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希望你好,但不希望你太好” | 友情中有嫉妒,怎么了?

原标题:“我希望你好,但不希望你太好” | 友情中有嫉妒,怎么了?

我有个特别特别特别好的朋友,她上周换了工作,工资翻了一倍。恰好最近又换了男朋友,颜值高了一截。可谓情场职场都得意。

她说周末请我吃饭,我说“太好了!这么多高兴的事儿,得狠宰你一顿”。

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没有那么高兴,甚至还有点失落。这让我觉得有点别扭。

你可能会猜,我俩一定是那种勾心斗角的“闺蜜”吧。但其实我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了,有彻夜交心长谈,有患难时的相助,平时也在微信里也会互损。

我愿她一切都好,但现在看到她过得真的这么好,我却有一点嫉妒。

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居然是那种会嫉妒好朋友的人。

嫉妒让人矛盾挣扎

社会比较无处不在,所以嫉妒是种蛮常见、但同时也被视为“禁忌”而不常被提及的情绪。

它真的会令人痛苦,研究显示嫉妒会激活与生理疼痛相关的脑区(Takahashi et.al., 2009)。这也难怪人们十分不想承认自己正经受着这种情绪。

尤其是当我们嫉妒的对象是最好的朋友时,这种情绪就变得更加丑陋。当时,我整个人处于被两种矛盾力量拉扯的状态:

一边谴责自己: “那可是我的好朋友啊,我怎么能盼着她不好呢!” 但一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朋友过得好,我本应该真心地祝福,但我的祝福却很让自己很不是滋味,因为我会一直想“为什么她这么幸运,为什么幸运的不是我”。

而这让我感到很难过,一方面难过于对方比我优秀太多,另一方面也难过于自己竟然有这样的想法。

甚至后来,当我看到优秀的她遇到挫折时,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窃喜,我为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愧,并且不愿面对这样的自己。

她是我的好朋友,这一点是没有争议的事实,问题就出在,我们概念中的友情本应该是提供支持和积极力量的,我们都希望它带来的永远是美好的回忆。

但现在,友情里却掺杂了阴暗的东西,出现了裂隙。我怕它伤害我,也伤害她。

处理嫉妒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事情。如果你无视它,它不会原地不动,反而会在你根本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吞噬掉友谊。

嫉妒如何影响了我们?

嫉妒的扳机扣动之后,就形成了自循环:人们会更多地关注、并反复回想那个自己嫉妒的人,Ta每一个动作、语气,会记住更多的有关Ta的信息(Hill et. al., 2011)。然后发现他们身上更多值得被嫉妒的地方,引发更多的嫉妒情绪。

它会影响我们认知和行为模式,并且以一种隐蔽的方式表现在交往的每一刻:

  • 消极地知觉朋友的行为:从中性的话语中读出嘲讽,在一个眼神中体会到被拒绝;

  • 变得更加争强好胜:会试图抢朋友的风头;

  • 集体活动中更容易感知到“不公平”;

  • 被动攻击(passive aggressive):不再甘愿为朋友提供支持、不自觉地贬低朋友所取得的成就;

以上这些描述大多来源于临床而非实验室研究,嫉妒就是这样,每个人私下里都在做,但却没有人想承认。

治疗师每天从来访者口中听到大量关于嫉妒朋友的感受也许因为心理咨询能够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所以人们可以放心地说出来

但实验室研究主要依靠我们的自我报告(self-report)获得数据,而出于社会赞许性,这里面有多少的谎言,也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就算是匿名,谁会想要公开承认自己在嫉妒好朋友呢?

另一方面,相比于其他亲密关系,友谊中的嫉妒更加“没有意义”。

恋爱中的嫉妒可能还有一些“保护伴侣”的积极作用,当你看到伴侣吃醋的样子时,可能会感到安心,甚至有点喜悦,因为你感到Ta是在乎你的。

但嫉妒好朋友时,除了会被认为是个“小心眼”的人之外,自己的内心也有诸多挣扎,这段友情也可能会出现更多裂痕。

而这可能也是人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有时会嫉妒好朋友的原因吧。

嫉妒是女生才干的事吗?

当我们想到嫉妒朋友时,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可能是“时代姐妹花”撕逼、“绯闻女孩”相爱相杀的大戏。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嫉妒是一种女生的(girly)事情甚至“闺蜜”这两个字都成了嫉妒的代名词,“闺蜜”不是朋友,“兄弟”才是朋友。

好像女性因为天生更加敏感、情绪化,而被赋予了嫉妒的正当权利。但如果一个男生表达自己嫉妒朋友,可能会被说“是不是爷们儿”。

事实上,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在亲密关系中的嫉妒频率大致相同,只是呈现的方式不同。

一个原因是同性友谊中存在性别差异,女性之间的友谊以情感分享(emotional sharing)为主要特征:她们更多地进行自我表露、提供情感支持;因此,聊天对女生来说是很重要的。

而男性友谊是围绕着共同活动(shared activities)来展开的,是一起做事情、一起打篮球、去酒吧;

在面对身边优秀的朋友时,男性可能会倾向于把嫉妒转化为认同,以此提升自我的价值感,并且把这作为一种社交资本

比如男生通常会说:“看见那个牛逼的人了吗?那是我(重音)哥们儿。”

或者,男生会将嫉妒以直接攻击的形式表现,看不起对方,说另一个男生“装逼”、甚至直接打一架。

当然,以性别分类来下论断实在过于简单化,也不符合实际。我们不应该规定“男性/女性一定要怎样”。在友谊中,个体之间的差异很可能大过性别群体间的差异。

被嫉妒的人处于怎样的状态?

