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被“折腾”?超9成校长和老师饱受“检查”困扰

原标题:被“折腾”?超9成校长和老师饱受“检查”困扰

小编说

“没有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明确依据,不得随意进入学校进行检查”。这则规定,本是教育部在2年前,为给学校营造安静的办学环境而提出。

可如今,却有很多中小学依旧无法享有这项权利:

超9成的校长和老师表示,上级安排的各项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会议培训、安全管理等事务,已让他们饱受困扰。

而即使认为是“瞎折腾”,超6成校长和大多教师也都敢怒不敢言。

校长篇

“校长篇”所用数据的调查时间从2017年6月29日开始至2017年7月16日结束,参与问卷的中小学校长达125人。

以下是报告主要结论。

1、超8成校长期待“安静办教育”

验收、评比的初衷本是规范办学行为的好意,但现实却似乎并非如此,81%的校长认为纯属是在“瞎折腾”,不赞同此观点的校长仅占10%。

2、超8成校长对评比采取“重视”的态度

“重视”评比,是86%校长的选择。但这其中,77%却并非打心底里重视,而是选择委曲求全,当评比中的“老好人”。

3、超6成校长不敢拒绝“瞎折腾”的评比

尽管校长都渴望安静办学,但敢于拒绝不必要评比的校长仅占7%,65%的校长不敢说“不”。

4、超9成校长饱受与教育无关工作的困扰

检查等外界干扰已经影响到校长办学,35%的校长的办学精力严重被消耗,仅1%的校长表示受其影响较少。

5、近五成校长建议取消检查或评比

在超八成校长眼中,较为合理的检查次数应控制在3次之内。其中,认为应该取消检查的校长占比最多,达46%。

6、学校的检查、评比,大多与教育教学无关

78%的校长认为,在全部的检查和评比中,跟教学相关的内容在20%以下。认为检查和评比中,与教学相关的内容超5成以上的校长仅占8%。

7、超7成校长被主观部门干扰较大

主管部门的检查评比已给校长带来严重干扰,认为干扰度已处于最高值(5分)的校长占比最多,达52%。

占比第二的校长也认为干扰度较高(4分),达27%。

8、 20%的校长每天从事无关教育的工作竟达5小时以上

检查、评比等无关教育的工作,超9成校长每天都在做。

而74%的校长每天在此类工作上花费的时间为1-4小时,20%的校长甚至表示,每天要用5小时以上去为检查、评比等事务操劳。

9、超4成学校每天收到4-5分上级检查文件

在“学校每天接受多少份上级文件?”的调查中,选择“4-5份”的学校占比最多,达42%。36%的校长表示学校每天收到3份以内上级检查文件。

还有3%的学校每天竟受到“11份以上”的上级文件。

延伸阅读

教师篇

”教师篇“所用数据为著名教育家李镇西在微信公众号“镇西茶馆”上发起的一项关于当前教师低效工作的网络问卷调查,参与问卷的教师达2787人。

以下是报告主要结论。

教师在校正常态度数据分析

为了摸清教师在校工作常态,我们设置了3个问题:

1、仅一成教师有足够精力,完成基础教学任务

问题一:

你觉得每天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进行基本教学任务的准备?

“基本教学任务的准备”,简称“备课”。教师的本职是教书育人,教书育人的首要条件就是备课。

从这组数据来看,在广大教师群体中,每天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准备基本教学任务的,仅仅只有十分之一;而其他十分之九的教师则需要另“挤”时间来完成。

2、近9成教师需加班,才能完成基本教学任务

问题一:

如果时间不够,教师们通常又是在什么时候完成基本教学任务的准备呢?下面这组数据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可见,偶尔加班、经常加班、在校加班、回家加班……似乎只有“加班”才是保证教师完成正常教学工作的唯一法宝。

是什么原因使得教师们一再加班,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完不成基本准备任务呢?

3、仅3.3%的教师时间,进行教育教学研究

问题三:

除了基本教学任务的准备外,你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进行教育教学研究呢?

