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希特勒曾利用狼人、吸血鬼和星座给德国人洗脑

原标题:希特勒曾利用狼人、吸血鬼和星座给德国人洗脑

J·W·麦科马克

即将出版的《希特勒的恶魔》(Hitler’s Monsters)主要讲述了纳粹和超自然主义之间的关系,作者艾力克·克兰德尔(Eric Kurlander)在书中阐述了希特勒是如何利用大众对神秘事物和异教信仰的痴迷来帮助他权力崛起的。

这本书不只是讲第三帝国统治者是怎么迷信占星学,然后一步一步走向灭亡那么简单,而是刻画了一种大众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人们拒绝相信自然科学,却偏爱建立在信仰基础上的 “边缘科学”(“边缘科学” 描述那些被说成是科学但却缺乏科学的严谨和可信度的东西),这让统治者为他们的纳粹思想蒙上了一层神化后的超自然主义色彩。

边缘科学,不同于伪科学,是神秘学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提出的一个说法,用来形容包括通灵学,占星学,预言学等在内的领域。这个提法立刻得到了不尊重科学事实的希特勒政府的赏识。

克兰德尔引用亲纳粹作家戈特弗里德·贝恩(Gottfried Benn)的话,贝恩说:“当权者倒行逆施,去寻求神秘观念的延续时,理性科学就会倒退。” 在纳粹德国,这意味着狼人,意味着依赖魔法巫术更甚于信赖科学,意味着追溯雅利安人古老故乡的图勒学会大行其道,这些被克兰德尔统称为 “超自然想象”。

《希特勒的恶魔》将于7月18日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书中讲述了一场浪漫主义运动的故事,即德国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人民运动(völkisch movement),而这场运动却逐渐走样,因为非法军事团体利用魔法和宗教观念,“有效” 地歪曲事实,他们拥护关于 “种族信仰” 的各种怪说奇谈,比如汉斯·贺尔碧格(Hanns Hörbiger)的 “世界冰” 理论(World Ice Theory),这个理论假设大块太空冰体是所有自然科学的根源,可以解释人类的整个历史。

克兰德尔还描述了莱因哈德·海因里希(Reinhard Heinrich)等人试图把神秘学人士驱逐出纳粹政党,但最后失败了的事情,因为反科学的纳粹依靠超自然主义为他们的思想观念正名。

跟好莱坞影视剧中刻画的纳粹术士(如电影《夺宝奇兵》,游戏《重返德军总部》,以及漫威电影宇宙中的九头蛇),以及相对来说无害的英国 “金色黎明” 不同,纳粹的巫术和神秘主义是隐伏更深的一种意识形态,它不受逻辑的约束,能够利用人们对通俗神话的熟知和对共同命运的担忧,形成以信仰为支撑的民粹主义思潮。

我最近通过电话采访了克兰德尔,很明显,这本书不是闲散的关于神秘主义的猎奇历史作品,而是一部见识深刻的记录性作品,讲述了一个危机中的国家是如何摒弃真相、选择神秘主义,最终自食其果的。

图片来源:耶鲁大学出版社

VICE:希特勒和纳粹份子真的相信狼人和吸血鬼,有多相信?

埃里克·克兰德尔:有证据表明很多德国人,特别是一些纳粹头子,相信超自然事物和力量的存在,特别是在遥远的过去。但并不是说纳粹党里每个人都相信吸血鬼和狼人的存在,我并没有那么说,他们只是用这两个词作为一种修辞手法,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而英国人和美国人,至少在那个时候,并不这样。你能想象罗斯福或者丘吉尔把一次重要的军事行动命名为 “狼人行动” 吗?

是啊。

对于我们来说,怪兽恶魔只是单纯的犹如泡沫一样的东西。化哥特妆示人的群体并不真的认为吸血鬼代表“堕落”的斯拉夫人或者犹太人,认为他们从东方而来,涌入德国,吸光资源,污染雅利安人的血统。而对纳粹来说,恶魔有好坏之分,好的,比如狼人,即那些民间传说中带有 “鲜血与大地”(blood and soil)色彩的怪兽,能够保护危难中的国家,坏的就是吸血鬼这样的,而吸血鬼从来都不仅仅是个隐喻。

这些神秘学活动在德国尤其活跃,在你看来是为什么呢?

