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肥肠肥肠肥肠肥肠肥肠肥肠

原标题:肥肠肥肠肥肠肥肠肥肠肥肠

我们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叫“肠委会”,全称是:中国中老年非常(肥肠)危机解决委员会。

“肠委会”人员不固定,临时拼凑为原则,但整体上“凑单不凑双,凑男不凑女,凑肥不凑瘦,凑老不凑少”。解释一下,饭局人数以7人为佳,上限9人,喝酒点菜划拳,表决不容易产生分歧;在伟大的肥肠事业上,女性心理承受能力偏弱,当然也有某一些女性经受得住非常(肥肠)考验,要看组织讨论研究而定,按照既往经验,肠委中最多有一位女性,多了之后不好管理;常年饱受非常(肥肠)摧残的人生,往往以像我这种破罐破摔的胖子为主,体脂率在20%以下的,BMI指数(Body Mass Index)在25以下的,原则不考虑,要看其向组织表忠心的程度决定;最后,我们的另外一个额外饭局议题是中年非常(肥肠)危机,如何养老,中年人隐秘的情欲,扒开肥肠见肝胆等议题,不适合正处于奋斗期的年轻人。但是我们也遵循“七上八下”的原则,岁数最大不能超过67岁。

四川名吃粉蒸肥肠,外酥糯里弹滑,口感丰富

我们的肠委会,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前些日子在海淀区的一家餐馆聚餐,当天主持工作的肠委是杨胖子,是这家餐厅的老板。他是我们坚定的肥肠战士,满足我们所有的苛刻条件:男性、胖且松弛、老而弥坚、善做肥肠,竟然祖籍四川——要知道四川料理肥肠的手法之多种多样,胜过杨胖子这辈子做过的所有按摩。

杨胖子长得张飞相,确有绣花心,自称“有心事的小杨”,娇羞中似乎有点妩媚,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于是只好把这茫茫心事诉与肥肠,想想那花前月下窃窃私语的香艳景象,杨胖子在我心中形象又伟岸了几成。

广东菜脆皮肥肠,外酥里嫩,配上潮汕甜酱味道颇佳

那天他安排厨师做了肥肠十全宴,从温拌肥肠、卤肥肠、粉蒸肥肠、干炸肥肠、香辣肥肠、回锅肥肠……最后一道端的惊艳:鱼头肥肠煲,有心事的小杨将其称为“肥肠佛跳墙”(Very Ues VPN)。从第一道菜到最后一道菜,小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解各种肥肠的妙处:“这批肥肠不是北京市面上的肠子,常见的肠壁都太薄,口感不行,我这是专门从四川找的土猪肥肠。”“很多人大肠小肠不分,姓资姓社不分,这样的人不配享受肥肠。大肠就是大肠的做法,肠头就是肠头的做法,小肠就是小肠的做法,坚持这个不能动摇。”“有人跟我说肥肠含胆固醇高,那是他不懂,胆固醇是人体必需物质,用来合成生物细胞膜,胆固醇也有好坏之分,肥肠那都是优质胆固醇。这种常识要普及,像推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推广。”

在座的肠委们,哪里有空听他说这些有用的没用的,风卷残云,铺天盖地,既生瑜何生亮,道可道肥肠道,风老莺雏,雨肥梅子,金鸡一肥天下白,蓬莱宫中日月肠。

当天肥肠的间歇,小杨脑洞大开,何不就此开一家肥肠专门店,每日排肠队,吃肥餐,把猪大肠的品鉴文化形成一个香腻的“肥肠梦”。名字都起好了,就叫“杨肥肠”,看着这个名字犹如一骑绝尘,杨肠而去,花间醉,不如肠中眠。

当日,红烧肥肠鱼头煲被“肠委“们评为最佳

所以你真的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在北京的某处繁华地,遥遥看到一块匾,写着几个大字“杨肥肠”,你可以径直走进去,找有心事的小杨,他如果笑脸相迎,你可以悄悄的说上暗语:“我需要解决一下中年肥肠微饥。”他就懂了,是自己人,各种看家的肥肠都要上。

其实我们的“肠委会”依然是一个神秘的吃喝组织,小杨只是第一个暴露目标的,更多的人常年潜水,不见肥肠不撒鹰,不见肥肠不回头,不见肥肠不上岸,不见肠肥不落泪。这“四个不”原则,这些人秘密遵守,矢志不移。

