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投保人意外死亡、受益人获死刑...巨额保费赔给谁

原标题:投保人意外死亡、受益人获死刑...巨额保费赔给谁

(央视财经《经济与法》)看似意外的溺水身亡,背后竟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祸心。蹊跷的保单,巨额的保费,保险公司又能否理赔?

2016年10月13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人身保险合同纠纷的案件。不过,在这个看似简单民事案件背后,还隐藏着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阴谋和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这个案子的投保人和受益人都已经死亡,而当时投保人所投保险的保额仅一家保险公司就有三百万元。那么,这些钱保险公司能不能赔,又会赔给谁呢?

这个人名叫陈显福,就是他把总部设在上海的一家保险公司告上法庭的,要求这家保险公司赔偿自己300万元,并说这笔钱是女儿用命换来的。

那么,陈显福为什么会说这笔保险费是自己女儿用生命换的,在他的女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这是江苏省常州市高新区的一个公园里的人工湖。2013年的5月10一大清早,有人发现在湖里飘着一具女尸。随后,警方将这名女子打捞上岸。发现这名女子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上下,身高1米5左右,符合溺毙特征。

警方随后展开调查,但一时间也没有太多的线索。直到当天下午3点左右,一名叫做李良的男子来到派出所报案,说自己的妻子前一天晚上出门后一直没有回家。根据李良描述妻子离家时的着装,警方初步判断,李良的妻子应该就是那名溺水死亡的红衣女子。

李良说,妻子廖某事发时二十八岁,四川巴中人,两人结婚才两个多月。对于妻子的突然离世,李良充满了自责。据他说,前一天他刚刚为妻子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妻子当天晚上本是外出练车的。可是,案发地点的人工湖距离他家大概有30公里,廖某怎么会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到如此远的地方练车呢?

警方再次来到现场,果然从湖中打捞出来了一辆电动自行车,经过李良辨认,这辆车正是自己买给妻子的。那么,廖某究竟是怎样落入水中死亡的呢?警方随即调取了廖某居住小区附近当晚的监控录像,监控显示,晚上九点钟左右,廖某的确是一个人骑着电动自行车出门,然后一路直奔这个公园。只不过,当时的公园光线黑暗,也没有监控。廖某进入公园后,就不知所踪。

在这个公园里,廖某究竟遭遇了什么?警方查阅了廖某当晚的通话记录。有个尾号为716的号码的通话时间,恰好和廖某离开小区的时间一致。警方推断,这个号码的使用人,就是最后和廖某接触的人,他最有可能知道廖某来到公园的真正原因。

这个尾号是716的电话号码李良说就是他自己的,而且通话的地点是在案发现场的人工湖附近。而据警方调查,当时李良是在家中,他不可能有分身术跑到案发附近打电话的。

李良为什么要撒谎,他在替谁隐瞒呢?警方随即对李良和廖某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很快,一个叫周九伟的男子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周九伟,29岁,外号九哥,江苏连云港人。和李良是高中同学,案发前几个月,他来到常州投靠李良。

这个周九伟会不会是尾号716电话的使用人呢。警方调取了事发时公园附近的监控录像,果然发现了周九伟的身影。随后警方加大了对周九伟的搜索力度,终于在案发一个多月后,周九伟被警方找到。据周九伟交代,他和李良是很好的朋友,李良对他也很不错,让他住在了自己家里,不料他却和自己朋友的妻子发生了私情。

周九伟说,当天晚上,他约廖某出来,就是想了断这份孽缘。回家的时候,廖某骑着电动车带着他离开,但由于当时路线不熟,再加上光线黑暗,廖某不小心把电动车骑到湖里了。自己摸爬着上了案,却不见了廖某的身影。上岸后一是由于恐惧,再一个是因为害怕他和廖某的私情被自己的好友李良知道,因此,才选择了逃离。周九伟和盘托出交代了这一切,表面上看似乎也合情理,可是敏锐的警察发现,对现场一些细节上的疑点,周九伟并不能自圆其说。那么,这件看似正常溺水死亡案件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在周九伟被警方控制之后,廖某的丈夫李良的行为,表现得有些异常,他几次三番地来到公安局,好像非常迫切的要把尸体处理掉。在警方看来,李良多余的动作还不止这些,在案发初期,李良为了证明廖某溺水死亡之前和自己联系过,还特意花了两千元雇人打捞廖某落入水中的手机。

花两千元捞一个手机,而且还要求旁人证明手机是从水中捞出来的,李良反常的举动,不由得让警方产生了一个怀疑。那么,李良和廖某的死亡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呢?警方在之前的调查中,李良平时和廖某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异常。

据廖某同父异母的弟弟讲,李良不但对自己姐姐和他很好,而且出手还很大方,因此,他们认为廖某的死亡不可能和李良有关。直到有一天,廖家人得到了一个让他们吃惊不小的消息,有人跟廖某的父亲说,廖某买了一份保险。

随后,廖某的父亲迅速把这个信息反馈给了警方。警方通过在保险公司调查发现,廖某的保险总共有两份,都是李良给购买的,保险金额合计高达四百万元。这两份保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为期一年的人身意外保险,保险的受益人都是李良。

警方随即对李良进行了控制,面对警方大量的证据,李良和周九伟终于说出了实情,据李良说,在认识廖某之前的那段时间,他一方面刚刚和前妻离婚,失去了家里的支持,另一方面经营的黑网吧也倒闭了。此外,他欠的几十万元的外债也到期了。一筹莫展的李良想到了骗保险。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李良便有意识的去物色自己的对象。很快,李良便通过微信摇一摇的功能联系上了廖某,当时两人通过微信聊得很投机。