同时期的法国和英国,有向后传统唯灵论或超验主义趋近的总体倾向(有很多不错的关于这些运动的著作)。我认为跟德国不同的是,这些运动更加私人化和去政治化。同时期在美国流行的通神学通常只出现在客厅里,森林里,或是艺术家的圈子里。比如,神秘学家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创立的人智唯灵论(认为人能认知人类本性的唯灵神秘学说),这个学说确实流入了英国和美国,但并不像在德国和奥地利那样,变得那么政治化和民族主义化。

能谈一下冰霜巨人和 “世界冰” 理论是怎么掺和进去的吗?

在中欧人的超自然想象中,像亚特兰蒂斯或寻找圣杯等全世界感兴趣的事情变得民族化和等级化,因为他们把这些同消失的希柏波里尔(Hyperborea)大陆,或者是极北大陆,联系了起来,而这消失的大陆是雅利安纯正血统历史观点中的重要概念,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点。一些挪威传统观念,比如冰霜巨人,融入到了 “世界冰” 理论中,希特勒和希姆莱想把这个理论确立为德国的正统宇宙观,而这个理论也让希特勒没有准确充足地装备东线的士兵,因为北欧日耳曼人种不会那么怕冷。

你写到了民族主义是如何从传统的德国神话和文化观念,从格林兄弟描写的满是巫师和魔鬼的森林这样的童话想法中汲取出来的。

我并不想说民族神话和纳粹主义的超自然观念有直接关系,但两者确实是有联系的。问题是,民族文化观念怎么被一些超自然主义者利用了呢?在研究复杂的民族和人种历史学的问题时,我们会诉诸于梳理边缘科学和神秘学,会有意识地运用超自然主义学说来解释一些问题。因为运用这些学说,可以合理地解释他们的民族观念。还有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结合,都是被边缘科学和神秘认识论所结合在一起的。

所以纳粹份子顺手利用一些现成的思想观念,这就是一个例子吧?

从很多方面来看,是这样。这些文化观念的实际内容已经在德国和奥地利很流行了,所以第三帝国包容和接受了其中大部分,比如一些超心理学说的信仰,心灵感应,占星学,寻水术等。因为你一旦步入了神秘学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犹太式的唯物主义和 “狭隘的” 理性主义是无关紧要的,你更能接受一个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德意志帝国、人种 “科学” 等理念。

像爱因斯坦、佛洛依德、海森堡这样的科学家并不能对 “边缘科学” 大肆抨击。主流科学家,特别是国外的,说:“得了吧,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些。” 反而给了纳粹头子,像是希姆莱,诡辩的机会,他们说:“你们这是不包容异见。”

这是否意味着占星学并不是一种无害的迷信行为?

这是个好问题。1941年,在纳粹党内部,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不单单是希特勒的副手鲁道夫·赫斯(Rudolf Hess),他飞去苏格兰跟英国议和,因为他的占星师告诉他这么做。还有纳粹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他听信一个名叫威廉·沃尔夫(William Wulf)的占星家的意见,而沃尔夫只是一个失败的艺术家,读了达芬奇的日记后,认为做职业占星家可以挣些钱,才走上这条路的。

甚至是第三帝国的宣传部长,被认为头脑更清醒的约瑟夫·戈培尔,都看到了为达到政治目的,利用占星学的价值。他组织了一个占星家团队,用来编造在外交政策中所用的占卜式宣传言论。

纳粹份子痴迷于神秘学,在刻画这个现象的作品中,有哪些错误观点是你想说明的?

一个问题是有些作品中涉及到犹太人大屠杀,把它上升为一个充满诗意、脱离历史的事件,这样的话,你就不能得到任何启示,也不能拿它跟其他屠杀事件作比较,然后阻止类似事件的发生,因为它超越了历史。

创作关于纳粹神秘主义的二次元作品,如果脱离了现实,我们就不能从中得到任何能够帮助我们预见相似问题的启示。

纳粹利用神话作为宣传工具,你想让我们从中得到什么启示和教训?

我认为这表明,在国家出现危机时,超自然的、以信仰为基础的思想观念摇身一变,成为解决现实问题的 “科学” 方法,会加速产生最坏的政治和社会后果。我并不想说这是发生在右翼势力身上特有的现象,毕竟法西斯主义也包含左翼思想元素。

一些势力试图依靠信仰而不是现实经验来制定社会政治决定,还有 “另类右翼” 势力,保守党和自由党人士只有很好地辨识他们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才能终结日益泛滥的民族激进主义和极权主义。

目前我们所看到是,另类右翼势力和宗教原教旨主义者的一些言论和主张跟一个世纪之前孕育出纳粹主义的信条有很多相似之处。

如果你还不知道什么是 VICE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历史 科学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