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三十)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三十)

  但日军显然低估了英国人的逃跑速度。作为撤退名将的亚历山大果真名不虚传,他此前早已安排对撤退路线进行了修葺,使得英军的逃跑更加迅速。5月5日,英军已退至钦敦江东岸的瑞琴。斯利姆一面派出后卫部队阻击日军,一面组织主力渡江。到9日,万余名残兵在五天时间里全部撤至钦敦江西岸。

  英军继续绕道向葛里瓦撤退,日第三十三师团穷追不舍。5月10日,荒木支队突破英军后卫部队的阻击突入葛里瓦峡谷。斯利姆命令骁勇善战的廓尔喀营断后阻截,其余人员继续一路向前狂奔。英军仅在葛里瓦就遗尸1200具,大量汽车、坦克、装甲车、火炮都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溃不成军的撤退队伍稀稀拉拉足足有145公里之长。

  5月16日,英军终于蹒跚到达印度阿萨姆邦的达武。在长达1450公里的大撤退中,只有12000人幸运地保住了性命,损失的英国、印度、缅甸和廓尔喀士兵多达13000人,超过75万难民在撤退途中死去。但相比新加坡十三万人的集体投降,缅甸英军的表现也算是差强人意了。

  亚历山大依然可以自豪地向丘吉尔报告:经过长途行军,他的官兵虽然衣服褴褛、面容憔悴,但仍有半数以上人员拥有武器,他们的战斗精神仍在。在5月20日交出指挥权时,这位英国名将向新闻界信誓旦旦地做出保证:“我们当然要重新夺回缅甸,它是大英帝国的一部分。”

  尽管未能守住缅甸,但亚历山大总算完成了避免主力被全歼的艰巨任务。丢失缅甸对一般人来说意味着军事生涯的终结,可亚历山大恰恰相反。因为赴缅之前与丘吉尔有着“君子协定”,加上本身就是首相的“宠儿”,因此他的声誉并未受到损害。丘吉尔也清楚守住缅甸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亚历山大因此得以回到伦敦,继续研究他的北非登陆计划,并在7月被任命为进攻北非的英第一集团军司令官,8月升任英军中东战区司令官并晋升陆军上将。在亚历山大眼中,那段狼狈不堪的撤退经历毕竟不算光彩。战后,他在回忆录中描述缅甸五个月的痛苦经历时仅仅只用了三页纸。

  虽然军衔只是陆军中将,但史迪威和麦克阿瑟一样不能被轻易放弃。5月2日傍晚,一架美军C-47运输机在缅甸中部瑞昌的一片甘蔗园里颠簸着降落了。飞机上跳下来两个美军飞行员,他们是凯莱布•海恩斯上校和罗伯特•斯科特上校。由于此次飞行危险极大,因此两人都是美国空军中的绝顶高手,——前者是印度阿萨姆帮至缅甸再到中国的空运队队长,后者是空运队的执行军官。他们奉美国陆军副参谋长、航空兵司令官阿诺德中将之命,专程从印度飞到此地接应史迪威脱险。海恩斯告诉史迪威,“阿诺德将军派我们来把您接走”。

  史迪威拒绝乘飞机离开。他告诉海恩斯:“如果我现在用这种方式逃跑,就会造成又一次失败,今后我再也无法指挥中国军队了。”海恩斯解释说,距离最近的日军离瑞昌只有30公里了。史迪威让自己的部分参谋上飞机前往印度,并告诉他们“到那里找一个训练中国军队的地方”,自己依然拒绝登机。海恩斯这才悻悻地驾机飞走。

  夜幕降临,史迪威下令“准备转移”。随后他们在半夜登车,向北追赶杜聿明的部队,试图赶在日军之前到达密支那。但北进道路被难民的牛车阻塞,他的车辆在崎岖的道路上不断抛锚。史迪威的身边只剩下了40人,包括18名美国军官、6名士兵、一个中国警卫班、一名传教士和一名记者。远征军司令部已经和自己的部队完全脱离。

  尽管史迪威拼命追赶,但仍未能赶上杜聿明的部队,电台也与他们联系不上。坏消息不断传来,八莫失守,日第五十六师团主力已渡过伊洛瓦底江上游,密支那危在旦夕,再往前去已无路可走。

  5月6日,史迪威一行到达英多。此时杜聿明的主力离开此地已整整一天。此处距密支那尚有三天路程,与印度英帕尔隔着两座大山,中间有条赶马人小道相通。史迪威在此做出决定,放弃追赶杜聿明,转而向西撤入印度。

  史迪威再次清点了队伍,意外发现队列中增加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增添了不少丢盔卸甲的英军士兵,一名美国医生和19名缅甸护士,还有一些难民和家属,甚至还有一名挺着大肚子的缅甸孕妇。他的队伍——包括那名未出生的婴儿——总共有115人。史迪威给马歇尔发去了离开缅甸之前的最后一封电报,之后让报务员烧掉密码本、砸毁电台。5月7日,这支小部队动身前往钦敦江。

  食品被统一集中,除武器弹药之外的个人用品统统扔掉。史迪威规定每天至少要走23公里。所有人必须严守纪律,否则请他立即离开队伍。史迪威本人以每分钟105步的频率走在队伍的最前边。

  他们在丛林中沿着大象的足迹行走五天后到达霍马林,之后乘筏顺溪而下,13日跨过了宽阔的钦敦江——只比日军早到了36小时。随后小分队得到了当地印度当局的接待,补充了饮水和食物。5月20日,在艰苦行军中度过了60岁生日的史迪威带领这支小部队到达英帕尔,——这里将是未来一场大战的主战场。

  艰苦行军使史迪威的体重足足减少了9公斤。他的顽强意志力和厉害的舌头,使得那一群逃难者在长途跋涉中竟然没一个人掉队。有人回忆说,行军途中的史迪威“看上去好像上帝在发怒,像个恶魔似地嘴里骂个不停”。

  逃出缅甸的史迪威对英国人和中国人都充满了愤怒。他在日记中写到,“三分之二的英国佬骑着马,而我们的人没有一个骑马”。在整个5月份,他发给华盛顿的电报有六封之多,而给他的总司令蒋介石却一封也没有。

  在飞回重庆会见蒋介石之前,5月23日下午,史迪威在新德里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我们挨了一顿揍”,史迪威说,“正如大家所看到的,我们不得不撤出缅甸,丢尽了脸。这是盟军也是我个人的奇耻大辱。我认为,我们必须找出失败的原因,重整旗鼓,才能重新返回缅甸。请大家记住我的话,我们一定要胜利地返回缅甸。”

  有过类似语言的老酒知道至少有三个人。除了眼前这位,还有麦克阿瑟和刚刚提到的亚历山大。不同的是,两个美国人最终都兑现了诺言,而那位英国人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到过缅甸。

  对于惊魂未定的英国人来说,只要日本人不进攻印度,缅甸让给他们倒也无妨。战后英国史学界称,缅甸战役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一场战争,——一支“被遗忘的部队”打的一场“被遗忘的战争”。

  (图片:撤退途中的史迪威在擦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