当时,廖某也刚离婚不久,处于情感的空白期,李良的出现,给了她些许安慰,她也很快接受了这个能言善辩,出手大方的男人。于是,在两人仅仅认识10天后,就正式结婚了。

那么,怎样才能实施下一步计划,把廖某引到买保险的事上呢?这个时候,李良玩了个小花样。婚后的第二天,李良将给自己买的一份保险单放在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有意让廖某看到,而这份保险单上的受益人是李良的前妻。

没费多大力气,李良就为廖某成功地购买了100万的人身意外险。两天后,她又以廖某要学开车怕出意外为由,通过网络购买了保额是3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两份保险的投保人都是廖某,而受益人也在半个月后,由法定受益人改成了李良自己。

按照李良的想法,下一步就该对廖某下手了。可是,保险的受益人是自己,他肯定不会亲自去作案的。这时候,周九伟就成了他的不二人选。

据了解,李良和周九伟关系很密切,还在高中同学期间,性格内向的周九伟就对能言善辩的李良非常崇拜。因此,当李良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后,周九伟很快就答应了。

之后,李良总是刻意的给廖某和周九伟单独相处的机会。一个月后,二人终于厮混在一起,李良开始谋划他的下一步计划。在五一小长假期间,李良和廖某在公园人工湖游玩,发现桥上的栏杆缺失了一个,这让李良感觉是天赐良机,随后,他把下一步计划告诉了周九伟。

一切计划妥当之后,两人开始实现计划。在案发的前一天,李良就给廖某买了一辆电动车。然后把尾号是716的电话交给周九伟使用,让周九伟悄悄约廖某出去玩。

当晚九点钟左右,廖某如约来到了公园湖边,见到了周九伟,两人一边散步一边聊天。而此时,对这一切掌控在手中的李良,还故意不停地发微信催促廖某赶快回家。

到了晚上十一点钟左右,四周已经没有任何人迹,周九伟谎称要骑着电动车带廖某回家。而就在缺失的栏杆处,周九伟将电动车故意骑到了湖里。不过落水之后,由于湖水不深,廖某很快就站了起来。周某一看这个情况,只好上去施加外力,随即他就向廖某走过去,摁住廖某的后背,把她头往水里摁,持续一段时间,使廖某溺水死亡之后,自己再爬上来。

而几乎就在同时,打不通妻子手机的李良估计阴谋已经得逞,之后他假装在城区开车四处寻找自己的妻子,第二天,还前往派出所报案,试图掩人耳目。可是,案发后一个多月,真相就被揭开。

2014年的1月17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经过审理,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保险诈骗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李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万元。以保险诈骗罪、故意杀人罪判处周九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罚金3万元。

李良和周九伟为了自己的贪念,竟然不顾他人的性命,可谓丧心病狂,他们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可是,廖某死了,李良也被执行了死刑,那两份以廖某名义投保,受益人为李良的保险合同是否还有效力,保险公司应不应该理赔,又该赔给谁呢?

前面我们提过,当时李良还在另一家保险公司上了一份同样性质的保险,保险的金额是一百万。只不过在那份保单上有廖某的亲笔签名,因此,廖家人经过和这家公司进行了多次协商,这家公司最终答应对廖某的家人进行理赔。现在,上海的这家保险公司认为,他们这份保险是李良在网上为廖某购买的,没有廖某的亲笔签名,而且据通过当时保险公司客服人员和李良沟通的电话录音、网上聊天记录,这些也都能证明实际投保人是李良。那么他们就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那么,对于这个案件,法院会怎判决呢?

2016年10月14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本案中,保险单明确记载投保人为廖某,又因为本案系网上投保,保险单内容均基于投保人在网上填写内容而生成,故可推定投保流程中记载的投保人亦为廖某。

而对于投保是否是投保人的真实意愿,法院认为,被告确认在收到被保险人签名为廖某的变更申请表后,打过其电话核实情况,廖某确认同意变更受益人为其丈夫,被告在系统里做了相应变更,并将变更受益人的批单发送给廖某,并电话通知了她,可见,廖某本人对本案保单的存在明确知晓,亦可佐证廖某应对其本人为投保人系为知悉,进而佐证廖某对于本案投保系其真实意思表示。

法院认为,根据保险法第43条规定,投保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等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等的,该受益人丧失受益权。本案中,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系廖某,李良作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廖某死亡,故丧失受益权。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徐秋子说,丧失受益权之后,没有其他的受益人情况下,保险金应当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按照继承法的规定,由其法定继承人来继承。

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保险人应当向原告支付保险金300万元。

这个案件判决之后,有很多人认为,怎么伤害他人骗保,保险公司还会理赔。其实,这是一种有失偏颇的理解。我国保险法明确规定,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等的,该受益人丧失受益权。但作为投保人,如果具有投保的真实意愿,签订了相应的合同,同时也不存在骗保的主观故意,那么出了险,保险公司还是要依法进行赔偿的。保险法在这方面是保护投保人利益的,并不存在所谓的漏洞,要说有漏洞,还得是保险公司内部在产品设置和把控方面存在的问题。你像节目中所说的李良购买的这种短期的一年的保险,一次只要交1998元,他的保额就是300万,是缴纳保险费的1500倍,那么这样一种巨大的差额是比较容易引发道德风险,而保险公司更不能在各种风险控制条件还不成熟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网络销售。这就给一些图谋不轨的人得到一些可乘之机,最终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我想,这个案件,在保险公司的内部管理上也敲响了一个警钟。

《妻子身后的巨额保险》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经济与法》7月14日20:00播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