相较脆皮肥肠,酥炸肥肠更加酥脆油香

肥肠是我们的接头暗号,什么都不用说,饭桌上上了肥肠,相互对一下眼神,就露出革命般友谊的微笑。比如我们肠委会亲密战友黄先生,在家组织各种盛大的流水席,以此闻名天下,谈笑间肥肠灰飞烟灭,羽扇纶巾,肥肠初下锅。我但凡在桌子上坐定,黄先生跟我对一下眼神,就知道安排保姆加两道肥肠。

有一日,他给我做了一份肥肠面,那是在晚饭之前,许多客人都还没有到,我们两个人枯坐在黄昏里,黄昏综合症都快犯了,一碗肥肠面在手,忽然就感觉到了春风般的温暖。我吃着肥肠面,感觉死生契阔。

我才不会告诉你,这位肠委叫黄珂呢。

肥肠面是四川著名的传统小吃,属于川菜系

另外一位肠委姓万,年轻时写诗,长得帅,被姑娘们惊为天人,称其“万天人”。万天人平时在家侍弄家宴,不理江湖恩怨,肥肠史上扫地僧。我们每次去,都会做几款肥肠菜,比如鸭血肥肠煲,比如双刀肥肠。鸭血肥肠煲,取新鲜鸭血,与肥肠共处,烧得你侬我侬,才见英雄本色;双刀肥肠其实有一典故,双刀酱是万天人亲自做的一款辣酱,麻辣双绝,一麻一辣犹如两把尖刀插入口腔,故城双刀酱。这款肥肠被欲火焚身,麻辣双修之后,竟然露出纯情之味。此时应该有一款百富30年,或者麦卡伦18年,一肠欢喜一肠梦。

鸭血肥肠煲鲜辣爽口,弹嫩的肥肠与鸭血相得益彰

另外一位肠委,长得黑,姓陈,坐在肥肠面前,犹如一盏黑暗的灯。我跟他一起去成都,他曾经用一次吃6个结子(猪小肠打成结)击败了肥肠粉的老板,老板纳头便拜,称之为“肠神”;还有一次去川北,赶上汶川地震余震,他坐在小店里吃肥肠面,地震山摇,面不变色,老板都跑出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岿然不动,默默吃肥肠面,其状犹如天神,余震消了,店老板回到店里纳头便拜,称为之“肥肠仁波切”。

另外有一位姓周的艺术家,玩泥巴,烧陶瓷,上次我去他在景德镇的工作室,看到他摔了许多黄泥炮,烧成了艺术品。我心里想,这有什么难的。周泥巴跟我说:你只看到了泥巴,我却看到了偶然。你只看到了静止,我却看到了飞翔。它可以是泥巴,也可以一个个肠头。我听了纳头便拜,这哪里是泥巴,简直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制造一段盲肠,切下来可以下酒。

前几天,我百无聊赖,周泥巴给我发了五六张肥肠的照片,环肥燕瘦,莺莺燕燕,我问他哪个最好?他说肥肠烧猪脚最好。我看着照片,肥肠是0,猪脚是1,其中似乎别有含义,不忍细想。

肥肠烧猪脚

我们还散落着许多其他区域分会。比如汕头分会的张善人,是肥肠帮的亲善大使,潮汕卤水大肠堪称妙物,但是最妙的是脆皮大肠,大肠要经过油炸才别有风韵。入口焦香,微脆,脂香明媚,像是在口腔中响起卡洛斯克莱勃指挥维也纳爱乐演奏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作品第67号第一乐章,砰砰砰砰。后来张善人又给我来了一款升级版本:龙穿虎肚。其实是一道很传统的潮菜,把鳗鱼塞进猪大肠里,那种吃了之后可以在恍惚中抵达前列腺高潮。

“龙川虎肚”是一道古早潮汕菜,已濒临失传

肠委会的组织还在不断扩大,我们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烧肠。水可煮粥,亦可作肥肠面。因为肥肠的因由,我们聚集在一起,不畏三高,强行欢笑,努着力量欢腾在人世间,把中年非常危机生生变成了肥肠微饥。

当我们面对肥肠时,我们没有敌人。

对了,想参加“肠委会”的朋友,我们组织了一个肥肠微信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大口君(yidakou2015),这是二维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