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阅文集团欲冲击IPO,国内超级IP扛鼎者的超级困扰

原标题:阅文集团欲冲击IPO,国内超级IP扛鼎者的超级困扰

近日,据腾讯控股消息,腾讯拟分拆旗下阅文股份于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已向联交所提交分拆建议,而联交所已确认可进行分拆。

阅文集团系由腾讯文学、盛大文学合并而成。2014年11月,阅文集团以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盛大文学全部股份。2015年3月,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成立的新公司“阅文集团”正式挂牌,其最大的卖点故事在于其占据了中国网络文学的绝大部分领土和最优质的IP。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张玉和笔者进行了一番探讨。

买买买,成就不了IP巨无霸!

据最近三年财务报表显示,阅文集团2014、2015、2016年营收分别为:4.66亿、16.06、25.68亿元人民币,总营收保持高速增长。但阅文集团的利润率却一直不好,2014年亏损净额2113万元;2015年亏损3.542亿;近三年唯一实现盈利的2016年,纯利润为3036万元,利润率仅为1.2%。

对于利润率这一问题,业界众说纷纭,而在笔者看来,时间节点非常重要。其

对2015年对起点文学网这一老牌网络文学站点的并购,是其营收增长的一个关键节点,也使得阅文集团通过并购一跃成为网络文学的绝对霸主。

但同时,营收的增长背后,是大肆收购下的各种付出,也因此,看似强劲的增长,实质上是依靠“鹅厂”强大现金流将网络文学各方巨头变成一家后的简单相加,而非真正挖掘出了利润上的金矿。

类似这样在IP上大肆购买、囤积,却捧着金饭碗,饿肚皮的现象,其实在各种IP衍生领域同样存在。

挖挖挖!就是敲不开自家IP金矿!

在阅文的官宣中,都会提到——《鬼吹灯》《盗墓笔记》《花千骨》《琅琊榜》都出自阅文,但实质上,近年来阅文集团真正成功点的IP挖掘,则是《择天记》《全职高手》《斗破苍穹》等,而且都颇为内循环,即交付腾讯视频、企鹅影视开发和发行,并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超级IP衍生产业链。

愚以为,造成这样的情况,主要原因在于:

一是IP看上去很美,但未必在掌握之中。

阅文最核心的超级IP来自盛大文学,或者说诞生于起点。然而在盛大文学时代,起点中文等平台的一大批IP已经售卖出去,在阅文集团接手后,看似拿下了巨大的IP矩阵,但其实最好的IP的衍生品授权已经不再自己手中;

二来IP衍生链一直没有打破单循环魔咒。

IP衍生链从盛大文学时代,到阅文集团的时代,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往往只是网文改编成游戏,或网文变成影视这样的单循环,往往能以再衍生到其他环节。尤其是网文改编游戏,越来越难以为继之时,游戏这个在营收上拥有巨大能力的金矿难以得到持续开发,而看上去很美的网文改变影视剧,却往往呼声极高,营收极其普通。

因此,能否在游戏和影视之外,找到网文IP的衍生新战场,或者将游戏、影视以及如公仔玩具、实景娱乐等项目挖掘成一个能够相互辅助、循环增长的衍生链,将是突破的关键点。

不得不说的,阅文的问题,其实正是整个超级IP风口都面临的问题,尤其是从网络文学中诞生的那些IP。

很大程度上,网文发展最大的瓶颈是高度类型化,从创作的类型,到故事的结构,都形成了一些颇为程式化和市场化的套路,这一方面让其能够持续保持一定的吸引力,同时确保在“更新就是生产力”下持续产出,但也开始形成了强烈的审美疲劳,让网文IP变得“千部共一套”。

适当的对网文IP的类型加以引导,不让热点高度集中于某个单一类型领域,对于一些冷门但真正是文学精品的IP加以扶持,获奖形成新的,不仅仅是读者因为快餐阅读而简单用月票投票下的新头部IP。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