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共享床铺戴上「共享」的帽子,也无法掩饰非法小旅馆的本质

原标题:共享床铺戴上「共享」的帽子,也无法掩饰非法小旅馆的本质

生态、情怀、共享,当代互联网三大被炒烂的概念。

几个形似太空舱的大盒子堆在一起,配上床品,加上个二维码收费,名曰「共享床铺」,便能在盛行共享经济概念的这个时代备受广大网友传播,被媒体所关注。

(图自:每日经济新闻)

然而好景不长,推出共享床铺这个概念的「享睡空间」还正在各城市开办得火热,便传出了疑似被警方查封的消息。

据媒体报道,在本是「享睡」高峰期的时段,中关村中钢国际广场创业公社的一处享睡空间却大门紧闭,而据该区域工作人员称,该享睡空间已被警方查封,具体原因尚不得知。

由于没有官方消息,中关村的这个享睡空间是否真的被警方查封了我们目前还无法知晓。但据上海区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只有上文提到的中关村创业公社处停业,其他地区的共享床铺运营正常。

爱范儿试着扫描了二维码,页面显示该小程序系统正维护中,无法打开。

胶囊旅馆和睡眠舱改个名就算共享床铺了吗

「共享床铺」这概念,听着很新鲜,然而仔细想想,不就是胶囊旅馆的缩时版吗?

其实支持短时段使用的睡眠舱,在一些机场也早有成品。

(芬兰 GoSleep 睡眠舱)

芬兰赫尔辛基机场的这款睡眠舱,可以让机场旅客在登机口附近享受数小时的安静睡眠,每小时 6 欧元起。

(咸阳机场睡眠舱)

国内西安咸阳机场航站楼的迷你睡眠舱,主要都设置于航站楼内,之前的收费标准为每小时 40~60 元。

(广州白云机场睡眠舱)

白云机场的偏豪华,官方名字叫「旅客计时休息室」,配备液晶电视、充电插座,还有 24h 热水卫浴。但入住之前需要先到前台登记。

虽然上述迷你睡眠舱大多建在机场,主要为满足旅客等候航班而设,但普通市民想要享受到短时间内的睡眠也早已有其他渠道,如快捷酒店钟点房。

如果这种床铺出租可以算作「共享经济」的话,那全世界的酒店也都可以算共享卧室了吧?

平心而论,对于逛街逛累了的顾客或者中午需要午休的上班族来说,一个能快捷入住,还不那么贵的小房间(半小时仅需 6~10 元),无疑能解决他们在短时间内好好休息的需求。但与普通酒店钟点房相比,这种入住方式简直简洁到「过于」便捷了。

这背后隐藏的,正是共享床铺运营过程中合法程序的缺失。

不是套上「共享」的帽子就可以避开监管

不需要登记身份证,也不需要登记姓名,就可以办理入住。这意味着,你根本不知道睡在你隔壁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合法居民。

(图自:视觉中国)

放在地上的鞋,在这短暂的酣睡时间内已脱离你的可掌控范围,所以被偷走也是有可能的。

舱壁为塑料材质,容易受到破坏,隔音也非常差。

即使配备一次性床单、自动紫外线消毒,卫生问题依然无法让人安心。另外,这些一次性(床上)用品在使用之后需要依靠顾客自觉投扔垃圾桶,这意味着,舱内的卫生情况主要取决于前面使用者的素质。

除去这些与顾客息息相关的个人体验细节,共享床铺还有营业方面的审批漏洞。

「睡觉」这一特殊行为与坐座位不同,我们需要更为私密的空间,也需要更强有力的安全保障。道理很简单很废话:人在睡觉的时候无法保护自己。

所以提供「睡觉」服务的旅馆,也有着自己相应的管理法。据国务院《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开办旅馆有着必须符合消防法、向行政部门登记等诸多规定:

  • 第三条 开办旅馆,其房屋建筑、消防设备、出入口和通道等,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等有关规定,并且要具备必要的防盗安全设施。
  • 第四条 申请开办旅馆,应经主管部门审查批准,经当地公安机关签署意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后,方准开业。
  • 第五条 经营旅馆,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建立各项安全管理制度,设置治安保卫组织或者指定安全保卫人员。
  • 第六条 旅馆接待旅客住宿必须登记。登记时,应当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按规定的项目如实登记。接待境外旅客住宿,还应当在 24 小时内向当地公安机关报送住宿登记表。
  • 第七条 旅馆应当设置旅客财物保管箱、柜或者保管室、保险柜,指定专人负责保管工作。对旅客寄存的财物,要建立登记、领取和交接制度。

很明显,如果不被认定为「旅馆」,便能躲开这重重规定,实现顾客扫码即睡、企业置舱即赚钱的「双重便利」。

如今的创业者,将胶囊旅馆和钟点房相结合,再裱上个「先进互联网经济模式」的招牌,便可以避开政府部门的监管,摇着共享模式大旗呐喊融资了。

然而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共享床铺,其安全性质与非法小旅馆无异。

继共享单车之后,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床铺等越来越多的共享产品,已经把「共享」这个词给玩烂了。

再看一遍「共享经济」的定义:

共享经济是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 MBA 智库

生生造出来的塑料太空舱,放在已经是商业区域的大楼里,并不符合「闲置资源」的定义。即使安上个「共享床铺」的名头,依然无法掩盖自己「出租床铺」的本质。

作为一个中午不睡下午崩溃的上班族,我也非常希望每天中午有一张床能让我躺平,相信这也是许多上班族或者逛街游客的痛点。但比起这短暂的休息,安全,更为重要。

如果企业能依此开拓出类似床铺出租的新旅店形式,妥善解决许多人短暂休息这一需求,不失为一件美事。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合法合规,并使得客户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得到保障。

题图来自:《普罗米修斯》

郑晓冬 (冬菇)一点科技工作者的样子都没有 邮箱3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