私人银行客户占比仍然处于较低水平。2016年,银行理财产品通过个人投资者募集资金近80万亿元,占全部募集资金的比重接近50%。通过机构投资者募集近70万亿元,占比超过40%,其中银行同业类理财产品6万亿元;私人银行类理财产品余额超过2万亿元,占比不足7%。

  《报告》指出,近年来,在较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下,银行低成本资金与理财产品之间具有较大的利差,同业存单规模不断增加,并且其成本在低位徘徊,成为推动同业理财业务迅速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截至2016年末,同业存单余额超过2.8万亿元,年化平均利率保持在3.4%以下,年内一度在3.0%以下,这为银行提供了大量的低成本资金。

  《报告》指出,银行理财业务通过配置非标资产、债券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截至2016年末,银行理财资金通过配置债券、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等方式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19.65万亿元,占比达到67.41%,较上年末增加3.77万亿元,同比增长23.75%。理财产品收益率逐步下降,从非标资产和债券的角度来说,融资客户成本的不断下降,对于解决企业客户面临的“融资贵”问题有一定推动作用。

  在营收贡献中,2016年,银行业理财业务收入占中间业务收入的比重超过16%,而国有银行理财业务收入占中间业务收入的比重连续三年超过27%。理财业务已成为商业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银行理财产品结构上,在监管趋严、致力打破刚兑的背景下,非保本理财产品占比连续三年提升,从2014年的10.12万亿元增至2016年末的23.11万亿元,占比从2014年末的67%增至2016年末的接近80%。

  在净值型产品发行上,发行数量持续增长,但增速缓慢。2016全年共发行了829只,同比增速9.37%,市场占比0.58%。《报告》认为,2017年对于银行理财业务将是转型发展重要的一年,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发展的压力与动力并存。净值型理财产品将成为各商业银行争夺的焦点,由于净值型产品相对复杂的设计使得投资者教育需继续深化,短期内预期收益型产品仍然会是市场的主流。同时,银行理财也将寻求资产证券化、PPP等领域新的投资机会,委外投资模式将会进一步发展和成熟。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逐步融入国际金融市场,国内投资者对配置海外资产,投资外汇资产热情高涨。外币理财产品成为银行理财业务增长点。2016年全年共发行1,719只外币理财产品,较2015年增加380只,占全市场理财产品发行数量的比例为1.2%。

  面临“资产荒”和“资金荒”夹击

  2016年,受监管不确定性影响,委外业务进入停摆观望期,但《报告》认为,从长期看,机构间的合作由简单的通道升级为优势互补,以强化资产配置能力,委外投资出现分化。资产配置向多策略发展,通过FOF和MOM,强化跨界资产配置能力和市场交易能力,更密切的跟随大类资产轮动,委外投资更多增长来自于一些基于比较优势的业务合作。例如中小银行需要借助证券公司、基金公司进行资产配置,即问题解决型的资产配置方案,而不仅仅只是通道型的资产配置方案。通过优势互补,实现多策略跨界资产配置和资产交易的能力的提升。

  《报告》还指出,银行业理财业务将同时面临“资产荒”和“资金荒”的困难。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随着过剩产能化解和“僵尸企业”清理,传统非标资产呈现供给萎缩和信用违约并发态势,而全球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各类资产收益缩水、轮动加快、波动加大,理财资金投资面临优质资产不足的“资产荒”问题;另一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7年货币政策的总基调为“稳健中性”,货币政策边际收紧,自2016年末以来,理财产品发行成本快速上升,利差进一步收窄,理财同步面临着“资金荒”的问题。

  对于银行理财业务的挑战,《报告》建议,资产管理业务应回归本源,定位为传导、分散、匹配风险而非承担和消除风险;统一监管标准,加强功能监管,引导转型;更加注重大类资产配置和策略研究;加快投研体系建设,夯实核心竞争力。

  监管政策梳理

  对于银行理财相关的监管政策,《报告》也进行了梳理:

  一、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

  二、酝酿理财新规。中国人民银行牵头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制定《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内部审核稿)》,监管部门加强协调监管,统一同类资产管理产品监管标准,杜绝监管套利,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整体体现了监管层对资管行业监管趋严的思路。

  三、进一步完善资管产品增值税纳税规则,基本确定了资管行业缴纳增值税的整体政策和框架,将银行资管产品纳入增值税征收范围。

  四、规范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82号文强调信贷收益权会计出表而监管不出表的思路,也同时表达了监管层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心。

  五、明确理财信息登记要求,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于2016年6月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理财投资信息登记要求的通知》(中债字〔2016〕76号),进一步加强监管机构对理财投资的监测力度,包括准确掌握理财投资底层资产配置,同时明确了理财信息的登记要求。

  作者:王晓 冯礼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