这次得到的数据更不容乐观:

只有3.3%的教师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进行教育教学研究。

即是说,对于教育教学的研究,连十分之一的人都不到了。没有对教育教学的研究,又如何提高教学成效呢?似乎恶性循环的苗头就此出现。

4、什么工作耗费了教师的时间

问题四:

除基本教学任务之外,以下哪些事情耗费了您在校期间的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占用教师时间的四大因素:

完成各级各类检查、参与临时交办的非教学类任务、完成各类网上学习、参与各级各类会议培训。

而这些,跟日常的教学工作并无直接关系。

非教学任务负担过重,严重

非教学任务负担过重,严重降低教师职业幸福感

教师的非教学任务负担已不再是个别现象,由此产生的教师工作效率低下、教学成效不高、职业幸福感降低等一系列问题也是客观存在。

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结论:

01、教师工作时间长

大数据:

我国中小学教师的周工作时间平均达到54.5小时,超过法定工作时间25%,也超过国外中小学教师平均周工作时间。

其中,除了每天在校平均工作时间为9小时外,还有工作日晚上平均1.5小时、周末工作时间平均2小时。

这里的中小学,主要是指初中和小学。高中教育因为要高考,更多时间都专注在提高成绩的教学教研上,相对于初中和小学的全面素质教育要求有所区别。

由于教师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很多工作需要在工作日的上班之前或下班之后继续完成,如备课、改作业等。因此,占用教师个人休息时间的现象成为普遍。

工作多、任务重、时间不够,教师们便只有加班,无论在校还是在家,法定工作时间之外,往往需要付出额外不少于2小时的时间。

02、非教学任务过重

大数据:

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

除了课堂教学,教师通常有制定教学计划、备课、批改作业、评价学生、辅导学生、组织活动、管理班级、早晚自习、沟通家校、参加会议培训、听课、教研、记录工作日志、撰写各种学习笔记等。

这些工作都是持久性和延时性的,单单较好地完成这些工作,教师们的工作量就已经饱和甚至超出。

然而,这似乎还不够,上级安排的各项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会议培训、安全管理等事务,又一重重加压且全部以“重要事情”名义。

当这种检查频率过高,形式化要求过严,本就已经有较大教学压力的学校、教师,便只能疲于应付,准备迎检材料尚且做不完,研究教学就更成空话,教学自然也成了副业。

面对这额外的非教学任务,教师们有苦难言。

03、考评机制不合理

中小学教师的非教学任务负担沉重,这一现象的背后原因值得反思。最直接相关的就是考核评估机制,这是学校的软肋。

地方行政管理部门众多,学校成了大家都可以过问的单位。

除了教育行政部门以外,其他部门也将学校也纳入各自业务管辖的范围,要求开展各种活动、进行检查评比、报送相关材料,学校无权拒绝,因为年终督导考评时,这些全部都要纳入考评范围。一旦考评不合格,后续还将有诸多惩罚措施。

这样一来,使得学校不得不硬着头皮先应付各种检查,而将首要的教育教学任务退居其次。

这是典型的考评机制倒逼学校行事。

学校始终还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教师以教书为主,学生以学习为重。

地方各级行政部门以自身权属过多地干预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以考核评估作为约束手段,层层施压,学校、教师便丧失了教育的主体性和话语权,沦为了谁都可以管的听话“小媳妇”。

04、教师身累心更累

当教师的本职工作被非教学任务占去一大半时,牺牲的不仅是时间,更有心情,甚至是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同感。

不少教师表示,不怕多上几节课,不怕学生调皮,最怕的就是评估验收、绩效考核、继续教育等等。

干不完的非教学任务,让许多教师不止一次产生厌倦心理和应付思想,教育理想和教育热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正常的教学工作也受到很大影响,应当开展的教育活动也收不到应有效果。

时间和精力耗费了,教师们身心俱疲,看不到教育的希望和成就,最终形成恶性循环的结果。

推荐文章

○独家 | 清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王晓阳:反思应试教育,高招不能再唱过去的歌谣

○独家•深度 | 新高考风云变幻,六省市校长“达”者喜、“穷”者忧

○独家·高考风云 | 钟秉林教授:新高考改革不能应试化解读(上)

○独家·高考风云 | 上海市格致中学张志敏:应对新高考改革,校长没必要焦虑

| 来源:校长派

校长智库教育研究院

| 编辑 : 校长派

校长智库教育研究院

| 更多内容请关注:校长派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