我们讨论了很多有关嫉妒者的心理,其实在一段友谊中,那个被嫉妒的人往往更尴尬。

如果你感到被好朋友嫉妒,你应该如何面对这段关系、与对方相处呢?

我的同事就曾被一个多年的好朋友嫉妒过,她的朋友曾把这种感受表达过给她:“其实之前我一直挺嫉妒你的,我们做同学这么多年,你成绩一直都那么优秀,上了名牌大学,各方面能力都比我强。”

同事听完这些话的第一反应是:“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嫉妒的背后通常是理想化(idealization),朋友只能看到我们选择表现出的东西,但我们能够看到自己的全部。所以透过嫉妒的眼睛,优点被放大,而缺点被忽略了。

ewww,生活中被嫉妒的人通常没这么猖狂

此外,被嫉妒的人常常会产生自责和羞愧,无论Ta是否愿意,Ta好像都夺走了一些本应该属于好朋友的资源。

和一个耀眼的朋友在一起,人们首先会看到Ta;老板会更青睐工作能力较强的Ta;朋友们会更喜欢风趣幽默的Ta。

因此被嫉妒的人通常会做出更多的亲社会行为(van de Ven, Zeelenberg & Pieters, 2010),主动帮助朋友,甚至是故意出糗、刻意贬低自身成就,以此来缓和关系。

如何处理好友谊中的嫉妒?

上文中提到,嫉妒他人的样子可能稍显丑陋,所以人们不愿承认自己在嫉妒,而是通过一些防御机制,比如装作不在乎、故意不努力(避免跟朋友比较)、或侧重朋友不擅长的方向努力,来否认或逃避这种情绪。

有些人喜欢和不同领域的人交朋友,因为不在一个圈子,没有竞争,也没有利益冲突,这样大家的焦虑都低一些。

嫉妒其实是一种兼具建设性与毁灭性的力量,如何来运用这种能量来更好地维护关系,发挥它建设性的一面呢?

1 承认这个感受是自己的

我们通常会不自觉地把嫉妒的原因归结到他人身上,认为是朋友的所作所为让我们嫉妒,所以对方应该为自己产生这种情绪负责。

但只有我们首先把控制情绪的主动权还给自己,才能正确地看待嫉妒,进而处理它,掌控自己的生活。

所以,我们应该首先去试着面对“我确实有些嫉妒我的朋友”,而不是忙着否认“我嫉妒?!我才没嫉妒呢!”

2 与朋友谈论这种情绪

不妨选择适当的机会,向朋友表达出这样的情感。使用以“我”为主语的句子,例如:“我对你有些嫉妒,因为你每次都能把握时机,而我常常错失。” 而不是“你运气那么好,让我眼红。”

我同事与她朋友那个故事的后续是这样的:在朋友坦诚了她的嫉妒之后,同事也袒露到:“其实我也嫉妒你很多地方,你从小到大人缘都那么好,所有人都喜欢你。”

她们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破裂或变得尴尬,反而,因为有了真诚的情感表露,向对方展示了自己的脆弱,她们才达成了和解,并在对方心里种下了默契:原来我们的友谊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脆弱。

我们身上都有让对方嫉妒的地方。我们都感到过不安。而这使我们成为朋友。

嫉妒的人总是盯着他人身上的优势、长处看。

但好朋友不也正是这样吗?正因为我们互相看到对方身上的闪光点,包容、甚至喜欢上对方的缺点,才那么珍视Ta,才把Ta当成最好的朋友啊。

嫉妒朋友并不是多么可怕、不能被容忍的事情,你们处理得了嫉妒,你们的友谊也承受得了任何事情。

你在乎什么,

什么就会伤害你。

爱情中的嫉妒怎么办?

References:

Hill, S. E., DelPriore, D. J., & Vaughan, P. W. (2011). The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envy: attention, memory, and self-regulatory deple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1(4), 653.

Takahashi, H., Kato, M., Matsuura, M., Mobbs, D., Suhara, T., & Okubo, Y. (2009). When your gain is my pain and your pain is my gain: neural correlates of envy and schadenfreude. Science, 323(5916), 937-939.

Van de Ven, N., Zeelenberg, M., & Pieters, R. (2011). Why envy outperforms admira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7(6), 784-795.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