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玄奘西行记|唐僧为何要西天取经?只因遇到这个神秘高人!

原标题:玄奘西行记|唐僧为何要西天取经?只因遇到这个神秘高人!

  文:路迅

  接前文:

  一心希望重回长安研习佛法的玄奘并没有迷恋自己在四川取得的声名和成就,玄奘心里非常清楚,长安毕竟是大唐的国都,在全国来说,无论经济、政治甚至佛教领域长安都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但玄奘的哥哥长捷法师却对自己在四川取得“陈门双骥”的名号非常得意,也非常满足,他不但毫无重返长安更进一步精修佛法的打算,甚至屡次劝阻玄奘,希望弟弟能安心留在四川。

  兄弟二人在精修佛法的道路上,从此分道扬镳。

  玄奘虽然对重回长安的意愿非常强烈,但无奈他的名声太大,走到哪儿都能被人们认出来,当时四川的政府颁布的僧侣管理办法又规定了玄奘是不能随意离开成都的,于是玄奘人生中第一次偷渡在他二十岁那年正式开始了。需要说明的是,为了自己最初的理想和信念,这种偷渡玄奘还要经历很多次。

  如果你记忆力还不错的话,玄奘最初的理想此刻你应该还记得,毕竟我们才介绍完不久。没错,就是那句感动了郑善果的名言:意欲远绍如来,近光遗法。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玄奘左思右想四处活动,最终成功联系上了一支商队,这是一支沿着长江顺流而下的商队,规模不大但藏一个僧人是足够的。在不久之后玄奘将要踏上的丝绸之路上,僧人和商人就是这条道路上最密切的合作伙伴。

  在商队的帮助下,玄奘穿过长江三峡来到了湖北荆州的天皇寺。

  天皇寺与长安之间虽然有天险阻隔,众人却也早已听闻这位佛门的千里良驹。什么今日一见三生有幸的客套话说完,他们立刻请奘师登坛开讲。

  玄奘此次讲法十分热闹,到场的不仅有荆州各寺院的佛门人士和广大信徒,甚至当时镇守荆州的汉阳王也闻风而动,亲自率领一大帮官吏和僧侣前来听讲。在那个没有网络直播的年代,年纪轻轻的玄奘在最广阔的范围里传播着佛法。

  讲法结束后,玄奘法师又为听众们答疑解惑。玄奘以通俗的比喻阐述玄妙的佛理,一些感触深刻的听众当场感动的痛哭流涕,和玄奘有相见恨晚之憾也。

  结束天皇寺讲法工作后的玄奘,在接下来相当一段时间内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准确地说是游学。至于游学的具体情况就不详细说了,比较枯燥单一,你只要知道玄奘在此期间去了很多地方,拜访了很多法师,学习了很多经纶,学成每部经纶的时间都非常短(八到十个月不等),获得了每一位玄奘拜访过的高僧大德的惊讶和赞叹,名声随之逐渐传播到全国佛教界就够了。

  游学结束的玄奘终于得偿所愿,顺利回到了长安。此时的长安在李氏父子的统治下,逐渐恢复了往昔的繁荣。长安恢复繁荣的重要标志就是,众多外国友人再次跑回来在长安安居了。唐朝时期的长安是开放的、繁荣的、多国籍的、多民族游子聚集的国际化大都市,当时在长安搞事情的,不仅有突厥人、鲜卑人,还有印度黑人和欧洲的白人,各种文明在长安交汇,这就是盛唐气象。

  玄奘本来是为了拜访唐朝著名的高僧大德回到长安,但得益于李氏父子的开放统治,玄奘在长安竟然遇到一位来自佛祖诞生地的高僧——波罗频迦罗蜜多罗大师(简称波颇)。

  波颇大师是印度名僧,他为了传播佛法不惧艰险、九死一生才来到大唐,玄奘遇到他的时候,波颇正在长安讲经说法。需要说明的是,从释迦牟尼创立佛教以来,到玄奘那个年代佛教在印度已经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岁月,整体处于凋敝状态。

  波颇告诉玄奘,印度作为佛教圣地还有最后一片乐土——那烂陀寺。那烂陀寺有一位年过百岁的主持戒贤法师,他精通一切佛法经纶,是印度佛教瑜伽行派威望最高的法师。

  得知这个消息的玄奘异常兴奋,开始对那烂陀寺神往不已。多年来他饱读经书遍谒诸师,但每一位法师对佛法的见解都不尽相同,甚至大相径庭。自从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土至今,中国佛教历经六百多年发展早已部派林立,相互之间争论异常激烈。各部派都以自己的学说为佛教正宗互相辩论,但谁也说服不了谁,玄奘面对这些激烈的争论感到迷茫。为了探究佛的本性,佛法的真谛,在和波颇的一番长谈后,玄奘第一次萌生了前去印度求取正法原典的初心。

  需要说明的是,当年大唐的佛典大部分是由梵文先翻译为胡文,再由胡文转译成汉文,如此一来佛法的准确性便大打折扣。再加上翻译者水平的高低参差不齐,因此大唐保存下来的历代佛典可以说是谬误百出,这也是导致佛教在中土部派林立、争论不休的根源。

  在长安偶遇波颇是玄奘西天取经的重要原因,但西行能否获得政府的批准却是未知数。公元627年的深夜,玄奘独自一人徘徊在长安的禅房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