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艺术皇帝得位全不费工夫,盟约视同儿戏,盟友秒变敌人

原标题:艺术皇帝得位全不费工夫,盟约视同儿戏,盟友秒变敌人

元符三年(1100 年)正月初八,宋哲宗去世,年仅二十五岁。宋哲宗没有留下子嗣,也没有留下遗嘱,皇位的继承者无疑仍应从宋神宗的儿子中选择。宋神宗共生了十四个儿子,这时在世的只有五人,按年龄顺序分别是申王赵佖、端

王赵佶、莘王赵俣、简王赵似、睦王赵偲。

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是历代择君的传统原则。宰相章惇说:依礼、律,当立大行皇帝同母胞弟简王似。向太后说:老身亦无子,诸王皆神宗庶子,不必如此分别。章惇又说:若论长幼,则申王佖当立。向太后说:申王眼睛有疾,不便为君,依次则端王当立。章惇坚决反对,说: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

此时,与章惇素来不和的枢密院长官曾布站了出来,认为皇太后圣谕极当。其实,曾布未必认为赵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只是习惯于跟章惇作对并且善于曲从上意而已。其他大臣也相继附和说:听皇太后的!向太后又说:先帝生前曾说过端王有福寿,且性情仁孝。意思是立赵佶正符合宋哲宗的意愿。

事已至此,章惇势单力孤,无法再争。于是向太后宣旨,召赵佶进宫,在宋哲宗灵柩前即位,是为宋徽宗。

宋徽宗赵佶(1082—1135),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

宋徽宗是在十分偶然的情况下当了皇帝的,既无思想准备,也未经过必要的历练。还在藩邸时,他就对亲王宗室的主要功课儒家经典、史籍不很爱好,倒是对笔墨丹青、蹴鞠骑射等怀有浓厚兴趣,斗鸡走狗,无所不通。

热爱艺术和体育本是好事,就怕玩物丧志。广泛的爱好并未使赵佶陶冶出高尚情操,反而给他带来了轻浮薄幸的名声。他在艺术方面不愧是少有的天才与全才,但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他是完全不合格的。

宋徽宗和他手下的奸佞之臣不仅把江山社稷蠹蚀得千疮百孔、风雨飘摇,还不自量力,异想天开地妄图借金灭辽,终于招致了土崩瓦解的覆亡命运。

从 11 世纪中叶辽兴宗耶律宗真在位时起,辽朝这个雄踞漠北的强大王朝,就走上了由盛转衰的下坡路。统治集团的糜烂生活和骄惰习气严重腐蚀了国家肌体,朝政开始败坏,内乱不断。辽朝的末代皇帝天祚帝与宋徽宗同一年即位,其昏聩程度也不亚于宋徽宗

1115年,阿骨打称帝建国,定国号为大金,以会宁(今黑龙江阿城南)为都城。天祚帝闻知,慌忙率领号称七十万的大军御驾亲征。结果被打得大败溃逃,辽军精锐在这一仗中几乎丧失殆尽。此后形势急转直下,金军攻势更加凌厉,辽朝内部更加分崩离析。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名叫李良嗣的辽朝官员投奔宋朝,并献计联金攻辽,收取燕云故地。宋神宗时曾确立了先征服西夏、再北伐辽国的战略目标,宋徽宗打着上述的旗号,也以继续实施这个战略目标为标榜,因此在对西夏的战争取得一些胜利后,很自然就把关注重点转向了辽朝。宋徽宗对李良嗣的计策十分欣赏,赐他姓赵,授予官职。李良嗣此后就成了赵良嗣。

宋金“海上之盟”

重和元年(1118 年),宋徽宗派马政等人从登州渡海前往金国,商议夹攻辽朝的具体事宜。几经往返后,宣和二年(1120年)又遣赵良嗣等为正式使节,携带宋徽宗的御笔,与金太祖阿骨打商定

宋、金双方均不得单独与辽讲和;

金军攻取辽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宁城),宋军攻取辽南京析津府(今北京)、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

灭辽后,宋将输辽的岁币转输于金,金将燕云地区归还于宋。

这就是历史上的宋、金“海上盟约”,又称“海上之盟”

对于联金灭辽,宋朝很多人表示反对,认为朝廷不能遵守与辽朝在澶渊之盟时达成的和约,轻启事端,绝非良策。就连高丽国王也对前来治病的宋朝御医说:“闻天子将与女真图契丹。苟存契丹,犹足为中国捍边;女真虎狼,不可交也。宜早为之备。”这些意见,宋徽宗一概听不进去。

宋徽宗将绘画列入应试科目

其实,联金灭辽的根本症结并不在于背叛与辽的盟约,也不在于辽灭亡后宋会有唇亡齿寒之,因为无论宋是否联金攻辽,辽的灭亡都无可挽回。从宋朝的战略利益着眼,在当时辽朝内外交困的形势下做出联金攻辽的决策不是没有道理的。问题在于,宋朝的政治腐败和军事无能,最终弄巧成拙,使联金灭辽变成了玩火自焚

先是朝廷在外交方面出尔反尔。宣和二年(1120 年)方腊起义爆发,宋徽宗慌忙命童贯率原先准备攻辽的军队南下镇压。又听说辽朝已知道宋金海上盟约之事,宋徽宗害怕辽朝报复,一度后悔与金交往,想单方面撕毁约定

次年二月,金使前来催促宋朝如约进兵,宋徽宗有意拖延,直到八月才写了封含混模棱的国书,把金使打发回去,致使金人以为宋朝已经悔约,为双方以后的争端埋下了祸根。

宣和四年(1122 年)初,金军接连攻下辽中京和西京,天祚帝逃往夹山(今内蒙古萨拉齐西北),辽朝的灭亡已成定局,宋徽宗于是决意用兵。这年四月和七月,童贯、蔡攸两次率领宋军向燕京进发,发动攻辽战役,均遭败绩,熙宁、元丰以来在河北边境蓄积的粮草军需也丧失殆尽。

完颜阿骨打(1068—1123),金朝开国皇帝,汉名旻

宋朝的腐朽无能被金人看得一清二楚。宣和四年底,金兵占领了燕京。事情的结果既然不同于当初的约定,金人自然不肯轻易履行原约。几经交涉,才让宋朝收回燕京及其所属的六州之地,条件是:

宋朝不但要把给辽的五十万两、匹岁币如数交给金,还得每年加纳一百万贯的“燕京代税钱”。金兵撤退时,把燕京的人口、财富席卷而去,宋朝付出巨额代价买回的只是几座空城。

宋朝君臣不但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反而在虚幻的胜利气氛中弹冠相庆,以为天下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宣和五年(1123 年),已经降金的辽将张觉在平州起兵反金。利令智昏的宋徽宗企图通过招诱张觉,捞回平州地区。这是违背宋金协议的勾当,必定会遭到金朝反对。

宋徽宗未做好援助张觉并防备金兵的准备,致使张觉很快就被金兵打败,逃到燕山府,宋徽宗亲笔写给他的委任状也被金军缴获金来要人,宋朝起初还想抵赖,后来被逼无奈,只得杀死张觉将其首级连同他的两个儿子交给了金朝。宋徽宗的愚蠢行为让金朝抓住了短处,成为其日后南侵的借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